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权谋官场

小说 虎斯基 2022-03-21
第001章   村里打人了!
秋,连绵的雨如同那蚕娘吐出的银丝,密密地斜织着。
黄土坪乡,红鱼村的水库大堤上,唐俊穿着雨衣坐在藤椅上,他将衣服紧紧的裹在身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大堤的水位线。
一寸大堤一寸责,今年秋天真见鬼了,往年秋季都是枯水季节,今年偏偏连绵下雨不断,而红鱼水库堤坝改造工程还没竣工的时候碰上了这一波秋雨那更是要命。
大堤还没有完全加固好,安全隐患很大,乡村两级干部守土有责,只要是下雨,大堤上就不能没有人。
秋天冷飕飕的雨,一淋就是几个小时,唐俊每一次守堤回去上下衣服都会湿透,秋雨刺骨的冷,冻得血都像是要凝固一般,得烧一大盆的热水泡半天才能转过阳来。
"唐俊,小唐!小唐!"
雨幕中,大堤上一个浅红色的影子从远处飘过来,唐俊紧了紧雨衣,听到了对方清脆的声音,他微微皱眉,道:
"钟小燕,女同志不用守堤,你跑过来干什么?"
红色影子是一个穿连体雨衣的女孩,女孩面容姣好,肌肤微黑,一双眼睛特别的明亮,一看就是土生土长的黄土坪姑娘,气质如同黄土坪这里的大山一样质朴。
女孩叫唐俊"小唐",她的年龄其实也不大,她跑到了唐俊的面前,气喘吁吁有些接不上话:"小唐……出……出事了!"
"嗯?什么情况?"
"彭大家打起来了!谷村长被打了,场面失控了,乱了,全乱了……"
"什么?"唐俊双眼瞪大,他豁然站起身来,一下把雨衣的帽子掀开,道:"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架来了?是不是为了雷打峪山林确权的事情?"
钟小燕点点头,她是村里的党建联络员,今天并没有参会,只是她的家离彭大家不远。
她在家里整理文件呢,突然听到隔壁喧哗,跑过去一看村长谷潇被人打了,满脸是血,她吓得魂都没了,立刻跑过来找唐俊。
唐俊是乡里的干部,现在有两个职责在身,一是驻村搞扶贫帮扶,另外一个则是参与防洪守堤。
基层干部,尤其到了村一级,哪里有什么明确分工,什么地方有事情唐俊就需要往哪里顶,他就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今天这个事儿闹得比较大,唐俊不敢怠慢,立刻往事发地彭大家里跑,他一边跑,心中一边想这事的原委。
红鱼村五组的山林确权一直没搞下来,原因就是当初修红鱼水库的时候,水库占了红鱼村五组的水田和旱地,当时为了补这个损失,村里把偏远地区雷大峪的八百多亩林地给了五组十三个户。
然而两年前村里却把雷打峪两千亩山林流转出去给了县里的山林开发企业金地公司,结果这两千亩山林中有八百亩是五组的集体林地。
本来雷打峪那个地方很偏远,现在几乎成了原始森林,放在以前那一块林地不管怎么处理也没人去理会,但是今年国家有了新政策,雷打峪公益林每亩山林国家一年补偿14块钱。
这就意味着五组十三户一年可以得到一万多的国家林地补偿款,村民们等着拿款子呢,结果被告知林地已经被流转卖了,这还不炸锅?
为了处理这个事情,唐俊作为驻村干部真的是四处斡旋,头都搞大了,他一二十五岁的年轻小伙,现在已经成了知心保姆了。
红鱼村是贫困村,老百姓都很苦,国家的补偿款每一分钱对他们来说都弥足珍贵,这个事情错在村里,唐俊要想尽千方百计的去安抚村民的情绪。
另外,他还要和村里和乡里沟通,甚至要和金地公司沟通,就上个月唐俊就跑了三次县城,县林业局,金地公司,县信访办方方面面沟通,哪一方面他都得罪不起,他可以说是戴着镣铐跳舞,真是苦逼得很。
好不容易事情沟通得比较顺畅了,林业局答应重新换林权证,今天村里就在开确权会议呢,唐俊因为不是村上的干部,他就没有参加,没有想到会议开一半,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唐俊快步走,钟小燕小跑的跟在他身边:"唐俊,你把帽子戴上,头淋湿了要受凉呢!"
"给乡派出所打了电话没有?"
"我看到王叔已经打了!"钟小燕口中的王叔是村里文书王贤平,唐俊想问谷潇的情况严不严重,但是转念一想钟小燕肯定也不知道。
"一定是杜祖学搞的!他就是个贪官,坏透顶的家伙!"钟小燕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唐俊愣了一下,脑海中立马浮现出那个身材高大的马脸汉子形象来,红鱼村支部书记杜祖学,70年代的高中生,村里的能人也是十年的支部书记。
这一次因为五组林权的事情被乡里党委会议决定暂停职务处理,乡里对这个事正在进行调查……
"妈……的……"
唐俊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本来按照正常情况,钟小燕这么说没有证据,他应该制止。
可是唐俊的内心现在已经充满了怒火,整个人完全处在愤怒的状态,很情绪化,有点失去理智。
杜祖学啊,你干事情太过分了吧?
