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扭曲的激励机制不改变,超载是抓不完的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中国女律师郭建梅获诺贝尔替代奖,如此荣誉,却在国内没溅起一点水花

“我上头有人!”大二女孩李心草如何被权力猎狗撕碎?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王林的神棍人生

2017-02-12 思维科学会 思维科学会

 

王林的神棍人生

其实,大家并不傻,他只是政治掮客。


 

排气量最大的“大师”王林,没能活过鸡年元宵佳节,于2017年2月10日因病死亡。这则消息是江西省抚州市中院发布的。如果按他1947年出生,他就算活了七十岁;如果按他1952年出生,他就算活了六十五岁。这个岁数不算大,他会气功,会魔术,又是富豪,起码要活够一百岁,才对得起“大师”的称号,对得起那些拜在他名下鼎鼎大名的弟子们。

。“大师”王林患了一个奇怪的病,我们很少听说。据闻,他因患ANCA(抗中性粒细胞胞浆抗体)相关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而亡。该病常累及全身多个系统,引起多系统多脏器功能障碍,常累及的部位为皮肤、肾脏、肺、神经系统等,临床表现复杂,变化多样,大多数属疑难杂症。

  十里先生

我在2013年专程去大师老家江西萍乡采访,听闻了一些大师的事迹。这个问题要掰成两半:1、某大师真的有“神功”吗?2、有“神功”为什么不能救自己?

后一个问题答不上,前一个倒是可以聊两句。

据媒体起底,王林幼时家境不好,本人天资又较低,读小学时成绩极差,差到班级倒数第一。小学实在读不下去,因而没毕业就到社会上流浪。这说明什么?说明王林智商很“一般般”,甚至不如普通人;没读什么书,自然也谈不上“本事”。在1965年之前,王林一直生活在芦溪县。王林给他的印象是瘦小,很会说话,很热情。根据他的回忆,王林在下乡期间已经会变法术。
据他回忆,王林调戏了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看不上他,拒绝了他。王林气愤不过,于是就弄了好多蛇在她床上,把这个女人吓个半死。但王林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的丈夫是垦殖场一个分场的场长,场长便把王林抓了起来。
1979年,大师因诈骗罪被判7年徒刑。我采访过一位曾经看管大师4年的狱警,据他说,在监狱里,大师最初负责厕所阀门的生产工作。这在当时的监狱里,算得上是最脏最苦的活计。干活之余,大师常给狱友表演杂耍、久而久之,他会法术的传言便流传开来。

大师那时经常给狱友狱警变钞票,变纸牌,或者画个符,念完之后,点火把它烧掉,然后放在清水里,念念,然后吞下去,然后把整根筷子吞下去等等。大师告诉他们这是用意念变出来的,那位狱警说,接触多了,才知道这就是后来魔术的手法。

大师后来对自己的牢狱经历,大肆吹嘘。他自称坐牢时能移来鸡鸭鱼肉,大吃大喝,手铐脚镣一扭就开、形同虚设;却很少提起,自己因越狱而被抓回来加刑3年的事情。

大师的杂耍开始对身边人产生吸引力,除狱友外,狱警也开始主动接触他。“有的狱警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有些还主动找他学习,学习变纸牌,学点手法,甚至有的狱警和他走得很近。还有个狱警学会了吞筷子。”

慢慢地,狱警开始主动照顾这个“师父”。这个时候中国正迎来一股气功武术热潮。气功疗养院在全国遍地开花。这股气功热潮吹进了监狱,也为大师带来机会。一些狱警开始带着外面的亲戚进来拜大师为师。在狱警亲戚的要求下,狱警为大师找来一个狱友做帮手,关在跟大师一墙之隔的牢房里。大师脱掉背心,开始发功念咒,没一会儿,那个狱友嗷嗷大叫,背上开始出现红印,并说有灼热感。

出狱后,上世纪末国内“气功大师”满天飞,到处都有人体特异功能的神人,一时间神州大地妖气氤氲,大师辈出,什么严新、胡万林、张悟本、赵群学、李一,仙仙道道,群魔乱舞。既然有这么肥沃的土壤,王林也就茁壮成长起来了。

