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一路走好!李亚鹏:骨灰已经撒进大海,王菲依然很冷漠,网友:真过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王岐山最新动态

省委巡视组长一心扑在工作上,忘了家中2亿现金已发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10/26 GreatFire悬赏计划更新,增加前端项目!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17日 上午 11:2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一位贫穷的老人悄然离世,然而她的背景震惊全世界!她才是中国真正的明星!代表了真正的国家精神!

顶级黑幕 4 days ago



大家闻言,顿然面如死灰,黯然无语。自责,内疚,痛苦,悲愤,五味杂陈齐齐裹着酸楚涌上心头。迫于无奈,甘伯父成了铁原英雄们的送终人;32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要迫于无奈成为4、5连兄弟们的送终人……这是何种滋味?祖国与人民给我们创造的条件不知比我们的父辈强上多少倍,我们所要面对的敌人不知道比我们的父辈所要面对的不知弱上多少倍。作为祖国与人民的守护者,作为光荣的八一军旗继任者,我们怎么能在这样的条件,以这样的方式延续着父辈悲怆的光荣传统?就像老甘哭嚎的,比起我们的父辈,我们这TM打的是啥仗?我们都TM是没卵的孬种!

  我肝肠俱裂,一步上前,跪下一把抱住痛苦中,拼命哭嚎挣扎着控制不住自己的老甘,悲泣道:“我知道,兄弟!我们没得选,没得选啊……”

  老甘恸哭着,在我怀里奋力挣扎着,一手狠狠拍着我后背,嚎道:“我受不了!受不了!”

  我俩手奋力如铁钳一般死死的勒住他,滚着热泪,当头棒喝道:“受不了也得受!这是军令!我们不能让下面兄弟们的血白流!”

  连同老甘,战壕里所有战友浑身一激灵;似被寒风透了骨,颤抖着,抽泣着,沉默了。地面上炮声隆隆,堑壕里一片死寂!我终于压服了情绪激动几近冲动送死的三排和老甘……

  一片沉默悲戚之中,我稍稍平静了下心绪,打开TRC540问:“老梁,你们那儿怎样?”

  老梁同样掩不住抽泣声,回道:“老廖,放心,有我……”

  还好,剩下的六连兄弟们再没老邓一般心如烈火,禀性执拗,具有一定威信的人领头。再加上没携来防化服的他们,虽然苦痛不堪,终没人真有决心冲下浓烟与毒雾弥漫的山岭,去送死;固然他们同样有这勇气。

  闻言,放下了心的我,心头仿佛压上了千钧重担一般沉重道: “小彭,关闭861!”

  我明白连长的心意,他怕我们受不了,更怕我们受不了下面战友们的绝望的斥责。虽然不敬人情,但这是为下面战友好,也是为我们好。因为这要是通报下去,谁都受不了。人间最可怕的恐惧莫过于死,但比死更可怕的是绝望。我们不想让4、5连的兄弟们在绝望中走完自己的最后一程,更不敢用虚伪空洞的言辞欺骗甚至是鼓动他们,因为那样只会增加我们的负罪感。所以我们只有沉默,痛苦的沉默……

  彭胜军瞪大了滚涌着泪的双眼,不甘的看着我,低声抽泣,浑身抽搐着,怎也提不起手。我理解他的心情。

  见他艰难着摁不下开关,我沉痛道了声,到了他身边,躬身伸出手来,道:“我来吧!”

  虽然经过我这么一折腾,他亦接受了这难以接受的残酷现实,但他依然在我瞬间差异的眼神中,飞快伸出了他的手挡住了我的手:“等等!三排长,我有个请求……”

  我缩回手,徒劳的抹着止不住的泪,沉声道:“你说!”

  彭胜军随即苦苦哀求道:“三排长,能让4、5的战友们死得明白么?我不想让他们以为咱六连是冷血无情的屠夫!”

  一言未毕,我与兄弟们止不住的泪再度哗啦着流淌起来。

  我艰难哽咽着,指了指自己喉咙,泪道:“我、我说不出口,更怕他们受不了……”

  彭胜军恸哭道:“我们还有连长……连长也许能!三排长,就是让4、5连的战友们怨我们,恨我们,也让他们别做糊涂鬼,行吗?就是咱再心狠,咱也不能作对自己兄弟打黑炮的人!”