乡里停杜祖学的职是因为林权的事情?是,也不是!说是的话,乡里的文件就是那么写的。
但是知道内情的人明白,村里卖林地事情,杜祖学经手卖了是不错,但是要追查资金去向其实容易,不用停职就能查这事。
之所以停杜祖学的职,是这家伙仗着自己是地头蛇,竟然和乡里新来的钱书记叫板,钱朝阳来村里视察水库防洪大堤加固工程,他在办公会上竟然公然唱反调,对工程项目的很多方面指手画脚,态度傲慢。
这件事唐俊没有亲眼见过,但是乡里好几个同事都在现场,说杜祖学太过分了,这才是他被停职根本原因。
"缺了胡萝卜就摆不了酒宴?缺了杜祖学红鱼村村委就运转不了了?"唐俊打电话给钱书记,钱书记的语气十分的严厉,说得唐俊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
"派出所张红所长到了没有?让他严格按照治安管理条例来,谁打人就拘留谁……"
"书记!"唐俊咽了一口唾沫,道:
"村里五组的情况比较复杂,好几户户主都是文盲,可能是被人利用,如果抓人的话恐怕下一步工作不好开展!"
电话那头钱朝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没有坚持:
"你酌情去办,一定要把场面稳定住,这种事情以后要杜绝!今天开这个会的时候,你怎么缺席……"
钱朝阳话说一半,一旁钟小燕听到了替唐俊抱不平,冲着话筒喊:"小唐在水库大堤上守堤,下这么大的雨,总要有人守堤吧!"
"你……钟小燕!"唐俊捂住了话筒,狠狠的瞪了女孩一眼。
"行了,小唐!小钟是实话实说,是我的态度不好,我给你道歉!这样吧,你先把事情处理好,然后再回乡里开会!"
唐俊挂了电话,又瞪了钟小燕一眼,钟小燕吐了吐舌头道:"我实话实说!钱书记都那样说的呢!"
"外面什么情况?"
"张所把彭大给拷了,这个彭大,就是个刁民,去年到县信访办闹事的是他,搞得乡领导都受了牵连。今天是他自找的,拷得活该!"钟小燕道。
唐俊现在已经冷静了很多,连忙批评钟小燕道:"别胡说八道!你可是搞党建的,自己还在预备党员的期内,可别管不住嘴。"
唐俊说完才出门不慌不忙的去彭大家。
唐俊在基层干了大半年了,已经积攒了一些工作经验,刚才从大堤上冲过来的时候,他差点直奔彭大家去了,但是最后时刻他转了弯先到了钟小燕家来了。
当时的情况他比较激动,他觉得自己首先得冷静一下,第二他得先给钱书记做个汇报,最重要的一点他看到了派出所的警车已经过来了,这个时候他去彭大家里并不一定就能达到处理事情的目的。
干基层工作不比待在机关,机关大家都遵循规则,都有纪律,基层老百姓懂什么规则?更不懂什么法律,干部跟他们做工作如果吊书袋子,或者是用套路,耍官腔就想解决问题,那碰钉子的时候多。
很多老百姓都是直脾气,你一次碰了钉子,他们以后看到你就会给脸子看,跟他们打交道要以心换心,切忌耍花招,和他们关系搞好了,他们真把你当亲人。
可是你把他们惹毛了,像彭大这种冲动暴躁的放羊倌,真能一言不合就丫的用放羊的鞭子抽你一嘴巴子。
当然,以心换心不意味着不讲方法,不想办法,就像现在这个场面,唐俊为什么不直接冲到彭大家里去?原因就是唐俊想让派出所先去唱一唱黑脸,在老百姓心中穿公安制服的警察还是有威慑力的。再说今天彭大真打人了,派出所拷他甚至拘留他也有法可依。
唐俊先让那边折腾一番,然后他再过去,便能很巧妙的唱白脸,这样这个事情兴许就能暂时化解。当然,张红能不能给这个面子也不知道……
不过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唐俊要保证经过了这么一出事情之后,村里接下来的工作还能开展下去,要不然红鱼村的班子直接垮了,或者是没办法开展工作了,那这个事情就相当严重了。?
第002章   和所长角力!!
彭大家是去年刚刚修的房子,裸的水泥砖堆垒起来的三大间屋子,屋子里面一股羊骚味儿,采光不好,因为这个位置刚好在水库大堤南边的最高处,守堤的干部都喜欢在这里落脚,因而唐俊对他家是比较熟悉。
彭大是个五旬左右的汉子,国字脸,八字胡,脾气很躁很凶,很多人都说他是刁民,其实唐俊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第一个他勤劳,家里养了一百多只马头山羊,家里还有一个年过八旬的老父亲,这都靠他一个人搞定所有事情。
在红鱼村这种环境,能够自己修新房,能够送娃上完大学,能够伺候好老父亲,能够把三件事都干好,他就算是很能干。
第二,彭大这个人外冷内热,唐俊刚刚下村的那会儿,他看着唐俊一外来娃子,经常很热心的给唐俊介绍村里的情况,所以这个杜祖学眼中的刁民,唐俊对他的印象其实蛮好。
根据村里的说法,彭大和杜祖学矛盾由来已久,有一年杜祖学和彭大矛盾激化,彭大硬是狠狠的甩了杜祖学一羊鞭子,然后两人彻底结怨,那个时候杜祖学已经是村支部书记了,彭大的凶狠从这件事也能看出来。
"彭叔!"唐俊进屋子,看到彭大坐在火炕边,手上果然带了铐子。
看他的模样,眼睛通红,头发爆炸,穿着一件破棉袄,古铜色的脸上尽是桀骜和不服,他那如鹰隼一般的目光落在了唐俊的脸上,迅速挪开,不发一言。
坐在他旁边的是派出所的干警陈博,唐俊对他道:"张所呢?"
陈博朝隔壁堂屋努努嘴,杨青云掀开布门帘,在堂屋里看到了张红还有村里的文书王贤平,另外还有五组一帮参会的村民,唐俊道:
"谷村长呢?"
"送乡卫生院了,鼻子打破了!"
