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 病中记

2017-05-27 绿蒂 辩护人Defender 辩护人Defender

 

▍文 绿蒂

 

隔绝的 是病房

    是手术刀

    以及苍白最后的选择

 

白色的 是口罩

    是床单制服

    是仰望上方的孤独

    以及你雪的容颜

 

在外的 是堆积的花束

    是友情

    以及爱

 

冷冷的 是不能紧握的垂弱

    以及拒绝拥抱的手

 

无关的 是黎明

    是暗夜

    窗外是雨季抑或晴朗

 

只犹怨 早些日子为何不曾

    把散落四方的诗篇结集

    把生命最末的章节凑个终局

    不管是美丽或者不是




诗 | 病中记

诗 | 病中记

2017-05-27 绿蒂 辩护人Defender 辩护人Defender

 

▍文 绿蒂

 

隔绝的 是病房

    是手术刀

    以及苍白最后的选择

 

白色的 是口罩

    是床单制服

    是仰望上方的孤独

    以及你雪的容颜

 

在外的 是堆积的花束

    是友情

    以及爱

 

冷冷的 是不能紧握的垂弱

    以及拒绝拥抱的手

 

无关的 是黎明

    是暗夜

    窗外是雨季抑或晴朗

 

只犹怨 早些日子为何不曾

    把散落四方的诗篇结集

    把生命最末的章节凑个终局

    不管是美丽或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