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青云仕途

小说 虎斯基 2022-03-21
第1章   范思成
九七年九月,范思成转业回到龙乡市,满以为可以分到市公安局工作,但临报到时却得到一个让他愤怒的消息。
一间不错的酒楼,包厢里范思成和梁承安对坐。桌上有好酒好菜,但谁都没心思吃。
"表叔,不是说我是转业条件最好的一个么?不是都已安排好了么?不是要下通知了么?怎么突然又变了,由市公安局变成镇上部门,由警察变成了干事,这是为什么?"范思成非常愤怒,他几乎用吼的。
他不能不愤怒,本来属于自己的工作,现在没了,他能不愤怒吗。为了从部队回来能有一份好一点的工作,为了有个编制,范思成由义务兵转为志愿兵,拼命训练拼命表现的多熬了几年,人都快熬坏了才换来的这个工作,谁料最后却没了。
"思成,虽然说转业安置是优安排的,但公安局招人也是有他们的条件的,有些事我也没办法,其实到镇上也没有什么不好,工资是差不了多少的,而且在镇上工作还可以回家帮忙一点农活……。"梁承安脸上全是愧意,还有点欲言又止。
他确实很内疚的,范思成的父母一直把他这个用算盘才算得出来的亲戚,当成了不得的大人物一样敬重有加,在范思成回来前,还给他拿了活动经费,虽然不是很多,但他很清楚这笔钱对于农村人来说,数目不少了。
市里的普通工人月工资也就几百块,农村要攒一笔钱着实不容易。所以,梁承安说完后,将一只黑胶袋推向范思成,胶袋装的是他父母给的活动费。
范思成看到了梁承安的欲言又止,觉得他有事瞒着自己,看着梁承安说:"表叔,是不是有人顶了我的位置?"
"思成,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梁承安说。
确实是没任何意义了,有些事,不知道或许比知道更好。
"那么,我被分到哪个镇?不会是回龙镇吧。"范思成想起梁承安刚才说可以回家做农活,知道自己被扔到了回龙镇。
范思成就是回龙镇的,这是龙乡市最偏远最穷的一个镇,四面都是山,是一个有力都没地使的地方。
"唉,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不过,工作有两份你可以选的。一是到镇上的武装部当干事,或者,给镇上领导开车。"梁承安低着头说。
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因为无论是人武部干事还是司机,都是又苦又累而没前途的,但他又不得不说。
"镇领导居然还配专职司机?而且还是一个有编制的司机?回龙镇的领导跟市里的领导一样牛逼啊。"如果是给市里或局行的领导开车,范思成倒是愿意的,给镇里的人开车,他根本不会考虑。
"镇领导当然不可能配专职司机的,镇里现在有三辆车,一辆面包车,一辆皮卡,去年又增加了一辆小轿车,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专门开那辆轿车,轿车只有书记和镇长可以用,那也算给领导开车了。"梁承安说着自己都觉得脸红,头越来越低。
范思成看得出,表叔对这件事确实无能为力了,能够使分配名单确定后还发生变化的人,不是梁承安这们的小小办公室副主任能企及的,自己继续纠缠也没用。
梁承安见范思成还是满脸的悲愤,还想继续劝说两句,范思成摆了摆手站起来说了声谢谢便离开了包厢。梁承安愣愣的看着范思成挺拔但感觉落泊的背影,暗地里叹了一口气,在心里说孩子我尽力了,谁叫你遇到领导的亲戚。
范思成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龙乡市是一个县级市,市区并不大,很多街区在读高中的时候就熟悉了,但无论多熟悉自己都不属于这里。在部队拼了六年,六年时光啊,苦拼这么多年,就是想回来可以进城。但是,一切都落空了,自己还是要回到那个山村里。
