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真实的台湾,让我大跌眼镜!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陪贾敬龙姊向最高检最高法递交申请

2016-10-28 谢明华 辩护人Defender 辩护人Defender

 

前言:
 
2016年10月10日最高法关于贾敬龙死刑核准判决书发到委托律师魏汝久手里,10月13日张耀杰在其微信上公布了这一消息,并转告了一直关注本案的法学博士刘红女士。
 
从最早关注并介入本案的张耀杰老师到各界人士都对这一最终核准裁定感到诧异、心痛,惋惜哀叹之余,贺卫方老师、张耀杰老师表示,决不放弃,要为公平发出声音,张千帆老师等也都表达了各自观点,“刀下留人”成为各界一致的呼吁。
 
圣经《新约·马太福音》一则寓言:“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而贾敬龙正是这样一个被村官何建华剥夺了婚房和婚房内的一切,他心爱的藏獒和精心种植的花草,这一切都随着野蛮非法的强拆而失去。这里有他的所有未来和幸福,也是他仅有的生存尊严的场所。未婚妻迫于压力离他而去。贾敬龙说:“他是被逼的”!


▍文 谢明华

 


2016年10月22日法学博士邹佳铭女士在财新网发表了《贾敬龙,并不是一座孤岛》引发了各大媒体、各界人士的热心关注,随后几天内官媒、自媒体、国外媒体纷纷报道,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呼吁热潮。“停止死刑执行”、“刀下留人”等成为各大媒体的报道主题。
 
2016年10月23日贾敬龙之姊贾敬媛赴京向最高法、最高检递交《贾敬龙故意杀人案死刑停止执行的申请》。23日上午我恰好在北京西站附近,经与张耀杰老师联系后,前去接站。上午10:10左右电话联系上了贾敬媛,担心她在西站等太久,我几乎是小跑到西站的。
 
约10:30接到了贾敬媛,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这半年多来,弟弟贾敬龙的案子压在她瘦弱的身躯上是多么的沉重,得需要多么坚强的内心!贾敬媛坚毅的眼神给了我很大安慰,我尽量找一些轻松的话题与她聊着。与张耀杰、胡月光、孙愿平汇合后,计划第二天递交申请事宜,期间,不时有媒体预约采访。
 
次日简单早餐后,按计划我、孙愿平、胡月光三人陪同贾敬媛赶往坐落于石景山区鲁谷路的最高检。约9:40抵达。
 
途中有媒体联系要采访,当我们到达接待门口时,媒体简单地摄录了下(二分钟左右)并询问了几句。但是就是这简单的摄录,却险些造成此次递交材料失败。原因就是最高检门口设置的摄像头拍摄到了我们照相和记者摄录,门口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执意要求必须删除所有影像资料,否则不接受贾敬媛递交的材料。期间陆续有访民被允许进入,唯独贾敬媛被禁止,经与其工作人员沟通,同时胡月光将手机中拍摄的几幅照片当着门卫的面删除掉才被允许进入。
 
我们以为没有什么事了,不到十分钟贾敬媛就从入口处出来了,我们上前询问:“交申请顺利?”递贾敬媛说:“他们要求记者必须删除刚才拍摄的视频,否则不予接待。”我们赶紧联系已经离开最高检的媒体记者,向他们解释必须返回来删除记录,否则最高检不予接受贾敬媛的材料。在我们等待记者返回时,已到了最高检规定的上午接访结束时间,门卫高喊:“贾敬媛进去,后面的访民,今天上午不接待了!”
 
贾敬媛进去后不久,记者返回到最高检大门口,并将摄录内容交到最高检门卫处,删除。
 
约11点,贾敬媛从最高检接访处出口出来了,我们忙上前了解情况,贾敬媛说:“进去后,接待人员还训了她一顿说‘怎么这么晚了才送来?从律师接到核准的判决书,只有七天时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然后又询问了相关事宜,并说他们会按照司法规定的程序去办。
 
约11:30我们抵达位于南四环小红门处的最高院,考虑到上午接访已关闭,下午访民依然还会很多,为节约时间,胡月光排队站位,贾敬媛先去吃午饭。


13:30,最高院开门接访。贾敬媛是第一批进去的。
 

事先我们以为在最高院也会像在最高检那样一个小时就结束了。于是我们仨就在外面等待,霜降后的室外气温已偏低,我们衣着单薄,瑟瑟有点站不住。高院门口规定不得外人停留,我与孙愿平就在门口两侧道边来回走动,等待贾敬媛出来。
 
最高院接访大规模人流集中在13:30到14:30 时间段(因贾敬媛16:40才出来,得以观察在16:30接访结束前还不时有访民等被允许进入)。下午开始接访后,有的半小时后即从最高院离开,也有外地访民不断被本省截访人员接走。
 
从第一个出来的人开始,我们几个就盯着大门口,担心贾敬媛出来,找不到我们。
 
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看到贾敬媛的身影;
 
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见到贾敬媛出来。
 
我们有些担心,孙愿平说:“贾敬媛会不会已经出来了,我们没看到啊?”
 
下午4点多了,仍看不到贾敬媛!
 
胡月光对门口值勤人员说,能否将贾敬媛的手机送进去,对方说:“这个没法送。”
 
期间有媒体联系关于贾敬龙案件采访贾敬媛事宜。
 
16:40左右,贾敬媛终于从最高法大门出来了。我们赶紧上前,我问她:“为啥这么长时间?”她说:“我向最高院提出要见到负责复核一审、二审的三名法官,最高院接待人员分别与他们联系,从东城区赶过来,花费了些时间!”几名法官说:“他们有预感,贾敬媛会来京找他们的,表示接下来会按照司法程序办理。”
 
离开最高院时,雨点不时从空中飘落,《贾敬龙故意杀人案死刑停止执行的申请》的递交,让我们心里些许欣慰。
 

从贾敬龙一审判决到二审判决,各界人士不断奔走呼吁。最高院核准死刑,各界人士仍不放弃,一直在努力。公平、正义是每个人的希望,也是人类文明的灯塔!努力!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