大师表演“隔山打牛”一事,让他声名远播。此后,便传出他可以医治百病。

 王林的大贵人是时任江西省公安厅厅长。厅长当时负责来江西视察领导的保卫工作,他总是会安排客人们看王林的变蛇变酒、纸灰复燃表演。
1987年,王林被视为特殊人才假释出狱。颇为戏谑的是,据传,出狱前,王林买了台收录放合一的三用机,拧到最大音量,放着音乐出了监狱的门,目的是为了让全世界知道自己出去了。

  出狱之后,王林还成了公安局的顾问,接触的政界人士越来越多,级别也越来越高。而王林则利用这织起的江西政界关系网,继续走上层路线,将网越织越大,不仅将触角伸向了省外,还伸进了商界、娱乐界,甚至海外,“大师”王林悄然成为了政商界名人争相拜访的对象。

成名后的大师把老家建得特别浮夸,连靠马路一侧的外墙面都是镀金的,门口的两头狮子本来是白色的,大师就觉得不吉利,大手一挥,也镀了金色。大师家后面的庙也建得浮夸,这是大师让一帮明星朋友捐款建的,功德牌上的第一个名字就是王菲、李亚鹏,估计捐庙的时候,他们还是夫妻。要不然,这也说不清楚了,毕竟现在也是各有家室的人。

大师行事风格一向神秘,一般是不轻意让大家活见空盆来蛇术的。可能是宫廷剧看多了,搞起神秘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大师最早进入政界结交朋友时,饭后总喜欢给朋友们露一手,可每次露之前总得在他和朋友中间弄一草席,一个人在后面就捣鼓几条蛇出来,草席这一边的朋友就呼啦啦鼓掌坚大拇指。

但大师也有失手的时候,有一次,一大领导心血来潮,想看大师表演,下边就开车去把大师接来,大师还没到,草席就都挂好了。估计大师这次来得急,没啥准备,在后面捣鼓了半小时也没见蛇出来,急得是满头大汗,坐在草席另一边的领导也急,不高兴了,这可把大师吓坏了。还好大师机智,就说了一句话,就把领导逗得哈哈大笑。至于大师说了什么,这真的是秘密。

首先是王林的“钱谜”。王林到底有多少钱?有报道称,王林自己说有二三十亿存款。王林的话当然不可信。但媒体现披露出来的王林在家乡、深圳、香港等地的豪华别墅就不下五处,仅其中的一座“王府”的规模就超过芦溪县政府大院;拥有劳斯莱斯、宾利等各种世界顶级豪车数台;还有为惩治邹勇而买通凶手的花费,动辄即是百万、几百万、几千万等。仅这几项,没几个亿的资产决不可能有此动静。
其次,王林的这么多钱又是从何而来?王林并无显赫的家庭背景,也没经营过什么企业,甚至自称连用气功行医也没干过。
 除了其“法术”来源扑朔迷离外,王林的财富来源亦十分隐蔽。在90年代末,王林便能够随手拿出千万元。例如,2000年时,王林曾从芦溪县政府手中花了800万元买下芦溪宾馆,后改造成玉女山庄。
那么,他通过何种途径暴富起来?王林曾说他炒过房产,这也不大可信。一是炒房产也需要大资本,二是大规模炒房产不可能悄无声息,三是即便是一房地产开发商,也未必能赚上几个亿。

以常人的常规思维方式,真没办法解释王林的巨大财源。
其三,王林究竟通过什么手段让那么多的政商名流“拜倒”在门下?有报道说,“王府”中专门辟有一间“合影照陈列馆”,共陈列了600多幅王林与政商名流的合影照片。“微信”上几乎天天传有这些“合影照”,让人大开眼界。这么多显赫的达官贵人、富豪名流都被王林的什么奇异“法术”所吸引?甚至有的国际影星还不惜屈尊拜其为“干爹”?仅仅因为“盆中取蛇”?那些见多识广的社会“精英”难道还会看不穿这些魔术表演性的雕虫小技?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陈敏章(1931~1999.3.16)部长,首先对不住自己所受的教育。他毕业于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上海第二医学院,曾经是中国医院金字塔塔顶的协和医院内科副主任、研究员。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部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临床医学研究所所长。而王林,据称7岁离家,拜峨眉山道士学艺,差不多是文盲,最多小学学历。受过国内最高等、最严格的现代医学教育和训练的卫生部部长怎么会相信一个文盲刑满人员的治病神话呢?