这辈子还有机会成为城里人吗?看着身边的车水马龙,看着街上的灯火通明,范思成却感觉这一发离得很远,很远。
次日下午范思成回到回龙镇,打算回家几天再到镇上报到,六年没在家,总该为家里做点什么。
镇子和几年前比并没有太大的发展,就是多了几栋红砖楼房,一条两几百米的街道一眼看得到底。从公路下来穿过街道,从街尾离开镇子,绕过一座小山包,走过一条木板桥,沿龙溪河逆流而上,走几里路拐进一条较大的山谷里便是龙源村,范思成的家就在龙源村里。
"救命,救命啊……。"正在河边低头赶路的范思成,突然听到前面的河里有一个女子叫救命。
范思成闻言心里骂了一句,他妈的谁无聊跑河里玩水啊。
跑前十来米,便看到河中漂着一条翻过来的筏子,而河中的一块大石旁边,一个穿彩色泳衣的女子一手抓着石缝一手拽着一个晕过去的男人,估计是没掌控好筏子撞石上撞晕了。
龙溪河河面不大,水质清纯,水流有急有缓,落差有高有低。河道在山间蜿蜒盘旋,远看还真有点游龙的味道,或许龙溪之名就是这样来的。
位于回龙镇的这一段龙溪河,不仅风景不错,还是一条极佳的天然漂流河道,范思成小时候就常常和同伴抬着竹筏跑到上游漂流而下,这两年不少城里人也跑到这里来玩水。不过,大多数人用的都是自制的漂流筏子,未经开发改良的河道湾流湍急的地方常常又有暗礁巨石,所以经常有人出事受伤。
"将他翻过来,我马上下来。"范思成见状大叫道。
这一段河水其实不深,但是水流较急,而且河中有暗礁怪石,如果让那家伙随水漂流,一定会会二次受伤。
范思成跳下河,飞快的游到河中巨石,一手将那男人丢到石头上。
"你…你轻点,没淹死被你摔死了。"那女人看到范思成那么粗鲁,很不爽的在声说道。
"放心,死不了。"范思成爬上石头说,"你们还真不怕死,对这条河的情况一点都不熟悉就敢到这里玩。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鬼落石,看看上面多急的水,有暗流旋涡,就是我们这些当地人,也不敢轻易在这一段河道玩。"
"哼,你们这些土下乡仔都用竹筏漂,笑死人了,我们用的可是最好的橡皮筏子……。哎呀,我的筏子,帮我把筏子拽回来啊。"那女人指着漂远了的筏子叫道。
范思成一边给晕过去的男人检查一边说:"你的筏子那么好,它不会自己回来吗?"
额,这话说的够呛人,筏子多好也不会自己回来吧。
第2章   救了书记儿子
女子叫戴乐婷,生长在富贵之家,嘴唅金钥匙出生,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呛过,而且还是一个乡巴佬,她不由得怒从心底起,杏眼一瞪柳眉一竖,一手叉腰一手伸出兰花指指着范思成就要骂人,但是看到范思成正在给也男朋友郭当阳检查身体,她又硬生生的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范思成检查了一下昏过去的郭当阳,发现他并不是被水沧晕,也不是因为撞到石头撞晕的,极有可能是因为本身有病晕过去的。
"他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病?比如心脏病什么。"范思成问戴乐婷。
"你才有病,你全家有病,当阳是警察,身体好到不得了。"戴乐婷终于还是骂人了。
范思成看了一眼这个面容姣好,身材一流的女人,苦笑了一下,不再说话蹲下继续为地上的男子检查。
不是溺水,不是撞晕,身体没有病那会是什么?范思成突然心里一震,不会是被蛇咬了吧。
"你们是从哪里水的?……,啊,不用说了,它被蛇咬了……。"范思成一边问一边检查男子的腿脚,果然在小脚趾边上发现了两只针孔一样的小洞,他暗吸一口冷气,心里骂道,他妈的你也算够倒霉的,大白天居然也会遇到过基峡。
过基峡也叫银甲带,也就是银环蛇。银环蛇咬伤,微痛微痒不红不肿,但是一到四小时蛇毒会发作,不及时治疗九成九死亡。
让范思成奇怪,过基峡一般只在晚上活动,为什么这个家伙大白天会遇到还被咬伤了呢?更不解的是,这家伙被蛇咬了居然自己不知道?
