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中科院曝光!饭桌上的鸡鸭猪牛鱼全部沦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重整河山待后生

2016-12-24 仲若辛 辩护人Defender 辩护人Defender



▍文 仲若辛

▍来源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文以载道,好文章影响深远,作者不可不当大事,所以有沐浴更衣,或者净手之后写文一说。不过有时候,好文章并不能千古,反而一出世就千古了。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五四先生肯定懂。

 

一个不起诉案件,引来满屏风雨。写了删,删了写。按下葫芦浮起瓢,你方删罢我登场。这情境,颇让人忆起鲁迅先生之《秋夜》。那些小虫,从窗纸的破孔进来,在光明的灯罩上撞得丁丁地响。有些撞进去遇到了火,有些却死在灯罩上,遍身的颜色苍翠得可爱,可怜。

 

一如那筛子筛豆子,一轮轮筛过之后,好的坏的,整齐站队;又如那海浪淘沙,一波波涤荡过后,泾渭分明。从庆安案到到文军案,从射钉枪案到雷YOUNG案,其间的各种发声,大抵如此。排排坐,吃果果,流芳或者遗臭,终将走向不同的历史隧道。所幸的是,与鲁迅时代比,多了些小虫,少了些脖子伸得像鸭的看客。

 

再臭的东西都不乏追随者,屎壳郎生存就靠这。想来血芬之流,今天也该快乐地要生蛋了吧。

 

……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