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一路走好!李亚鹏:骨灰已经撒进大海,王菲依然很冷漠,网友:真过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23棵盆栽,每一棵都价值连城!你见过吗?

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最新动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历史规律昭示:美国发动贸易战,中国不能被动开放金融

黄少安 西泽研究院

目录


一、国际贸易的历史规律

二、准确研判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目的和目标

三、美国会如何逼迫中国开放金融

四、中国金融能答应美国的开放要求吗

五、结论


全文约5000字,作者黄少安教授,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一、国际贸易的历史规律

在国际经济关系中,具体到国际贸易中,历史的规律就是:哪个国家强,就力促自由贸易,哪个国家弱,就反对自由贸易或极力坚持贸易保护

同一个国家,哪个阶段强,就力促自由贸易,哪个阶段弱,就反对自由贸易或极力坚持贸易保护;

同一个国家,哪个方面强,就力促自由贸易,哪个方面弱,就反对自由贸易或极力坚持贸易保护。

自由贸易或贸易保护选择的原制只有一个:国家利益原则。强者强调自由贸易,因为强者可以自由通吃。弱小国家或国家弱小阶段或弱小方面,如果盲目开放或被迫开放,结果都是损失惨重、甚至失去了由弱变强的机会。



二、准确研判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目的和目标

美国对中国贸易总量逆差多少,中美统计口径不同,具体数据不同。根据美国官方统计,从1983年就开始了,2002年逆差超过1000亿美元;中国海关官方统计,1993年就开始了,2005年超过了1000亿美元。

不管谁的统计,中国贸易总量增速加快和顺差增速加快,都是2001年以后的事情,而且主要是商品贸易,而中国是2001年加入WTO

可以看出:中国加入WTO促进了中国商品出口和世界自由贸易;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持续很长时间,千亿美元以上的逆差也持续10多年了。

那么,两个问题必须深刻研判:为什么当时美国同意中国(尽管要价很高,中国付出巨大代价)加入WTO?为什么2018年美国公开违背WTO规则,发动大规模的、激烈的贸易战(以前也有贸易摩擦,但是还不能说是贸易战)?

对于第一个问题,当时美国的研判就是: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可以以苛刻的条件让中国加入,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有竞争力商品进入中国市场大为有利,甚至抱着殖民主义心态,也许能把中国变成他们的商品倾销地。

但是,美国可能有几个方面的误判或低估:

第一,低估了中国制度的总体适应性性和弹性。总是带着意识形态的偏见看中国制度,看到的多数是“弊端”;

第二,低估中国政治和社会的稳定性。既认为中国会发生他们所希望的“变色”、“革命”,又有实实在在的不光彩的行动,想在中国“搞事情”,结果总是不得成;

第三,低估了中国人民的勤劳、韧性和学习能力;第四,低估了中国资源的支撑力(我们过去许多中低档商品的出口,都是以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为支撑的)。

因此,美国没有预计到,中国加入WTO后,商品出口贸易增长会如此迅速,而且制造业产品质量提高如此之快。估计美国对同意中国加入WTO有“引狼入室”的感觉---其实这是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思维,人类是一个共同命运体,应该共同发展和繁荣。

关于第二个问题。长期以来,中国大量出口美国价廉物美的商品,美国虽然逆差,但是,对美国人民的福利是极大改善,美国居民和官方不可能不知道。说中国出口影响了美国就业说法很难成立,看统计数据,中美贸易高速发展、美国逆差多的年份,是美国经济增长率高和就业率高的年份

理论也许能证明:中国对美出口或美国进口,促进了美国经济增长(至少刺激了消费从而促进增长)。如果说美国经济真有问题,肯定不能归因于美中贸易的逆差。可以说,美国的逆差是占了中国的便宜(当然中国也获益,虽然代价不小)。

可是,为什么美国以前“占便宜不喊肚子痛”或“喊得不厉害”,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就罔顾事实、大喊肚子痛而发起贸易战呢?是不是因为特朗普是一个商人更看重商业利益?是不是像有些人说的是特朗普的性格问题?或者是不是像一些看起来更深刻一些的分析---是美国反全球化和反自由贸易?如果如此判断,中国可能会犯战略性错误。