"啊!!被蛇咬了?那怎么办……。"戴乐婷大惊。
"怎么办,送医院啊,但愿镇卫生院有血清。"范思成摸了一下男子的心跳,又摸了摸他的脉搏,发现缓慢而无力,再不及时救治,真的要完蛋了。
"可是…可是我的衣服…啊,我的手提电话……。"戴乐婷一顿足,看着滚滚河水,筏子早不见了踪影,放在筏子上的袋子自然也不见了踪影。她们的衣服和财物,就在袋子里。
范思成看了一眼穿着泳衣的戴乐婷,玲珑浮突,重要部位的轮廓非常明显,他咽了一下口水,暗道,这样的穿着确实不宜到镇上,很易引发交通事故。
"穿上,上岸。"范思成把自己的衬衫脱给戴乐婷穿上,她长的高大,宽大的衬衫穿在戴乐婷身上有连衣裙的效果。
范思成托着郭当阳下了水,戴乐婷却站在石上说她怕。其实她的水性还可,只是刚刚翻了筏子喝了两口水,心生惧意而已。
"等着。"范思成飞快的游到岸边,又回头接戴乐婷。
"抱还是背?"范思成看着戴不婷诱人的身材,居然可耻的反应了。
戴乐婷脸上一红,害羞的说了一个背字。
上了岸,范思成背着郭当阳在前面跑,戴乐婷在后面跟着,第一次没穿鞋子跑路,痛得她直呲牙。
范思成背着百来斤的郭当阳奔跑,居然还是健步如飞,戴乐婷出尽了吃奶的力追赶,一边追赶,一边喘着粗气介绍了一下自己和郭当阳。
戴乐婷是谁范思成并不在意,但是背上这个家伙居然是镇委书记的儿子,他就有想法了,心里有点暗喜,他娘的还没霉透,这货居然是书记的儿子,进城就指望他了。他想得很美呢,觉得郭家应该报恩把他弄到市里。
郭当阳的运气很好,卫生院里居然还真的备有银环蛇毒血清。抢救非常顺利,没多久郭当阳便醒了,不停的对范思成表不感谢。
郭当阳的父亲也来了,紧紧握着范思成的手,说了一大堆感谢和赞美的话。不过,他说的这些话,范思成并不记在心上,他只记得他最后说的那句,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忙的,到镇里找他。
好嘛,有你这句话就好,范思成等的就是这一句,他对郭振声鞠躬大声说:"郭书记我记住了,如果有什么事一定会到镇上找您的。"
郭振声没想到自己顺嘴一说的话,范思成竟然认真了,只能继续表态,连说好,不用跟他客气什么的,心里却担心范思成会找他为难的事情,到时办还是不办呢?
戴乐婷对范思成表示感谢,说他到市里一定要给她打电话,她要请他吃饭喝酒谢他。
天将入黑的时候,范思成拒绝了郭振声请他吃晚饭的邀请,怀端着几个电话号码,提着一件湿衣服往家里走。
他一边走一边想,哼,才不吃你的晚饭,现在吃了你一顿饭这人情就减了几分,谁这么傻。再说,这镇上能有啥好吃的。
回到家里,范声威看着提着湿衣服的儿子很是奇怪,疑惑的说道:"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跑河里去玩?"
"玩什么,下河救人了。爸,猜我救了什么人?"范思成这会儿的心情不错,昨天的愤怒和郁闷已消散了。
不消散还能怎么的?很多事都不是自己能改变的。
"山旮旯里除了附近村子的人还能有什么人。"范声威对这个不感兴趣,他只想知道儿子的分配到公安局的事确定了没。
"呵呵,如果救个村民我高兴什么劲,告诉你吧,我救了镇委书记的儿子。奶奶的,东边不亮西边亮,以后进城的就指望他了。"范思成笑说。
"什么?你说什么?以后进城?为什么以后进城,分配到公安局不是进城了么?"范声威很是吃惊。
"别提了,被挤掉了,估计是被人顶了。"范思成一边说一边掏裤兜里的黑胶袋。
"什么?怎么会这样,你表叔不是说已确定了名单的么?怎么说变就变了?我明天找他去。"范声威恼火了,说话响得像炸雷,老生产队长的气势一下爆发出来。
"找他有什么用啊,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副主任能作得了主?"范思成将被水泡得湿碌碌的钱递给范声威说,"这个算盘都算不出来的表叔人还是厚道的,事情没办好,把钱退回来了。"
范声威将钱放在桌上,默默的掏烟袋卷了一支卷烟,点燃,吸了几口后说:"那现在把你分到哪里了?"
"回龙镇人武部,也不错,可以有空回家帮你们剥肉桂,打黄榄。"范思威本来已恢复了的心情又郁闷起来。
肉桂是回龙镇大部份农民的主收来源,近年行情看涨,范思成家里也种不了少。而以前山上没人要的野生黄榄,现在也是能值钱的东西,成熟季节,镇上有人专门收购。
"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报到后安心上班,有料的人在哪儿都能干出一番事,只要有成绩,进城不是难事儿。"范声威知道儿子不喜欢待在山里,一心要进城,好不容易拼来的机会没了,心情一定是非常不好的,但他却说不出更好的安慰言语。
第3章   报到
事已至此,虽多有不甘,但已无可奈何,范思成低头认命次日便到回龙镇人武部报到。
回龙镇穷,镇府当然也不会有多漂亮,一栋十多年楼龄的办公大楼,加上左右两则的两栋房子,前面围一堵墙安一个大门,便形成了回龙镇党政机关大院。
办公大楼是老式楼房,扁平式,由一间间长方形的房间组成,门前是一条长长的阳台走道,左右两条楼梯上落。镇上的各部门基本都在这栋楼里办公。
办公大楼一楼是镇党政综合办公室及民政、农林业、国土、计生等部门的办公室,二三楼则是镇委书记正副职,镇长正副职等领导的办公室,会议室等等,四五楼,则是领导们的宿舍。虽然,领导们在镇上或市里有家,但是在这里还是分配了宿舍的。
人武部也在镇府大院里,左边那栋房子的一楼,靠外的两个房间便是人武部的办公室。
回龙镇的地盘虽大,但人口并不是很多,人武部只配了四个人,一个部长三个干事,现在范思成来了,人武部算是添丁了。
和平年代,人武部好像显得很冷清,征兵,退役安置,政治学习这是最基础的老三样,年年如此,没有什么新意。不过,今年却有点新鲜事儿,竟然有一个倒霉蛋被塞到这里来,这可是近五年来未曾有过的事儿。
大家都知道要来一个倒霉蛋,正在为又有人和自己"同甘共苦"而高兴的时候,光线一暗,门口站了一个人。
笃笃,范思成敲了一下开着的门说:"我是来人武部报到的,这事儿该找谁?"
