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警方有必要对欧某中前妻采取强制措施吗?

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你知道这些APP商店吗?
查看原文

臧启玉:邱兴隆律师死了,我还继续平庸的活着

2017-09-22 臧启玉 臧启玉说法律 臧启玉说法律

中国有30万多名律师,真正起到一呼百应作用的是那些教授级别的大牌律师,如杨金柱、徐昕、吴法天、斯伟江、贺卫方等,他们的共同点是大学教师、博士学历、律师身份、铁笔竿子。


他们是社会的引领者,舞台上的演讲者,而象我这样无名之辈只是台下的看客,怀着虔诚之心才获得鼓掌的资格。


而今天这些所谓的大牌律师也终于沉重的低下了高贵的头,沉痛悼念法学界一位同仁的离世。


邱兴隆生前照片。 


2017年9月20日中午,被誉为“法学鬼才”的著名刑法学家邱兴隆教授病逝于长沙,年仅54岁。


对于邱兴隆律师,我是从于欢案中初识的,他写一篇文章《五问刺死辱母者案—限于法教义学的分析》,将现实案例与法学理论相结合,让我崇拜的五体投地,再回过头看看我在于欢案中写的系列评论文章,后面所获的一个个赞赏就象一记记耳光抽的我脸红。邱兴隆教授才是大家,我只是哗众取宠的小丑。


邱兴隆的离世象一个炸弹,立即引发了法律界的轰动,知名学者、法学人士、著名律师皆发表文章表示悼念。


蒋海松博士,一个出生于八十年代的后生写了悼念文章《纪念“法学鬼才”邱兴隆:愿他的公共担当激励更多人》,回忆了邱兴隆两次被关进看守所又两次被无罪释放的经历,历数其法学著作和对公众案件的关心,高度赞扬了邱教授的公共担当精神。


刑辩律师杨金柱则写下挽联:


出潇湘赴川渝至京师游八闽历廿八载, 思通古今人誉刑辩鬼才,华夏律政同仁痛失益友


蒙冤狱废死刑争人权著奇文呼千万回, 学贯中西终成法学泰斗,湖南死磕老道哭挽兴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吴法天律师正在办理湖南益阳的吴正戈案,而这个案件也是邱兴隆律师无法代理的案件,吴律师写下纪念文章《邱兴隆走了,他没接的刑案,我们还要继续》,文章中记述了代理吴正戈案的艰辛,以表示对邱兴隆的悼念。


 (看守所中患病的吴正戈)


我是一个粗人,缺少情怀,愤怒的时候会动拳打人,生气的时候会双脚离地一跳三尺高骂街,悲伤的时候会躲在角落里独饮。


回顾邱兴隆律师的一生,不禁黯然神伤,有价值的生命在最容易出成绩的年龄突然离去,这是天忌英才啊,以至于我这样平庸的人都不知道如何表达敬仰和失落。



办公室里异常的沉闷,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于是我走了出去,打开滴滴快车软件,希望拉到一个能交流的客人。



好不容易在徐州医科大学拉到一个文化人,穿的挺整齐,一副斯文的样子。他在后排问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说:你的专车司机!


我问他:你认识杨金柱、徐昕、吴法天、斯伟江、贺卫方这几个人吗?


他摇了摇头。


你认识邱兴隆吗?他又摇了摇头。


你认识臧启玉吗?他又摇了摇头!


我告诉他:“我就是臧启玉!你的专车司机,以后用车打我电话。”


中国进入依法治国的时代,但是法治离我们还很遥远。就象法律,虽然人人都知道那么一点,但是法律却是高贵的享受品,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东西,离老百姓还很远。就象邱兴隆教授的离世一样,律师界一片哀悼之声,小资阶层和底层百姓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生活没有一丝感动。


注定我不能象邱兴隆律师那样著述等身,名扬国内,所以只有深入民间,用法律知识替底层百姓说几句话,给底层百姓以信念,也算是对邱兴隆教授公共担当精神的继承和发扬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