神话之一:大师用气功给脑瘤患者治病,因为太过用心,7个脑瘤侵入大师的脑子,闭关很久才把脑瘤治好。神话之二:给西方某国元首治病,像扁鹊那样用透视眼看到肺癌病灶,发功后直接将手指插进病人胸腔,抠出癌包,洞口流出发臭发黑的脓液,再发功使洞口现场合拢。这些无稽之谈低劣之极,根本不值一驳,共和国最高卫生长官居然会相信这种无比低级的骗术?

其次,王林声称治好了5万病人。若属实,显然属于非法执业。他不但违反了1994年2月26日国务院令第149号《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得开展诊疗活动。”第二十八条“医疗机构不得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也违反了1994年8月29日卫生部令第35号《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三条,在城市设置诊所的个人,必须同时具备下列条件:(一) 经医师执业技术考核合格,取得《医师执业证书》;(二) 取得《医师执业证书》或者医师职称后,从事五年以上同一专业的临床工作;(三) 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这个卫生部令可是陈敏章部长亲自签署的,具有严肃的法律效力。

文盲或至多小学学历的王林不可能具有《医师执业证书》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非法执业无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罔顾自己签署的部门规章,居然请非法执业人员看病,真使人背脊发凉。

时代毕竟不一样了,骗子们即使能一时忽悠上流肉食者,未必能同时忽悠广大的草根网民,戳穿骗子只需要常识而已。


我是《华商报》贾令伟,谢谢邀请。

胡万林在陕西“终南山医院”时,我曾多次采访过他。由于我的报道揭露了“神医”胡万林包治百病之谜的真面目,胡万林悬赏十万要打断我的腿,其弟子在医院张贴大字报对我们华商报进行诋毁辱骂。

位于西安市长安区太乙宫镇的”终南山医院”,曾因“神医”胡万林的“坐诊”而闻名遐迩。如今, “终南山医院”已不复存在,变身为一家高校的校园,绿树茵茵,书声琅琅,而太乙宫镇的居民们仍津津乐道于当年全国各地患者云集的盛况。

胡万林之所以能从一个江湖郎中摇身成为一代“神医”,很大程度上是被人“制造”出来的。1995年,《国际气功报》刊发了一篇题为《一个囚徒创造的神话》的报道,对其医术给予了充分肯定。一家权威新闻机构曾向全国发了通稿,许多中央和地方媒体给予了报道。 1997年底,作家柯云路推出一本70万字的巨著《发现黄帝内经》,胡万林被描述成几乎可以包治百病的“当代华佗”:在新疆行医四年,收治各类疑难病症120万人,共治愈癌症(其中大多数为晚期患者)6400多例,聋哑等先天性残疾5420多人,其他如心血管病、甲亢、风湿等疑难杂症多达数十万人……

“我父亲的腿现在能动了,以前一点也动不了!”记者多次去“终南山医院”,采访了很多病人及其家属,有病人觉得有效果,言之凿凿,但也有人摇头不答。为了深入了解,我们在采访的初期没有公开身份,报道立场不明确,前两篇新闻稿件采用客观报道手法,展示病人趋之若鹜以及胡万林对西安长安区太乙宫镇带来的种种影响。岁首方至,而预约的患者已经排到了年底,人们视其为华佗转世,所至之处,患者及信徒顶礼膜拜,几近癫狂。因为难以“就医”,有同学、朋友托我帮忙“插队”,当然,被我一一规劝、拒绝。

胡万林对我们的采访比较配合,刻意暂停诊治病人,对我们讲起他的“运动疗法”以及没人能看懂的“洛文”。我的初步印象是他有些神经质,说话快,目空一切,信奉自己的理论,逻辑不够清楚。对于他到底是身怀绝技的神医,还是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我一度陷入困惑。陕西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西安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肿瘤医院杨世勇教授的临床经验和对作家柯云路《发现黄帝内经》一书的批判,西安“反伪斗士”、《国际气功报》原记者李国华对胡万林根底的揭露等都为我采写这组报道提供了莫大帮助。