"啊,你是范思成?"人武部里唯一的女性,石秀丽拿起桌上的通知看了一眼说。
"是,我是范思成。"条件反射的登直了腿挺直了腰,差点儿就敬礼说奉命报到了。
"跟我来。"石秀丽拿着通知往外走,范思成跟在后面,石秀丽一边走一边说,"我听说你是老虎团的,老虎团的人回来,不应该到这种地方啊,即使要下基层镀金,也该有人送下来吧,怎么……。"
老虎团从数十年前传承下来的光荣称号,是非特种兵部队以外,最令兵哥兵姐们向往的一支部队。老虎团很少人回地方的,就算有个别回来,也是高等级转业。
事实上,范思成也是高等级,原本是分到公安局的装财处的。
石秀丽还想说什么,这时刚进院子的一辆小车在他们的旁边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司机一个是回龙镇的一把手郭振声。
郭振声对范思成印象很深刻,刚进院门看到范思成的侧面就认出来了,他很是奇怪范思成怎么会到这里来。
"范思成,到镇上办事吗?"郭振声竟主动跟范思成打招呼,司机和石秀丽都很意外。
"郭书记您好,我是来报到的。"范思成很高兴,想不到在院子里和遇上郭振声了,而且他还主动打招呼。
范思成所以高兴,是因为知道郭振声的这一声招呼会给他带来不少方便和好处。机关里的消息传播特别快,现在发生的一切估计等他办完到任手续就已在大院里传开,而且每个听到的人都会记住自己这张脸。
"报到?你…你到哪个部门上班?"一般来说,大院里有什么人事变动,他这个管人的人应该知道的,但是他为什么对这个范思成完全没记忆呢?
"到人武部报到上班,郭书记。"范思成恭敬的回答道。
"哦,人武部。"郭振声释然。
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人武部现在有点边缘,地位尴尬。何况,虽然他是这里的一把手,管人的,但是,派出所和人武的人任免,除非是主要领导变动,否则根本无需惊动他。
"请郭书记指示?"范思成站得笔直,军人姿态毕现。他是故意的,昨天给郭振声看到的是一副湿碌碌狼狈样,今天他要让郭振声记住他堂堂仪表。
"哈哈,我能指示什么,去吧,好好干。"郭振声果然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心想,在部队呆过的人就是不一样,仪表堂堂,英气勃发。
范思成猜的没错,他把手续办好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全大院各部门各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今天郭书记站在院中和一个新来的兵哥聊了好几句话,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更重要的信息是从司机和石秀丽那儿漏出来的,他们说,郭书记和这个叫范思成的兵哥早就认识,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是在这里呆了十年,自己都闻到了自己霉味的人武部长黄辉武。
"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是郭书记特意停车和他打招呼的?"黄辉武有点不相信石秀丽的话,怎么可能呢,能让郭振声特意下来打招呼的人肯定有背景,但如果他有背景,为什么又被人塞到这里来呢?
"黄部长你这样说,是怀疑我作假话骗你了。"石秀丽很不高兴的说,"我不聋也不瞎,亲耳所闻亲眼所见。郭书记打招呼的时候叫他范思成,后来称他为思成。显然,他们早就认识,而且应该很熟,不然,郭书记怎么看到他的侧面就认出他来了,当时的角度,他只能看到范思成的侧面……。"
"行行,我知道了,认识就认识呗,那又怎样?"黄辉武有些不耐烦。
石秀丽看着他笑了笑说:"那,安排他负责什么?"