  彭胜军说服了我,我流着泪,重重点头着,再度打开了TRC540便携电台:“王建?要连长……”

  连长的声音依然不带着一丝情感,冷漠道:“说……”

  我痛声道:“连长,我想给4、5连的战友们给个交代……别让他们作糊涂鬼,行吗?”

  连长仍然那样惜字如金,道:“可以。”

  我迟疑着,两眼滚涌着泪,艰难道:“可我……可我开不了口!连长,您能不能……”

  当时的根本那时连长是怎样想的,依然没得一丝情感,依然冷冰冰着,仿佛就和4、5连的战友们似陌生人一般,淡定自若,没得分毫迟疑着,迅速答道:“也行,不过我同样有个条件……”

  我痛哭着,诧异道:“什么条件?”

  连长用他固有冷漠着,不容置疑的语调,以命令的语调道:“你们必须打开861电台,让每一个六连的人听到!”

  霎时,我脑子顿似埃霹雳顿然懵了。早已伤痕累累的内心,再被连长灭绝人性,冷冰冰的一句如利剑穿透了心,再狠狠撒上了一把盐,剧痛难当。两颊涓涓不绝的热泪顿如激流奔涌,令我立时拼了命奋力挣扎着,嚎哭着愤怒的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我们受不了,你还要这么进一步伤害我们!?难道你就连点怜悯之心都不能给咱和4、5连的兄弟们么!?你这人咋这么冷血!?你冷血还要逼着跟你一样冷血,把咱六连冷血到底是不是!?连长,我求您了!炮我们能打!一定能打!您就别再给咱六连添这份儿痛;给咱六连留点人性,留点良心,留点战友情,留点热血,有个能自己骗自己的理由行不行!?同志们已经受不了啊,您咋还能这样给咱雪上加霜!?”

  真不知连长是怎么想的,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在电台那头冷酷的厉声道:“因为你们让我失望了!3分30秒……你们竟然耽误了整整3分30秒才决定执行我下达的作战命令!?令行禁止,知道不?这是对你们的惩罚!

  从开赴老山到现在,六连打了不下百场大小战斗;可从今天看来,你们和我所希望你们作为一名合格的、优秀的军人的距离还很远……这是我给你们的教训!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你们不想,我也不想,但既然都走到了这步,作为一名合格的、优秀的军人就该当断则断,而不是哭哭啼啼的作小娘坯!

  知道为什么你们走一步吗?那是因为你们还不够优秀,还不够强!就因为你们还不够优秀,不够强;所以你们救不了他们!就因为他们不够优秀,不够强,所以他们落得个如此结局!

  走这步,你不愿看到,我也不愿看到;你不想接受,我也不想接受!但战争就是你死我活,稍有片刻的懦弱与迟疑,都是身死命绝的悲惨结局。作为一名合格、优秀的军人,你们就该有这觉悟!

  今天就是因为他们这看似勇敢的懦弱,看似果决的迟疑,看似义气的无知蛮勇直接造成了现在的苦痛结局。这是他们自己在找死,怪不得别人!作为一名真正优秀的合格军人,你就该果断的去成全他们,而不是在这里期期艾艾!如果他们要怪就只有怪他们自己还不够强!战场之上,你们不够强,那么你们就该去死!

  今天,他们不够强,所以他们该死!如果明天,你们也不够强,那么你们也该跟我一起去死!我绝不许任何人,任何事,任何东西拖了我们的后腿!如果你们还撕不破这张脸皮,抛不去这些包袱,那么你们就没法变得更优秀,变得更强;那么我们都会死;还会拉着更多的战友填进去!”正如同狂妄的敌人向我们叫嚣的一样,仅仅在我们赢得无足轻重的前哨之战后,发起全面攻击的敌人正以15分钟拿下611高地,全歼我们进度向着我六连据守的611高地,攻击急进着。而此时,在敌人密集的迫击炮与高射机枪压制下风雨飘摇的我611阵地却依然静悄悄……

  9.18,21:00。611高地核心阵地,连部。隆隆迫击炮轰击中——

  “4连,5连,向我靠拢!快向我靠拢!”眼见着敌人先头越来越近,忍不住连长死命不得用861电台呼叫联系的王建两眼滚着热泪用明文声嘶力竭的呼喊起来。

  电台里尽是一片杂声,有敌人愤怒的嘶吼命令,也急促的枪响,爆炸和4、5连残存战友们的呼号。一片电流声里,王建只隐约听到一个人声在急促的枪响中奋力向自己哭嚎却无比坚定的声音:“我们有伤员!我们不能撤……”

  就在一旁紧盯着的连长立马一把抢过王建话筒,喝道:“我是六连连长高建瓴,现在2营该由我指挥!我命令你们立刻处置伤员,向我靠拢!”

