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岁开始,14年,带领7000名日本人,种300万棵树,治愈中国“地球癌症”

2017-05-20 请戳☞ 原生素 原生素





30年前风狂沙漫,30年后绿树成荫


恩格贝,意为平安、吉祥,

在内蒙古库布其沙漠腹地。

30年前这里风狂沙漫,

植被稀疏、荒凉贫瘠,

渐次沙化,弥天狂沙,

被称为不可治理的,

“地球癌症。”



30年后的今天,

这里绿树成荫,

果蔬菜园遍布。

成了国家级的,

“农业生态旅游示范基地”。



这个奇迹的创造,

首当归功于一位日本老人。

一个坑,

一棵树,

一桶水,

这个日本老人,

坚持到生命结束。



他拯救了”地球癌症“的土地


26年前,

一位84岁日本治沙专家来到这里,

和志在改变生存环境的中国年轻人一起,

对这片“地球癌症”发起了进攻,

他就是远山正瑛先生。



远山是著名沙漠治理专家,

日本有足足24万公顷的沙地,

被他改造成了良田沃土,

美国《明星》杂志赞誉他为“日本沙人”。

1972年退休后,

他开始研究中国的沙漠绿化,

多次漂洋过海,

沿着丝绸之路,

足迹踏遍了中国的沙漠。




早在1979年,

远山就组织了中国沙漠开发日本协力队”

飘洋过海来到中国大西北,

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来回奔波,

足迹踏遍腾格里、库布其、毛乌素等沙漠,

恩格贝也一直是他关注的地方。



1989年,

远山听说有个叫王明海的中国年轻人,

在恩格贝带领一批志愿者治理沙漠,

并自称为“治沙部落”。



1990年远山正瑛应当时,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布赫之邀,

到内蒙古的恩格贝考察。

此后远山正瑛决定在恩格贝留下来治沙,

尽管那时他已84岁。



对于治沙,

远山正瑛和王明海的想法一致:

沙漠是我们的祖先欠下大自然的。

为了生存,为了繁衍,

你无法谴责生产不发达的古人。

可今天,我们有责任为祖先偿还旧账”。


远山正瑛和王明海研究治沙方案(1998年)


年龄虽然相差半个世纪,

但二人却相见恨晚,相互约定:

今生今世,不治住沙,

就不离开恩格贝。




治沙比想象中更艰难


治沙的艰难程度超乎想象,

在沙漠里连走路都要手拉着手,

否则风会把人卷走,

张嘴就是一口沙。


没有电,几乎没有水,

最初种树只有20%的成活率,

这是个非常让人绝望的数字。



远山和年轻人们用最原始的方法:

先把木棍砸进沙里,

然后横放沙柳条,

并且要将它们固定住,

以保证柳条格子里的沙子不再流动。


种树时,

一个人一次只能提一到两桶水,

而种一棵树却需要浇6桶水。



远山的“坏脾气”远近闻名,

但凡和他共过事的人,

都体会到远山的倔犟,

容忍不了大大咧咧,

轻视只说不干和虎头蛇尾。


那是一种勤勉和执着敬业精神的写照:

凡事必亲自动手,

不论是用脑筋思考的大事,

还是消耗体力的粗活,

包括清扫地面和捡垃圾,

都一概不嫁于人手。



远山规定树坑要深挖80厘米,

哪怕志愿者少挖一厘米,

他都会破口大骂。


当地农民图方便,

进出恩格贝不走大门爬围墙,

远山屡修屡坏,

最后,他拉来一车大粪,

把围墙涂个遍,

一举杜绝爬墙。



远山不喜工作时被打扰,

即使当年盟委书记到访,

也被他晾在了一边,

最后书记陪他松了一个多小时的土。


远山曾训诫日本记者:

只靠报道,世界是不会绿起来的。”,

记者想采访他也要跟着一起种树,

否则一概不理。



14年间,

这位身穿工作服、手拿铁锹的老人,

每年在这片沙漠里住八九个月,

每天最长工作达10小时。




环境问题超越了国界


最佳拍档王明海不止一次强调:

远山先生是恩格贝的“精神导师”



求真务实的远山先生提出了一个看法:

“21世纪是沙漠开发的世纪,

中国人口问题的出路,

在于中国沙漠的开发利用”。



他还说,

环境问题早已超越国界

解决环境问题必须世界一盘棋,

日本人绿化中国沙漠也是在帮助自己。”



为筹集治沙资金,

远山先生变卖老家多处家产,

还带领王明海在日本四处讲演,

筹集恩格贝早期所需的资金。



他在日本NHK电视台进行演讲,

发起了恩格贝“百万植树工程”活动,

还号召日本同胞:

每人每周少吃一顿饭,

支援恩格贝多种一颗树。



很多日本人被远山正瑛感召,

纷纷捐款让他带到了恩格贝,

还有包括他子女在内的1万多名日本人

专程来到恩格贝参加绿化沙漠运动。



自愿自费的中国沙漠日本绿化协力队”

会定期奔赴恩贝格,

每人栽下100棵树苗,

其中包括日本前大藏大臣武村正义。



一位当年随侵华日军到过内蒙的老人说,

“来到恩格贝,我的心都在颤抖。

当年,我是扛着刀枪来的;

现在,我是扛着树苗来的,

我栽下的每一棵绿树,

都是一份深深的忏悔。



慢慢的,

从德国、美国、英国、法国、韩国、奥地利,

还有香港、台湾、澳门,

不断有志愿者慕名来到恩格贝。



他们在恩格贝找到了一个共同目标:

这里天高地宽、空气清新、饮水洁净,

艰苦劳动更是一种心灵净化剂,

让灵魂在这里接受一次净化。



几代志愿者的不懈努力下,

1995年种植白杨达100万棵

1998年达200万棵

2001年达300万棵。



如今还养殖了万头种羊、鸵鸟和孔雀,

种植了2000多亩苗圃与经济作物,

开办了矿泉水厂,

成为内蒙唯一国家级“农业生态旅游示范基地”。


恩格贝绿化示范区20年的变化


远山正瑛坚信沙漠一定能够治理,

只要像中国传说中的愚公移山那样,

子子孙孙种树不止,

就能最终击退沙漠。


联合国授予他人类贡献奖”

中国国家领导人两次接见他,

91岁高龄还荣获了中国政府友谊奖



获得“亚洲诺贝尔和平奖”之称的“麦格赛赛奖”

远山正瑛致词说:

“日本自卫队应该放下枪炮,

拿起铁锹去中国的沙漠种树!


恩格贝远山正瑛纪念馆


远山正瑛说过:

我余生将致力于治理中国沙漠。

我要再活30年,活到130岁,150岁。

可是中国太大了,沙漠太多了,

所以,我很痛苦。



2004年,97岁的远山先生撒手人寰,

中国政府授予他“沙漠绿化之父”的称号,

并在为他建造了等身大铜像。


按照这位日本老人10年前就立下的遗嘱,

他的骨灰一半埋在了故乡,

一半埋在了这片他奋斗了14年的地方。



作为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

他如同一粒种子、一团火把,

把千千万万年轻人聚在恩贝格,

让生机勃勃的绿色不断延续!

斯人已逝,精神长存。

他教会我们,如何热爱脚下的这片土地。



PS

远山正瑛:农学博士日本远山正瑛20世纪80年代来中国种树,一直种到97岁,每天在中国的恩格贝种树10小时。在他的影响下,日本7300志愿者来恩格贝种树,种下树木300万棵,染绿黄沙4万亩。


王明海对记者说,1990年远山正瑛应当时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布赫之邀,到内蒙古的恩格贝考察。此后远山正瑛决定在恩格贝留下来治沙,出任恩格贝沙漠开发示范区总指导,这一待就是十多年。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因为有了远山正瑛的参与与鼓动下,原本荒芜的恩格贝5年之后成为了一片绿洲。之前无人居住的恩格贝成为了一个300多人居住的村落。


然而,就在恩格贝这块被誉为“沙漠癌症”的地方被治理的有声有色之际,一场肆虐全国的“非典”降临了。内蒙古防沙治沙一位负责人对记者透露,由于“非典”,2003年远山正瑛回到日本,一年后病逝。


据媒体报道,在内蒙古恩格贝种树的10多年中,远山正瑛的精神感动了人们,同时也赢得了人们的敬重。为表彰远山先生的贡献,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授予他“荣誉公民”的称号。远山先生还荣获联合国“人类贡献奖”。中国国家领导人曾两次会见了远山,评价他为中国治沙作出的贡献。


王明海对记者透露,远山正瑛去世的这11年来,每年都有大批的日本志愿者前来恩格贝种树。业界认为,这些志愿者是在以一种远山正瑛继任者的身份继续奋斗在“生态治理”的领域。

-END-


投稿及合作邮箱:info@51lsll.com

编辑/小力

转载请获取授权图片

往期精彩回顾

你以为你吃的是燕窝,其实你吃的是燕子的生命!

凤凰卫视访权威专家纪小龙:三分之一疾病可自愈, 药物无能为力~

癌症,真的是吃出来的吗?

心血管内科启动“素食病房”,39位医生集体吃素,你还在无肉不欢!