如果这家伙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背景关系的人,最苦最累的事当然就是他的份内事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能让郭振声主动打招呼的人,无如何都得慎重一点。
"暂时什么都不用安排,告诉他,让他先熟悉一下人武部,看看今年的会议记录,各级通知什么的吧。"黄辉武想了一下说。
"好,那今晚的迎新……。"迎新就是找一个名堂吃一顿,人武部已五年没这个机会了。
"去回龙大饭店,最好的饭菜。"黄辉武最喜欢吃回龙在饭店的香芋扣肉了。
"黄部长,去回龙大酒店吧,吃完饭可以唱K。"卡拉OK虽然在大城市里渐渐式微,但是在龙乡市这样的山区小市却正在兴起。
回龙大饭店和回龙大酒店虽然都有一个大字,但是却和大不太粘边,不过,却是回龙镇最好的饭店了。
虽然石秀丽在的时候黄辉武对郭振声认识范思成的事表现得毫不在意,但是石秀丽离开后,他只考虑了不到一分钟便决定给郭振声打电话。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向郭振声汇报有新人来报到总不会错的。
闲话扯过,话题便扯到范思成身上。
"郭书记,我这儿来人才了。"黄辉武说。
"哦?你是说今天来报到的范思成?"郭振声还真想听听范思成的事儿。
"对对,他可是英雄团老虎团转业回来的那,这个老虎团的人,极少回地方,这次我们捡到宝了。"郭振声随口就说出来范思成的名字,看来还真是早就认识了,所以黄辉武便对范思成不吝赞美了。
"嗯,既然是人才,就多给年轻人机会吧。"郭振声说。
范思成是郭家的恩人,既然黄辉武说他是人才,郭振声便不动声色的送了一个不要本钱的人情。
"是,是应该给年轻多些机会。"多给年轻人机会这话非常普通,也很官话,但是在特殊情况下,就有特殊义了,而这个特殊意义却很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当晚在人武部给范思成的迎新宴上就充份体现了,除了黄辉武邀请的人之外,有几个人还不请自来了,就连党政办公室的主任招灿也上演了一出偶遇,看着这个超规格的迎新宴,各人心里均想,这个范思成果然是有背景的。
第4章   机会
人武部在这个时代可以算得上是清水衙门,征兵工作完成后其实没什么事可以做的,所以一杯茶一张报纸的熬日子是常态。范思成不喜欢这种常态,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进城啊。但是,自己没后台没背景,要调离这种地方谈何容易?除非能出成绩,能立功。
可是,要出成绩,要立功也得有机会才行,哪里找这个机会呢。
范思成急着找机会,黄辉武也急着给他找机会。
市里来了一个关于激发青少年爱国热情,弘扬革命英雄主义精及提高初高中生国防教育的通知,黄辉武见了大喜,拍额自语,苦思冥想干嘛,这不是现成的机会么。
黄辉武找到了给范思成机会的办法,喜滋滋的找郭振声汇报工作。
"郭书记,人武部一直缺一个副部长,我寻思着是不是应该配齐了。"黄辉武说。
"嗯,经济大潮下征兵工作越来越困难,配齐人手有利于人武部各项工作的开展,市人武部是什么意见?"郭振声点头说。
对农村人来说,以前当兵是最好的出路,但现在外出打工潮影响下,选择当兵的人渐少。其实可以理解,当三年兵的补助还不如打一年工,现实环境某些地方征兵确实困难。
"市人武部那边没问题。"黄辉武找郭振声前就给市人武打过电话。
"这么说黄部长心中已有人选了。"郭振声笑说。
黄辉武严肃的说道:"结过考察和研究,我认为范思成就挺合适的,虽然他比其它人年轻一些,但是,他是老虎团回来的人,绝对有资格和实力担任。"
"可是他并没有地方工作的经验,而且他也没有任何的成绩……。"郭振声明白黄辉武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提这事,现在却突然积极了,无非是拍自己马屁而已。