首先要对中国的国际地位有一个清醒认识:中国虽然已经是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今非昔比,但是,仍然是一个中等收入的、人口最多的、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经济、科技、军事实力等方面与美国比较还不在一个档次中国贸易大国地位的准确说法是“商品贸易大国”,还不是商品贸易强国,在服务、技术的出口方面远远不是大国。

其次,对美国的“中国战略和策略”得有清醒认识。基本国策是利用和遏制中国。例如,曾经为了遏制日本称霸世界,美国可以支援中国抗日战争。为了与苏联争霸,可以与中国建交并支持中国改革开放。现在中国发展已经威胁美国的霸主地位,它就必然遏制中国。不同政党执政、不同总统上台,基本国策不会变,只是不同时期有不同战略、策略和具体任务。不同总统可能有不同的说话和行事风格,但是基本国策不会变。

最后,要清醒认识美国的所谓“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美国是在搞贸易保护,但是,是根据美国实际情况以及美国与其他国家相对情况,选择性地实施保护。他是对商品贸易进行保护,同时极力主张金融等服务贸易自由,逼迫别国开放金融,因为在美国金融等服务贸易占优;美国的一些做法看起来是与全球化相背,但是它否定金融全球化、军事全球化和政治全球化吗?没有。所以,美国的贸易保护和逆全球化完全是基于美国利益的、选择性的。

基于以上分析,可以认定:美国发起美中贸易战,根本目的就是遏制中国发展。尽管中国与它差距还很大,但是,就像万米赛跑一样,中国以前落后它一圈两圈,它觉得完全没有威胁,到了特朗普执政的现在,感觉只落后200米了、有可能追上它、有威胁了,必须遏制,必须全方位遏制,必须利用各种力量遏制。这就是霸权主义者的“中国威胁论”的逻辑。发动贸易战只是其措施之一。

那么,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目标是什么?必须分清楚其战术目标、战役目标和战略目标。

战术目标就是:希望中国削减1000亿美元、甚至更多的贸易顺差。战术目标让人觉得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其实这只是一个小目标,甚至只是一个“诱饵”;战役目标就是打击中国的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产业,要求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这种要求无理而狠辣。不过还有更狠的,就是诱惑和逼迫中国按照其要求全面开放金融,即中国金融全面开放和自由化。

中国削减对美贸易顺差1000看起来很难,对中国影响很大,但是其实不难,因为我们是多边自由贸易,对美出口减少可以转移到其他国家,而且中国国内市场巨大,少出口一些不会对经济有太大影响,考虑到资源状况和环境状况,一般商品的出口我们还应该限制才行。

也许美国目标的实现可以倒逼中国做成原来想做而没有做好的事情;其战役目标很难实现。可能在短期内对中国先进制造业有一点影响,但是,不是美国想遏制就能遏制的,美国过去一直严格限制高新技术及其产品向中国出口,中国不是已经发展起来了吗?现在的中国,人力资本积累、技术的自主研发能力已经到厚积薄发的时期,美国根本不可能遏制,只会迫使中国进一步提高研发和制造能力。

只有打开中国金融大门,才可能给予中国经济致命打击。在美国看来,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甚至搞垮中国经济,从现有状况看,必须让中国在金融领域与美国同台竞争。

这才是美国的战略目标。战术目标完全可能是一个诱饵,不按其要求开放金融,就让中国损失千亿级美元(实现了也不错),按其要求开放金融,中国损失可能就不是千亿级万亿级美元,而是中国经济失去了再上台阶的机会。美国现在应该清楚,靠与中国直接军事对抗实现不了目标,搞乱、搞垮中国金融,从而搞垮中国,进而遏制中国,他觉得有自信。中国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三、美国会如何逼迫中国开放金融

总体要求就是:中国金融全面开放,尤其是资本项目全面开放,金融自由化。

主要内容或方面是:

第一,汇率自由化和市场化,目的是让人民币与美元直接对战,让人民币失去定价的自主权。

第二,利率完全市场,同时逼迫银行业和保险业进一步开放,使得中国银行业和保险业在技术水平、人员素质较低却冗员、体制不健全的情况下与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竞争,目的是控制或击垮中国的金融机构。

