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吴国阜:我与Z检察长的两次“缘分”

2017-06-13 吴国阜 辩护人Defender 辩护人Defender

——吴国阜——

吴国阜律师,厦门大学哲学系硕士研究生毕业,在厦门集美大学任教多年,现为福建秋生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国阜律师是最早公开呼吁平反聂树斌冤案的福建律师,也是念斌投毒冤案、陈夏影等人绑架杀人冤案辩护律师团中唯一福建律师。


▍文 吴国阜

▍来源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


几年前,我办理的一起受贿案,检察院拒绝将讯问录像移交给法院,被告人坚持说录像里有重大秘密,一定要想方设法调取到。我依法要求查看并复制讯问录像,法官却说他只是一个普通法官,拿检察院检察长没办法,让我自己想办法。我就三次冒昧、斗胆写信给Z检察长,晓之以理,动之以法。后来,Z检察长同意我到检察院去看录像,但就是不让我复制,而这本是辩护律师基本的执业权利。

 

我就在检察院看了一天录像,是在严密的监视下。我从录像里发现被告人身上明显有伤,这个证据与其他证据相结合,最后排除了被告人的口供。我由此对检察长蛮有好感,有点感谢他多少尊重了一下法律,让我掌握到重要证据,而他们可能没有发现这个证据问题。这算是我跟Z检察长的一次交集,一个“缘分”。

 

后来,Z检察长不小心出事了,他被指控受贿300多万元。据说,法庭上,他感到极其疑惑不解,他问法庭:我被疲劳讯问的录像明明有几十个小时,怎么拿出来的却只有两个小时?两个小时能说明什么问题啊?!他还质问起公诉人、他过去的同行:你们知道那几十个小时是什么滋味吗?生不如死!他愤怒地说。

 

Z检察长否认了大部分的受贿指控,也包括来自我的当事人(一个领导干部,不是上面那个)的那一笔,我的当事人“双规”时交代了向检察长“行贿”,但是,一到检察院,他就全部翻供了。这是我办理的职务犯罪案件中又一个零口供案件。就是这个线索导致我的当事人东窗事发。

 

我那个案件的庭前会议早已开过,如今,半年多时间过去了,法院仍然没有开庭的安排,这多少与检察长后来坚决翻供有关,我的案件因此好像有了一些转机。可以说,这是我跟Z检察长的另一重“缘分”。

 

我真的不是乘人之危,也没有必要落井下石,只是这些事尤其令人感慨。我真诚祝愿前Z检察长好运,获得依法从轻从宽处罚,希望有那么一天,能有机会与Z检察长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再续前缘”,说说这个打虎拍蝇运动中的那些人,那些事…………


我们不代表正义

我们是正义的搬运工

投稿邮箱:bianhu_ren@126.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