"昨天,市人武部下了一个《关于激发青少年爱国热情,弘扬革命英雄主义精及提高初高中生国防教育的通知》,我觉得虽然办军训我们还没条件,但是办一次国防教育讲座活动向中学生们讲讲国防武器知识,讲讲国防知识还是可以的,范思成是刚刚回来的军人,身上的军人气息还很浓烈,让他去办这一个活动,应该会有非常好的效果。"黄辉武说。
高等院校及中学生进行军事训练已好些年了,但是大多数乡镇的中学受条件限制,一直以来就未曾进行过,没有条件军训,办个讲座也是不错的选择。
"很好,我支持。"郭振声说。
建议及申请很快便被相关领导批准,黄辉武第一时间找来范思成。
范思成被黄辉武请到办公室,心里很是忐忑,暗忖自己来了二十天一直都无缘觐见这位顶头老爷,今天突然召见,不会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吧。
"思成,上班差不多一个月了,感觉怎样?"黄辉武请范思成在会客区的木沙发坐下,居然亲自给他泡了杯茶。
"哦,同志们对我都很好,就是感觉有点…有点太闲了。"看到黄辉武亲自给自己泡茶,知道肯定不是坏事,所以他就放开了。
"哈哈,这是你从部队回到地方还没习惯的表现,思成啊,你要尽快适应地方的生活和工作,因为,马上就有任务安排给你了。"黄辉武笑说。
范思成听说有任务就高兴了,立正说道:"保证完成任务。"
黄辉武见状,笑着虚压了一下手说:"坐,坐下说话。"
"部长同志,什么任务?"范思成说。
"你看看这个,我准备将这个任务交给你,由你担纲主办,石秀丽协办。"黄辉武递给范思成几页打印的资料。
范思成接过黄辉武写的《关于开展回龙镇国防知识讲座的报告》,十分认真的看了起来。
在回龙镇办国防知识讲座?一个镇办一个这样的讲座,有点扯吧。但范思成很快明白,这是黄辉武专门给自己准备的任务,他在给自己创造机会呢。
"黄部长,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我保定完满完成任务。"范思成说谢谢不是礼貌应付,是真心话。
他明白黄辉武整出这么一个讲座,又让自己担纲,不是因为自己有才华,而是因为郭振声那天的那声招呼,黄辉武在拍郭振声马屁呢,但范思成还是感激他给这个机会。
"讲座的具体内容你马上组织一下,主要就国防战略、国防武器、国防现状、他国国防等等几方面,选几样你最了解最擅长的结合当前实际,写一份稿子我看看。"黄辉武虽然自己已做好了一份,但他还是想看看范思成的成色,看看他会写出什么东西来,如果是一个阿斗,就是再用力也扶不起来。
"是,保证完成任务。"范思成习惯式的站起来立正说。
"你去准备吧,三天内给我。"黄辉武站起来很隐晦的说道,"思成啊,机会来了,就要狠狠抓住,抓住了机会,出了成绩,其它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是,保证不会让部长失望,谢谢部长……。"
离开黄辉武的办公室,范思成就想,黄辉武竟然特意给自己找了一个事让自己出成绩,他大概真的认为自己和郭振声有什么关系了,他这样做有拍马屁之嫌。不过,就算是拍马屁,也是给了自己一个机会,讲座办得好,弄出一点名声来,以后有机会要安排什么就好说了。
高兴过后,范思成就犯愁了。三天,三天时间要写出一份像样的课件式稿子,对于只有高中水平的范思平来说,真的是很吃力的。
范思成正在办公室里挠头咬笔头苦思冥想他的讲座稿子,传呼机响了。
范思成顺手拿起桌上电话回过去,竟然是当老师的死党同学邓显文,听到邓显文的声音他突然灵机一动,怎么忘了自己的"御用军师"啊。
范思成高兴的说道:"老同学,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刚要找你,你就呼我了。"
"滚蛋,谁跟你心有灵犀了,我的性取向正常,只跟妹子心有灵犀。"邓显文说。
"我说真的,我真的有事要找你,下午有没有空?"
"没空,要上课。"
"那你呼我是什么意思?"
"晚上组了一个局,有个美女让我一定要把你叫上,我答应了,所以除非天崩地裂你一定要到。"
"谁啊,找我去买单吗?"
