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王林解脱了,有人解套了

2017-02-12 政经文摘 政经文摘

请点击上面  免费订阅本账号!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只需点击箭头上边的《
政经文摘关注即可!

(2月10日)下午,“大师”王林因病死亡。


王林素有“大师”之名,他的一生也有着大师般的传奇经历。从“灵异少年”到“一代大师”,从“暴富港商”到杀人凶手。如今突然病亡,空留一身“神功”。王林曾给很多人“发过功”,看过病,“渡”了那么多人,最后没能保全自己。


王林常常以大变活蛇证明自己法力高强,“大师”死了,他变出来的蛇、他身边的蛇,却还活着。



2015年7月15日凌晨3时,江西宜春市一个宾馆房间门口,埋伏的近40名特警将王林和随从人员带走。因事涉关门弟子邹勇之死,王林随后以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拘。自称“一代大师”的王林,在他位于芦溪县的王府别墅里,曾频繁接待慕名而来的高官、富商、明星。


他是明星眼中的大师,是当地政府的债主,是贫困户眼里的慈善恩人,也是关门弟子眼中的江湖骗子。邹勇被杀背后,“多面”王林凭借其所谓的变酒变蛇和气功治病之术,长年来在政商界长袖善舞,风云一时。


在病亡前,王林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羁押于抚州市看守所,后因病转入医院监管治疗。自关门弟子揭发其老底起,“大师”王林,便已走到了他“黄金时代”的尽头。


位于萍乡市芦溪县政府旁的王林别墅“王府”,高调的“王府”二字如今已摘去


“灵异”少年


“天纵奇才,一代大师”,王林在传记里以“气功大师”自居。他曾在香港出版了一本重达3.75公斤、镶有金边的自传。在书中其童年被描述为充满灵异色彩:幼时得过一场奇病,13天不吃不喝。无奈的家人准备把他从棺木中抬走时,他爬出大叫一声“我饿了”把众人吓到。


在现实生活中,幼年王林无心上学,在芦溪小学反复读了至少两个一年级,都没顺利升入二年级。生性调皮好捉弄人的他,“在被学校开除之前先离开了学校”。


当时中国遭遇三年自然灾害,从安徽、河南逃荒过来的街头艺人们聚集在芦溪小学附近的大戏台旁表演。此时的王林,对杂耍表现出特殊的兴趣。后来,一位河南杂耍老艺人又教了他一些手艺。


1965年,13岁的王林被下放到宜丰县石花尖垦殖场的洪源槽分场。在这里,王林把同龄的孩子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杂技团,主要的表演者就是他本人。


和王林一起在杂技团呆过的聂某向媒体回忆,当时他们都是十几岁,王林在杂技团里负责变魔术,主要节目有“空杯来酒”、“空盆变蛇”,“技术还可以,但不算太好。”他说王林表演过“空中钓鱼”,下面有人捧着鱼配合,王林才能在黑暗里一下钩到。


在此地,王林又遇到了新师傅——萍乡市杂技团。“跟着又学习了半个月。”一位跟他一起在垦殖场呆过的人说。


监狱变身


1979年,王林遭遇人生第一个低谷——因诈骗罪被判7年徒刑。王林自己记得罪名有十几项,包括“变蛇变鬼恐吓人民、扰乱社会治安、无恶不作、好吃懒做、破坏农业学大寨”等。


颇具喜剧色彩的是,王林在此结识了日后让他进入官场圈子的丁鑫发。彼时,丁鑫发是王林服刑监狱的监狱长。


王林一开始关押在南昌监狱,后转押至江西省第四监狱(现改名为洪城监狱)。一位曾经看管王林4年的狱警说,第一眼见到王林时,觉得他“黑不溜秋,很显老,与媒体公开的照片形成强烈反差”。


在监狱里,王林负责厕所阀门的生产工作。这在当时的监狱里,算得上是最脏最苦的活计。干活之余,王林常给狱友表演杂耍、久而久之,他会法术的传言便流传开来。


也是从那时起,王林开始有意识地包装自己。曾经看管过王林的狱警说,“经常给我们变钞票,变纸牌,或者画个符,念完之后,点火把它烧掉,然后放在清水里,念念,然后吞下去,然后把整根筷子吞下去等等,说白了,现在接触得多了,这就是魔术,他给我们讲的理念是用意念变出来的。”


