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是泡沫,只一刹的花火

Annababybaby 西泽研究院

编译: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马佳颖 张鹏。如需转载,可关注公众号回复“转载”获得授权。



就像物理定律一样,无论市场中存在多少操纵行为,某些经济学定律都是不变的。扩张不可避免地导致收缩,而上升最终还是会下降。各国央行非常清楚这一现实,他们花了一个多世纪的时间试图利用这些定律为自己谋取利益。


对于经济学的小白来说,一个普遍的误解是,中央银行只寻求经济平稳运行,或者永远保持经济扩张。事实上,这些机构及其背后的精英们在故意地夸大金融泡沫,只是为了在适当的时机故意将它们引爆。

 

自1914年以来的每次经济泡沫和随后的崩溃都与中央银行家的政策密切相关。有时,他们甚至承认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应该受到谴责,就像本伯南克在大萧条时期所做的,以及艾伦格林斯潘在2008年的信贷危机时期所做的那样。

 

一般来说,中央银行家和国际银行家会误导公众,让他们相信崩溃是由“错误”造成的。他们很少提及这样一个事实--他们经常利用这些危机来巩固对资产、资源以及政府的控制,而民众为了求生而心烦意乱。集权是这个游戏的名称。毫无疑问,在每次经济崩溃之后,世界前0.01%的人与人类其他阶层之间的贫富差距都会成倍地扩大。

 

然而,银行业正在酝酿着另一场危机,这次背后的动机是完全不同的,至少目标是为了增加动力。

 

金融精英实现集权化的下一步操作是对全球货币体系的重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称之为伟大的“经济重启”。“经济重启”更像是“经济崩溃”的编码这是一场构建一套以新的全球储备货币为基础的全新的货币体系的史诗级盛宴 。史无前例的经济重启需要一个史无前例的金融泡沫,这正是我们今天所经历的。正如许多其他分析师所说的,“一切泡沫”都是建立在许多的支离破碎的支柱之上。

 

央行刺激政策

自2008崩溃以来,央行的救助和量化宽松政策一直被视为防止市场崩溃的权宜之计。最重要的是,中央银行一直特别热衷于把股票保持在一个永久的牛市中,本·博南科和艾伦·格林斯潘承认这是为了让公众保持乐观心态。换言之,刺激政策的目的是给民众一种虚假的安全感,而不是治愈实体经济。

 

刺激政策背后的另一个主要目的是支持遭受全球债务危机的政府和企业。然而,其意图并不一定是帮助这些机构摆脱赤字,相反,这些政策的目标是让他们不至于因为资不抵债而破产,让他们存活足够长的时间来承担更多的债务,直到最后因为无法承担更多债务而崩溃,并且这种崩溃严重到几乎无法让经济重新复苏。

 

央行逐渐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时点为泡沫破灭敲响了警钟。随着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日本央行“隐形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和欧洲央行警示高通胀并按时退出宽松政策,宽松货币时代几乎要结束了。从央行手中赚的“不义之财”不复存在的时候,离崩溃也就不远了。


股票回购

利用从美联储获得的稳定贷款以及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带来的多余资金,公司通过股票回购人为“操纵”股价,给股票市场带来繁荣。通过人为减少股票市场上的股票数量,公司可以增加现有股票的价值,并推动牛市反弹。当然,这次反弹与实际的财富创造无关。这是一场虚幻的财富膨胀的数字游戏。

 

特别地,回购股票需要企业增加负债,这又需要一直保持接近零的利率来维持。好在,中央银行家们还有别的办法。

 

接近的零利率 

低利率应该被视为刺激模式的一部分,但我将它们单独看待,因为它们代表着一种特殊的市场操纵行为。企业向美联储借款几乎是没有成本的,这对改善2008信贷危机的影响没有多大作用。事实上,公司债务水平已经接近上次崩溃以来的最高点。然而,这一次,低利率环境使得企业在经济的上行周期中过度举债,对企业来说,任何利率的提高都会引发痛苦的后果。


世界各国央行上调利率比几年前许多分析师预期的还要高。当面对新的紧缩政策,公司债务显得非常脆弱。在没有低利率的情况下,企业再也无力承担他们所持有的债务,更不用说承担更多的债务来支撑股权回购。