"切,你领过工资了吗?你工资多少钱啊,一个月工资都不够一顿酒。别担心,有人买单。"
"行,我去,不过,喝酒之前我得先和你碰头聊点儿事。"
范思成喝酒从来没怕过,在部队练出来了,五十度白酒三斤不过岗。他更急的是,要请教邓显文写稿子的事儿。
下午,三点钟范思成就走了,有求于人当然得早一点才显得诚意。邓显文是当时全校有名的才子,又读过师范,这稿子对他肯定没难度。
一个多小时后,范思成提着一条软经曲双喜香烟到了一中门口,在小店打了邓显文的传呼,留言说已到校外,便安心在门口等着。
"这么早就出来了?你这是早退啊,这是违反纪律行为。"没一会儿邓显文便出来了。
"呵呵,我是请过假的,你放学了吗?"范思成说。
"我没课了,走,到宿舍去坐会儿再去吃饭。"邓显文说。
"正有此意,这个给你,今天我是登门求教的。"范思成把烟递给邓显文。
"你干什么?我们之间你还搞这一套?"邓显文看着范思成说,"自己不吸烟竟然给我买烟,看来,聊聊的事情对你很重要啊。"
"还真的挺重要的……。"于是将来意说了一遍。
"这种稿子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只是应付的话,随便找点资料拼凑一下就行了。但是要有特色却不容易。老实告诉我,你这被人找事了,还是有人找机会让你出头?"邓显文听完范思成的话后说道。
"应该算是给我的机会吧。"范思成笑着把报到那天的情形说了一下。
"老同学,想进步吗?想的话,就要把握好这样的关系,郭振声便是你进步的路子,往上爬的梯子。"邓显文说。
"呵呵,他就一个镇委书记而已,能给我什么?我只觉得他也许可以让我在镇里上班顺一点吧。"范思成还真的不当这种关系一回事,因为他确实认为郭振声能给他什么。
邓显文看着范思成说:"老同学,你的想法真的太错了,他不仅是镇里的一把手,镇里的事他说了算。他还是镇里和市里最直接联系的第一人,如果有他帮你,你想调整一下,想往上爬一下,都不是太难的事。事实上,老天爷待你不薄啊,没让你进入公安局,却还你一个郭书记。知不知道,这个郭书记,要比你那个普通警察的工作要好得多。"
"哼,好个屁,如果不是被人顶了老子,我现在也在市里工作了,是城里人了。"范思成说。
"真是乡巴佬,鼠目寸光,我告诉你,以你的背景关系和其它条件,你如果在公安局里当一个普通警察,极有可能干到退休也是一个普通警察。但是,现在有了郭振声的关系,只要经营得好你的位置可以去到很高,进城?算个屁事啊。"邓显文看了眼满脸懵逼的范思成又道,"知道你那天和郭当阳一起的戴乐婷是什么人吗?龙乡市贵龙公司听说过吧,创始人是她爸爸戴建业,这位戴老板和市里的领导都是老熟人,戴乐婷的关系也是你的资源,要好好维护。"
第5章   邓显才
范思成还真的懵逼了,照邓显文这样说,自己还真是冷手捡了一只金元宝啊。和郭家的关系,真的有这么好吗?他不会是哄自己开心吧。
他知道邓显文不会哄他开心,因为他们是最好的朋友,高中的时候,他曾为身材弱小的邓显文出头打过架,真的是流血流汗的情义。
他看着邓显文很认真的说:"真的可以??"
"真的可以。"邓显文点头说,"但得看你怎么经营,人际关系得经营,像蜘蛛一样,将网结好了,总有所收获的。但人情得慎用,因为用一次就少一次。"
人际关系和夫妻感情,都是要经营的,再好的朋友,久了不联系情义也会疏离,再好的感情置若罔闻也会丢淡。但是,经营又要注意力度和方式方法,很多人在分手的时候总是问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样。也许真的对对方很好,可是,是不是最恰当的方式方法呢?
"你说的好高深的样子,以后你就当我的参谋吧。"范思成笑说。
"我一直是你的参谋好吗?不然,你现在应该在鹏城或者穗城的流水线上忙活。"邓显文十分自得的说。
的确如此,范思成高考自知无望,为了进城生活,便听从了邓显文的建议报名去当了兵,义务兵转成了志愿兵也他给的意见。目的,就是为了回来是可以有工作安排。
"其实到珠三角打工也挺好的,我听说赖得水现在可是在一间洋鬼子开的公司里当经理了。"范思成挠头笑道。
"呵呵,洋人的狗腿子而已,要说有本事,还是那个被你打过的学长叶金雕有本事,开工厂了,听说生意还不错。"邓显文笑说。
"哦,那家伙居然没变成混社会的人啊,真是奇迹。"说起旧事,范思成暂时忘了那篇讲座稿子。
"永远不要以貌取人,还有啊,这些人你都该好好维护,有朝一日,也许他们也能帮到你。"邓显文有点语重深长。
永远不要以貌取人这话说起来简单,但是真正做到的,却没几人,能做到的,当是通达之人。
"好吧,等过年,看能找得到几个,大家聚聚,但现在,你得告诉我,我这稿子你什么时候写好给我。"范思成倒也不反对邓显文的观点。
"我不会帮你写,但是,我可以帮你理一份大纲。"邓显又点了一支烟又说,"不管这事是你的部长身书记示好,还是书记暗示让他这样干的,对你都是一次机会,当然,他是一次检验。你得用心做好,搞出一点动静来。"
