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高官的女儿!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投资“狠人”赵本山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月19日 下午 1:3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公安局长狱中喊冤称遭刑讯逼供!网友:活该!

点击蓝字关注👉 法苑茶语 今天


来源:网络;转载:莹莹观天下公众号

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青岛市公安局原局长王永利

我是被刑讯逼供整成的冤案,今特向外界求助.申冤

各位网友.领导!

我叫王永利,1949年生人,今年已经68岁高龄,我曾任青岛市国家安全局局长、青岛市公安局局长、青岛市委政法委委员、青岛市政府党组成员,2012年蒙冤入狱,现被关押在山东省微湖监狱。

我的案子是一起人为制造的冤案,是“打黑”扩大化的产物,作为一个参加工作近50年的老政法,看到国家法治的现状,内心深感忧怀。

2012年,我因所谓的“包庇黑社会”而被捕,在看守所阶段曾两次绝食抗议,在监狱也一度绝食,迄今,我一直拒绝认罪减刑,并申诉至今,已向各级部门写了170多封信喊冤,每封信均石沉大海。

今天,我要讲出我所知道的“青岛打黑”的真相:我不是聂磊的保护伞,真正包庇聂磊的另有其人,甚至包括了时任国家领导人,具体情况,详见我给中纪委的举报信。事实上,我根本不认识所谓的“黑老大”聂磊,不仅从未见过他,也未给他的组织提供过任何所谓的“包庇”,临沂市中院判我有罪的判决书说,“不论其是否认识聂磊,都不影响其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行为的认定”,看到这样的判词,我欲哭无泪。

我的冤情无处伸张,只能泣血泪告各位网友,我的控诉包括以下四点:

其一,对我的侦查是典型的刑讯逼供,案件的证言系非法取得。

我被抓后,侦查人员对我进行了刑讯逼供、威胁恐吓和长时间的疲劳审讯,侦查人员多次威胁要抓我的女儿、弟弟。两个月内,我被四次非法“外提”,从看守所被提出来,在沂南县检察院审讯室里遭到非法的疲劳审讯,每天24小时不让睡觉、轮番审讯,从三天三夜到四天四夜、五天五夜,直到骇人听闻的七天七夜。

这四次“外提”中,我戴着手铐被锁在审讯椅内,不准动弹,四次“熬审”让我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迄今时常耳鸣、右眼视物出现黑点、双腿毛细血管破裂,并导致腰椎间盘突出的旧疾复发。这种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行为,有关部门可调阅沂南县检察院相关时段的审讯同步录像,一看便知。

外提审讯,除了王立军的“重庆打黑”,可谓闻所未闻。我在政法系统工作近四十年,若不是亲自经历,也不敢相信还有这种不在法定羁押场所非法讯问的情况。而据我所知,我的案子所涉及到的证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和“外提审讯”。

在这种外提、刑讯逼供的情况下,我只好唯心地做出了陈述,其它证人也同样如此,所谓的指控我受贿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证据,就是这样炮制出来的。

其二,对我的审判是走过场,剥夺了我的辩护权利。

2014年1月24日至25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我的案子,我的两位辩护律师之前被检察机关约谈,听说有关部门威胁恐吓他们,叫他们在庭上少说话,由此,我的辩护权利事实上已被非法剥夺。

此外,本案涉及到数十名证人,但是证人无一出庭。本案指控我受贿,但是证据显示我并没有收一分钱,于是公诉机关又转而指控,说我是通过所谓的“情人”、“特定关系人”收钱,但是这些被指控是“特定关系人”的证人,也全部没有出庭。证人不出庭,所谓的庭前证言又都是刑讯逼供的产物,这导致法庭根本无法查明真相(也许他们也不想真正查明真相),对我的所谓庭审,完全只是走一个形式。

其三,对我的指控是欲加之罪,是根据“打黑”需要编造的保护伞。

指控我受贿的事实完全是子虚乌有,而关于所谓的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聂磊团伙从成立到发展到被彻底铲除,经历了五任青岛市公安局长,我是第三任。聂磊团伙所犯的杀人、重伤案件,均不是发生在我的任上。

