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每天这样做,腰椎间盘不突出!快来学学~

陈纯:从任正非的访谈看中国精英阶层的共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共享单车已死!

2017-11-26 网络 早晨 早晨

▲ 点击蓝色“早晨” 关注

     国内最短小最精悍的早晨平台



2016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迅速席卷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因为解决了城市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以摩拜、ofo为首的创业公司也被资本看重。


2016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迅速席卷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因为解决了城市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以摩拜、ofo为首的创业公司也被资本看重。


据不完全统计,共享单车领域的融资金额已达70亿人民币,疯狂的资本背后是疯狂的造车和扩张,行业变得非常躁动。


在这过程中,单车本身变成了烧钱引流量的工具,共享出行的意义已死!


这是一场没有回头路的殊死搏斗,而现在行业泡沫已经出现,但问题是最终的赢家能收获到胜利的果实吗?



01



昂贵的资本游戏,共享单车成“麻烦制造者”


我曾一度以为共享单车市场就看摩拜和ofo一决雌雄,然后IPO,没想到行业壁垒过低,新玩家不断涌现。


为了抢占市场,他们进行了疯狂的烧钱补贴,我一个朋友的摩拜账户,光领的红包就够他免费骑行到8月份了。可以想见,共享单车的补贴到了什么程度。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当初的网约车大战。


但是,不同于轻资产的网约车,共享单车的车辆生产和维护成本那是实实在在的,现在的共享单车更像是重资产的资本游戏


按照正常的逻辑,重资产的企业应该尽力保护好自己的产品,想办法降低运维成本。


然而,本该是重要资产的单车却几乎无任何监管,被随意放置在街头巷尾影响市容,单车被破坏、偷盗的现象非常严重。


但共享单车企业似乎更热衷于抢占地盘,投放更多的单车,至于单车问题则更多地交给了公共部门以及民众的道德自律了。


学者黄鑫给共享单车取了个外号叫做巨婴单车,他评价说:“共享单车这种靠全社会替自己分担责任来减少运营成本的方式,显然是在制造社会矛盾。更多的乱停乱放的单车就意味着更多的‘麻烦制造者’。”


▲北京八王坟东公交车站(图片来源见水印)


但是资本必然带来扩张,而随着投放量的不断增大,后期还有两块开支会更更加明显。一是维修成本,二是营销成本。


更严峻的是,从共享单车密集的融资来看,烧钱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了。


而资本不计代价进入的前提,是从单车市场的发展潜力、商业模型上找到支撑,但在当下市场乱局之中,企业已经被资本绑架,泡沫已经显现。



02



失控的市场争夺,泡沫已经显现


从4月份开始,这股席卷大半个中国的单车浪潮刮到了农村。


4月5日宁波一市镇开始试水共享单车进村庄;5月4日,成都一单车品牌已经将共享单车开进了成都的郊县农村;还有大批玩家也打算落地农村共享单车。


有媒体评价说,这代表农村人玩转共享单车的时代已经到来。


但在我看来,这意味着共享单车的死亡倒计时来临!


根据腾讯科技的报道,今年光摩拜和ofo两家向市场投放的单车极有可能均超过1000万辆,覆盖200个城市。


然而,根据分析机构的调研,中国400多个城市中,用气候、地形因素排除后,真正适合投放共享单车的很可能只有100多个


而广大的农村地区,很显然是不需要共享单车的。


而且在投放模式上,应该是先小规模投放,然后根据运营数据逐渐变多;但现在共享单车企业普遍将这个探索过程大为缩短。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依旧在炒作三四线市场,甚至农村市场,这反映了资本的高度焦虑



这种焦虑是很正常的,投资越来越大,竞争对手却越来越多,特别是以小鸣单车、mobike、Hellobike为代表的企业,它们都是从二三线城市起家,如今已经站稳脚跟。


这种焦虑很可能还与季节有关很快就要到多雨的夏季,那些铁质的车架必然会锈迹斑斑,成为城市垃圾;而到了冬天,骑行的人必然会大幅度减少,那些生锈了车到了明年开春,最终会迎来换车潮。这时候如果市场还没分出胜负,成本压力会让资本崩溃的。


所以,几乎每个企业都在烧钱补贴和吸引用户,想在短时间快速占领完成圈地,然后逼死对手。


但是哪个共享单车品牌背后没有资本?


