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抖音百万粉丝网红狗头萝莉,不雅视频泄露事件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DOTA2小说连载】第一章:天降!

2017-12-11 DOTA每日节奏 DOTA每日节奏


第一章:天降




两名身穿重甲的骑士奋力拽着一条几近崩裂的粗绳,绳子那头绑着一只浑身长满硬刺的黑野猪,野猪愤怒地哀嚎和挣扎让两人大汗淋漓,骑士早就试过了各种办法企图让它毙命可即使他们的沉重巨剑已经从野猪腹部穿膛而过,在它身体上扎出一个又一个血洞,仍旧无法杀死这只从紫罗兰高原逃窜而来的魔兽。


或者说,若不是这只黑野猪自北方的兽潮中受了重伤,他们甚至根本无法将其捕获。


所以,黑野猪的愤怒的咆哮中更多的情绪是不甘和嘲弄。在它看来,自己若没有一头撞进这张附魔网,这两个渺小的人类,只配做它的食物。


可两名骑士显然不这么认为,一高一矮的两人站在野猪的五米外,大口喘着气。


“该死,这畜生流了这么多血,怎么还不死!”个子稍高的骑士猛地一拉,将黑野猪再次向前拖动了数公分,随后把紧紧缠在手腕的粗绳缓缓解开,扔在地上,又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猛地向下一掷,将粗绳死死钉进了灰蒙蒙的沙土中。


“别抱怨了,苏。”另一名骑士将目光投向个子稍高的骑士,右手缓缓摘下头上造型古怪的骑士盔——头盔上有一根长长的尖刺,护目处悉数封闭,只镶嵌了一颗琥珀色的猫眼石,上面被施了窥视魔法,能让他们看得更远。摘下头盔后,骑士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但这并没有改变他烦闷的心情,挺拔鼻梁上的浓眉蹙地更紧了,他的声音低沉而浑厚:“雷云已经凝聚,红雨就要降临了,你若想回去继续吃那些又臭又腐的鱼罐头,就在这多磨蹭一会!若是上缴不齐要求的食物量,等着吃大人们的皮鞭吧!”


高个骑士苏对他同伴有些敬畏,在听到“红雨”两个字时,嘴角猛地一抽,而听到大人们这个词时,心里的怨恨逐渐升起。


苏眼神不禁有些迷离。自法典被毁,圣盔被击碎,影承废墟的守夜骑士们早已失去了荣誉,变成一个等级分明的阶级压迫组织,而他们,曾经名声响彻整个东大陆的独行兵团,也彻底沦为了守夜人的罪人,被永久逐出圣殿,直到他们将那个烧毁法典,击碎圣盔的叛徒抓捕回来。


但没有一个独行兵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且不说这件事太过久远,发生在他们祖辈的年月,大多数人的记忆早已被封尘。况且传说那人早已成为半神……


 苏使劲摇了摇头,把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掉,随后定睛望了望那只被五花大绑,但仍旧在挣扎咆哮的黑野猪,轻叹一口气:“老约翰,加把劲,皮鞭和腐鱼罐头我都不想吃!”


老约翰点了点头,将骑士盔重新套在头上,把粗绳缠在手腕,绷紧伤痕累累的弯臂,将重心沉在脚底,调整了片刻呼吸,高呼一声:“为了圣火!”。


苏也应声道:“为了圣火!”

两人再次卖力地拉扯起了这头魔兽……


影承废墟,盘踞在大陆东侧,北接紫罗兰高原,西邻灼神山脉,而废墟东南侧均是无尽深海。这里资源匮乏,土地贫瘠,但历史却十分久远,久远到了要从失落的神话年代说起……


但就是在这样一片连魔兽都绝迹的土地上,却生存着一群自称为守夜骑士团的人类,在无尽的岁月里,他们守护着一处古朴的圣殿,在那里,燃烧着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他们称之为圣火。


没有人知道圣火来自哪里,没有人知道守夜人来自哪里,甚至守夜人自己也不知道。无数年的繁衍让废墟上的人类越来越多,但他们却无不秉承着守卫圣火的信念。


当信念一代代传承下去时,便成为了信仰,成为了每个骑士在血液里都恪守的法则。


守夜人的生活清苦,没有魔兽猎杀,只能食用枯草丛中偶尔长出的浆果,或是捕食深海中的鱼类,这些鱼类的味道并不好,腐臭和腥味极重……但对鱼类的 47 33783 47 15873 0 0 6059 0 0:00:05 0:00:02 0:00:03 6058¤§è‚†æ•æ‰ä¹ŸæƒŠæ‰°äº†æ·±æµ·ä½æ°‘,愤怒地鱼人族时而便会登陆上岸,与人类展开血腥交锋。