"什么情况?"唐俊眼睛盯着王贤平。
王贤平目光有些闪烁,旁边一人道:"谷潇骂人在先,说咱都是穷疯的狗,说彭大穷得跑了老婆……"
说话的人是五组村民邓开灯,也是"刁民",曾经在县民政局撒泼耍赖,出过大洋相,这一次林权的事情就是他和彭大两人领头搞起来的……
"老邓,你少说两句吧,打了人还有理了?打了人还有冤情?"王贤平道。
"王贤平,你狗日的我看也是欠打……?"邓开灯双眼一瞪,也不管什么公安局啥的了,庄稼汉子的彪悍劲儿又上来了。
唐俊忙道:"好了,好了,王叔,灯叔,你们先别吵!你们这样吧,我和张所先说点事,你们去隔壁座,这个事儿咱们慢慢来,好不好?"
唐俊很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他对处理这一类事情有经验,那就是反正就是满脸推笑,不断的打圆场。
黄土坪高山上的老百姓性子爆,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像是山里的野猪似的,一惹毛就炸。所以和他们打交道,就是顺着毛摸,三句话不离一个"好"字,果然唐俊这一番圆场,局面缓和了很多,堂屋里王贤平带头,大家都散了。
唐俊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扔给张红,张红点上烟,道:
"今天我都收拾行李准备回城了,突然又是你们这里出事,我老婆晚上估计又得骂人!"
"哎呀,今天到周五了,妮玛日子混得太快了!"唐俊笑道,他凑上前一步,道:"张所,你放心,嫂子能体会咱们干基层的苦,什么妈的鸡毛蒜皮的事儿我们都得管……"
张红眯眼盯着唐俊,唐俊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张红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在乡里还是有点面子的,相比起来唐俊一个普通驻村干部两人差距还是有点大。
但是张红从唐俊身上看不到这种差距,唐俊的意思是想要放人?门都没有!
张红心中下定了决心,便等着想看唐俊怎么说话,而唐俊呢,他当然不会相信张红什么收拾好了行李准备进城这些鬼话了。
乡ZF到红鱼村有20多公里路基只有4.5米宽的山路,张红就算是开快车也得半个多小时才能赶过来,但实际上从王贤平报警到张红赶过来,满打满算也就20分钟的样子。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张红接电话的时候,人已经在靠近红鱼村的方向了,因为进城是相反的方向,很显然张红撒谎了!
彭大爱冲动,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谁都知道,今天这个会唐俊没有参加是因为他觉得这事儿已经板上钉钉,他不需要掺和了。
但就是这么一次组一级的会议,事情搞这么大,一出事张红马上赶过来铐人,唐俊想到这一点心中就明白,他如果直接让放人,恐怕得碰钉子。
然而彭大不放,五组待会儿邓开灯他们肯定要闹,老百姓一闹起来,村里又没有人镇场子,回头怎么办?
一旦遇到那种情况,唐俊是不是要去找已经暂停书记职务的杜祖学来控制局面?如果事情到那一步,乡里钱书记面子就丢尽了。
钱书记来黄土坪时间本就不长,还未完全站稳脚跟,如果他在红鱼村的问题上翻车,他在班子中还有威信?
"张所,刚才我给钱书记打电话汇报这件事情,书记的意思是让你按规矩办,该抓人就抓人!现在有些人传谣,说钱书记和马乡长是对头。
我看这些人就是嘴欠,至少在今天这个事情上,他们的意见就是一致的!你把人带走,村里的事情我来摆平,你放心撤吧!"唐俊道,他手中夹着烟,说话不紧不慢,就像是一杯温吞水。
张红愣了一下,忍不住道:"真抓人?"
"那可不真抓吗?书记和乡长都让你抓,你不抓能成?"唐俊淡淡的道。
两人说话间,陈博掀开门帘走了进来,道:"张所,妮玛,这帮人在外面越聚越多,我看到有人抄了扁担,不……不……不会有事吧?"
张红豁然站起身来,大门是虚掩着的,他站在大门口看了一下外面的晒坪,好家伙,这才一会儿功夫,晒坪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黄土坪是土家族乡,汉子们有些还穿着民族服饰,土家的民族服饰大抵就是湘西剿匪记里面田大榜那装束,普普通通的一后生,一穿上这种服饰便有一股彪悍桀骜之气。
彭大在红鱼村可是出了名的"刁民",杜祖学都敢打的人,那能是一般的暴脾气?打了杜祖学在前,今天又打了村长谷潇,张红心中转过这些念头,下意识心里就有点打鼓。
"就这么把人带走,会不会搞出事来?"他心中忍不住犯嘀咕。
"唐俊,书记真是跟你那么说,让我抓人?"
唐俊掏出手机道:"我拨书记的电话吧,你自己跟他讲,好不好?"
"不用,不用,老弟!"张红打了一个哈哈,道:"这样吧,你是驻村干部,你出面跟大伙把今天这事儿做个说明,告诉大家真相,让大伙都散了,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干什么?他们是挑战公安局派出所的权威么?他们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干扰办案了!"
唐俊一笑,道:"张所,你是不知道红鱼村最近的情况!?为了林权确权的事情,红鱼村早就闹得不可开交了!老百姓都盯着这件事,村书记杜祖学被停了职,谷潇也算是有点威望的吧,你看今天出了多大洋相。
高山出狠人,你还不了解黄土坪的人吗?你跟他们关系搞得好,他们掏心窝子给你,可是谁要惹毛了他们,那是什么事情他们都敢干。
你还真别跟他们讲什么《治安管理条例》,你跟他们讲道理那是对牛弹琴,他们反而觉得你是在耍官腔,那是要出大事的,这帮人真横的,我们先前就是怕搞出群体事件来,这不才报案让你们派出所来维持秩序嘛!"
