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4月13日 下午 9:2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叙利亚内战绞肉机:这座城市上演了二战后最惨烈的巷战!

冷热军事史 讲武堂 今天

声明:除《踢馆》外,讲武堂所刊登文章均为授权转载,目的是提供多样化看问题的视角,不代表堂主完全认同文章观点


作者:SOUL迪尔


叙利亚内战打到今年,已有八年。这期间持续时间最长、双方动用兵力最多和战况最惨烈的,当属2012-16年底的阿勒颇战役,堪称叙利亚内战中的「斯大林格勒」战役。


内战爆发,阿勒颇失守


阿勒颇位于叙利亚西部地中海岸以西120公里,人口超过200万,在内战爆发前是叙利亚第一大工商业城市。2011年内战爆发后,叙利亚自由军和其他叛军很快控制了阿勒颇市北部和西部的大片农村地区,并切断了阿勒颇市和南部哈马市的主要交通线。


2012年月7月,南部自由军主力发动了对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全面进攻,其前锋甚至打到距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官邸仅几百米的地方!趁着政府军的注意力被大马士革的战事吸引,北部叛军联军秘密调集1.5万大军,准备夺取阿勒颇市。


巷战中的自由军


7月19日,叛军联军用奇袭加渗透的方式突入政府军防守薄弱的阿勒颇市区东部,之后一名政府军将领率5千多人倒戈,叛军又控制了市区南部。回过神来的政府军马上从城外调集数万兵力在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杀回城内,与市区内的叛军形成对峙局面,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老虎」参战,打通补给线


僵持局面一直持续到次年3月,由于大马士革方向的自由军已经政府军打垮,因此叛军决定重点进攻阿勒颇。当月,叛军联军发动了第二次阿勒颇战役,企图攻占阿勒颇西南部的国际机场。幸好彪悍的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及时空运来三千生力军,协助政府军守住了市区与国际机场间的交通线。


战斗力彪悍的真主党武装


此时阿勒颇与大马士革之间的陆路交通依然没有恢复,为了驰援阿勒颇,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授权爱将苏赫尔?哈桑上校成立一支代号「老虎」的旅级特战部队。


这支部队的士兵训练都模仿真主党武装,并装备从俄罗斯购买最新式武器。老虎旅的任务不在于和叛军进行巷战,而是通过闪电战般的突袭来撕碎叛军的战线。


2013年10月,训练半年之久的老虎旅,连同其他部队共计1.2万余人,从大马士革出发,穿过阿勒颇东南部的沙漠地带,突然出现在叛军面前,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久。不到十天,政府军就打到了阿勒颇市区西部,完全打通了从大马士革到阿勒颇市区西部已中断一年多的交通补给线。


老虎部队指挥官哈桑


收复工业城,反包围叛军


在2013年秋和老虎部队交战的同时,阿勒颇的叛军也闹起了内讧。成员主要为叙利亚境外极端分子的努拉斯阵线和伊斯兰阵线在之前的战斗中一直保存实力,眼见自由军惨遭老虎部队修理,他们也干脆撕下伪装,对昔日的盟友开火。


叛军之间的内讧和自由军的溃散给了政府军反攻的机会,哈桑上校没有着急进攻阿勒颇市区东部叛军的坚固阵地,而是直接挥戈北上,进攻位于阿勒颇市东北的阿勒颇工业城,目的在于将阿勒颇市区东部的叛军装入政府军口袋。


政府军在巷战中使用坦克


叛军当然知道工业城的重要性,他们集中了包括车臣武装和「东突」武装在内的精锐力量,与政府军在这里进行了三个月的激烈巷战,双方投入兵力超过两万余人。在政府军米格战机的高强度打击下,到2014年6月底,反政府武装被迫放弃阿勒颇工业城。


在反包围阿勒颇市区东部叛军的同时,政府军方面还传来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被围困在工业城附近的阿勒颇中央监狱的一支政府军小部队也得到解围。


在长达13个月的包围战中,这支500人的小部队只能依靠叙利亚空军空投的物资进行补给,当解围部队达到时,他们中大多数人早已蓬头垢面,疲惫不堪。


阿勒颇中央监狱守军与政府军胜利会师


舆论宣传战,颠倒黑白


收复工业城后,政府军认为阿勒颇市区东部的叛军已经沦为瓮中之鳖,因而没有再南下将他们完全包围,而是派出老虎部队西进解围伊德利卜省。然而这次行动却遭惨败,孤军深入的老虎部队遭到3万叛军的联合围剿,奋战半年后不得不撤出,整个伊德利卜省彻底沦陷。


