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辣不耐渴 奇遇电影




摩根·弗里曼(Morgan Freeman)长着一张永远定格在夕阳红状态的脸,仿佛打娘胎生下来,他就是这个样子,从未老过也从未「年轻」过。



正直睿智,风趣幽默,每道皱纹都写满魅力。还有他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据说那是上帝的声音。


所以他只在《冒牌天神》里演过一次,就成为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上帝。



最近一次见着他是2017年上映的《三个老枪手》,片场上老爷子十分惬意。



CNN的娱乐记者Chloe Melas去年就这电影对摩根进行采访,整个过程却不那么愉快了。


Chloe当时有6个月身孕,刚走进采访室,摩根便对她发表着充满性暗示的评论,不仅从头到脚的打量着她,还长时间握住她的手…


「I wish I was there.」(「我希望我那时也在场。」)



这句语焉不明的话说了不止一次,已产生各种解读。摩根还在Chloe离开时大声评论着「You are ripe.(真成熟啊)


整个孕期,Chloe都在思考这件事情,她意识到这可能并非偶然事件。


裙底爱好者


为此,Chloe Melas和An Phung展开了数月的调查。


左边二位即是An Phung和Chloe Melas


最终找到了16个指控摩根曾性骚扰的人:8名受害者,8名目击者。他们是娱乐记者,片场工作人员,摩根制片公司的员工…


2015年,一个年轻的制片助理,参与《三个老枪手》的拍摄,dream work变成长达数月的骚扰。


几乎片场拍摄的每一天,他都无一例外地谈起助理的妆容服饰,并把手搭在女孩背部下方,时不时抚摸两下…


「有一次,甚至试图掀起我的裙子,问我是否穿着内裤。」


女孩试图躲开,摩根多次尝试之后。艾伦·阿金制止了他。当时,摩根怔住了。


《三个老枪手》艾伦·金、摩根·弗里曼、迈克尔·凯恩


芝加哥WGN电台高管Tyra Martin,表示在过去十几年中,曾多次采访摩根,几乎每一次都受到他充满色情意味的评价。


在「玩笑」和「调情」的掩饰下,摩根的表达在「无伤大雅」的边缘里试探着,仿佛一只搭在小姑娘肩膀上的老司机的手,娴熟又充满警惕性。


直到有一次Tyra采访结束,离身站起的她,被摩根要求,别把裙子往下拉。


新闻出来后,各家媒体在曾经的采访视频里挖出了更多…



2015年,记者Janet Mock就影片《鲁斯和亚历克斯》采访时,摩根的言辞充满着「惊叹」,


「你们的裙摆就到臀部和膝盖之间,但你仍然可以就这样当着我的面坐下,同时翘起你的二郎腿…」


这样的话同样出现在2016年,Hollywire TV的《伦敦陷落》的采访,


「她是怎么做到这么顺畅的跷二郎腿的?」


嘿,我是专业的!


「你们的裙子短到大腿上。然而你坐下来,翘起腿,一气呵成,我竟然啥都没看到」摩根盯着女孩的裙底。


好像,老爷子从不掩饰自己对女孩裙底的爱好。


出自《冒牌天神》


如果凯文·史派西是好莱坞咄咄逼人的性猎手,摩根·弗里曼则相对「温和」,用言辞和目光不失「风趣」地丈量着女孩大腿到裙底的距离。


这种「摩根模式」(pattern)并不仅限于此。摩根似乎很享受相对公共的环境。


《惊天魔盗团2》


2012年,摩根对《惊天魔盗团》制作高层和她的助理的评头论足,并不因为摄像机运转而收敛。


「如果我们事先知道他要来,我们便不会穿显示胸部臀部线条的装束。」


摩根制片公司为他举办的79岁生日派对上,所有员工被要求围圈站在一起,摩根会走到每一个女生面前。


站在离她脸一寸之内,从上到下打量,一句话也不说,看够了便移到下一个。


他不对男性这么做。其中一个女孩如是描述,「性暗示无处不在」。


《蝙蝠侠》成员出席活动


拍摄《蝙蝠侠》期间,目击者看到摩根单手对一个实习生的肩进行按摩,因为车祸摩根另一只手行动不便。


整个情景变得非常诡异,实习生脸上也明显出现不适感。


还有次,女员工被当面截住,摩根问,「你对性骚扰怎么看?」


她当时一脸错愕,摩根转头对片场其他人说,「看吧,这就是你这么做的结果。」



镜头前,ET记者Ashley Crossan刚坐下,摩根率先展开对话,


「天哪!你结婚了吗?」


没呢。


「怎么的,爱跟老男人到处玩吗?」


这些公众玩笑的不适,在对方尴尬的笑容里氲之不去。


本人的回应似乎是「不承认,不否认,不负责」的范本。


第一次回应


第二次回应


问题在于,一次「惹火」的玩笑姑且是不合时宜的幽默。


长此以往在公众场合,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言辞轻佻、目光游离、甚至动手,让女性难堪,鼓励其他人如此。算不算是不安全不适宜的工作环境?