张红一听,脸一下就变了,道:"你们报案怎么就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们来两个人怎么维持秩序?"
"王贤平报的案,他也真是的,估计是慌了神,没把事情说清楚,今天我在大堤上值班呢,也是刚刚才听到消息说出了事,这样吧,要不张所你打电话让朱指导员把所里的人都叫过来?"
唐俊这一说,一旁的陈博吓得一哆嗦,道:"叫不得,这时候叫人过来,那不是火上浇油吗?我们所里一共也就五六个人,没有能力处理群体事件,?关键是一旦出了差错,谁……谁能担责?"
张红瞪了陈博一眼,自己的脸一下就红了,陈博作为派出所的干警,怂成了这样,真是丢人现眼!
"咳,咳!"张红清了清嗓子,对唐俊道:
"唐俊,红鱼村现在是多事之秋,在这时候我们办案子也不能完全固执死板,一方面我们要尊重法律,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考虑实际情况!
现在的情况是我倘若把彭大给带走,你们村可能真要生乱子,现在谷潇去了医院,一个王贤平能够压住这么多人?
还有你唐俊,年纪轻轻,因为这件事影响了仕途也就罢了,真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哪怕是牙被人打掉一颗,那也一辈子遗憾,是不是?"
"张所,你是个明白人!我们基层干部就是苦命,有些事情是没办法!反正今天这事儿你自己拿主意,不管你怎么办,我都代表红鱼村支持你的决定!"唐俊拍着胸脯,这几句话说得铿锵有力。
张红摆摆手对陈博道:"去把铐子打开,这事儿先回乡里再从长计议,事情究竟怎么解决,乡里也要开会研究……"?
第003章    张红所长
张红死得快,活得也快,他把彭大的拷子给松了,唐俊凑过去一手搭在彭大的肩膀上,道:
"彭叔,您去赶羊吧,我去乡里开会,我还是那句话承诺给你们,大家该拿到的钱一分都不会少!"
彭大瞟了唐俊一眼,他干枯的嘴唇微微掀动了一下,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丰富的情绪来,他明白今天是唐俊帮他说话了。
山里的汉子耿直,同时也木讷,爱憎分明又不善于言辞。
唐俊也没多说什么,而是出门对外面的村民们道:
"叔叔,婶婶,你们都散了吧!西洋镜没什么好看头,大家都各回各家,忙去吧!"
唐俊在红鱼村驻村已经有几个月了,和村里的多数老百姓都搞得比较熟了,老实说村里的老百姓对唐俊这个懂礼貌又爱笑的后生印象都还不错。
其实大家聚拢过来也没想闹事,是大家听说谷潇被打了,过来看西洋镜的呢!唐俊这一说让大家散了,戏也差不多结束了,很多人真的就散去了。
而唐俊则是简单的拎了一个包,跟着张红的警车准备回乡政|府。
张红亲自开车,唐俊坐副驾驶,陈博坐在后面,张红边开车边琢磨,越琢磨越觉得自己可能上了唐俊的当了。
自己本来要抓人的,现在人没抓到,空着手就这么回去了?这简直是鬼使神差啊,回去怎么跟马乡长交代呢?
乡里的乡长马建国,常务副乡长张华,他们的态度都是很坚决的,对红鱼村的几个调皮捣蛋的分子,不能迁就,一定要搞个杀鸡儆猴,要不然村里班子真垮了,今年这个村的工作怎么开展?
张红一想到这一点,心里就腻歪,可是此情此景,他又不能和唐俊再提这个话题,因为是他自己主动放人的,唐俊可没跟他提任何要求。
"这小子看上去笑笑嘻嘻,人畜无害的,其心机还真不能小觑,我打了一辈子雁,今天被反琢了眼?"
张红越想越腻歪。
"小唐,下村蹲点不容易吧?红鱼村可是咱们黄土坪一等一的偏远村,这地方海拔高,老百姓的生活苦,不是我张红说,在这里下村蹲点没有前途。你也是县城的人,你就想一直这么窝在山上?"张红道,他的话看似随意,其实谈吐之间便流露出了自己的优越感。
他是乡派出所的所长,干几年成绩不错就能往城里调动,而唐俊则不同,作为刚考公务员的下乡干部,要熬出来太难了,基层干部天天和老百姓打交道,一干就是很多年,真是白了头发还走不出大山的都有呢!
"张所,现在咱们乡的情况你应该很明白,村里待着可能还清净一些!你这个所长在乡里真干得游刃有余么?
今天你是来抓人的,最后又把人放了,说起来还是拿不定主意,犹豫不决。你刚才跟我说的有句话我赞同,那就是基层工作难,难就难在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难就难在我们不能思维僵化,搞生搬硬套。
现在我们都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搞新农村建设,要帮老百姓脱贫致富不仅是我们这些人要全心投入,你张所也例外不了!
我有多少前途自己心中跟明镜似的,就怕张所你自己心态不好,回头捅了篓子,自己还被蒙在鼓里那就不好了!"
张红一听唐俊这话,他不由得咧了一下嘴,他心想我张红也大小是个所长,还用你唐俊瓜娃子教训?
他心中更是堵得很,嘴唇掀动刚要说话,唐俊又道:
"张所,现在红鱼村的实际情况就是钱书记和马乡长两人在村委班子建设上面,以及村一级人事任命上面意见上有分歧!
红鱼村的问题本来就多,五组今天是林权确权的问题,一组现在是农村电网改造的问题,二组是茶林山公路硬化的问题,三组的老百姓吃水的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
四组呢?现在四组是唯一不通水泥路的组,我们现在连通四组公路的线路都没有办法敲定。这么多事情都等着要解决,张所你说,这个时候钱书记和马乡长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急不急?"
