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贾敬龙案一审二审律师辩护词:罪不至死

2016-10-22 李玉克 赵晓亮 辩护人Defender 辩护人Defender


贾敬龙(资料图)


▍文 李玉克 赵晓亮

编辑整理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



李玉克律师贾敬龙案一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河北中宇律师事务所接受贾同庆的委托指派李玉克律师为贾敬龙被控故意杀人罪一案贾敬龙的辩护人,现就本案发表如下意见,望采纳:
 
一、本案具有自首情节。
 
1、贾敬龙在案发后自动投案。
 
案发当日凌晨贾敬龙已经编辑了表达自首意愿的短信并且设置为群发,从短信的内容中清楚地看到贾敬龙自首的内心意愿。案发后在投案的途中因被他人撞伤而未能到达预定的投案地“长丰派出所”系本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如非此变故必能完成其投案之行为。通观其离开现场的路径不难发现,其离开现场的路线确系前往长丰派出所的途中。
 
2、贾敬龙在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贾敬龙在到案后在侦查机关的第一次讯问时即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且在历次的供述中对犯罪事实的供述均为一致,未出现反复、翻供等情形。
  
按照《最高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依法应认定为自首。
 
3、其他:之前附近派出所在拆迁报案过程中曾经刁难过报案人;贾敬龙专门购买新手机用于联系;当时贾敬龙躺在地上拼命呼喊警察我要自首;贾敬龙开庭时没有半点讨饶的意思而只是要求返回7万多元。
 
虽然主动自首的过程没有完成,但其主动自首的情节、相应的行为还是具有充分证据证明的。
 
(辩护人当庭提出申请,要求对案中案展开调查,被审判长张文明粗暴拒绝。拒绝的理由是这个事情是另外的案件。)
 
二、本案的犯罪对象特定且系民间纠纷引起,也与管理不适当有关。
 
被害人何建华担任村支部书记和村委主任在领导村住房拆迁过程中没有依法实施拆迁,在拆迁过程中引发较为严重的社会矛盾。
 
2013年5月7日对贾敬龙的婚房实施强制拆迁时,距离贾敬龙5月25日的婚期仅有18天。在贾敬龙及其家人的哀求下,被害人不顾乡情情面,作风粗暴地将婚房予以强制拆除,致使贾敬龙未能结婚,这是事情的起因。
 
在强制拆迁以后贾敬龙寻求调解无果,其权利未能得到保护,从而引发本案。
 
至于在卷证据北高营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情况说明》,将2013年5月7日交给的住房歪曲为2013年2月20日发放住房,严重歪曲事实且将贾敬龙对何建华的愤恨转移到对贾敬龙父亲的私愤,实属对事实的歪曲混淆。
 
本案被告人犯罪对象特定,不具有对社会公众的危险性,且有悔改表现。按照《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十七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应从宽处罚。
 
综上所述,结合本案实际依法应予从宽处理。
 
此致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河北中宇律师事务所
李玉克律师
                                       
2015年10月19日




李玉克律师贾敬龙案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河北中宇律师事务所接受贾敬龙的委托指派李玉克律师为贾敬龙被控故意杀人罪一案贾敬龙的辩护人,现就本案发表如下意见,望采纳:
 
一、被告人的婚房被北高营村实施的违法强拆后,其合法权利未能有效保护而引发本案。
  
1、北高营村旧村改造系为违法实施。
     
2009年11月29日北高营村发布了加盖“北高营村民委员会”印章、落款为“北高营村两委会”的拆迁公告,公告写明了北高营村旧村改造的依据是“经村两委会研究,村民代表会议表决通过”,并写明“依据石政发[2008]5号文件精神”。但是按照 《石政发[2008]5号文件》的规定,“城中村改造拆迁安置实行“一村一案”,拆迁安置方案由辖区城中村改造办公室指导城中村改造实施单位制定。依照有关法律规定须经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全体大会或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和辖区政府审查同意后,报市拆迁管理办公室批准和市城中村改造办公室备案后实施”。北高营村改造应在区政府审查同意后并报市拆迁管理办公室批准和市城中村改造办公室备案后方能实施,而北高营村恰恰没有经过同意、批准、备案而自行违法实施拆迁。
 
2、《拆迁协议》是在强行、强制之下违背自愿原则的无效协议。
   
因不能对拆迁达成协议,贾敬龙的奶奶的社保被停。迫于淫威,贾敬龙之父贾同庆在2010年11月10日与村委会签订了《拆迁协议》。仅从该协议的字里行间就能看到村委会的霸道和贾敬龙家里的无奈,比如:
 
协议的第一条:凡是在本次拆迁范围内的村民,必须按照我村制定的拆迁改造方案各条款执行。
 
协议的第二条:凡是不支持我村旧村改造及有关规定的,后果自负。甲方(村委会)有权终止乙方一切集体福利待遇,且今后不再补发,甲方有权辞退乙方在集体范围内安排的工作。
 
协议的第七条:在甲方(村委会)规定的时间内,拒不签署协议的拆迁户,后果自负。
 
整个协议就是村委会单方意志的体现,不仅违背自愿原则更是对公平原则的践踏,是为无效。
 
3、婚房被违法强拆。
 
1979年贾敬龙之父结婚时从村里分得宅基地一块并建房自住,2007年将房屋重新翻建为3层楼房(以下称之为“村民住宅”),2012年1月从村里以平价购买3居室单元房一套,后贾敬龙的父母和姐姐均搬到了单元房居住。因贾敬龙的奶奶要轮流在家居住,所以单元房由贾敬龙的父母住1间,奶奶住一间,姐姐住1间。贾敬龙本人则在村民住宅里居住,其婚房自然安排在了村民住宅。
 