「德艺双馨」


弗里曼不经常谈起他的私人生活,他说在媒体面前曝光这些信息,就是私人生活被掠夺。


但他肯定不会神秘过另一位老司机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


没有人能真正洞悉史派西内心在想什么


弗里曼老爷子应该是风流的。


生长在并不富裕的家庭里的弗里曼,要花很长时间凑到足够的钱看电影。但他真正接触表演是出自偶然。


全世界12岁的男孩,表达对女孩的喜欢,似乎都是抽走椅子害女孩摔在地上。作为惩罚,他被要求参加学校戏剧比赛,天赋光芒毕现。


但他还是兜兜转转去参加空军,当完飞行员,才回到演员的本命。那时,他已经有私生子Alfonso Freeman了。


摩根和他儿子AlfonsoFreeman


Jeanette Adair Bradshaw在她20出头遇到完美恋人弗里曼,5年的约会,走到了1967年的成婚。


这场婚姻维持了12年。离婚原因是未知的,有媒体指摘摩根的婚外情难逃其咎。


JeanetteAdair Bradshaw


他的另一个儿子Saifoulaye Freeman并非Jeanette所生,却被她视作己出,延续了父亲的飞行事业。


1984年,弗里曼开始了第二段失败的婚姻,和一位电影服装设计师Myrna Colley-Lee。Myrna后来说这是一个开放的婚姻关系。


摩根第二任妻子MyrnaColley-Lee


他俩从摩根前妻那里领养了摩根的继孙女E’dena Hines(无任何血缘关系)


这场持续了26年的婚姻,早在2001年就出现裂痕,那时他们便不再有任何亲密之举。


2007年到2010年终于结束的离婚战役,让Myrna赢得了高达4亿美元的赔偿。


后来不知出于某种原因,Myrna指责弗里曼和他孙女E’dena Hines长达10年的不伦恋情。在小报的舆论升温里,甚至二人即将走向婚姻。


继外孙女E’denaHines


这样的恋情,跟不断被翻出旧案的伍迪·艾伦何其相似。不过弗里曼和孙女都强烈否认。


「最近有关我与任何人的婚姻或者恋爱关系都只是来自媒体的诽谤性报道。」


「关于我和我祖父的故事不仅是不真实的,也伤害了我和我的家人。」


直到33岁的E’dena Hines被害,一切又变得扑朔迷离。凶手是她当时的男友,说唱歌手Lamar Davenport。


LamarDavenport和E’dena Hines


互相的不忠看上去是酿成悲剧的罪魁祸首。E’dena向男友表达过跟年长男性相爱的困惑,她描述成为「grandpa love」。


E’dena被吸毒后的男友刺伤了25次,抢救无效身亡。而Lamar一直精神不稳定,目击者说他大声疾呼魔鬼和耶稣,整个过程似乎是一场「驱魔」行为。


弗里曼后来的声明是,「世界永远不会知道她的才华了,她将永远闪耀在我们心里。愿她安息。」


这些都是空穴来风,不过在爱恋猎场里的弗里曼,显然是自信的。



2011年,重归单身的他在媒体面前,表演别人对此的看法。


「oh!!!He is back!」弗里曼表现得一脸惊喜。


而提到如何获得女孩芳心,他给了个「妙不可言」的表情说「这是个秘密,私下告诉你」。


追问之下,他传授了自己长久的经验,


你遇到一个女孩,你表达她是多么美丽,以及对她美丽的回应,然后走开。让她来追你。


他表示迄今为止,这策略非常有效。


这时,我免不了诛心,那些对漂亮女孩的称赞,是否已经触碰到了骚扰的边界。


上帝已死


去年下半年以来在整个#MeToo运动落马的人,确实有点太多了。


哈维·韦恩斯坦成为淫秽下流的代名词;凯文·史派西用出柜回应性侵,成为过街老鼠;路易CK节目已经被撤档;詹姆斯·弗兰科、卡西·弗莱克的冲奥受到影响…还有旧案不断重提的伍迪·艾伦、罗曼·波兰斯基…