在我任青岛市公安局局长期间,聂磊团伙作案三起,均为轻伤以下,涉案人员除聂磊外,均全部抓获归案。为了抓捕聂磊,我的态度坚决,曾采取了大量措施,包括提出并部署在全国通缉聂磊,请求省公安厅分管刑侦副厅长异地审讯聂磊团伙骨干;为了防止“内鬼”,我还重点调整了刑警支队领导层、重组了专案组抓捕聂磊,因此,我不仅没有庇护聂磊团伙,反而是坚决打击,积极履行了相关职责。

而聂磊团伙为了贿赂我,曾在时任青岛某领导的安排下,把我叫去吃饭,在我车上放了一副字画和两瓶酒,被我发现后,我第一时间通过机要秘书上交了纪检部门。(案发后,字画和酒被侦查人员从纪委处查到,为了陷害我,侦查机关还有意将退还字画的时间推迟了一个多月)后聂磊团伙又从北京请来“领导”、香港请来“名人”,试图拉拢我,并为聂磊说情,遭到了我的坚决拒绝。

如果为了保护某些真正庇护聂磊的人,而将我作为替罪羊并定为黑社会保护伞的话,我将坚决抗争到底,并将协助有关部门,实名举报并提供相关线索,把真正幕后的“保护伞”绳之以法。

其四,对我的申诉进行打击报复,执行我家人的合法财产。

2016年6月,我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改判无罪,后被驳回。随后,我又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目前,我的申诉案件尚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查当中。但是,令我感到震惊的是,临沂中院和山东高院对我的申诉不仅没有认真审查,反而开始执行所谓的“财产刑”——2013年,在我被冤判无期徒刑时,临沂中院还判决没收我个人的全部财产。

而在2016年我提出申诉之后,临沂中院竟然不顾法律规定,要将我夫妻二人及小孩赖以居住的两套房产全部拍卖,严重侵害了我妻子贾莲香和其它家人的合法权益——即便是没收我个人的全部财产,也不能没收我家庭的全部财产啊!

这种报复性的执行,无疑是想堵住我的嘴,让我不敢继续抗争,但是,我坚信我是无罪的,我一定会申诉到底。

接下来,如果有关部门不重视我的申诉,我会进一步将我所知道的“青岛打黑”的真相继续向中央纪委和有关部门反映,并公开供网友们讨论。

同时,我也希望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能本着依法治国、实事求是的精神,尽快对我的案子立案复查并启动再审,还我清白!

                           一个老政法干警:王永利

                                  2017年6月14日 于狱中


【网友评论】

@臭不要脸:现在才想起网络?现在才想起网友?好像你在位时是专门打击网络.打击网友的啊!

@无产阶级:亏你还好意思向外求救,逼死活改,你的同事没有让你猝死就很不错了。

@喜欢就好:这样的情节也算刑讯逼供,你可知道你的下属对嫌疑人的刑讯逼供那才是真正的叫惨无人道呢。

@忽悠人:现在才知道刑讯逼供的危害有多大了吗?你在位时不知道利用刑讯逼供制造了多少冤案。

@喜欢金钱草:在位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屈打成招呢,现在身陷才囹圄想起喊冤。中国社会不都是被你们这帮人搞成现在这个德行的吗?还在位的官员们好好看看吧,说不定下一个就是你。

@法人有法:不受制约的权力是阻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大羁绊权大于法时,权力所到之处可以焚毁一切障碍,任何人无一幸免、惨绝人伦无以复加法大于权时,一切规范而有序,人伦祥和,及时纠正当权者的错误期盼真正的依法治国早日来到。

@多语者寡信:一朝深陷囹圄,才想得起公正公平价值之要。不敢妄自揣度,深居高官时可曾低头沉思,可曾为如今苛求的公正公平制度付出过努力?或许并不乐观,因为制度使然,一个有价值理念追求之人不可能在染缸里升到此高官之位。可即便如此,仍然需要为你幡然醒悟的人呐喊,因他是一面镜子,警世有心有敬的掌权者!


看更多走心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法 苑 茶 语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