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仲若辛:豹子头林冲惊转世 挂枪而去话悲凉

2017-01-12 仲若辛 辩护人Defender 辩护人Defender



▍文 仲若辛

▍来源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


月黑风高夜,茫茫雾霾中,豹子头林冲从杭州六和寺惊醒转世,奔齐鲁大地飞将而来。

 

那林冲,曾任八十万禁军教头,先使用梨花枪,后改丈八蛇矛,忠勇双全,一身好功夫甚是了得。其先被高俅、陆谦设计误入白虎堂,充军路上,又被设计陷害野猪林,幸得花和尚鲁智深搭救,免得一死。及至风雪山神庙,火烧草料场,林冲终于婶可忍叔不可忍,雪夜上了梁山。后随梁山大军招安,帮朝廷镇压方腊,不幸中风,无奈留在杭州六和寺养病,得行者武松照料,半年后病故。

 

此次转世,乃因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宏大时代。英雄岂能无用武之地?豹子头提枪而来,正欲施展功夫,报效朝廷是也。

 

及至泉城郊外,正当晌午。眼看一片树林中,似有一布幔在霾中隐约可见。到得跟前,始见得上书一“书”字。这插布幔的草房,门洞大开。一黑脸圆目大汉,形若张飞,坐而待市。

 

林冲上前打拱问到,此乃何地,请问店家尊姓大名?

 

店家曰,此乃齐鲁之地,水泊梁山者,距此一箭之地。在下李金星,江湖人称伍雷。本以替人鸣冤为业,多有陈年冤屈而得昭雪者。后被停止执业,念一家妻儿老小,在此草舍开一书肆,聊以糊口。

 

林冲思忖踌躇之中,伍雷却已开始延揽生意。请问客官,可否置办些书籍?今天敝店的《国学经典》系列套装正搞活动,优惠多多。吃喝伤身,购书润身呐。

 

林冲瞅了一眼自己右肩上的褡裢,想你这么一套书就这么多,我可怎么拿去才好。

 

伍雷却看出了林冲的心思,快言快语到,在下可以给您发快递,不劳您自己背着。林冲惊奇,这快递是啥东东?看林冲不语,伍雷乘势而上:除却卖书,小店内还有好多宝贝呢,客官请看,这是内蒙古的辣椒酱,只香不辣;这是章丘的大葱,只甜不辣;这是东三省的泡菜,酸甜不辣;还有烟台苹果,李宁家的脆脆甜,都可以给客官快递到家!

 

林冲心想,这厮如何这般啰嗦,却道,在下初来乍到,且待慢慢看来。言语间,移步走开。曲径通幽,峰回路转,忽见得道旁一酒幌招展,想来可以歇息片刻,遂走上前来。

 

酒馆粉墙黛瓦,修葺一新。内中却颇为安静,只见得三人团座小酌。林冲择其旁桌空位落座,边唤酒保:割二斤上好牛肉,来三碗酒。

 

这酒保原来面熟,只是豹子头不认得,凤姐是也。凤姐道了个万福,曰,客官稍等。不一会儿,即搬来酒菜,人却站在那里不走远。

 

林冲且吃且饮,慢慢听这三人闲话。

 

三人者谁?江湖大侠周泽、朱明勇、朱孝顶是也。

 

朱孝顶曰,去年12月8日,小弟我接孩子放学,在东京汴梁畅柳园小区南门被五六个年轻男子冲上来猛踢嘴里,小弟身上被踹多处脚印,头部被猛扇。小弟刚喊两声,这帮人却全跑了!小弟追出南门,却早已看不到人。小弟拨打110报警,捕快说很难找到人!郑州的铁帽子王吴天君终于遭报应了,可那贾灵敏,还在冤着呢。

 

朱明勇曰,2017年开局,在下也是天天在拒绝中度过。公家人犯罪的,在下基本建议不要请律师,开庭的时候多说说对不起这对不起那,然后哭就可以了,因为无罪率几乎为零;申诉案件,在下一般建议忍忍算了,人生不过几十年,成功率也几乎为零;案子小的,在下说这种事打什么鸟官司,吃亏是福;案子大的,在下说这事恐怕要请示领导,判官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怎么判,律师更没用;案子冤的,在下建议找你周泽,你负责搞冤案的嘛。最近有个人却说,你周泽也不接了。我问他们相信法律吗,他们都说相信。唉,都是中国好当事人!

 

周泽曰:敝人也是条件反射似地拒绝接活。包括正在办的张新林案、杜宇平案,当事人找来时,敝人都曾建议他们找朱明勇,他们却说找过了,正是你朱明勇介绍来找我的。

 

周泽狠狠地看了一眼朱明勇,却又和缓下来:我总是会与你老朱通个电话;可你总是说,这个案件有点意思,你应该给接下来,别让他们被别人坑了。唉,还是你老朱心肠要硬些。

 

朱孝顶曰,一山西的当事人抱怨我,要你们律师辩护有啥用,你辩你的,他判他的。最后还不都是白费功夫。

 

话已至此,凤姐貌似听懂了几分,便插言道,想当年,小女子为了配上那个男盆友,就整天泡在诗歌里,后来小女诗歌写得好了,那厮却找了个胸大的。嘴巴上讲的是诗歌,心里要的,却是罩杯。江湖也好,庙堂也罢,还不就是这样子嘛。

 

林冲暗自寻思,我纵武艺高强,安分守己,却还是被高俅那一干狗官逼上梁山,打打杀杀半生,竟也未落得个好结果,此英雄无用武之时也。我本想,现身回来,撸起袖子加油干,哪曾料,他们竟如此这般撂挑子。此中悲凉,令人何堪,不如先回,且待从长计议。

 

豹子头遂起身,将枪挂墙而去,消逝在雾霾中。


我们不代表正义

我们是正义的搬运工

投稿邮箱:bianhu_ren@126.com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