第三,逼迫资本市场开放,既能在中国资本市场圈钱;又能制造混乱,扰乱证券市场和其他资本市场(中国从业人员的整体能力和职业道德、监管水平决定了难以与之竞争取胜);还能直接或间接投资、收购和兼并等,控制中国产业:例如一些制造业、农业、马云式商业企业和重要资源(例如土地)。

第四,最可怕的是想间接控制中国货币发行(一系列的因素使其掌握主动,使得中国货币发行不得不被其牵着鼻子走)。

第五,阻止人民币国际化,或者引诱人民币非理性地、急速地国际化而落入“国际化陷阱”。

美国的总体思路或策略:战术目标、战役目标和战略目标层次清晰;从商品贸易战开始,让中国觉得:打起来,中国出口受损,影响顺差和国内一些企业及其就业,让中国吃亏,甚至打击中国制造业,让中国以为要吃比较大的亏,希望缓和。

美国必然提出金融开放做筹码。看中国怎么决策和对策。如果中国怕吃小亏而中大招,按其要求开放金融,那么,其战略目标可能实现;如果中国理性应对,不怕吃小亏,消减一些贸易顺差,甚至遏制一下中国先进制造业,美国觉得也不错,反正美国不会吃亏。这就是美国的如意算盘。

四、中国金融能答应美国的开放要求吗

必须对中国金融现状有一个客观认识和评估。中国金融强大了吗?能自由开放了吗?能打金融战或货币战争了吗?能够与美国等同台竞争了吗?对中国金融现状可以从“物”和“人”两个方面做基本判断:

”的方面:银行体系庞大、资产总量大,金融业产值大,但是资产质量不高、技术含量不够高;金融业系统性风险巨大:巨额企业债务和政府债务(含隐性和间接的)、银行不良资产巨大、不良影子银行和影子银行业务多、杠杆水平居高难下;监管制度有待完善;现代信息技术运用水平低,硬件一流,软件一般;人民币国际化刚起步,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与美元不在一个档次。

”的方面:中国整个金融行业从业人员,与金融发达国家差距还较大,在现代金融技术、金融产品知识运用、信息技术应用方面,差距较大,甚至与一些发展中国家(例如印度)比,也并不一定占优,特别是对世界经济史、金融史和当代金融体系运行规律的研判水平不高。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和诚信水平也不够。

中国有一批自认为很懂金融,很懂华尔街、伦巴第街等的人士,其真实水平可以有一个比喻:

知道游泳有几种姿势,看见别人在大海游过,有些自己在泳池浅水区游过几下,最多在标准室内泳池能游几下,根本没有在金融大海里游过,不知金融海洋的深浅和各种风险,在国内“圈”老百姓的钱可能还行,真的在国际金融市场竞争,其能力让人怀疑如果让其拿着国家的钱操作,连努力学习、提高自身能力的动力机制都没有。

但是这些人往往在国内大谈金融知识,大谈华尔街等,向领导推销其主张,要学发达国家金融,人家有什么我们得有,人家怎么做我们得做,人家开放我们也要开放。这样很危险!


五、结论

中国必须认识国际贸易历史及其规律,准确研判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目的和目标,冷静认识中国金融现状。宁愿承担商品贸易的小损失(其实也不一定,中国国内市场大,又是多边贸易,长期也许是好事),也不能中美国大招,按其要求开放金融。

决不能拿金融开放,尤其资本项目开放做交易而息战贸易战。中国金融需要开放,但是,主动权在我,节奏、渠道、力度、先后顺序等,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以国家根本利益为原则。

商品贸易战、同台竞争,我们现在打得起,即使初期输一点,也是一单一单的生意;金融战,如果按其要求开放,同台竞争,等于“自毁长城”。以我国现在的状况,根本打不起,打不赢,输的不是一单两单生意,而是经济体系的命脉,因为金融领域我们相对落后较远。因此,金融领域必须主要先改善体制、在内部形成竞争和提高竞争力,不仅不能盲目开放,而且必须有适当时期、适当力度、适当方式的保护,这关系中国巨额财富和中国经济的命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