"怎样搞出动静来?"范思成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但怎样才能搞动静他根本没想过。
"一般来说,领导都不喜欢表功的手下。但是,干了活领导不知道就等于白做,在官场上,默默做好的人是不会有进步的。所以,这得想方法,比如由第三者帮你表功。"邓显文说。
没人会喜欢下属整天在面前叭啦叭啦的说,干了多少工作做了多少贡献有多劳苦功高的,所以,无论是官场还是职场里聪明的人,都不会在上司面前表功。但是,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让上司知道自己干过什么,有什么成绩。
"靠,好复杂,问题是,谁那么好心会帮我去表功啊。"范思成很是无奈的说道。
"自己找啊,不会天上掉下来的,比如,那些电台在镇上的通讯员什么的,市里的电视台什么的,如果有办法让他们给你写几个字,给一两个镜头,那你就发了。"邓显文看着直挠头的范思成叹了口气又说,"行了,别挠了,头皮都要挠破了,回头我想想办法吧,现在去吃饭吧。"
进入龙城大酒店的时候范思成就知道,饭局肯定不是邓显文组织的,他有这个豪情,但却没这个消费。
在龙乡市住宿最好的地方是龙乡楼宾馆,最好玩的是华侨酒店,而最好吃的则是龙城大酒店,但这三个地方,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了的。
走到包厢的时候范思成就明白了,这饭局不是邓显文组织的,因为看到了一个熟人戴乐婷。
"各位美女好,我们来了。"邓显文打招呼说。
"要美女们等,待会罚酒三杯。"戴乐婷说。
"不是吧,郭当阳还没来,要罚也该罚他。再说,我晚一点是有原因为,因为要完成你给任务。"邓显文拉过范思成说,"那,我迟来是为了等他,要怪就怪他吧。"
戴乐婷看着范思成笑说:"大恩人,我总算请到你了。"
"主要是今天正好有空。"范思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戴乐婷约过他两次,说要请他吃饭表达谢意,但都被他拒绝了。戴乐婷是郭当阳的女友,被救的正主儿郭当阳没发出邀请,他是不会赴戴乐婷的邀约的,他担心会发生误会而丢了和郭家的关系。
"婷婷,这就是你说的救命恩人?好型啊,快介绍我们认识……。"戴乐婷旁边的女人说。
"花痴,你别吓到我的恩人。范思成,这是我的好朋友梁好,是市宣传部的一支花哦。"戴乐婷又拉着另一个女人的手说,"她叫卓飞燕,在文化局上班。两位,他叫范思成,是回龙镇的干部,都是干部,你们也算同道中人了。"
见戴乐婷介绍的挺正式,范思成对两个女人微笑伸手说:"很荣幸认识两位大美女。"
认识后各人落座,范思成心思看了一眼梁好心想,她在宣传部工作,不知道她是不是可以让电台电视台帮忙一下,又见邓显文和她们很熟悉的样子,知道这家伙刚才说想想办法不是信口开河的。
等了好长时间,郭当阳最终还是没来,说要出任务。于是三女二男便开如吃喝,敬酒的目标自然是范思成了。不过,像他们这样的酒量,别说四人,就是十人范思成也可以轻松应付。到最后,范思成才五分酒量,他们却已七八分醉意了。
特别是梁好,她喝的最多,因为她不停的跟范思成碰杯。范思成觉得,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除了惊喜和欣赏之外还有点儿别样的意思。她的眼神让范思成觉得有点儿不真实,两人才认识,而且条件差距不少,怎么可能呢。
饭后,戴乐婷提议去华侨酒店潇洒一下,唱唱歌,跳跳舞解酒,范思成不想去,邓显文把他拉到旁边说:"知道宣传部是干什么的吗?管笔杆子的,笔杆子有时候比枪杆子还厉害,好好和管笔杆子的人交往对你有好处。除非,你愿意永远呆在回龙镇。再说,你没看到梁好看你的眼神?你不会当兵当到人都傻了,不明白那是什么眼神吧。"
他当然明白梁好的眼神,不过,人家是城里人,自己是山里人,这…有可能吗?
华侨酒店的卡拉OK房,暗响的质量非常不错,包厢也很大,大家又唱又跳,只有范思成坐在一边静静的继续喝酒。
"范思成,你怎么不唱歌?我请你跳舞吧。"梁好唱了一两首歌后坐到范思成旁边说。
"不好意思,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这倒不是他谦虚,他真的不会。
"没关系,我教你,来,我们先从交谊舞开始,其实很简单的……。"梁好伸手拉范思成,宣传口的女人果然胆子大。
范思成一手按梁好弹性非常的细腰,另一手与梁好五指相扣握在一起,闻着扑面而来的幽香,血流不由得加速,心竟如鹿撞,还没开始旋转就有点儿晕眩的感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