去年12月,马特·达蒙表示:这些被指控的男人被扔进了同一个大桶里,但事实上轻拍一下别人的屁股和强奸未成年是不一样的,应该区别处理每个情况,譬如对路易CK就应该选择原谅。



这言辞本不具太多问题,但这时候提出有些微妙。


应当首先开展性侵行为的讨论,然后才是每个案例的量刑。如果一开始就预判了「某些行为」可以被原谅,那么更多程度相当的事件甚至不再可能被提起。


他的前妻都忍不住呛声道,连好男人达蒙都这么想,那我们世界真有大麻烦了。


#MeToo因艾莉莎·米兰诺的传播而广为人知


男性对女性看法中的不端性行为、性侵、强奸的不同态度,只是表示他们不同的tone deaf(五音不全的程度),他们整体都是问题的一部分。


我们不是因为一张照片中某人抓了我们的屁股而愤怒。我们愤怒是因为我们被灌输说这是一种正常的观念。我们愤怒是因为我们长期「被沉默」了。


2018年1月,法国《世界报》发表了由演员凯瑟琳·德纳芙等一百名女性联署的公开信谴责#MeToo


他们在为罗曼·波兰斯基应援


她们表示,性自由包括「冒犯的自由」,反性骚扰让女性禁锢在弱者和受害者身份中。


强奸是犯罪,但固执或糟糕的搭讪不违法。然而,这种「冒犯」是不顾对方同意与否,在强权或者威胁下进行,这与性自由精神不符吧?


双方的同意(consent)应当是合理行使性自由的必要前提。


并非反骚扰这个事件使得女性被当做受害者审视,而是女性本就处于受害者地位,还在社会固有观念中「被沉默」。


2月,奥地利导演迈克尔·哈内克(Michael Haneke)是最新站出来呼吁对这场运动保持警惕的人。


迈克尔·哈内克


他把从哈维·韦恩斯坦事件开始发酵起的运动比作「猎巫」,应警惕发展成新的政治迫害。


关键点在于是否「提出指控」就立马走向「量刑惩罚」。


我们当然喜欢有罪者付出代价,但这个运动最重要的,应当是公开讨论性自由、重新定义性道德的机会。


而不是对某个个人群起而攻,或者要求立马站队,甚至是飞奔至封杀除名。


2017年《时代周刊》封面


哈维·韦恩斯坦终于知道,强奸是错的。


金·基德终于知道,迷奸演员是错的。


凯文·史派西终于知道,处于强权地位的性侵犯是错的。


路易CK 终于知道,未真正经得同意强迫对方观看自己撸管是错的。


詹姆斯·弗兰科需要知道,强权地位下的性剥削是错的。


摩根·弗里曼虽然德高望重,一把年纪了。


但他依然需要知道,在未经对方许可的情况下开黄腔,公众场合引发对方不适,是错的。


这些明明是最简单最应该知道的事情啊。


在国内,弗里曼有更多的人支援。他们很多是跟弗里曼情况类似的老司机。



有个律师就澳大利亚的法规分析弗里曼是否构成了性侵犯。


  1. 被告行为是否受欢迎,取决控诉者的主观感受,而不是被告动机;

  2. 行为是否与性有关;

  3. 该行为是否是「合理的人」在同样情况下会预估到控诉者将感到冒犯、羞辱或胁迫。


这些看弗里曼的行为很大可能构成了性侵犯。


不能因为世界一直纵容着老司机不征求女性同意,当面开车,获得某种愉悦。就正义化了这种言行。


「开个玩笑别啦,别这么输不起~」

「我就亲一下你,又不会对你怎么样~」


对不起,你有你开车的勇气,我当然有我表达不满的权利,这就是性骚扰!


满嘴口炮、当面开车跟脱口秀段子还不太一样。构成性骚扰是因为明确了或言行举止、或目光神情过火的确切受体。


那些表示「那是不是女人连看都不能看了」的言论,纯属滑坡谬论,就不费口舌了。


此问题值100元,可花1元围观


#MeToo本身是一个供性骚扰、性侵幸存者们使用的短语。

 

它的意义在于,让大家知道她/他们并不孤单,并且一场激进地治愈她/他们的社会运动是有可能的,也正在发生。


它的意义在于,让「煤气灯下」的人(弱势群体)可以公开讨论性自由,甚至重新定义性道德。


至少在今天,它的意义在于,把「语言边界」、「行为边界」这些问题真正摆上台面。


在此也许可以警醒一下那些老司机们,不是习以为常的就是正常。


随着一个个或明或暗的老司机坠马,也许#MeToo这场运动也需要走到「上帝已死」这个台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