后来,王林对自己的牢狱经历,大肆吹嘘。他自称坐牢时能移来鸡鸭鱼肉,大吃大喝,手铐脚镣一扭就开、形同虚设;却很少提起,自己因越狱而被抓回来加刑3年的事情。


王林的杂耍开始对身边人产生吸引力,除狱友外,狱警也开始主动接触他。“有的狱警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有些还主动找他学习,学习变纸牌,学点手法,甚至有的狱警和他走得很近。还有个狱警学会了吞筷子。”


慢慢地,狱警开始主动照顾这个“师父”,把王林调到了比较轻松的岗位——烧开水。由于跟狱警走得近,王林经常打狱友小报告,因此招来不服气的狱友的拳脚。


彼时尚在监狱里的王林或许并不知道,中国正迎来一股气功武术热潮。气功疗养院在全国遍地开花。


这股气功热潮吹进了监狱,也为王林带来机会。一些狱警开始带着外面的亲戚进来拜王林为师。在狱警亲戚的要求下,狱警为王林找来一个狱友做帮手,关在跟王林一墙之隔的牢房里。王林脱掉背心,开始发功念咒,没一会儿,那个狱友嗷嗷大叫,背上开始出现红印,并说有灼热感。


王林表演“隔山打牛”一事,让他声名远播。此后,便传出他可以医治百病。

后来,进监狱找王林看病的达官贵人络绎不绝。这其中便有日后帮助他进入官场圈子的丁鑫发。


就在王林出狱后第4年,丁鑫发升任江西省公安厅厅长。此时,仅是江西省政府办公厅一名普通科员的宋晨光也结识了王林。


出狱后的王林并没有离开南昌,而是就近开了一家诊所,但从来不对外营业,只接待那些在监狱里认识的达官贵人,或是他们介绍过来的熟人。王林在此赚得人生第一桶金,也为自己日后进入官场圈子积累了更多的人脉资源。


“大师”成名


“你们烧的纸看起来是纸菩萨,其实那是我自己的灵魂。在你们烧纸的那一瞬间,我灵魂出身,争分夺秒,逢山过山,逢水过水,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石头山的顶端,然后把山劈开,抱着蛇往回跑。”每当看客问及空盆变蛇何以能做到,王林总是称自己身上存有“灵异力量”。


一位上世纪九十年代结识王林的官员称,当时江西省政法系统把王林传得神乎其神,不光“变蛇变酒”,还会“意念搬运”。曾为王林开过车的身边人回忆,当时王林表演轻功和硬气功,比如手拎水桶头顶木桌站在一页纸上、嘴含鸡蛋头顶砖块劈砖等,场场爆满。不久“身怀绝技”的王林,开始成为南昌市公安局顾问、南昌市气功科学研究会顾问、江西省气功学会副理事长。

“大师”当年的风光。。



1996年,江西省九江市举办国际龙舟赛,王林以气功大师的身份被邀请出席表演。同样是在王林的自传里,他这样描述,“王林请某领导人在纸上画了一条6尺长的蛇,并请在一旁的江西省公安厅厅长丁鑫发点火烧了,将灰置于盆中,随后再次发功,一条正好6尺长的蛇被扯了出来。全场掌声雷动,这位领导赞许地点着头,为王林题字纪念。”


随着更高级别的官员加入吹捧王林的队伍,他迎来了更多的信徒。《中国人——王林大师写真》一书还刊登了1995年《江西日报》刊载的一篇文章,丁鑫发以公安厅厅长的身份为王林背书:“因工作关系,我先后看王林关于蛇的表演有二十多次,都是成功的。他肯定没有事先藏蛇。”此后,丁鑫发多次带着国家部委领导到王林家观看他的变蛇表演。


2001年,与王林私交甚笃的丁鑫发,因受贿罪倒在江西省检察院检察长的职位上,被判有期徒刑17年。丁东窗事发前,王林找到了为他继续吹捧的接班人——宋晨光。宋先升任江西省建设厅厅长,不久调任宜春市市长、市委书记,官至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在王林出版的《中国人》中,宋晨光在书中被描述为“大师的忠实信徒”(后同样因贪腐落马)。


