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雷政富案: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授意他人向第三人出借款项,还款义务最终被免除的,是否属于受贿

2016-08-01 袁胜强 蒋佳芸 辩护人Defender 辩护人Defender



▍文 袁胜强 蒋佳芸

▍来源 《刑事审判参考》 总第93

▍作者单位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一、基本事实

被告人雷政富,男,1958年7月24日出生,汉族,原系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区委书记。2013年2月6日因涉嫌犯受贿罪被逮捕。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被告人雷政富犯受贿罪,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7年7月至2008年12月,被告人雷政富利用职务之便,为重庆勇智实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勇智公司)承接工程项目等提供帮助。2008年1月,重庆华伦达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伦达公司)法定代表人肖烨(另案处理)等人为谋取非法利益,安排赵某(另案处理)偷拍赵某与雷政富的性爱视频。同年2月14日,雷政富与赵某在金源大饭店再次开房时被肖烨安排的人当场“捉奸”,假扮赵某男友的张进、扮私家侦探的严鹏(另案处理)对雷政富播放了雷与赵某的性爱视频,双方为此发生纠纷。肖烨接赵某的电话通知来到饭店后假意协调解决,让雷政富离开。2008年2月16日,肖烨以张进要闹事为由,以借为名向雷政富提出“借款”人民币(以下未标明币种的均为人民币)300万元,雷政富担心不雅视频曝光,在明知其被肖烨设局敲诈的情况下,要求勇智公司法定代表人明勇智“借款”300万元给肖烨的公司。同年2月18日,肖烨向勇智公司出具借条。次日,勇智公司向华伦达公司转账300万元。同年8月18日,该“借款”期满后,肖烨个人及其重庆永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煌公司)的账上均有足额资金,但未归还。雷政富得知肖烨未归还后向明勇智表示由其本人归还,明勇智提出不用雷归还,雷予以认可。2010年11月,雷政富害怕事情败露,经与肖烨共谋后,为掩饰该事实,于2010年11月16日,以“还款”的名义,由永煌公司转账100万元到勇智公司账上。
 
另查明,2011年,雷政富利用职务之便,为重庆市北碚大学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碚公司)争取扶持资金等提供帮助,于2011年6月在美国纽约考察学习期间,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印小明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 5053万元)和“BVLGARI”牌手表一只,回国后将该手表上交。2012年年初,雷政富利用职务之便,为时任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骨科主任的范大礼职务升迁提供帮助。之后,范大礼通过雷政富妻子聂玉荣转送感谢费10万元。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雷政宫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316万余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且受贿数额巨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被告人雷政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三十万元。对雷政富受贿赃款316. 5053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雷政富不服,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雷政富及辩护人的意见是明勇智支付给肖烨的300万元系勇智公司与华伦达公司之间的借款,不能认定为雷政富受贿。一审认定雷政富收受印小明、范大礼财物的证据不足。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雷政富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316万余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惩处。原判认定的犯罪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主要问题

1.以不雅视频相要挟,使他人陷入心理恐惧,向他人提出借款要求且还款期满后有能力归还而不归还的,是否属于敲诈勒索?
 
2.利用职务或者地位形成的影响授意他人向第三人出借款项后自揽还款义务最终被免予归还的,是否属于受贿?


三、裁判理由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被告人雷政富的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以及如果认定构成受贿罪,雷政富授意明勇智支付肖烨的300万元,是肖烨的公司与明勇智的公司之间的民间借贷,还是雷政富的受贿款,存在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肖烨是通过雷政富向明勇智的公司借款,并以华伦达公司的名义出具了借条,该借条合法有效,之后也履行过还款的义务,未还款项仍在两个公司账上显示。雷政富不认为其被肖烨敲诈勒索,而是帮肖烨介绍借款,介绍借款的行为并不导致借款人明勇智丧失该300万元。明勇智亦不知道雷政富涉及不雅视频,作为正常借贷将300万元借出,不具有向雷政富行贿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明勇智找肖烨还钱未果,在法定期限内未使用合法手段维护债权,雷政富出面介绍借钱的因素起到很大的作用,但并不能据此将民法调整的公司间民间借贷认定为明勇智向雷政富的行贿款。
 