管理者的缺位、医疗机构的组织策划以及黑恶势力的保驾,让胡万林迷雾重重。当我们采访多级主管部门时,对方均含糊其辞,态度暧昧不清。经过反复追问求证,我们终于从太乙宫镇的负责人处得到惊人信息:胡万林无证行医!国家法律规定,没有取得执医资格证,不得行医。获此信息,新闻报道方向顿时明朗。法律利剑在手,作为记者,我们就有了与江湖骗术和黑恶势力斗争的勇气,大胆质疑权威,提醒民众莫盲从。

胡万林亲口对我们扬言,说他从来不用西药。而我们第三次去“终南山医院”时获得了重要证据———大堆的青霉素药瓶,这个发现给了狂妄的胡万林一记重拳。与此同时,西安一家正规医院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十多位患者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有人不治身亡,而这些病人与终南山医院签有“生死状”。

据传,胡万林看到本报的报道后扬言:悬赏10万元,打断《华商报》记者贾令伟的腿!前往“终南山医院”采访时,医院墙上贴了多张“大字报”,声称:“《华商报》记者贾令伟等胡编乱造,颠倒是非,希望广大病友不要相信假新闻。”

“反伪斗士”司马南等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记者在“终南山医院”采访时遭围殴,司马南当晚回到宾馆住宿地后对我说:“我是替你挨打,胡万林说要是抓住你贾令伟,非得打死!”胡万林的爪牙发现他们采访后叫嚷:“有没有华商报记者贾令伟,要是有,给死里打!”

“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一个记者不应该被狂妄的叫嚣所吓倒。就在胡的打手和信徒四处发出威胁,我们依然坚持采访,推出追踪报道,揭露“神医”的骗人本质。因为,还原事实真相是一个记者的天职。在《华商报》等媒体的合力追查下,2月27日夜,陕西警方出动上千警力取缔了胡万林设在太乙宫镇的医院,这位胡“神医”在信徒的保护下逃离西安。

然而,就在胡万林从“终南山医院”脱逃的第二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告诉我当天晚上8点“终南山医院”将在一家酒店有个新闻发布会,试图引诱我入彀。可见,胡万林这帮爪牙对媒体报道的仇恨。但我想,正是因为我们《华商报》坚持舆论监督,戳拆谎言,揭露骗人把戏,担负社会责任,才赢得了那么多读者的欢迎和赞誉。

1998年6月,胡万林在河南重建“医院”,治死包括漯河市长刘法民在内的30余人,于1999年12月8日在上海被抓获,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13年10月,胡万林刑满出狱后,重操旧业。22岁大学生云旭阳服用由胡万林开出的 "药物"之后死亡。2014年11月,再次以非法行医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我们推出的《“神医”胡万林包治百病之谜》系列报道,被收录进司马南、李力研合著的《太乙宫黑幕》等著作。感谢孙进、衡国良、贾国华等同事曾与我并肩作战。


所谓的什么气功大师和神医,无非都是半个心理学家加整个的江湖骗子。利用人们对神秘未知的探求心里搞些玄之又玄的把戏。

所谓神医无非是因为医理深奥他们又会瞎编,就像是张悟本那种骗子,再加上某湖南的卫视什么都不懂就瞎捧只要出来的社会现象。
至于气功那更加快是玄学范畴了,气功有没有?这个是真的有,不过也没那么神奇,什么隔空取蛇的那都快妖法了也有人信。真正的气功之前在现在看来一般只对习练者个人才会产生一些影响。极少数的情况有被证实对他人有效果的也是手灸一类半武半医的情况,而且都有原理可寻。

王林那种隔空取蛇的懒手法在戏法艺人看来都是末道,可还是会有人信除了真傻以外也可能是大家的潜意识里自尊心在作怪。有些社会上的名人他很有眼光,即使初看看不出来后边也会逐渐发觉。可即使发觉了潜意识里也会找各种借口替骗子圆谎。因为如果承认自己曾经相信的事情是个骗局也就承认了自己是个傻子,即使他们主观上想理性,被捧出来的骄傲也会在潜意识里不想承认。加上信了他们其实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所以有些人知道信错了也不会揭穿。

