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陈纯:从任正非的访谈看中国精英阶层的共识

每天这样做,腰椎间盘不突出!快来学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4月2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清明 · 声音的记忆 |卢少忱: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2018-04-01 北京新闻广播 北京新闻广播


卢少忱

西南联大八百弃笔从戎学子之一

中国远征军密支那、八莫战役亲历者

享年93岁

卢爷爷:

        您好!

      我是北京新闻广播记者马骏。我曾经有幸跟您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在纪念抗战老兵的活动上,还有一次是在您家中和您长谈。您是西南联大832名弃笔从戎的学生之一,而我曾经在南开和北大都待过,所以您还笑称,您是我的老学长。

        

        记得在您家的那天,您穿着件蓝底白点的T恤。因为大病初愈,很瘦,颧骨很高,鼻梁上架着副金边眼镜,说话慢悠悠地。

        

        印象中,您的家中十分简朴,绿萝盘在天花板上,墙上,有您和奶奶钻石婚的合影,有一张镶有“1945.8.15号”日历的相框。挂在床头的是一张老照片,一个穿着军装的青年半蹲在坦克上向远处眺望。这张照片拍摄于1945年,缅甸,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便是您了:

C46这条航线很不安全,飞机飞得就好像坐电梯一样,那个吐啊,好像心脏都要吐出来!飞了几个小时,就到了印度……


        您说话有点喘,这让我心有不忍,害怕您累着,但说起往事来,您眼中有光,让人不知该如何打断。

        于是,在矛盾的心情中,我跟随着您的讲述,回到了战火硝烟的1943年,飞越驼峰航线,飞向印缅战场,从野战医院到对日作战最前沿,穿过枪林弹雨,趟过死尸河,一次次和死神擦肩而过。您在西南联大学的是历史,但在战场上,担任的是翻译官。你向我这样回忆密支那战役的经历:

       打了80天左右,很艰苦!原始森林里一直下雨,水坑半身的水,身上都泡白了。最受威胁的还有疟疾,叮你一下,24小时内发高烧就死了。蚂蝗,一尺多长,吸着你不放……

        血与火的往事,在您的口中风轻云淡。仿佛离我很远的家国情怀,在您身上,是那么具体。记得你对我说:

     我离开家,一封信都没通过,一心一意的,就是把侵略者打出去,打败了他们,我们才有出路,有了国,才有家!


        在您之后,我也采访过不少抗战老红军;在祖国西南边陲的国殇墓园凭吊过一座座无名墓碑;在9.3大阅兵的现场,注视着老兵方阵从我面前经过。生死大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有资格谈起,作为晚辈,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记得。


        再次知道您的消息是在9.3大阅兵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您去世了,在2015年7月,并没有等到那场以和平为名的盛大阅兵。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按照您的形象制作的浮雕,其实出现在了阅兵车上。您用特殊的方式,接受检阅,接受我们的致敬! 您应该是无憾了吧!


        爷爷,今年是您去世的第四个年头。这两年,不断有老兵去世的消息传来。就在去年,在9.3大阅兵中敬标准军礼而感动了亿万国人的原南京军区副政委张玉华将军也走了。抵抗住了侵略的老人们,却抵抗不住时间。


       从事关爱老兵活动的志愿者薛刚告诉我,据民间不完全统计,参加过抗战的中国军人,不分党派,目前尚在的约有3万多人:

      “这些老人平均岁数都在90岁以上,对于我们来讲非常非常紧迫。这些人的微历史都是大历史的一个拼图。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这句话更深的含义实际上就是一种精神的传承,它不是简简单单的是一个历史的记忆,更主要的是一种民族气节和民族大义的担当。

      

       薛刚还告诉我,志愿者们对于老兵的离世,有一种更委婉的说法,叫做“归队”。他说你们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去寻找曾经的战友们了。我很喜欢这个叫法。在另一个世界,集结号吹响,您和战友们意气风发、壮志满怀。你们唱着的,还会是那首《毕业歌》么?


       我又不禁想起您当年跟我讲起的,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接见您时情景:

    主席走到我跟前,问我:你是哪个部队的?我说,我在印度缅甸作战的。他说了一句:艰苦卓绝啊……


        想念您!

后辈:马骏  敬上

2018年4月1日


亲人说

我哥哥他是个风度翩翩、知识渊博的学者,他爱唱歌,口琴吹得不错,乒乓球也打得好。

——卢老的弟弟


我父亲一生正直,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子女也是这样,决不允许我们占公家的便宜。

——卢老的女儿


我从小就是爷爷带大的,对爷爷感情特别深。从我记事起,他总是一身西服,谈吐得体、积极乐观,晚年的时候还在社区里义务教英语。他是个球迷,是北京国安队的铁杆粉丝。清明节快到了,我想对爷爷说,家里人都很好,也很想念您,您一直在我们心里。

——卢老的孙女



听北京新闻广播,知北京大事小情
听广播:AM828  FM100.6
看微博:北京新闻广播      
读微信:北京新闻广播  
微信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