各国央行争辩说,“通货膨胀”是这次加息的借口。真正的通货膨胀多年来一直远高于美联储的目标,银行精英们对此毫不在意。我怀疑真正的原因是为下一阶段的重启制造一点混乱。


几十年来,美联储一直将利率定在远低于通货膨胀率的水平上。30年来,美联储第一次寻求提高利率,使之与通货膨胀率(官方通胀)相适应。为匹配通胀率,美联储大约还有两到三次的加息(包括九月的加息)。我认为,下一次经济崩溃的时刻就是当美联储彻底改变过去“因为支持经济发展而认为维持较低利率”这一政策的时候。

 

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

简而言之,过去十年,美联储的每次扩表都会带来股票的同步上涨。随着美联储削减资产,股票也开始波动。过去两个月,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量和股票市场走势之间出现了分歧,但这只是暂时的。

 

企业的股票回购量在2018年创下历史新高,很明显,这是为了抵消美联储对市场支持力度的减弱。不过,随着利率的提高和特朗普减税政策边际减弱,回购也会随之减少。

 

如果我们考虑到美联储的资产还可能包括股票,那么美联储的资产倾销也会增加市场上现有股票的数量,并破坏公司通过股票回购来减少股票而做出的努力。我预计,到今年年底,股市将再次收敛并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的走势趋于一致,到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和2019年其他季度,股市将继续大幅下跌。

 

央行在发起全球重置之前需要找个借口,那么,还有什么比大规模国际贸易战更好的借口呢?特朗普的贸易战就是一个极好的借口,可以用作“各国央行停止对经济刺激措施的支持会给各国经济带来严重负面影响”的合理理由。这意味着,银行家通过紧缩政策而造成的灾难,都可以归咎于特朗普和贸易冲突。

 

几乎每次贸易战的升级都是在央行宣布加息和资产负债表削减的同时发生的,这并非巧合。最近对中国征收2000亿美元关税的贸易大战导致中国宣布报复——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美联储9月份会议的同一个礼拜,预计这将导致又一次加息和进一步缩减资产负债表。

 

美联储的中性利率举措表明,2018年末至2019年初将是一个转折点。预计此次资产负债表削减幅度将加大,这也将加速现有市场资产的崩溃。唯一的问题是,企业的股票回购能够持续多久—会一直持续到被自己的债务压垮吗?由于这些公司的杠杆率很高,利率水平将决定它们是否能继续生存下去。我相信两次加息是他们的极限了。

如果美联储继续目前的做法,下一次股市崩盘将从2018年12月左右开始,直到2019年第一季度。在那之后,已经高度不稳定的其他经济领域将在2019年和2020年全线崩溃。


本文编译自Zerohedge:The Everything Bubble: When Will It Finally Crash? 


欢迎添加西泽研究院小编微信号入群

大家一起交流学习~



往期西泽研究院出品的主要报告:


1.浮华里的坚守——德国经济稳定增长之谜

2.美国经济复苏之谜:新周期、新能源还是新技术?

3.险滩上的律动:一文读懂中国金融周期的结构与演进

4.围观改变中国?——信息化、城市化与公共社会治理

5.地方政府的”明斯基时刻“:融资平台公司真的会破产吗


“中美贸易战”三部曲回顾:


贸易战三部曲之一:全球化的黄昏与帝国的背影——从历史的大逻辑看中美贸易摩擦及未来

贸易战三部曲之二:贸易摩擦对中美经济及资产价格的影响 ——历史比较与数据推演

贸易战三部曲之三:关于中美贸易战,各行各业都说了什么?


“宏观经济2018”三部曲回顾:


宏观三部曲之一:宏观2018:还有多少供给侧空间,可以置换明斯基时间

宏观三部曲之二:为何经济强劲复苏,金融资产却崩盘了?——或许一切才刚刚开始

宏观三部曲之三:出埃及记:资管新政与百万亿金融资产大迁徙


银行反思录”三部曲回顾:


银行反思录之一:存款立行,谁来立存款——后利率市场化时代银行生存秘笈之一

银行反思录之二: 凛冬已至,还有多少银行人在假装干银行

银行反思录之三:利率市场化——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银行人

文章已于修改

    全都是泡沫,只一刹的花火

    Annababybaby 西泽研究院

    编译: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马佳颖 张鹏。如需转载,可关注公众号回复“转载”获得授权。