至于他们为什么救不了自己?哪个刽子手是自己杀的自己?更何况他还是个假刽子手。


中国气功有上千年历史,尽管经过了不断的发展和传承,至今仍步履维艰。和中药之路相以,但进化程度远不及中药。这是由中国传统哲学观念分不开的。中国重道重德不重器,中央集权的政体又进一步箝制了思想。这使中国的精力用在了人伦文化方面,荒谬的伦理现念很难打破,而在追根溯源、探求事物本质方面大大落伍了。但是,尽管气功发展缓慢,理论也很主观幼稚,但凭借其扎实的功效,仍为广大群众所接受推崇。有家中型医院,院长带领所有医生成功打通任督二脉,便是典型写照。

本人自小体弱多病,偶然接触气功,身体立即健康起来,多年来不用吃药了,彻底摆脱了“药罐子”的称号。所以对气功也是有较深的理解。

很多气功师,如严新、胡万林、庞明等,反正很多,为了宣传自己的气功,过分夸大了气功效果,甚至出现“特异功能”、“包治百病”等说法,个别竟然宣称能“通神”,这是欺骗,这不是在发扬气功,而是在糟蹋气功。

正确地宣传气功、开发气功、研究气功,应该充分利用当代科技理论成果和先进仪器,从末端着手,探究意识通过神经调节机体组织的具体过程,深度揭示气功原理,寻找更合理的练功方语法,整个社会动员起来形成气候,把气功发展为人人受益的真正科学。

事实上,纵观建国后绝大部分被过或者自称为大师的那些人,结局都不怎么好。

为什么不能救自己?难道他们真的救过别人吗?

大家可以做个试验:

在头条的问答时,发问以下几个问题:

1.你在生活中见过真正的气功大师吗?

2.你见过真正的特异功能吗?

3.你或者你身边的人有见过真的飞碟(或者外星人)吗?

4.你相信鬼神真的存在吗?

 


当这些个问题发出后,你会发现,在评论里至少有70%以上会承认自己或者自己的亲戚朋友或者其他什么的遇到过真正的气功大师、特异功能、飞碟、鬼神。

 
当你反驳时,他们通常会说:你没见过不能否定存在,电你也没见过,你能说它不存在吗?

在头条里,中国古代各朝代黑科技倍出,如太极、八卦、易经什么的,我甚至见过说易经能解释量子效应的。郭英森在节目中偶尔提到了“引力波”,然后一群人高潮的转发“高手在民间”,认为是郭发现了引力波。

 
回到气功上来,从古至今,没有一本正史作品记载过古代有过神奇(某些人所说的神奇)的气功,在封建社会,统治者可以使用的资源无人可比,可是皇帝个个命不长(除了少数几个),那时候的气功大师呢?隐居不世出?不屑于与统治者搭上关系?


现在王林倒了,自然很多人知道了是假的,如果王林还安然无恙,就凭他与那些名人的合影,估计这头条里还会有人为他摇旗呐喊。

题外话:

大家无聊时可以去百度“民科吧”看看,然后你们会发现,可以改变未来的伟大理论及重大发明的高人都在那里。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所谓的大师、神医,确切的说他们应该是自学成才的“心理学家”。这些人的共同点就是忽悠,他们特别善于察言观色,又特别能言善辩,循循善诱,一般人和他们接触之后,往往会被他们一步一步带进他们的圈套。任何人生病尤其久治不愈之后,心理压力往往特别大,大师神医们其实就是千方百计消除你的心理压力,并辅以心理暗示。有些懂点医术的再给你开几副“神药”,于是你的病就好了一大半。当然也仅此而已,你的病是不太可能彻底治好的。或者碰巧他有偏方秘方专治你的疑难杂症,你也就成了他最好的广告。 想想看,这些对你而言堪称“神奇”的手段,对他们自己会有用吗?肯定没有,更不可能救他自己了。

世上没有神医、更没有气功大师!神就不是医、气功就是导引休养肢节而已、是古人活动肢体冥想的一种方法而已!所谓大师、神医不过是些下层不读书和上层权贵阶层被骗而不敢说的愚蠢造就了的怪胎!科学就是科学,骗子自然也就是骗子!追求神异是人类自己的逃避心理,自然也就无用了!骗子最淸楚,被骗者也会为自己的丑陋找个借口而已!这叫人生百态吧!


 

印度合一大学是个什么玩意?

伪心理学骗局系列连载(1)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