但好在每隔数年,紫罗兰山脉就会发生兽潮,时而会有受伤的魔兽因失去方向而流落到废墟之地,而这时,守夜人们便会蜂拥而出,去抓捕这些重伤的魔兽,成为自己的食物。


像苏和老约翰这样的二人组,还有很多很多,但不是人人都像他们这么幸运,能仅在枯树干上挂了一张亚麻捕猎网,就抓到这样一个大家伙。

但这也是他们的不幸,因为这只黑野猪实在太重了,他们甚至无法在红雨来临之前赶回驻地。

天空的乌云越来越厚,气压也越来越低,乌云的碰撞让天地间惊雷不断,森白的闪电不时划过天际,几滴血红色的水珠从天而降,落在废墟的黑色大地上,发出“兹啦兹啦”的声音,若低头看去,就会发现雨滴落下处,泥土正在被灼烧腐蚀,一个个小坑慢慢形成。


这便是红雨,一种极具腐蚀性,毁灭着影承废墟一切的雨……

几滴雨珠或许还无关紧要,但若如瀑的雨帘倾斜而下时,不但他们身上的铠甲会被消融干净,恐怕那只黑野猪也会变成一堆白骨。


“该死的!”老约翰吼道。“小兔崽子!你再不使劲咱们的猎物就保不住了!”

 â€œæˆ‘以圣火发誓,我的手臂已经脱臼了!”苏咬着牙,额头沁着汗珠,痛苦地拖拽着粗绳。他何尝不知影承废墟红雨的可怕,但长时间的拖拽让他本就受伤的左手愈加严重。


“没用的东西!”老约翰一边骂道,一边把苏的绳子抢过来,缠在了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腕上,然后一脚把对方踹个踉跄,骂道:“赶紧滚去前面,找两个兄弟过来!”


 â€œå¯æ˜¯è‹¥ä»–们来了……”苏本想说若叫了人来,他们捕获的黑野猪恐怕会被分去大半,可还没说完,就被老约翰粗暴地打断:“可是个屁!再不叫人咱们啥也没有了!”


“好!”苏一咬牙,斜着身子朝驻地的方向跑去。


 å¯ä»–还没跑两步,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吼叫,一路上沉寂许久的黑野猪再次躁动。苏下意识地转身,却看到震惊的一幕,那野猪竟挣脱了亚麻绳网,挣扎着缓缓站了起来。虽然背上插着两把锋利的重剑,模样十分凄惨,但它确实站了起来。


待苏再定睛仔细看,只见亚麻绳网正发出“滋滋”的声音,不时冒着阵阵白烟。


 â€œä¸å¯èƒ½ï¼â€è‹å€’吸一口凉气:“这是附魔网!不可能这么快就被腐蚀的!”


 â€œå¿«è·‘!”他返身快步跑到老约翰的身后,气喘吁吁地呼喊着对方。


 â€œè¯¥æ­»ï¼Œæ¥ä¸åŠäº†â€¦â€¦æˆ‘们跑不过这畜生的!”老约翰怒目道,随手将粗绳扔在地下,


拔出了腰间的短剑。并未回头看苏一眼,只是死死盯着眼前的魔兽。


话音还未落,那黑野猪竟朝着两人直冲过来。硕大的身形竟如此之快,因为奔跑剧烈,撕裂了它腹部的伤口,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


 â€œåˆ«ç¢äº‹ï¼â€è€çº¦ç¿°ä¸€æŠŠæŽ¨å¼€è‹ï¼Œä¸æ¯«ä¸æƒ§å†²æ¥çš„魔兽,提着短剑就迎了上去。

 é»‘野猪猛地伸出前爪,想要拍碎这个可恶人类的脑袋,老约翰也是经验丰富的骑士,短剑快速架在了脑袋正上方,堪堪抵住了这一击。


但人类毕竟和魔兽在力量上差距太大,黑野猪的这一击便让老约翰体内气血翻腾,即使独行兵团的特殊重甲为他卸掉了大部分的冲击,但他仍感觉喉咙处冒起了阵阵血雾。


 â€œåŽ»å«å‡¯äºšï¼â€è€çº¦ç¿°å†²è‹å¼é“。


 â€œä¸è¡Œï¼ä½ æŒ¡ä¸ä½è¿™ç•œç”Ÿçš„!”苏提起短剑,也学着老约翰的姿势将剑身斜挡在身前。


他的左手因为脱臼无力耷拉着,所以只能用右手单手持剑。


“你这小崽子想害死我们么!去找凯亚来还有机会,这家会对付魔兽有一手,你以为这畜生是海边的蠢鱼等着你刺么!”老约翰一边喊着,一边向左顺势一跳,不但躲过了黑野猪的重装,还狠狠地砍了对方的伤口一下。


野猪吃痛,怒视着老约翰,老约翰浑然不惧,大喝道:“来啊!你这头笨猪!”