    就像物理定律一样,无论市场中存在多少操纵行为,某些经济学定律都是不变的。扩张不可避免地导致收缩,而上升最终还是会下降。各国央行非常清楚这一现实,他们花了一个多世纪的时间试图利用这些定律为自己谋取利益。


    对于经济学的小白来说,一个普遍的误解是,中央银行只寻求经济平稳运行,或者永远保持经济扩张。事实上,这些机构及其背后的精英们在故意地夸大金融泡沫,只是为了在适当的时机故意将它们引爆。

     

    自1914年以来的每次经济泡沫和随后的崩溃都与中央银行家的政策密切相关。有时,他们甚至承认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应该受到谴责,就像本伯南克在大萧条时期所做的,以及艾伦格林斯潘在2008年的信贷危机时期所做的那样。

     

    一般来说,中央银行家和国际银行家会误导公众,让他们相信崩溃是由“错误”造成的。他们很少提及这样一个事实--他们经常利用这些危机来巩固对资产、资源以及政府的控制,而民众为了求生而心烦意乱。集权是这个游戏的名称。毫无疑问,在每次经济崩溃之后,世界前0.01%的人与人类其他阶层之间的贫富差距都会成倍地扩大。

     

    然而,银行业正在酝酿着另一场危机,这次背后的动机是完全不同的,至少目标是为了增加动力。

     

    金融精英实现集权化的下一步操作是对全球货币体系的重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称之为伟大的“经济重启”。“经济重启”更像是“经济崩溃”的编码这是一场构建一套以新的全球储备货币为基础的全新的货币体系的史诗级盛宴 。史无前例的经济重启需要一个史无前例的金融泡沫,这正是我们今天所经历的。正如许多其他分析师所说的,“一切泡沫”都是建立在许多的支离破碎的支柱之上。

     

    央行刺激政策

    自2008崩溃以来,央行的救助和量化宽松政策一直被视为防止市场崩溃的权宜之计。最重要的是,中央银行一直特别热衷于把股票保持在一个永久的牛市中,本·博南科和艾伦·格林斯潘承认这是为了让公众保持乐观心态。换言之,刺激政策的目的是给民众一种虚假的安全感,而不是治愈实体经济。

     

    刺激政策背后的另一个主要目的是支持遭受全球债务危机的政府和企业。然而,其意图并不一定是帮助这些机构摆脱赤字,相反,这些政策的目标是让他们不至于因为资不抵债而破产,让他们存活足够长的时间来承担更多的债务,直到最后因为无法承担更多债务而崩溃,并且这种崩溃严重到几乎无法让经济重新复苏。

     

    央行逐渐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时点为泡沫破灭敲响了警钟。随着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日本央行“隐形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和欧洲央行警示高通胀并按时退出宽松政策,宽松货币时代几乎要结束了。从央行手中赚的“不义之财”不复存在的时候,离崩溃也就不远了。


    股票回购

    利用从美联储获得的稳定贷款以及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带来的多余资金,公司通过股票回购人为“操纵”股价,给股票市场带来繁荣。通过人为减少股票市场上的股票数量,公司可以增加现有股票的价值,并推动牛市反弹。当然,这次反弹与实际的财富创造无关。这是一场虚幻的财富膨胀的数字游戏。

     

    特别地,回购股票需要企业增加负债,这又需要一直保持接近零的利率来维持。好在,中央银行家们还有别的办法。

     

    接近的零利率 

    低利率应该被视为刺激模式的一部分,但我将它们单独看待,因为它们代表着一种特殊的市场操纵行为。企业向美联储借款几乎是没有成本的,这对改善2008信贷危机的影响没有多大作用。事实上,公司债务水平已经接近上次崩溃以来的最高点。然而,这一次,低利率环境使得企业在经济的上行周期中过度举债,对企业来说,任何利率的提高都会引发痛苦的后果。


    世界各国央行上调利率比几年前许多分析师预期的还要高。当面对新的紧缩政策,公司债务显得非常脆弱。在没有低利率的情况下,企业再也无力承担他们所持有的债务,更不用说承担更多的债务来支撑股权回购。