张红皱了皱眉头,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唐俊,心想唐俊这小子,年纪不大,城府还真不浅,有一股子稳劲儿啊,不仅村里的事情他懂,乡里的事儿他竟然也看得透,自己先前有些小瞧他了。
"唐俊,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只负责派出所的工作,管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情……"
"那张所我问你,配合一级党委政|府工作是不是你职责范围内的事情?"
张红点头道:"是啊,那当然是我的职责啊!"
"那就有悖论了!今天咱们红鱼村发生的这一起打人事故,马乡长是让你要抓人的,但是钱书记的意思是不能随便乱动,不能固执死板,而是要实事求是,根据具体问题灵活处理。你张所旗帜鲜明的支持了钱书记,回头怎么跟马乡长汇报?"
张红的脸色一下大变,他用力的一脚刹车踩下去,长丰越野车"吱"的一声暴力停车,张红扭头瞪眼看着唐俊,道:"你不是说书记的意思是要抓人么?"
"那你不是也没抓人吗?这么说你是故意不抓人,就是不准备配合钱书记工作?"
"我次草!"张红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忽然觉得自己被唐俊给绕进去了。他有点恼羞成怒,道:"你下车!妮玛耍我是不是?"
坐在车后座的陈博忍不住一下笑出声来,张红那么横的人,今天竟然在名不见经传的陈博面前吃瘪了,这要是传出去怕是没人相信。
陈博一笑,张红脸上更挂不住,语气再一次拔高:"唐俊,没听到吗?让你下车!"
唐俊道:"张所,我还真不能下车!回头领导问你怎么没抓到人,你还可以往我身上推,说我把你给拦了,要不然领导一怒,你连扣屎盆子的人都没有了,那多被动尴尬,是不是?"
"你TM……"
"行了,别骂人,你真坚持让我下车,那就下车呗!"唐俊作势要去拉开门。
张红一脚油门下去,越野车"嗖"的一下就飙了出去,他想着如果唐俊真开了车门,他至少可以吓唬一下这小子。
可实际上唐俊就做了一个小动作而已,舒服的派出所越野车不坐了,唐俊要在冷飕飕的秋雨中等摩托车去乡政|府?除非是他脑子有毛病。
张红觉得自己又被耍了,一时心中的气真没地方撒,他便铆足了劲儿开车,他的车技真不错,山路崎岖,他人车合一,车飙得飞快。
差不多一二十分钟,黄土坪的街道便迎入了眼帘,街道泥泞,张红也降低了车速,穿过了大半个黄土坪社区街道,车子进了一处简陋的院子。
院子里主要有三栋建筑,最南边的一栋三层小楼上面挂着国徽,正门口的旗杆立起来,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大楼的进门右手边的牌子上写着:"中国xxx黄土坪乡委员会",这就是乡政|府。
"到了,谢谢张所的便车啊!"唐俊拎着背包下了车,先回自己在乡里的宿舍洗澡。
他转过背去就听到有人喊张红的名字,然后听到副乡长问他:"怎么空着手就回来了?人没抓到?"
唐俊听到这话,忍不住嘴角微微翘起来,心想张红这家伙以后不会对自己搞打击报复吧,今天的事情对唐俊来说也是没办法,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红鱼村的工作困难,稍微不慎就可能万劫不复,唐俊针对张红耍一点手腕,用一点小聪明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要不然真的搞出了群体事件,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
张红感到很郁闷,因为当张华副乡长问他为何空着手回来,他下意识就像把唐俊拿出来当挡箭牌。可是转念一想不对,他唐俊就是个一般驻村干部,在村里就是打杂干活一类的角色。
张红一所长拿唐俊出来说事,那算什么事儿?难不成他堂堂的所长执法,遭到了唐俊的阻拦他就动摇了?那法律还有什么严肃性可言?他派出所所长的威信何在?
"TM的,唐俊,老子记住你了!"张红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张华微微皱眉,还要再说话,张红不耐烦的道:"老子没抓到人就没抓到,还聒噪干什么?"
"你……"张华生得肥肥胖胖,一听张红这口吻,心头冒火,可是转念一想到张红这家伙的背景,怒火还是压下去了。
"你自己去跟马乡长汇报吧!看乡长怎么说你!"
"说就说,怕个球啊!老百姓都要造反了,我还抓个屁人啊!你们在红鱼村的工作真是做得稀烂,天天狗屁事儿特别多!我派出所可不是你们的私兵,老子办事也得讲大局,讲规矩……"
张红直接毛了,张华连忙闭嘴不敢再说了,心中想黄土坪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派出所长,比他这个班子成员还牛逼!
第004章    钱书记出招!
派出所的张红和副乡长张华在黄土坪乡还是比较有名的,两个人都年轻,可以说是年轻有为。他们同姓张,乍一听两人的名字,会觉得两人是不是兄弟关系?
但实际上两人是八竿子搭不上关系,不仅搭不上关系,今天两个人在乡政|府内部还干起来了,基层干部就是这样,经常一言不合就会对掐,谁都不服谁,搞得大家茶余饭后谈资很多。
乡政|府会议室,党委书记钱朝阳主持会议,乡长马建国,人大主席唐建平,政协联络员陈季,副书记徐连杰,副乡长张华几个班子成员都来了。
钱朝阳三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件黑色的呢子衣,头发乱糟糟的,眼睛红得像兔子似的,最近天天下雨,山里频繁出事,不是路塌陷了,就是某地又有泥石流,红鱼村那边水库大堤又是重大的安全隐患,所以他的精神压力非常大。
相比起来乡长马建国神态似乎要轻松得多,马建国在黄土坪干了六年的乡长了,本来钱朝阳来之前,上上下下都认为马建国这一次能够接书记的位子,毕竟熬了这么多年,上面总要考虑了吧?