2013年2月27日,何建华组织人员将贾敬龙的村民住宅进行违法强拆,其时贾敬龙报警,由于贾敬龙的坚持,违法强拆未能得逞。
 
2013年5月7日下午,何建华再次组织人员对贾敬龙的村民住宅进行强拆。而此时距贾敬龙结婚的日期5月25日仅有18天。在贾敬龙及其家人的哀求下,被害人不顾乡情情面,作风粗暴地将婚房予以强制拆除,将贾敬龙为结婚准备的东西全部埋在了废墟里,并打伤了贾敬龙父亲、表哥、堂哥且没有任何赔偿。
   
综上不难看出,北高营村实施的拆迁是在违法状态下强迫村民签订所谓协议,严重侵犯村民利益的暴力工程。贾敬龙的行为实为暴力侵害下的自然反抗。
  
二、应依法认定为自首。
 
1、以下情节能够印证贾敬龙有自首的意愿、行为。
 
案发当日凌晨,贾敬龙已经编辑了表达自首意愿的短信并且设置为群发。从短信的内容中,我们清楚地看到贾敬龙自首的内心意愿。
 
在案发现场贾敬龙并没有采取隐蔽措施,可以看出其并没有逃避惩罚的主观目的。
 
贾敬龙身上没有带钱,客观上印证其没有逃跑的计划和安排。
 
车里的油量极少,也能印证其没有逃跑的计划和安排。
 
其离开现场的路线确系前往长丰派出所的途中。
    
案发后如果想逃离现场,其应该是向西向北方向逃离,因为现场的西面是大马路,向北则是离开市区。但其向南则是观念中前往长丰派出所最近的路线。
 
2、贾敬龙在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贾敬龙到案后,在侦查机关的第一次讯问时即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且在历次的供述中对犯罪事实的供述均稳定一致,未出现反复、翻供等情形。
     
因此,应按照《最高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依法认定为自首。
 
三、 本案应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
 
贾敬龙在自己的财产受到暴力侵犯寻求救济未果,权利救济缺位导致矛盾激化,社会管理失当等综合原因引发本案。其犯罪对象特定,对社会其他人、财、物并无危害,且被害方违法拆迁,使用暴力侵犯他人权利、作风粗暴也对本案的形成起了一定作用,依据《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应酌情从宽处罚。
    
综上,本案具有依法从轻的情节和酌定从轻的情节,应依法从轻处罚。
 
此致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河北中宇律师事务所
李玉克律师
                                       
2016年4月14日



赵晓亮律师贾敬龙案审辩护词


尊敬的河北高院的法官:
 
作为贾敬龙的辩护人,在法庭庭审时谈到生死一念之差的话题竟然失声哽咽。
 
为履行辩护人职责,我必须把我的观点讲明。
 
一、我完全同意李玉克律师所有的辩护意见。
 
二、本案的定罪量刑和社会危害性。
 
《刑法》六十一条可以让我们具有统一共识,办案中我们也不否认犯罪的前提下是否要考虑如下两个问题。
 
1、犯罪动机。
 
(1)基于不公平、不合法的,不能满足家人居住的《拆迁协议》,该《协议》是未经村民大会、镇、市备案的一份抢劫协议,这份协议是先前的三层楼变成一套房的协议,这份也是断决老人和三代人生活的野蛮协议。我强烈要求法官对其正义性作出判断!
 
(2)强拆婚房致使未婚妻悔婚,打伤数人,毁损财物。在一审中,辩护人提供的强拆录像视频,法院未组织播放的质证。此现实是永远也掩盖不了的。
 
(3)漫漫上访无门,合法途径两年内全部走遍,法官也应对此作出判断。
 
(4)三亩口粮田被强征,现还在村镇围垦闲置。
 
2、社会危害性。
 
其报复对象是具体强签协议、强拆民房的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何建华,并未针对其他无辜人员。即便是社会伤害了他,他报复的也只是何建华个人。
 
我们再把视角转向被害人严重过错。
 
没错!就是这个被害人何建华。
 
两次被判刑,服刑完毕就当了村主任、党支部书记,欺男霸女,鱼肉乡里,被其调戏的妇女丈夫曾砍了他十几刀,不了了之。
 
就是这个何建华,始终都在利用公权力侵害着所有人的私权,从未间断。这种侵害远远比私权无奈的暴力选择救济危害性更大!这种危害的对象,可以是你,是我,是任何人。
 
三、自首与自首不能。
 
《最高法院关于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中:(1)犯罪嫌疑人因病、伤或者为减轻犯罪后果,委托他人代为投案或者先以信电投案的……(3)经查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以上三种情况满足其一应视为自动投案。
 
本案中:
 
1、编辑好未发送的短信。
 
2、自首路线的设定。
 
3、被抓获是第一时间的与警察的对话。
 
4、与前女友的通话。
 
5、租住房打开房门(未上锁)给警方提供的证据。
 
6、车后备箱里所有准备好的给警方提供的材料。
 
7、汽车油箱里的油量不足以跑五十里。
 
8、自首途中被村治保会的人撞伤、打伤,腿骨粉碎性骨折,头部、面部轻伤无数。
 
以上,还不能认定贾敬龙自首吗?我们还要坚持自己主动亲自到达公安机关才算自首的标准吗?这个标准是错误的。
 
最后,即便我们的司法有着生杀大权,至高无上,也需要谨慎行使,绝不能出任何一点点的瑕疵!
 
辩护人:北京市建研律师事务所
 赵晓亮律师
 
2016年4月20日







Read more
Read more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