    各国央行争辩说,“通货膨胀”是这次加息的借口。真正的通货膨胀多年来一直远高于美联储的目标,银行精英们对此毫不在意。我怀疑真正的原因是为下一阶段的重启制造一点混乱。


    几十年来,美联储一直将利率定在远低于通货膨胀率的水平上。30年来,美联储第一次寻求提高利率,使之与通货膨胀率(官方通胀)相适应。为匹配通胀率,美联储大约还有两到三次的加息(包括九月的加息)。我认为,下一次经济崩溃的时刻就是当美联储彻底改变过去“因为支持经济发展而认为维持较低利率”这一政策的时候。

     

    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

    简而言之,过去十年,美联储的每次扩表都会带来股票的同步上涨。随着美联储削减资产,股票也开始波动。过去两个月,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量和股票市场走势之间出现了分歧,但这只是暂时的。

     

    企业的股票回购量在2018年创下历史新高,很明显,这是为了抵消美联储对市场支持力度的减弱。不过,随着利率的提高和特朗普减税政策边际减弱,回购也会随之减少。

     

    如果我们考虑到美联储的资产还可能包括股票,那么美联储的资产倾销也会增加市场上现有股票的数量,并破坏公司通过股票回购来减少股票而做出的努力。我预计,到今年年底,股市将再次收敛并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的走势趋于一致,到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和2019年其他季度,股市将继续大幅下跌。

     

    央行在发起全球重置之前需要找个借口,那么,还有什么比大规模国际贸易战更好的借口呢?特朗普的贸易战就是一个极好的借口,可以用作“各国央行停止对经济刺激措施的支持会给各国经济带来严重负面影响”的合理理由。这意味着,银行家通过紧缩政策而造成的灾难,都可以归咎于特朗普和贸易冲突。

     

    几乎每次贸易战的升级都是在央行宣布加息和资产负债表削减的同时发生的,这并非巧合。最近对中国征收2000亿美元关税的贸易大战导致中国宣布报复——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美联储9月份会议的同一个礼拜,预计这将导致又一次加息和进一步缩减资产负债表。

     

    美联储的中性利率举措表明,2018年末至2019年初将是一个转折点。预计此次资产负债表削减幅度将加大,这也将加速现有市场资产的崩溃。唯一的问题是,企业的股票回购能够持续多久—会一直持续到被自己的债务压垮吗?由于这些公司的杠杆率很高,利率水平将决定它们是否能继续生存下去。我相信两次加息是他们的极限了。

    如果美联储继续目前的做法,下一次股市崩盘将从2018年12月左右开始,直到2019年第一季度。在那之后,已经高度不稳定的其他经济领域将在2019年和2020年全线崩溃。


    本文编译自Zerohedge:The Everything Bubble: When Will It Finally Crash? 


    欢迎添加西泽研究院小编微信号入群

    大家一起交流学习~



    往期西泽研究院出品的主要报告:


    1.浮华里的坚守——德国经济稳定增长之谜

    2.美国经济复苏之谜:新周期、新能源还是新技术?

    3.险滩上的律动:一文读懂中国金融周期的结构与演进

    4.围观改变中国?——信息化、城市化与公共社会治理

    5.地方政府的”明斯基时刻“:融资平台公司真的会破产吗


    “中美贸易战”三部曲回顾:


    贸易战三部曲之一:全球化的黄昏与帝国的背影——从历史的大逻辑看中美贸易摩擦及未来

    贸易战三部曲之二:贸易摩擦对中美经济及资产价格的影响 ——历史比较与数据推演

    贸易战三部曲之三:关于中美贸易战,各行各业都说了什么?


    “宏观经济2018”三部曲回顾:


    宏观三部曲之一:宏观2018:还有多少供给侧空间,可以置换明斯基时间

    宏观三部曲之二:为何经济强劲复苏,金融资产却崩盘了?——或许一切才刚刚开始

    宏观三部曲之三:出埃及记:资管新政与百万亿金融资产大迁徙


    银行反思录”三部曲回顾:


    银行反思录之一:存款立行,谁来立存款——后利率市场化时代银行生存秘笈之一

    银行反思录之二: 凛冬已至,还有多少银行人在假装干银行

    银行反思录之三:利率市场化——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银行人

    文章已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