  电台那头沉默半晌,只听得枪打得更响亮了,随即在一声猛烈的爆炸声后;又一个人拿起了话机,冲着连长愤怒着声嘶力竭的嗥叫起来:“‘高黑心’,你TM说的什么!?老子X你妈的!我4连、5连剩余弟兄誓与伤员、阵地共存亡!”

  “找死?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我命令你们必须给老子赚够本!还有,红1团不要俘虏!老子不想看要还有工事的山岭。你明白吗?”连长黑着脸冷冷道。

  电台那头一愣,悲泣中却无比坚定道:“能——”

  “轰!”就这时电台里又传来了声猛烈的爆炸声,电台那边的枪打得更响了,电台却再没人搭理。

  连长沉默着放下点台,就此时操着TRC552的王建呼了道:“连长,东面敌人上来了!”

  连长平静道:“多少?距离……”

  王建正容道:“先头至少一个加强连,距离500米!(加高低差)”

  连长淡淡道:“告诉惠英东(代理1排长),幽着点!放进100米内发动全力攻击!”

  9.18,21:01。无名高地顶,六连三排2号哨位。

  顶着敌人不时从山一侧打来的迫击炮轰击,紧匍在背面竖直陡坡便堑壕坎上的我紧张的盯着下面无名高地山岭,两只手死死扣着土块上夯实的泥土,眼睁睁看着敌人一步步向着4连和5连残存战友们最后藏身的岩洞逼了过来。

  “排长,连长准了!全连火力除一排外将由你调遣。连长说了,不能动枪!瞧准了,伤其十指不若断其一指!”负责通讯的八班战士彭胜军在急切呼喊后终于换来了我们最期盼的命令。

  我点默然点点头,对身侧还趴在土坎上闭着眼,打呼噜,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轻松自在的混蛋邱平怒吼了声:“王八羔子的,起来!开工了!”

  若不是想着这家伙已经持续紧张战斗两昼夜,基本没合眼,我和老邓真有挖他祖坟的冲动!

  “啥?开饭了?万岁!我要牛肉罐头……”那混蛋霎时间来了精神,跟个小孩似欢呼雀跃起来,但换来的却是老邓猛的一巴掌:“啪!”

  这一把掌,似乎把那不知死活的混蛋扇醒了,他睡眼朦胧着打了个哈欠,满眼委屈、无辜的懒懒看了看双目炯炯闪烁着火星老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了指压在身下的笔记本,递给老邓,道:“班长,‘菜单’在那儿呢!今天老乡送来的月饼可真好吃;有桃酥味儿的,火腿味儿的,蛋黄味儿的,好多好多,我还没够……Z……Z……”这混蛋喃喃的说着,不知不觉又匐在土坎上,在山呼海啸似的喊杀声与密集的枪响和爆炸声中,打着酣畅的呼噜沉沉进入梦乡。一旁的我们看得干瞪眼没辙。

  借过那标满炮击参数的笔记本,借着敌人打得亮堂的照明弹;老甘立马一愣,再难以置信的迅速拿起邱平的AN/GVS_5反复比对,不觉间哽咽着,神色一黯,隐现出泪光来。一脸关切着他的六连战友们仿佛明白了什么,面色分外凝重起来。接过笔记本的我瞄了眼,霎时脑子里仿佛被炮弹砸了一般,晴空炸响了一道重重的霹雳,热泪也不可抑制的滚落下来。纵然密位参数不一,但对早对炮击标号了然于心的我明白了照着这参数攻击的后果。就只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烈士断腕!