暴富港商


上世纪90年代初,在气功潮退后,王林选择了离开南昌前往广东,并于1995年获得香港永久居留权。同年,王林荣归故里,在“气功大师”的光环下,摇身一变成为一名商人,顶着港商的头衔。在王林带有炫富意味的别墅与豪车遭遇广泛质疑后,社会始终关心他的钱究竟从何而来?但王林一直否认靠气功赚钱,他解释称,自己财富来源是在广东和深圳炒房和做生意。


据王林对媒体的说法,上世纪90年代,芦溪当时吸引外资和港商投资,他回芦溪想要为家乡做贡献。多年以后在芦溪当地,住在这座小县城的人几乎都知道,位于人民西路213号,大门口矗立着两头金色“狮子”的地方,就是王林的家。附近居民打趣地称芦溪县“有两个府”:一个县政府,一个王林修建的“王府”。


“转手卖玉女山庄,王林挣下不少钱,但他在当地投资颇为谨慎。”一位与王林熟悉的萍乡商人表示,2001年,他在萍乡市准备启动一个规模上千亩的陶瓷项目,土地规划、拆迁安置、银行贷款均准备就绪。但当他向萍乡市申办相关手续时,时任市委书记的陈安众(后因贪腐落马)找到自己,建议“让王林参与进来”。该商人称,陈安众建议项目股权分配王林占49%,他控股51%,但当陈安众找到王林协商时,王却拒绝投资,最终项目落空。


顶着港商的头衔,致富的王林回到芦溪犹如民间银行,展现着他实力雄厚的借贷能力。王林曾公开表示,在芦溪县政府经济困难时,他曾用比银行还低的利息借给县财政几千万元。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曾公开介绍:“武功山开发初期,在融资无望的情况下,王林个人借给景区1300万元,年利率4.6%,用于支持武功山的开发。”此外,在临近萍乡的宜春市,王林也向多名商人放贷,收取的利息不等。


师徒恶斗


王林与关门弟子邹勇的恶斗,则使王林走进公众视野声名尽毁。


邹勇本是萍乡市的一名商人,据其早前接受媒体采访的说法,2002年他第一次认识王林后,被其空盆变蛇、断蛇复活、空杯取酒的技法深深折服。而王林和某些官员、名人的交往更让他觉得此人能耐极大。邹勇称,2009年12月,他交了数十万的拜师费正式拜王林为师,成为其关门弟子。之后,王林赠送给邹勇一本练功的秘籍,但修炼两年之后,邹勇称毫无效果。


邹勇承认在师傅王林的引荐下,通过前落马铁道部长刘志军后要到了一个铁道旁待拆的货场,并将其改建成一大型的煤炭储运中心,后来还拿到了几条货运线。在刘志军的大力支持下,邹勇暴富起来。不过王林事后表示,邹勇在攀上刘志军发迹之后,就很少搭理他,关系日渐疏离。


两人的纠纷始于深圳的别墅。早先王林在深圳买下一栋别墅,而在王林的推荐下,邹勇也在该小区买了栋别墅,当时委托王林帮忙装修,并由此产生几千万的经济往来。邹勇称,王林不断地向他索要礼品、钱财,稍不如意王林就大怒。随着两人的经济纠纷不断升级,从房屋款到拜师费,两人甚至还曾对簿公堂。


关于房屋的纠纷,王林一审胜诉,法院判决邹勇返还王林3300万元。邹随后上诉,该案二审开庭前,邹勇指控王林,涉嫌对其诈骗等多项罪名。王林亦曾斥邹勇为“白眼狼”,还曾向多个部门写信举报邹勇。去年12月,邹勇率众将王林位于芦溪的“王府”堵住讨还拜师费,为此王林不得不避走香港。


从过从甚密到反目成仇,王林与邹勇师徒间的恶斗引发社会关注,也使得王林从“大师”神坛下被拉下致声败名裂。


邹勇在46岁生日后不久突然失踪,随后被警方认定已经死亡。而王林也很快因此被捕。“大师”的光环从此彻底褪去。还没宣判,就死在医院。


他曾声称:“我王林大师走遍了全世界所有国家,有无数朋友,没什么可担心的。”


管你大师也好、巨贾也罢。触犯了法律,必然受到制裁。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一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