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8月1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山东桓台5亿金融大案:企业参与公安办案捉人,比“鸿毛”药酒狠100倍

辩护人Defender 今天

编者按:

一笔金额5亿元的贷款,逐渐波及,引发一场始料未及的风波。更因其中的企业涉嫌参与办案,公安以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而被称为“桓台鸿茅药酒案”。

2018年5月30日,淄博市中级法院通知被告人律师,交通银行青岛分行市北第一支行行长戚静、行长助理赵声、客户经理刘兴尚、营运主管费璟波违法发放贷款、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案被发回重审。

此前,桓台县人民法院判决:戚静犯违法发放贷款罪、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处罚金十万元;赵声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刘兴尚犯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费璟波犯违规出具金融票据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交通银行称,地方企业参与办案,涉嫌以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侵占国有资产5亿元。其中“参与办案”,“以刑事手段干预”,正与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鸿茅药酒案如出一辙,令人大感蹊跷。

但企业却辩称:该集团财务总监与银行工作人员、其他企业恶意串联,刻意隐瞒,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造成理财资金损失5亿元。

事情究竟怎样?从该案辩护律师的评论中或许可以一窥究竟。


▍综合 界面新闻,刑事辩护的转型

▍转自 公众号我在抱住



本案律师团,多位知名律师赫然在列


第一被告人的辩护人——朱明勇律师


1、朱律师原审二审介入辩护后如是说:

一家山东民企,在开曼群岛注册,在香港上市,在淄博桓台县设厂。旗下两子公司签假合同骗取青岛交通银行五个亿贷款,到期不还,银行为保护国家利益,按合同依法扣划其保证金,于是这家企业联手所在地桓台县公安立即出马从淄博桓台县跑去青岛这个国家计划单列市把被骗单位银行从行长到业务员一干四人抓来桓台,这家企业还派人参与审讯。

之后桓台检察院法院一路绿灯居然把青岛这家银行的人全给判刑了。然后又玩管辖权手法在本地起诉银行要求返还保证金,好在被山东省高院及时发现纠正。

这种操作模式是不是把鸿茅药酒和凉城警方甩出98条大街。这家老板贵为人大代表,曾官至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但是,也不想想,这么low的手段就真的能把国有银行的五个亿给干了?周永康当年也不会这么胆大吧。山东自古出响马,但那也只是劫劫民财而已。这回劫了国库里的“生辰纲”好戏也许才刚刚开始……

2、朱律师在重审一审庭前会议后如是说:

东岳集团两公司签订虚假合同骗取青岛交通银行五亿元人民币后到期不还,银行扣划其保证金后,东岳集团携所在地淄博桓台公安居然跑到青岛把银行行长副行长业务经理业务员一干四人抓来桓台给判刑了。

我和徐昕教授二审介入后认为全案无罪,并认为该案桓台公安法没有管辖权,本案属于极端的利用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的升级版,比鸿毛药酒有过之一百倍。

二审法院以事实不清,程序不当为由发回重审后今日上午桓台法院在东岳集团所在地的唐山法庭召开庭前会议。

我和徐昕老师昨晚在济南机场会师,到桓台已是凌晨,我们研究后决定今天申请桓台法院审委会全体成员回避,并要求法院不予受理该案。

因为该案一审判决书显示审委会曾研究过该案一审并作出决定。且本次新组成的合议庭成员中有两名审委会委员。另外在上午庭前会上又发现另一名合议庭成员虽不是一审合议庭成员,但是是刑庭庭长,在一审期间还私自跑去看守所且进入羁押区域接触一被告人问其是否认罪,基于此,我们要求其当庭说明到底去没去过,他支支吾吾不答,担任审判长的一副院长也很诧异,反复问被告人是否确定是该庭长。被告人表示确定还说是一名警察领进去的。

上午十二点会议结束,法院决定下午一点半继续开庭前会。午饭时大家问下午会搞到什么时候,我提出下午会议应该在五分钟内结束战斗。

果然,下午一点半开始后,审判长宣布因为本案涉及管辖问题、回避问题未能解决,庭前会议无法继续进行,宣布会议结束。

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我们寸土不让,尽管可能会增加辩护人来回奔波的辛苦和时间成本,甚至会因此放弃其他案件。但是我们的原则是:绝不让冤假错案从我们眼皮下溜走。

当然我们没接触到的就管不了啦。


第二被告人的辩护人——栾少湖律师

(以下为朱明勇律师朋友圈转述)

要问此案有多么荒唐,看看一审辩护人,全国律协刑委会副主任、德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会议主席、全国优秀律师栾少湖在一审宣判后的一段对话就知道了。

栾:你们真敢判有罪啊?

法官:都是领导定的,我也没办法。

栾在微博评论说,他都想上去扇法官两个耳光,再骂一句法治败类软骨头。试想什么样的案子能把体制内大佬气成这样。

也不知道法官和检察官看到这微博没有?

二审开始后,本案一当事人父亲找到我希望我为其儿子辩护,还说一审就找过我,我当时在美国,因时间安排不开就没接,其实我已经忘了这事,他一说我又记得似乎有这么个事。

看这案子真冤,正当我准备接受委托时,银行又提出来希望我二审为行长辩护,然后再请一位有能力的律师为那个当事人的儿子辩护。

于是我就与各方商量,最后决定我为行长辩护,然后又隆重推荐徐昕教授加入为原准备委托我的那个当事人辩护。

此后我们向山东各有关部门多次反映该案存在的极其严重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的问题,民企参与关押审讯银行工作人员的问题,管辖问题,引起媒体关注。财新、网易、界面等媒体作了多篇深度报道。

接着,二审法院以事实不清、程序不当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今日重审庭前会议我们提出桓台法院没有管辖权,建议法院不予受理,要求检察院撤诉。

庭前会议上我看三名年轻的女检察官正襟危坐,我说话时有个一直在笑,我严厉批评了这位山东型美女,说法庭是个严肃的地方,你不要笑。她继续笑。我还说此案背景复杂,你可能不明白,希望回去后自己斟酌,考虑到对检察官的尊重只是点到即止。

休庭后徐老师说他感觉那女检察官的笑不是我感觉的那种笑,说她应该是觉得我说的挺有意思的笑。我好像是说,你如果追究的是贷款诈骗罪或者骗取贷款罪你可能还真有管辖权,还有就是用民法理论解释了本案的合同签订地、询证函完成地的问题以阐明桓台不是所指控的犯罪地,所以没有管辖权的问题。虽不是正式开庭,但是第一次与徐昕教授同台,切实感受到一个优秀的刑事辩护律师的强大气场和缜密思维。值得同仁学习。更难能可贵的是青岛的律师们也非常给力,一直在顽强地坚持着。

据一审律师说一审开庭时另一个女检察官也时不时笑,是那种讥讽式的笑。说实在的 我说我第一眼就看到她长得像幺宁。

下次开庭我考虑是不是也可以笑。

下图一至五为栾主席的微博,其中图三为栾主席提交的证据,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