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蔡英文公开蒋介石临终遗言!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民日报这次“翻车”了

经济最困难的时候远未到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普京:铁血大帝 or 窃国大盗

2017-03-31 哲空空 兰陵笑笑猫 兰陵笑笑猫


叶利钦临别时,叮嘱普京:照顾好俄罗斯。

 

好似白帝城托孤,话中不乏悲情。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两极格局不复。电影《007黄金眼》片头,采用超现实手法,让性感女郎漫步于镰刀之上,锤子自空中坠落,列宁雕像轰然倒塌。

 

饱含政治隐喻的迷幻画面,折射出时代之魅惑。

 

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一方面是铁桶般的意识形态渐渐松弛,人们享受到言论自由,民主选举等权利;另一方面是经济滑坡,社会不安定,国际地位骤降。

 

普京承诺照顾好俄罗斯,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普京治国,利器有三:民众拥护,财阀支持,军事铁腕。

 

其中,民众拥护为最重要利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凛冬将至,经济处于崩溃边缘,“休克疗法”似乎成了唯一选择。实行此法,举国之领袖,必须有挟泰山超北海之威权。或许在普京看来,前车之鉴不远:戈尔巴乔夫青睐民主,苏联骤然解体;叶利钦崇尚自由,俄国分崩离析。尤其叶利钦执政后期,经济危机不断,车臣战火连绵,党派斗争激烈。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

 

站在前辈肩上,普京所洞悉到的权力密码,就是必须要在大众中拥有至高影响力。他发动国家机器,不遗余力打造自己的“硬汉”形象,为取悦国民,他向精英挥鞭子,拿寡头开刀,还时不时跟“美帝”怼来怼去,虽然有时只是做做姿态,但效果可喜:据独立调查机构列瓦达的民调数据显示,普京执政期间,其支持率均值在80%以上,最高达88%,最低时也有63%

 

取得民众拥护,财阀支持就顺理成章了,而军事铁腕则是为它们保驾护航的不二法门此三者环环相扣,休戚相关,普京深谙个中三昧,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当国内问题危如累卵之时,他常常围魏救赵,在国际事务中做出强硬姿态,彰显军事铁腕,将大众目光引向别处,以持续获得民众支持。例如,2014年克里米亚公投期间,普京支持率一扫之前的萎靡,骤升至80%

 

按理说,此三利器,互为支撑,稳定如铁三角,普京政权应固若金汤才对。但现实残酷:2017326日,数十万俄罗斯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府腐败,矛头直指普京的“亲密战友”——总理梅德韦杰夫。据反对派指控,梅总理豪宅无数,地产万顷,实际身价已超10亿美元。更令人吃惊的是,在反对浪潮中,赫然出现了“没有普京的俄罗斯”的标语……

 

铁血领袖及其政府官员,因腐败被民众呼吁“下课”,听起来并不陌生,类似的事件,古代也有,杜牧在《阿房宫赋》中写道: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问题出在经济上。

 

俄罗斯是世界贫富差距最严重的国家之一,110名寡头富翁所拥有的财富占全国财富总和的35%。普京拿寡头开刀毕竟只是做做姿态,事实上,拜集权所赐,俄罗斯寡头只要不在政治上挑战普京,便可闷声发大财,那些跟随普京多年,鞍前马后的手下们同样鸡犬升天。而于此相对的,是俄罗斯民众的日益贫困。

 

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指出:就寡头政体而言,应认真注意穷人的利益,寡头政体若想稳固,寡头们应随时为穷人的利益辩护。然而,当克里米亚几个老人向总理梅德韦杰夫求助时,他却这样说:没钱了,你们坚持一下

 

这不是辩护,这是敷衍。

 

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写道:这场浩劫怎能避免呢?一方面,是一个民族发财欲望每日每时都在膨胀;另一方面,是一个政府,它不断刺激这种热情又不断从中作梗,点燃了它又把它扑灭。市场经济时代,俄罗斯民众对发财的热情想必不比其他任何国家的人低,但俄罗斯经济环境却糟糕透顶,贫富两重天,寡头和官僚非富即贵,一般民众却难有出头之日。2012年,普京重新当选总统时,俄罗斯GDP增速为3.5%2013年下降到1.3%,而到了2016年,更是破天荒地下降到0.6%

 

是啊,这场浩劫怎能避免呢?

 

除了经济原因,还有普京对权力欲罢不能的追逐。

 

西谚曰,权力是春药普京自1999年执政至今,已近20个年头,想必是“药”吃多了。

 

2005年,在《福克斯周日新闻》的访谈中,有人问普京:你确定不在2008年参选总统?普京说,我以鲜血起誓,我第100次重复我已说过99次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修改宪法。普京大大的狡猾,他确实没有在2008年参选总统,而是找了个梅德韦杰夫作牵线木偶,自己以总理身份摄政。根据俄罗斯宪法规定,同一人不得“连续”担任总统超过两届任期。言外之意是,到2012年,普京是可以担任总统的,虽然累积起来他已当了三届,但并未“连续”。更绝的是,在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期间,提出宪法修正案,将总统任期由4年延长至6年。

 

就这样,普京既遵守了他的誓言,又让自己片刻不离开权力之颠。

 

这种将国家宪法玩弄于自己股掌之上的把戏,非普京专利,被称为“窃国大盗”的袁世凯也很擅长。但袁当皇帝,某种程度受其子袁克定和文人杨度蛊惑,称袁大头为“窃国大盗”,难免有点冤大头。


今时今日,若称普京为俄罗斯的“窃国大盗”,冤不冤呢?



哲空空,每月28号还房贷的哲学家,现就职于北京某出版社。有小说作品《乐园》等,诗集《我知道结研所和交干院之间有几站》。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