可是今年雍平县的情况特殊,全县多灾多难,夏季的一场洪灾让全县老百姓遭遇了一场劫难,洪灾过后,县委决定在干部提拔任用上面,要优先提拔那些在洪灾中表现优秀的干部,钱朝阳恰好赶上了这个机会,因此直接从县委组织部调任到了黄土坪乡担任党委书记。
钱朝阳的基层工作经验不太足,不熟悉黄土坪的民情,初来乍到事情很多,关键是马建国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在工作上对他的支持力度也不足,这不现在乡里大家都议论说钱书记和马乡长两人尿不到一个壶里,两人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要斗一斗,就红鱼村的班子调整的问题上,两人的意见也不统一!
"红鱼村接二连三的出问题,今天又有村干部被打了,这么下去我们红鱼村委还有什么威信?我们村一级的党委组织建设差到这种程度,我们怎么搞新农村建设,怎么帮助老百姓搞脱贫致富?"张华率先说话,今天他和张红掐了一场,心里窝着火,一上来就忍不住要发牢骚。
钱朝阳端着一个玻璃杯,杯子里面泡着浓浓的绿茶,他喝了一口茶,环顾四周,道:
"张乡长说到了红鱼村的问题,那今天我们就讨论这个问题!大家各抒己见,说一说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我们争取能形成党委决议!"
钱朝阳这么一说,全场都懵逼了,要知道红鱼村的问题最近乡里议论了很多次了,在这件事情上大家普遍认为马建国是占据绝对主动的。
谁不知道红鱼村的杜祖学谁都不服,就只听马建国的话?当初杜祖学和钱朝阳掐起来,搞得新任党委书记颜面扫地,杜祖学分明就是替马建国不忿,要给新上任的书记一个下马威呢!
钱朝阳眼里也揉不得沙子,刚好红鱼村出了林权问题,这个问题矛头直指杜祖学,他作为村支部书记私自卖了老百姓的山林,卖林地的款又去向不明?,钱朝阳掌握情况之后,直接停了杜祖学的职务。
杜祖学的职务只停三四天,今天村长谷潇就被下面的村民打住了院,之前乡里有人提议说杜祖学既然不合适当村支书了,可以让谷潇顶上去……
总之,现在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钱朝阳在这一场争议中都丝毫不占上风,可是偏偏他忽然要把红鱼村的事情定下来,书记这是什么意思?反正大家都摸不清钱书记的想法。
"咳,咳!"人大主席唐建平清了清嗓子,道:"红鱼村正处在多事之秋,的确不能一盘散沙!现在村支委中就那么几个人,我们要确定谁来挑头比较重要!
目前看来,谷潇和王贤平这两人都是老干部了,基层经验相对比较丰富,看是不是……"
"唐主席!谷潇今天被那个彭三给打得满地找牙,老百姓没有一个不叫好啊!就他的威信怎么能干书记?他倘若干书记了,红鱼村那真就无法无天了……"张华道。
一旁的政协联络员陈季道:"王贤平肯定不行,这个人当文书管一管村里的帐还可以,让他当一把手,既没有威信,又没有原则性,他应该是没有办法把班子搞好!"
张华道:"那就只能让杜祖学重新上了,非常时期非常处理,杜祖学可能有些不好的地方,基层干部嘛,脾气都有些古怪,他们本身也都是老百姓?,有时候说话可能会得罪人……"
张华这话一说,大家的表情都变得古怪了,张华这小子真敢说,矛头指向的赫然是钱朝阳呢!钱朝阳将茶杯放下,看向马建国,道:
"对杜祖学的停职处分,这是我们党委的决意吧,老马你说是不是?"
马建国点点头,道:"是的,我举手同意了!但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红鱼村没有人挑大梁,本来想着谷潇能不能争气一点!
可是今天的事情可以看出他还是太嫩了,完全没有掌控力,让他当书记怎么能服得了众?"
马建国这一说,基本可以一锤定音,因为乡里人都知道,钱朝阳敢把杜祖学的职务给停了,他支持的其实是谷潇,想把谷潇顶上去呢!
有心人留意过,就在最近两个星期,钱朝阳私下里和谷潇见了三次面,钱朝阳前两天还亲自上红鱼村的水库大堤守堤,当时也是谷潇陪同的,所以,钱朝阳准备提拔谷潇的事情,那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呢!
但是恰恰就在这时候,谷潇被打了,堂堂的一村之长,颜面丢尽了,在这个时候他还更进一步成为村书记?钱朝阳的这个想法要贯彻下去不易啊,班子里大家能支持他?
如果钱朝阳今天一意孤行要力推谷潇,最后大家表决又通不过,他这个书记以后开展工作恐怕更难了!
钱朝阳淡淡一笑,面对马建国的叫板,他似乎并不意外,相反他表现得十分镇定,他道:
"同志们,关于杜祖学的问题,我知道有很多人说是因为他得罪了我,我要给他穿小鞋,停了他的职务!
我钱朝阳是党的干部,你们会相信我会因为这一点停一个村书记的职务么?杜祖学被停职,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他的违规违纪问题纪委还在查,在这个时候他不适合当支部书记也是必然的!
当然,刚才马乡长也说了,非常时刻,我们要特事特办!但是我们同时也要想一个问题,杜祖学在红鱼村干了这么多年的支部书记,他带领老百姓致富了没有?红鱼村的新农村建设交给他来挑大梁,他能不能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我们在选拔任用干部上面,不能满足于这个干部能够镇住场子,能够团结百姓!我们的老百姓又不是阶级敌人,我们用得着要对他们时时防备么?