  当时,这只是我不敢想的也许;但我们还有希望,首先我们要摧毁的是敌人第一波攻势和密集的迫击炮压制威胁。

  9.18,21:05分。611核心阵地东侧外围。

  枪声响作一团,迫击炮如冰雹一般在611高地上炸得山体微颤。在一发发持续不断的照明弹照耀下,敌我双方密集如织的火舌交织成一片片密布透风的弹幕在透亮的夜空中交错,激溅,呼啸,尖鸣!敌人在敌我交织的火网中,像蜗牛一般在陡坡上爬行着,滚动着,扑腾着;枪声,惨叫,爆炸声跌宕在山野间,回荡着阵阵似鬼嚎一般令人心惊胆战的凄切惨鸣;相比那高射机枪喷射出的簇簇弹链打在坚硬的山石壁上,如磨豆腐似的霍霍声还有那声声炮弹的轰击。反倒算不得什么惊心动魄了。

  敌人不愧于越南蛮子敢号称王牌中的王牌,面对如此艰难而近乎于惨烈的对决,凶悍的敌人们顶着我1排、4排成双层倒三角形洞窟分布的火力防御线,稳步推进着。

  尽管不断有人在密集的弹雨里,中弹惨叫着倒地,或滚落下悬崖,付出了不下2个排多的惨痛伤亡;但敌人依然保持着他们有若泰山压顶一般巍峨雄壮的沉重气势,凭着陡坡上光秃秃的大石掩蔽,交替掩护,窥准火力稀薄的瞬息,果断冲锋,步步紧逼上前,已经眼见着快要贴近洞窟越来越近,越来越危险的100米范围之内了!

  负责东面指挥防御的1排代排长惠英东和靠着掩体掩护持续向敌人射击1排、4排战友们,伴着敌人先头一步步逼近,一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虽然战况激烈,但他们在连长的死命令之下依然要牙留着重要筹码尚未暴露出来。他们就怕到时候敌人发现了自己纰漏或意图使不上,不仅自己身死,就是611,或连着无名高地上誓死抵抗的4、5连兄弟们也会跟着自己遭殃。

  而他们正是在这样焦急、矛盾、严峻的心态下咬牙坚持着,努力使用最基本的枪、*和70火,向着疯狂冲过来的敌人持续施压。并至少重创了一个连的敌人,让敌人迅猛向他们发起决死突击,一步步将敌人诱骗到连长布置的又一个死亡的杀局之中的。

  在凶悍的再次付出数人伤亡后,逼近到我洞窟火力防御点的飞快露出了他们狰狞的獠牙;“轰!”数发敌人酝RPG_9瞬间次第如离弦之箭向着洞窟口前层层错落叠起的防御壁垒后我1排控制的洞窟口,防御壁轰击过去!(PS:因为是越军是从低向高仰攻,直射武器很难在下很难直接命中山坡上的洞窟。所以RPG_9在的有效射程和射界受到了很大限制;其500—1000m的直线有效射击距离在这里打了很大折扣。)

  伴着4声沉闷但却深远的声响,滚滚硝烟里,股股飞石竟然如石泉一般喷涌抛落下来。就在防御壁后持续向敌人射击的战友在瞬间隔着厚重的,用钢筋混泥土浇注的防御壁后被巨大的冲击波轰飞,滚落到地面上,一口血霎时压抑不住从胸腔中喷了出来。

我们总是把目光投在明星身上,明星结个婚、离个婚、出个轨都能刷爆朋友圈,我们乐此不疲的为其转发点赞,而那些真正为中国作出贡献的人,却总是无人问津!


距离现在的8年前,很是平常的一天,不值得记住的一天,而就是这一天,有一位老人因病在北京去世。

她走后,她的儿子来到她住处,回忆起母亲的点点滴滴,不禁泪如雨下。

再仔细一瞧,你会发现,老人生前住的家实在是太破旧了,家具都是些20世纪50年代的旧物。

她自己过得真是叫人心酸,曾穿过的鞋打了三层补丁,在这张小床上,一睡就是几十年。

想必这位贫穷的老人,就是个普通人吧,可再仔细了解,你会吓一跳,因为这位中国老人,她的人生足以震惊全世界!


在当下中国娱乐圈影星,离个婚都能刷屏的今天,在影星们领着天价报酬,还偷税漏税的今天,我们必须告诉你她的真实故事,因为她才是真正的中国贵族!她才代表了真正的国家精神!


她,就是何泽慧


1914年,她出生在苏州,祖籍山西的她,从一开始,就是个妥妥的贵族,家世背景显赫到吓人的地步!


据记载,清朝300年间,她的家族考取了,15名进士,29名举人,22名贡生,65名监生,74名生员……当地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无何不开科。


到了近代,何家就更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