第二种意见认为,肖烨等人拍摄雷政富的不雅视频,设计“捉奸”,以此相要挟,要求雷政富提供资金,雷政富在明知被敲诈的情形下,我到自己曾利用职权为之谋利的勇智公司法定代表人明勇智,要求明勇智“借款”给肖烨。明勇智基于雷政富的职权影响而答应“借款”,且“还款”到期肖烨拒绝还款后,雷政富主动积极将该债务揽为自己承担,明勇智亦基于之前得到雷政富的职权关照并想继续得到雷政富的关照,提出免除该债务,雷政富予以认可,即明勇智与雷政富达成了无需还款的合意,二人此时达成了行受贿的合意。此款名为公司之间的借贷,实为一种权钱交易行为,是明勇智为雷政富被肖烨敲诈300万元买单的行贿款。
 
我们赞同第二种意见,具体理由如下:
 
(一)以不雅视频相要挟,使他人陷入心理恐惧,向他人提出借款要求且还款期满后有能力归还而不归还的,属于敲诈勒索
 
1.涉案300万元看似华伦达公司与勇智公司之间的民间借贷款,实质是肖烨假借华伦达公司名义使自己占有该款。本案中,明勇智应雷政富的要求向肖烨提供资金时,肖烨以华伦达公司的名义向勇智公司出具借条,约定还款期限、利息等。从表面上看与肖烨无关,但认真分析该300万元的获得过程,综合偷拍不雅视频、设计“捉奸”、提出“借款”要求、还款期满后有钱不还等情况,实质上所谓的“借款”均系在肖烨的直接安排下进行,并非单位经营所需及其意志的体现,资金进入华伦达公司后,即转入了肖烨个人账户,由肖烨直接支配使用。因此,本案中,肖烨系假借华伦达公司借款名义使自己占有该300万元,其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肖烨为取得财物,采用胁迫手段,使被告人陷入恐惧心理。肖烨与他人共谋后,由赵某拍摄了其与雷政富的不雅视频。“捉奸”时,肖烨安排张进假冒赵某的男朋友在现场吵闹,自己出面调停,其目的在于通过张进向雷政富施加压力和显示自己对张进的影响。在“捉奸”后第三天,肖烨就以害怕张进闹事为由,假借张进启动工程需要资金向雷政富提出“借款”要求。因此,肖烨向雷政富提出“借款”,明显是以不雅视频相要挟。雷政富之前与肖烨等人素不相识,对肖烨公司的经营状况、还款能力没有任何了解,雷政富之所以答应帮助肖烨“借款”300万元,并非出于与肖烨个人间的感情或者对肖烨及其公司经营状况的信任,而是出于对其被拍摄性爱视频事情败露的担心,而被迫答应。
 
3.肖烨表面上采用“借款”形式,实质上是掩盖敲诈本质。肖烨、赵某等人色诱领导干部,拍摄不雅视频,目的就是对有关人员进行威胁,获取非法利益。在通过胁迫方式获得巨额资金后,肖烨既未按照事前的说法交给张进,亦未投入所谓的工程,而是很快转入私人账户。在“借款”到期后,其将巨额资金借给他人获取高息、进行高档消费,拒不归还涉案款项。后因利用不雅视频进行敲诈勒索被司法机关调查,雷政富、肖烨感受到自身危险,为了逃避打击,掩盖犯罪行为,二人商议后,肖被迫退还勇智公司100万元。可见,涉案300余万元名为公司之间的借贷,实为敲诈财物。华伦达公司是否向勇智公司出具借条、有关款项是否在华伦达公司和勇智公司账上有所体现,不影响相关款项性质的认定。
 
4.肖烨敲诈是以被拍摄不雅视频的雷政富为对象。肖烨等人在赵某拍摄雷政富的不雅视频后,通过设局“捉奸”,让雷意识到被人抓住了把柄,使雷陷入担心不雅视频曝光、张进闹事的恐惧心理。在“捉奸”后第三天,肖烨便以张进的名义向雷提出找人提供资金的要求,虽然肖烨并没有直接要求雷政富本人提供资金,而要让雷找人“借款”,但这一要求是在先行实施了偷拍不雅视频、“捉奸”基础上进行的,故是针对雷政富实施的敲诈。对此,雷政富的在案供述也证实,雷对肖烨设局敲诈是明知的。至于真正支付该款的明勇智是否基于雷政富利用职务便利为其谋利的考虑才将300万元出借给肖烨,不影响肖烨行为敲诈勒索性质的认定。
 
(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授意他人向第三人出借款项,还款义务最终被免除的,属于受贿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明勇智按照雷政富的要求将300万元出借给肖烨,肖烨拒绝还款后,雷政富自揽债务责任,明勇智表示免除债务责任,能否认定为雷政富受贿。争议的原因在于此案的特殊性:一是雷政富并没有直接收到明勇智的300万元;二是明勇智免除的并非是雷政富本人的债务。
 
