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刷屏,“医院各科室朋友圈图鉴”引共鸣 | 每日爆文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2月2日 下午 12:56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华为13年老员工,离职被羁押251天:我的社会地位无法和他们沟通

粥左罗 粥左罗的好奇心

008


作者 l 粥左罗

来源 l 粥左罗的好奇心(ID:fangdushe007)

转载请联系授权(微信ID:shoujirym8754



这篇稿子写出来后很可能被封,但万一没被封,或许可以帮一点小忙。

我是写文章的,有一定数量的读者,能发出一些声音来,就应该力所能及的做一点事。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渠道发出声音,哪怕他受了巨大的委屈,哪怕他处于巨大的绝望中。


周日上午我去石家庄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台上在进行仪式,我坐在下面掉了一滴眼泪,因为《离职补偿变敲诈勒索款 华为前员工被拘251天:我没觉得怕,只觉得冤》(已被删)中的一段话:


“我现在最大的诉求就是与华为高层达成一次沟通,但我们之间没有沟通桥梁。我的社会地位无法和他们沟通。”

一句“我的社会地位无法和他们沟通”扎的我特别难受。我把文章分享到社群里,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一整天我脑子里都在回荡这句话。


后面那篇文章也被封掉了。微博上相关话题不予显示,知乎上的主题和相关的几百个回答被清空。


说说这件事吧。



00
这是怎样一件事?



李洪元,42岁,2005年进入华为,工作12年,一个人在深圳奋斗,2018年1月31日被劝退离职。李洪元尊重公司决定,但提出了2N的补偿方案(2N指每工作一年补偿2个月工资),工作12年,补偿24个月工资,属合理补偿。


经协商,公司同意补偿其331776.73元,扣除税金约3万元,李洪元拿到30万,拿到钱的日子是2018年3月8日,但是这笔钱是从部门秘书个人账户汇出的(记住这个信息)


大概过了9个月,2018年12月16日一早,李洪元在家,警察上门把他的电脑、手机收走,被告知“涉嫌职务侵占”,然后被带走。到派出所后,罪名变为“涉嫌侵犯商业秘密”。2019年1月22日,李洪元收到逮捕证,罪名是“涉嫌敲诈勒索”


直到2019年4月分,李洪元才知道,是因为那笔离职赔偿引起的,罪名的核心理由就是,当时的30万补偿款是由部门秘书的个人账户转给他的,公司告他敲诈勒索。


魔幻的事情来了。


2019年8月22日,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李洪元不起诉,次日,李洪元重获自由


这件事太让人愤怒,还有很多细节上面没有写完,我写写这件事给我的几点思考,也把事情给大家说得更完整一些。



01
251天人身自由=10万元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刑事赔偿决定书》显示,李洪元获得了10万元的国家赔偿。同时会向李洪元原工作单位及父亲所在的工作单位发函,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但不管怎样,永远不能更改一个事实:他已经被关押了251天。

拘留期间,李洪元90多岁的爷爷去世了。他本来一个人在深圳奋斗,妻子在老家照顾女儿,因为这件事,妻子四处奔波,直到现在还不敢把事情告诉女儿。但李洪元说,随着网络传播,女儿估计也知道了。

最初他在看守所,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发呆,等待,等待家人帮他请律师。妻子去找过法律援助律师,但那名律师认为他有罪。妻子只好蹲在看守所门口,最终才找到代理律师。这里有个细节,李洪元是1月收到逮捕证,4月份才被告知是因为那30万被公司告敲诈勒索。

李洪元在看守所的无助,谁能体会。



02
如果没有随身带录音笔的习惯
李洪元可能面临更长的牢狱之灾



事件中有个核心是,公司告李洪元敲诈勒索的重要证据是,30万补偿金是由部门秘书通过私人账户转给他的。


李洪元最终重获自由不被起诉的最核心证据是:2018年1月31日他和人事谈判赔偿事宜的2小时12分24秒的录音。


李洪元为什么要录音?