刘德华太太、梁咏琪、孟庭苇、方大同妈妈生胎里素宝宝,爱她就让她吃素

83岁开始,14年,带领7000名日本人,种300万棵树,治愈中国“地球癌症”

83岁开始,14年,带领7000名日本人,种300万棵树,治愈中国“地球癌症”

2017-05-20 请戳☞ 原生素 原生素





30年前风狂沙漫,30年后绿树成荫


恩格贝,意为平安、吉祥,

在内蒙古库布其沙漠腹地。

30年前这里风狂沙漫,

植被稀疏、荒凉贫瘠,

渐次沙化,弥天狂沙,

被称为不可治理的,

“地球癌症。”



30年后的今天,

这里绿树成荫,

果蔬菜园遍布。

成了国家级的,

“农业生态旅游示范基地”。



这个奇迹的创造,

首当归功于一位日本老人。

一个坑,

一棵树,

一桶水,

这个日本老人,

坚持到生命结束。



他拯救了”地球癌症“的土地


26年前,

一位84岁日本治沙专家来到这里,

和志在改变生存环境的中国年轻人一起,

对这片“地球癌症”发起了进攻,

他就是远山正瑛先生。



远山是著名沙漠治理专家,

日本有足足24万公顷的沙地,

被他改造成了良田沃土,

美国《明星》杂志赞誉他为“日本沙人”。

1972年退休后,

他开始研究中国的沙漠绿化,

多次漂洋过海,

沿着丝绸之路,

足迹踏遍了中国的沙漠。




早在1979年,

远山就组织了中国沙漠开发日本协力队”

飘洋过海来到中国大西北,

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来回奔波,

足迹踏遍腾格里、库布其、毛乌素等沙漠,

恩格贝也一直是他关注的地方。



1989年,

远山听说有个叫王明海的中国年轻人,

在恩格贝带领一批志愿者治理沙漠,

并自称为“治沙部落”。



1990年远山正瑛应当时,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布赫之邀,

到内蒙古的恩格贝考察。

此后远山正瑛决定在恩格贝留下来治沙,

尽管那时他已84岁。



对于治沙,

远山正瑛和王明海的想法一致:

沙漠是我们的祖先欠下大自然的。

为了生存,为了繁衍,

你无法谴责生产不发达的古人。

可今天,我们有责任为祖先偿还旧账”。


远山正瑛和王明海研究治沙方案(1998年)


年龄虽然相差半个世纪,

但二人却相见恨晚,相互约定:

今生今世,不治住沙,

就不离开恩格贝。




治沙比想象中更艰难


治沙的艰难程度超乎想象,

在沙漠里连走路都要手拉着手,

否则风会把人卷走,

张嘴就是一口沙。


没有电,几乎没有水,

最初种树只有20%的成活率,

这是个非常让人绝望的数字。



远山和年轻人们用最原始的方法:

先把木棍砸进沙里,

然后横放沙柳条,

并且要将它们固定住,

以保证柳条格子里的沙子不再流动。


种树时,

一个人一次只能提一到两桶水,

而种一棵树却需要浇6桶水。



远山的“坏脾气”远近闻名,

但凡和他共过事的人,

都体会到远山的倔犟,

容忍不了大大咧咧,

轻视只说不干和虎头蛇尾。


那是一种勤勉和执着敬业精神的写照:

凡事必亲自动手,

不论是用脑筋思考的大事,

还是消耗体力的粗活,

包括清扫地面和捡垃圾,

都一概不嫁于人手。



远山规定树坑要深挖80厘米,

哪怕志愿者少挖一厘米,

他都会破口大骂。


当地农民图方便,

进出恩格贝不走大门爬围墙,

远山屡修屡坏,

最后,他拉来一车大粪,

把围墙涂个遍,

一举杜绝爬墙。



远山不喜工作时被打扰,

即使当年盟委书记到访,

也被他晾在了一边,

最后书记陪他松了一个多小时的土。


远山曾训诫日本记者:

只靠报道,世界是不会绿起来的。”,

记者想采访他也要跟着一起种树,

否则一概不理。



14年间,

这位身穿工作服、手拿铁锹的老人,

每年在这片沙漠里住八九个月,

每天最长工作达10小时。




环境问题超越了国界


最佳拍档王明海不止一次强调:

远山先生是恩格贝的“精神导师”



求真务实的远山先生提出了一个看法:

“21世纪是沙漠开发的世纪,

中国人口问题的出路,

在于中国沙漠的开发利用”。



他还说,

环境问题早已超越国界

解决环境问题必须世界一盘棋,

日本人绿化中国沙漠也是在帮助自己。”



为筹集治沙资金,

远山先生变卖老家多处家产,

还带领王明海在日本四处讲演,

筹集恩格贝早期所需的资金。



他在日本NHK电视台进行演讲,

发起了恩格贝“百万植树工程”活动,

还号召日本同胞:

每人每周少吃一顿饭,

支援恩格贝多种一颗树。



很多日本人被远山正瑛感召,

纷纷捐款让他带到了恩格贝,

还有包括他子女在内的1万多名日本人

专程来到恩格贝参加绿化沙漠运动。



自愿自费的中国沙漠日本绿化协力队”

会定期奔赴恩贝格,

每人栽下100棵树苗,

其中包括日本前大藏大臣武村正义。



一位当年随侵华日军到过内蒙的老人说,

“来到恩格贝,我的心都在颤抖。

当年,我是扛着刀枪来的;

现在,我是扛着树苗来的,

我栽下的每一棵绿树,

都是一份深深的忏悔。



慢慢的,

从德国、美国、英国、法国、韩国、奥地利,

还有香港、台湾、澳门,

不断有志愿者慕名来到恩格贝。



他们在恩格贝找到了一个共同目标:

这里天高地宽、空气清新、饮水洁净,

艰苦劳动更是一种心灵净化剂,

让灵魂在这里接受一次净化。



几代志愿者的不懈努力下,

1995年种植白杨达100万棵

1998年达200万棵

2001年达300万棵。



如今还养殖了万头种羊、鸵鸟和孔雀,

种植了2000多亩苗圃与经济作物,

开办了矿泉水厂,

成为内蒙唯一国家级“农业生态旅游示范基地”。


恩格贝绿化示范区20年的变化


远山正瑛坚信沙漠一定能够治理,

只要像中国传说中的愚公移山那样,

子子孙孙种树不止,

就能最终击退沙漠。


联合国授予他人类贡献奖”

中国国家领导人两次接见他,

91岁高龄还荣获了中国政府友谊奖



获得“亚洲诺贝尔和平奖”之称的“麦格赛赛奖”

远山正瑛致词说:

“日本自卫队应该放下枪炮,

拿起铁锹去中国的沙漠种树!


恩格贝远山正瑛纪念馆


远山正瑛说过:

我余生将致力于治理中国沙漠。

我要再活30年,活到130岁,150岁。

可是中国太大了,沙漠太多了,

所以,我很痛苦。



2004年,97岁的远山先生撒手人寰,

中国政府授予他“沙漠绿化之父”的称号,

并在为他建造了等身大铜像。


按照这位日本老人10年前就立下的遗嘱,

他的骨灰一半埋在了故乡,

一半埋在了这片他奋斗了14年的地方。



作为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

他如同一粒种子、一团火把,

把千千万万年轻人聚在恩贝格,

让生机勃勃的绿色不断延续!

斯人已逝,精神长存。

他教会我们,如何热爱脚下的这片土地。



PS

远山正瑛:农学博士日本远山正瑛20世纪80年代来中国种树,一直种到97岁,每天在中国的恩格贝种树10小时。在他的影响下,日本7300志愿者来恩格贝种树,种下树木300万棵,染绿黄沙4万亩。


王明海对记者说,1990年远山正瑛应当时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布赫之邀,到内蒙古的恩格贝考察。此后远山正瑛决定在恩格贝留下来治沙,出任恩格贝沙漠开发示范区总指导,这一待就是十多年。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因为有了远山正瑛的参与与鼓动下,原本荒芜的恩格贝5年之后成为了一片绿洲。之前无人居住的恩格贝成为了一个300多人居住的村落。


然而,就在恩格贝这块被誉为“沙漠癌症”的地方被治理的有声有色之际,一场肆虐全国的“非典”降临了。内蒙古防沙治沙一位负责人对记者透露,由于“非典”,2003年远山正瑛回到日本,一年后病逝。


据媒体报道,在内蒙古恩格贝种树的10多年中,远山正瑛的精神感动了人们,同时也赢得了人们的敬重。为表彰远山先生的贡献,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授予他“荣誉公民”的称号。远山先生还荣获联合国“人类贡献奖”。中国国家领导人曾两次会见了远山,评价他为中国治沙作出的贡献。


王明海对记者透露,远山正瑛去世的这11年来,每年都有大批的日本志愿者前来恩格贝种树。业界认为,这些志愿者是在以一种远山正瑛继任者的身份继续奋斗在“生态治理”的领域。

-END-


投稿及合作邮箱:info@51lsll.com

编辑/小力

转载请获取授权图片

往期精彩回顾

你以为你吃的是燕窝,其实你吃的是燕子的生命!

凤凰卫视访权威专家纪小龙:三分之一疾病可自愈, 药物无能为力~

癌症,真的是吃出来的吗?

心血管内科启动“素食病房”,39位医生集体吃素,你还在无肉不欢!

刘德华太太、梁咏琪、孟庭苇、方大同妈妈生胎里素宝宝,爱她就让她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