我们红鱼村的班子,这么多年就是一潭死水,我们新一届的党委就不能给他们增加一点源头活水么?"
马建国皱了皱眉头,他想说几句话,但是沉吟了一下又闭嘴了,唐建平和陈季也对望了一眼,也都不说话,最后还是张华沉不住气,他道:
"书记,您的想法是……"
钱朝阳道:"我有一个设想,我想让我们的驻村干部唐俊担任红鱼村支部书记!唐俊这个同志肯吃苦,肯工作,从到我黄土坪的第一个月开始,他就驻村到红鱼村。
作为一个城里长大的孩子,驻村到基层,不叫苦,不叫累,工作认真,任劳任怨,老百姓对他的反馈非常的好!
你们都应该看过他的简历,唐俊在考公务员之前,他在咱们粤省沿海工作了整整三年,三年的时间,他见了很多世面,积累了很多的人生阅历,也接受了很多前卫和先进的思想!
我们农村搞建设,要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那就是要有新思想,新观念,老一套的东西不行,老一辈的思想太僵化,我们就该启用年轻人,让年轻人来挑大梁!"
钱朝阳这一说,会议室一片嘈杂,所有人一下明白了今天钱书记为什么这么有底气,原来他早就有了准备了?!
他之前压根儿就没有想提拔谷潇,他一直看好的是在红鱼村驻村的唐俊呢!
唐俊在乡里的存在感着实有点低,因为他刚来就被安排到了红鱼村驻村,再说了,这人没有背景,没有故事,平常也不是那种八面玲珑的性格,所以,相比现在乡里几个活跃的年轻干部,比如王海,梁笑还有马京这几位,唐俊实在是显得边缘化。
以至于马建国,张华之前都完全忽略了红鱼村的村委班子调整还有这么一种选择,一时他们都有点懵,不知道该怎么表态。
"书记,您的这个想法很好!我非常赞成,现在大学生村官在全国各地都有好的反响,我们的村级干部完全可以让大学生大胆的去尝试,唐俊同志我看好!"
众人定睛一看,说话的赫然是副书记徐连杰,今天他在会上一直没说话,这是他的第一句话,他的态度如此明确,可以说是旗帜鲜明的支持钱书记!?
第005章    混得最次??
唐俊回宿舍洗了一个热水澡,感觉身子骨儿暖和了一些才跑到党政办公室去准备见钱朝阳书记,党政办公室秘书梁笑是和唐俊同批来黄土坪的干部,她见到了唐俊,忍不住揶揄的道:
"哎呀,唐村长今天回来了?那敢情好,王海早就说要请客?,今天晚上让他出点血,钵子菜走起!"
唐俊道:"钱书记说要见我呢!我得见了书记再说?"
"在开党委会呢!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书记就算要见你,估计也是明天的事儿了!行了,我给王海打电话,钵子菜,钵子菜!"
梁笑,王海和唐俊三个人是同批的干部,梁笑现在在党政办公室,王海则是安排干乡里的茶叶专干,他们两人都在乡里工作,最苦逼的是唐俊,一直在偏远的红鱼村干驻村干部,有时候一个礼拜都回来不了一次。
毫不夸张的说,梁笑和王海他们如果不下乡去红鱼村,大家基本难得见面。
王海做东,在街上的"泽彬酒楼"炖了一个大钵子猪肚,再配上白菜,腌萝卜条,土家的包谷酸,这一桌子就算是难得的"打牙祭"了。
"今天周五了,明天休息,整点酒啊!梁笑,你也来点?"
梁笑女同志,有点矜持的摆手道:"不行,不行,我不能喝!"
王海笑道:"什么不能喝?我们现在要练习,要不然怎么成长蜕变成‘酒精考验’的干部?"
王海不由分说,找老板叫了一斤泡刺梨的包谷烧,看这三人,唐俊年龄最大,因为长期驻村的原因,看上去也饱经风霜一些,相比起来王海和梁笑还是有学生气。
但是三人毕竟都在黄土坪待了半年,多少也有了一点乡村基村干部的气质,简单的菜,土曲酿制的酒,大口吃菜,大口喝酒,聊天侃地嗓门必须要大,这样才算是粗犷的土家汉子嘛!
"唐村长,你就是一根筋,我以前就跟你讲了,让你在县城里搞点关系。不管怎么说,在乡里干工作总好过下村蹲点是不是?
我和梁笑目标很明确了,那就是在黄土坪我们就是打短工的,短则一年,最多三年,三年以后我们进城!实际上这已经是很难得了,你看看咱们县的公务员有几个在黄土坪这种地方一待三年的?
可是你唐村长呢,你下村蹲点,那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你说你真要扎根在黄土坪这个地方,媳妇都讨不到,那就完蛋了!"王海道。
梁笑啐了他一口道:"我什么时候和你目标明确了?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好不好?"