引出另一件事。


李洪元离职前是在逆变器业务部门。在这个部门工作期间,他发现了业务造假问题,2016年11月21日晚10点24分,他向公司发送了举报邮件。(既然提到了举报,也说明一下。2018年2月2日,华为人力资源委员会发布了《对逆变器业务部业务违规责任人对问责决定》,证明举报的事实存在。)


之后李洪元察觉到自己可能受到打击报复,2017年7月他在工作中被边缘化,为了自保,他养成了随身带录音笔的习惯,正是这个习惯救了他。


李洪元被关押期间,妻子在他朋友的电脑上找到了这段录音的备份,作为证据提交到了检察院。


录音内容是,当时他和人事谈判时,谈话内容并没有涉及到任何以“举报业务造假”来要挟获取赔偿的事实。30万元属正常离职补偿。


一个可怕的事实就是,如果当时的谈话没有录音作为后来的重要证据,那么李洪元很有可能不仅不会获得自由,反而是更长的牢狱之灾。可怕至极。




03

华为至今没有做出任何道歉回应



不管怎样,是华为告的李洪元“敲诈勒索”,并因此让他被关押251天,那么最终检察院认为李洪元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李洪元不起诉后,华为是不是应该做一个公开道歉?

不道歉,华为至少做一个公开回应也行吧?

至今什么回应都没有。

回应当然需要时间,但是因为在走流程,还是根本不想回应呢,毕竟检察院的判定在2019年8月22日就出来了。

3个多月时间,不够做一个回应么?

或许华为像网易一样,最终会出来道歉说明,但问题是如果这件事没在网上闹大,这件事是不是就过去了?如果没有舆论施压,大众会知道这样一个人在经受这样的事情么?

而且,微信公众号上已经有两篇曝光这件事的文章被封了,知乎上几百个问题也被清空了,有时间控制舆论,没有时间写一封回应么?


现在舆论压不住了,希望这件事能被更大范围的探讨,最终得到一个解决。



04
平台再大也不应该欺负弱势个体
李洪元不怕,我怕


对华为来说,李洪元不是别人,他是在你们一个提倡奋斗者精神的公司为公司奋斗了12年的老员工,就换来这种下场?

李洪元在华为奋斗了12年,离职补偿30万,这是按照2N的条件赔偿的,倒推出来就是李洪元在离职时月薪大概1.3万左右,华为2018年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净利润593亿,给老员工的这点钱还不愿意出。

去年我听薛兆丰的经济学课,讲到“谁来当老板”这个模块时,听到很多耳目一新的观点认知,其中提到“人们为什么不会争着当老板”,因为“谁是弱者谁当老板”。

薛老师指出,在企业中,是资本家强还是劳动力强?谁更容易牵制、操控剥削对方呢?资本家投入资源后想撤回并不容易,而劳动者投入的是他们的劳动,他们随时可以付出,也随时可以收回,资本家的脑袋无法安在这些资本上,不可能24小时看着自己的资本,而劳动者随时可以掌控他所提供的劳动力的品质和数量,偷懒很容易,假装卖力很容易,多吃多占很容易,所以说资本和劳动力之间,资本往往是弱者,劳动力往往是强者,企业管理的本质是,防止劳动力滥用资本。

去年听的时候,很受启发,我作为一个刚创业的小老板,认为确实如此。

今年连续经历了网易、华为这些事件,我觉得上面那些理论都是屁话。

理论或许能说得通,但拜托回归一下现实好不好,理论再正确,现实中怎么执行?

赤裸裸的现实就是,一个个体面对强大的企业和资本,永远都是弱者。

一个弱势的个体,面对一个巨无霸企业,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悲哀。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看到那句“我的社会地位无法和他们沟通”无比心痛的原因。

李洪元出生在普通的工人家庭,高考前在奥林匹克竞赛中拿到浙江省赛区第一名的成绩,高考考上了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的计算机专业。这已经算是非常优秀的一个人了,面对大企业,依然使出浑身力气不能保住自己,发出“我的社会地位无法和他们沟通”的感概。

李洪元今年42岁了,已经很难再找工作了,面对这种事情,他说自己不怕,只是觉得冤。

说实话,他不怕,我还怕呢。

为什么呢?面对当下的舆论,我相信华为最终会出来道歉,但如果事情没有被爆出,会得到解决么?我们最近看到了一些解决了问题的个体,但还有千千万万个被大平台欺负了发不出声音的怎么办?我们根本看不到听不见他们。

当然能解决一个算一个吧。

希望华为能尽快出来做个回应。
希望这篇稿子能活得久一点。


END


如无必要,不作更新

如有更新,必值得看

觉得文章好,转发是对我最大鼓励

Modified 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