1.免除第三人债务能否成为受贿罪的对象
 
本案中,被告人雷政富利用职务便利为明勇智谋取利益,授意明勇智向肖烨出借款项,还款义务被免除的,构成受贿罪。具体分析如下:
 
(1)雷政富利用职务之便为明勇智谋取了利益。明勇智与证人邓某、廖某、梁某的证言、雷政富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相关会议记录等,均证实雷政富在勇智公司承接工程及工程提前回购、支付工程款等事项中为勇智公司谋取了利益。雷政富的供述、明勇智的陈述还证实,明勇智得到雷政富的帮助后,曾向雷许诺会表示感谢。
 
(2)明勇智“出借”给肖烨的钱款是基于雷政富的要求及其所需实际等同于“出借”给雷政富,免除肖烨的债务实际等同于免除雷政富的债务,更何况明勇智是在雷政富自揽还款责任后免除,即实质上免除的是雷政富本人的还款义务。本案中,肖烨与雷政富具有敲诈与被敲诈的经济利益关系,肖烨敲诈的是雷政富,明勇智实际是代雷政富支付敲诈款。肖烨不愿归还明勇智300万元债务,是因为其敲诈的本是雷政富,在其看来,雷政富出面出借的300万元,无须由其归还,如要归还,也应当由雷政富归还;在雷政富看来,明勇智出借给肖烨300万元,显然是基于其职务的影响,肖烨是将自己作为敲诈对象,且名义上是借款,实质上是非法占有;而在明勇智看来,其最初是基于雷政富的职务影响才将300万元出借给肖烨,还款期满肖烨搪塞不还时,雷政富提出该笔还款由雷本人来还,其经权衡便当即免除雷还款的义务。因此,明勇智免除肖烨的债务,实质上是免除雷政富的债务。
 
(3)明勇智出借300万元以及后来免除该债务都是基于雷政富的职务影响。雷政富之所以在受到肖烨要挟时联系明勇智“借款”,原因在于勇智公司此前在承接工程等事项上得到雷的帮助,并希望继续得到关照,为此明勇智还向雷政富许诺会表示感谢。明勇智与肖烨事前并不认识,对肖烨个人信用、公司经营状况、资产情况毫不知情,之所以出借巨额资金给肖烨是基于雷政富的要求以及雷以前和今后对勇智公司的帮助。在肖烨明确不归还涉案300万元,雷政富主动表示承担该债务时,明勇智表示免除该债务亦是基于雷政富此前对勇智公司的帮助以及想继续得到雷的关照。
 
(4)明勇智表示免除债务时双方即达成行受贿合意。肖烨提出“借款”300万元时,是以“借款”的名义行敲诈之实。雷政富虽然明知肖烨敲诈,授意明某支付巨额资金给肖烨,但其主观上是希望肖烨归还的,之后还为肖烨介绍工程,为肖烨还款提供条件。明勇智此时是基于雷政富的职务影响才出借300万元,但双方尚未达成行受贿的合意。在“借款”到期后,明勇智多次向肖烨催收,肖烨以资金紧张为由予以搪塞。明勇智告知雷政富后,雷政富主动表明由自己承担还款义务,明勇智遂提出无须归还,即对肖烨的债务予以免除,雷政富也予以认可。可见,双方就肖烨300万元“借款”不用归还的合意,实质上是雷政富与明勇智达成了行受贿合意。明勇智免除肖烨的债务,放弃通过诉讼等正当程序向肖烨及其公司主张权利,是基于雷政富职务的影响,明勇智放弃对该款的追索,获益的是雷政富本人,其实质是雷政富与明勇智的权钱交易。
 
综上,本案300万元“借款”实际上是明勇智通过出借资金的方式,为肖烨敲诈雷政富的款项买单,无论是明勇智答应借款给肖烨,还是放弃对该“借款”的追索,目的是出于对雷之前对其公司关照的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雷的关照,都是基于雷政富的职权。至于明勇智是否知道雷牵涉到不雅视频,不影响对案件性质的认定。本案表面上看雷政富本人没有获得财物,但请托人的行贿指向是明确的,最后免除第三人肖烨的债务,完全是基于国家工作人员雷政富的意思,而第三人之所以获利,完全源于雷政富与明勇智之间的权钱交易和雷政富最终对该财产的处分意思。该笔款项名为肖烨公司与明勇智公司的民间借贷款,实为明勇智与雷政富之间的权钱交易款,属于贿赂款的性质。



辩护人
我们不代表正义
我们是正义的搬运工
投稿邮箱
bianhu_ren@126.com
小编邮箱
dqw201314dove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