老虎部队在伊德利卜平原上冲杀之时,叙利亚内战中的另一股势力——伊斯兰国已经悄然崛起,其前锋已经逐渐逼近阿勒颇地区,为了防备这个强大的对手,政府军和叛军在这一地区的厮杀暂时告一段落。


伊斯兰国武装


在双方交火的这两三年里,阿勒颇市区东部叛军控制区内的市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方面他们要忍受极端组织伊斯兰教法的严厉管教,一方面又要承受政府军炮兵和空军时不时的轰炸,平民伤亡居高不下。


一向反对阿萨德的欧美国家从中看出了门道,资助了不少「自由媒体人」潜入当地拍摄纪录片,这些带有明显政治偏向性和掩盖极端武装暴行的纪录片却屡次在一些西方电影节上获得大奖,使得不少西方民众对叙利亚内战产生误解。


除此之外,欧美国家也在社交网络上大打舆论战。


自从交战双方在阿勒颇市区形成对峙起,一个名叫Bana Alabed的叙利亚七岁小女孩便不断在推特上用英文发布自己在阿勒颇市叛军控制区内的悲惨生活,号召大家一起来支援他们推翻阿萨德。结果到2016年底阿勒颇市被收复后,这个小演员便和家人一起移民土耳其去了。


阿勒颇小女孩Bana Alabed


伊朗、俄罗斯相继参战


进入2015年,叙利亚政府军又遭遇自2012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危机,在古城帕尔米拉、大马士革郊区东塔古地区和南部德拉省都吃了败仗,人力物力都达到了极限,被迫转为全面防御。在这种状况下,9月北部叛军联军集结3.2万大军,发誓要夺取阿勒颇市区西部。


此时坚守在这里的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志愿军。2015年叙利亚政府军人力资源枯竭后,伊朗空运了一万多名志愿军驰援叙利亚,其精锐圣城旅的战斗意志丝毫不逊于对面的宗教极端分子,指挥官更是具有传奇色彩的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


苏莱曼尼少将


俄罗斯空军也参与对叛军的大规模轰炸,新落成的拉塔基亚俄罗斯空军基地正是为此而修建。在俄空军的配合下,到15年年底伊朗志愿军不仅守住了他们的阵地,还反攻收复阿勒颇市区以南的大片农村地区,解除了市区西部的政府军长期被叛军半包围的困境。


最后决战,血流成河


为解围阿勒颇市区东部的友军,叛军决定发动第二次大规模解围作战,相关准备工作一直持续到16年6月。北部叛军13个主要派别组织共集结了5万大军,而且还大量装备了沙特等国援助的重型武器,势在必得。


叛军联军的装甲部队


大战来临,政府军也不敢含糊,在阿勒颇南北部署了超过4.5万以上的正规军和国外志愿者,休整多日的老虎部队也参与了这次大战,此时哈桑上校已经被阿萨德破格提升为少将,他所指挥的老虎旅也升级为师级部队。


从6月下旬起,双方集中兵力在市区西北部的包围圈缺口部进行了一个多个月的激烈巷战,由于叛军数量实在太多,俄空军面对如潮水一般涌入的目标,干脆直接使用白磷弹进行饱和轰炸。


为何叛军在此次解围战中如此卖力?因为被困在市区包围圈中的还有来自中东和西方等多个国家的100余名军事顾问,为解救他们,叛军背后的金主们已经下了死命令。


俄空军向叛军投掷集束炸弹


为了解围阿勒颇,西方部分国家也是用足了手段,先是企图制造化武危机未果,接着又呼吁双方停战来为叛军控制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最后干脆拍摄了一套被炸伤的叙利亚小男孩的照片来企图制造舆论压力。当然,这些故伎重施的把戏已经无法得到国际社会的多少实际支持。


2016年9月,政府军完成了阿勒颇包围圈的封闭,俄空军以每日数百架次的出动频率,在包围圈外打死数万名前来解围的叛军,有效巩固了战果。此前一直保持中立态度的阿勒颇市库尔德区的武装也开始出兵,配合政府军对包围圈内的数万叛军发动了总攻。


叛军的自爆卡车


被围困在阿勒颇市区的上万叛军困兽犹斗,激烈的巷战持续了两个多月,直到2016年12月政府军才宣布彻底控制整个阿勒颇市。此时距阿勒颇沦陷已有四年半之久,双方仅在最后半年的大规模巷战中就伤亡近4万人,可谓是叙利亚内战中的最大绞肉机。


目前虽然叙利亚政府军与叛军之间的战事已暂停将近一年,但叛军依然占据着阿勒颇市以西的农村地区,并时不时向市区打几发迫击炮,这座千年古城依然没有完全摆脱战争的阴云。




欢迎搜索ID:qqmiljwt
或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
腾讯军事讲武堂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