王海对梁笑有点意思,梁笑则明显把界限分的比较清。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梁笑对唐俊不错,也不是说追求唐俊的那种,但是可以算是女孩子对男孩子有好感。
梁笑在党政办公室干秘书,有时候跟着乡领导下乡的时候多,她每一次去红鱼村都会给唐俊带点东西,东西不贵重,都是一些零食,比如面包,蛋糕,三明治等等一类的。
这些东西在红鱼村肯定没有,梁笑能够在这方面上心,很显然是比较难能可贵的。唐俊比较成熟,比梁笑的年龄也大三岁,他心中当然能明白女孩子的好感。
只是正如王海说的那样,他唐俊现在的这种状况怎么好谈恋爱,怎么好找女朋友?他现在一个月的工资加奖金满打满算才一千多块钱,政治前途也被认为是黄土坪年轻干部中最差的。
造成这种情况也不单单是因为唐俊没有背景,还有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考公务员的迟了。别人都是二十二岁就考上公务员的,而唐俊考上公务员马上翻过年都二十六岁了。
他的同龄人张华现在已经当上了常务副乡长了,当干部就是这样,一步慢了,步步都会慢!一旦年龄到站没有被提拔,很多时候就意味着仕途的终结,所以唐俊其实很苦逼。
"王海,你不要用你的思维去圈定别人,我觉得唐俊挺好的!扎根基层,搞新农村建设,这不就是我们这一批年轻公务员的责任和使命么?"梁笑道。
梁笑一帮唐俊说话,王海心中就发酸,忍不住道:"好什么好?唐俊如果在村里能够干个一官半职那也就罢了,作为乡里的驻村干部,他无名无分。
村里出了事儿,他要跟着挨批评,村里有了好处,?跟他屁事都不沾边,典型就是吃肉的时候没有戏,挨打的时候一点也不落下。"
他顿了顿,道:"梁笑,唐俊和我们不一样,他马上都26岁了,真的荒废不起啊!再荒废几年,哪里还有机会提拔?"
唐俊皱了皱眉头,心想王海这家伙说话实在是难听,不过一想到他的目的,?心中也释然。年轻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有什么幼稚的表现也不奇怪。
王海瞟了一眼唐俊,似乎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话有点太过了,当即道:"我说唐俊,你在沿海干得好?好的,听说还干上了销售经理了,你为啥就要回来考什么公务员呢?
一线城市干个高管一年挣百八十万的不香吗?非得要回来干这么苦逼的公务员?我不瞒你,刚来黄土坪的那会儿,我上厕所都不行,下乡我都是憋着的!"
梁笑"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唐俊也是会心一笑,王海说的这种情况在年轻干部身上不鲜见,毕竟都是城里长大的孩子,没有蹲过农村的旱厕,刚蹲旱厕臭气熏天不适应实属正常。
当然这种情况在唐俊身上不存在,唐俊自小就被老爸往乡里带,美其名曰体验生活,当时唐俊不是很?理解,但是现在他真的很感谢父亲,如果不是有农村体验生活的经验,他现在在红鱼村的工作可能更难开展。
干基层工作,尤其是干和老百姓朝夕接触的村干部,那必须和老百姓能打成一片,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怎么能干得了基层工作?
有时候下村,进到了菜园子里面,或者庄稼地里面,你不能够和老百姓扯上几句庄稼的事情,那就没有办法拉近彼此的距离,开展工作真的就会非常的困难。
"王海,唐俊回来考公务员也是因为家庭原因,唐俊的父亲去年生病了!母亲身体也不太好,这不他就回来工作了,组织部面试的时候,他还说了一句‘父母在,不远行’呢,当时我们很多人都佩服他呢!"梁笑道。
唐俊大吃惊,他没料到梁笑竟然连他家里的情况都知道,一时感觉有点尴尬。而王海心中更是五味杂陈,吃味得很。
王海其实家里也是有关系的,他的舅舅在县里干局长,所以他对自己的前途还是比较看好的!当然,他知道自己的背景和梁笑没得比,梁笑人家来黄土坪那纯粹就是来镀金的,可能人家干一年就得进城,进城就会到组织部或者县委办。
王海希望自己能和梁笑把关系搞好,最好是能确定为男女朋友的关系,那样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他都觉得自己很美满了。
但是梁笑偏偏对唐俊比较青睐,这让他很不是滋味,他就不明白了,梁笑是什么眼光。唐俊都是26岁了,还在村里蹲点,这样的干部有什么前途?
"唐俊,唐俊!"
正在气氛尴尬的时候,冷不丁听到有人喊唐俊的名字。
唐俊愣了一下,豁然站起身来扭头看外面,见到一四旬出头的中年汉子冲着他挥手,中年人一溜小跑的推门进来,王海和梁笑都站起身来了:
"刘主任您好!"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党政办公室的刘伟主任,他算得上是三个人的顶头上司,因为唐俊的组织关系现在也在乡政|府党政办呢!
刘伟道:"哎呦喂,总算找到你了,唐俊,你快去会议室,钱书记和马乡长都在等你!我满世界的找你,你倒好,?竟然在这里大吃大喝上了!书记和乡长这时候都还没垫吧肚子呢!"
唐俊愣了一下,梁笑道:"主任,不是在开党委会么?"
"党委会上书记就要找唐俊!肯定是有工作要布置啊!红鱼村是啥情况你们不知道吗?因为那个地方,书记和乡长头发都白了一层了!"
唐俊一听刘伟这话,他哪里还能留,当即道:"王海,梁笑,你们吃吧!我吃饱了,先撤了!对了,谢谢王海破费请客,下一次聚餐轮到我请了!"
唐俊说完,转身就走,刘伟跟着他出去,两人直奔党政办的方向而去。
唐俊忽然被叫走了,吃饭的王海和梁笑都没什么胃口了,梁笑倒没有别的,而是女孩子饭量本来就小,她基本吃饱了。
而王海则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他就忍不住想,唐俊被钱书记这么急匆匆的叫过去是什么事情?而去还是书记乡长一起叫他过去?
"唐俊的面子还真大啊,党政一把手同时要见他,你说他是不是要升官了?真要当村长了?"梁笑嘻嘻笑道。
"应该不会吧,村长有什么好当的?村一级的书记村长又不在国家干部的编制中!"
梁笑冷笑一声,道:"你知道什么?基层党组织建设现在是重点,唐俊如果能在村一级党组织中证明自己的能力,还怕组织不给他进步的机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