雨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原本零散落下的血红色水珠逐渐变成雨帘,雨珠落在两名独行兵骑士的重甲上后,发出“兹啦的声响”,也许下一刻,就会将重甲烧穿。与此同时,更为痛苦的却是那头已经遍体鳞伤的黑野猪,虽然身为魔兽,它的身体要强于人类太多,但它的伤实在太重,当雨滴直接落入深可见骨的伤口时,它发出的叫声更为惨烈。


或许是知道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无法存活了,黑野猪竟起了同归于尽的心思,不顾性命地朝着两人发起了攻势。


原本还指望苏去搬救兵,但面对近乎发狂的魔兽,两人连闪躲都十分吃力。

 çº¢é›¨æ—©å·²å°†ä¸¤äººçš„重甲侵蚀地千疮百孔,甚至老约翰的肩膀已经被灼烧出了一个大洞。但他连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老约翰再次侧身躲过一爪,踉跄向后退了两步,转头时却正好看见苏被一头撞飞,胸前顿时扬起一片血雾。

    “苏!”老约翰转头大喊,就在这一刹,还未等他将脑袋完全转回,黑野猪便再次朝着

他直冲过来。老约翰一惊,发现自己竟已无法逃出野猪的冲撞范围,眼看魔兽越来越近,老约翰只好匆忙举剑迎敌。


就在此时,天地忽然色变,一声闷雷响彻废墟,大地发出了低沉地嗡鸣,地面上砂石飞扬,一片白光在天幕显现,紧接着便如同水波般,一层层向天际散去,白光太盛,竟瞬间冲散了所有乌云!原本还散落在天空的红雨也被瞬间蒸发殆尽!


在老约翰震惊时,猛然看见白光中出现了一道黑点,更可怕的是,它竟向自己急速坠来。


他来不及反应时,那黑点已经坠到了他的身前。


    轰!

那黑点不偏不倚,正巧砸在了冲锋的黑野猪身上。一团血花瞬间爆开,紧接着是一个深坑出现,周围的地表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如同一张蛛网瞬间布开。空气中扬起了烟尘无数。


老约翰一边咳嗽着,一边挥着胳膊将面前的烟尘散去。待眼前的尘埃不见,他缓缓坐起身,提着短剑,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走向深坑。

    

那坑中,躺着一个紧闭双眼的男子。

 ä»–身穿着一身血红色的道袍,长发如雪,脸庞棱角分明。让老约翰惊讶的是,他身上竟没有一丝尘埃,而他的脸庞上,满是痛苦的神色。在他的血红道袍的的周身,散发着丝丝灼热气息。任何人能分辨的出,这种气息便是火

元素。


“魔法师……”老约翰倒吸一口冷气,心里不住颤抖。在整个大陆上,魔法师的数量绝不在少数,可是在整个影承废墟中,太难见到一个魔法师了。


用守夜骑士们的话来说,那些整日吟唱咒语的家伙比金丝鱼还弱不禁风——金丝鱼是影承废墟海岸能找到唯一不带腐臭味的鱼类,但它们因为太过弱小,所以任何鱼类都能轻易将它们化为自己的口食  ä½†è€çº¦ç¿°ä»Žæ¥ä¸è¿™æ ·è®¤ä¸ºã€‚他的认知里,魔法师们是神秘,强大的。就比如没有附魔的亚麻网根本无法束缚住一只成年魔兽,一颗普通的猫眼石根本无法帮助他们这些独行兵团扩大如此远距离的视野。


任何一个魔法师对守夜骑士团都是极其珍贵的。因为在这片黑暗的废墟上,元素的共鸣早已不存在,再有天赋的人也无法冲破层层梏桎与魔法的源泉——法典,建立起联系。但无数年代的沉淀让这群废墟中的守卫者总能遇到一些沦落在此的魔法师,也正是这些魔法师,不断给守夜骑士团带来新的变化。

    

一边在心中对魔法师有着隐隐畏惧,一边却又在嘴上唾弃着魔法背离本质,这便是守夜骑士团的矛盾心理,它们恪守的是力量法则,认为肉体才是力量的本源,认为生命之力大于一切。所以在哪怕影承废墟这样的恶劣环境下,他们仍旧能找到自己活下去的方式。

    ……

男子始终闭着眼,没有苏醒的迹象。

 

老约翰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起身,离开深坑,然后快步走向了生死不知的苏。他缓缓取下了自己的头盔,放在身旁,旋即又将苏的胸甲轻轻摘除,看着里面的血红一片,眉头并没有蹙地更紧,反而松弛了下来。


“看来只是肋骨断了。”老约翰喃喃道,神色终于稍显轻松:“算你小子命大,若是红雨继续下,咱俩都回不去了。”


 ç¡®å®šäº†è‹åªæ˜¯æ ·å­ä¸Šçœ‹èµ·æ¥æ¯”较惨,实际上并无大碍后,老约翰将他慢慢挪到自己的背上,就在他蹒跚着要离开时,余光忽然瞥到了那个坑中的男子。


老约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走向了深坑,一只手紧紧按牢在苏的腿部,将他固定住,另一只手一把捞起了昏迷的魔法师,蹒跚地朝着营地走去




明天第二章:风暴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DOTA2创意工坊
DOTA2创意工坊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