这是一场没有回头路的殊死搏斗,资本除了加码,似乎没有任何办法。



03



资本的游戏早该结束了!


首先,我们必须要明确的一点就是共享单车是有市场,可以生存的,而生存的关键是能不能盈利


我觉得特别好笑的一点就是,现在很多的互联网创业都是不考虑盈利的,真正支撑企业的是风险投资,这简直不可思议!


如果像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回答盈利模式时说的那样,“失败了,就当做公益”,我请求你,不如不要创业,这是典型的不负责任的创业者的思维!



然而,这却是互联网经济最普遍的盈利模式创造一个模式,吸引流量,流量带来风投,继续疯狂扩张,再拿风投,最后如果运气好就上市。


但是,没有一个扎实的盈利模式,最终这一切都会变成泡沫的,就像乐视,全靠融资撑着。


如今的共享单车也一样,他们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如何把数据做得更漂亮,吸引风投,而单车本身,则只不过是烧钱引流量的工具。


而这就造成了共享单车如今的现状,给社会制造麻烦,而且看不到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而尴尬的是,如果某家共享单车公司打算走传统模式,稳扎稳打地运营市场,它就很有可能被疯狂的资本庄家所淘汰


这不是共享单车的问题,这是整个商业生态问题,是整个互联网的问题,精明的中国商人们正在把一个又一个行业变成融资的平台,全然不顾这种模式对行业的伤害。


我希望这场共享单车大战最后的胜者,是用心做精细化运营,脚踏实地搞好用户体验,用心创新盈利模式的公司,而不是不知创业为何物的搅局者。


资本的游戏早该结束了!




延伸阅读:共享单车靠什么赚钱?看完你就彻底明白了!



看完你就彻底明白了。


押金200,平均有6-10个人把押金留在APP里(你不会每次用车都把押金拿进拿出的,对吗?这是利用你的懒惰),那么就有1200-2000元停留在这辆车上。这辆车的购入单价,我不太清楚,但目测估计不会超过200元。而富士康工厂化生产大规模介入后,可能只需要100元。


于是,每一辆共享单车,要生生从市场上拿走至少1000元。如果投放1000万辆车,那么就是100亿元的存款。这不是一个农村信用社吗?


100亿的现金,可以派生出500亿的借款(你脑子可别想着100亿元去投资国债,每年3%的回报哟),这是金融基本的套路。500亿投资市场上,每年是35亿的稳妥收入,刨去利息、运营等费用,10-20亿利润,是有的。


一年挣10-20亿纯利润的生意。中国有几家上市公司能做到?怪不得能估值上百亿!


再则:


在你屁股跨上单车的前,无论是摩拜,还是ofo,你都必须把你的电话号码、真实姓名、身份证号(要实名认证)都发送过去,同时,你还得提交299元(摩拜)或者99元(ofo)的押金…




商业模式实际是一个链状的体系,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创新,至少要想明白如下5个核心问题


1、你准备提供的产品(或者服务),解决什么需求?换而言之,你的目标用户群体是谁?刚需,还是改善性的?高频需求,还是低频?


2、这个需求的市场是否足够大?如果是个小市场,那就不是创业,是糊口;


3、你的模式,会动谁的奶酪?换句话说,你的潜在敌人,块头有多大?这决定了你创业的摩擦系数与阻力,也决定了你最终能走多远;


4、你的模式,是否不容易被复制,被抄袭?


5、盈利模式——这是最、最、最重要的。简单说,你的商业模式,怎么赚到钱?任何不考虑赚钱的商业模式,都是耍流氓。但如果你耍流氓(当然吧,不能违法)就能解决赚钱问题,我不会在意你是流氓还是君子。如果我问一个创业者他的盈利模式,如果回答是我还没考虑这事,我现在就考虑烧钱做用户,抓流量,我对他都会保持足够的敬意,以及足够的距离;


最牛掰的创新,无疑是技术创新。但中国人创业,喜欢投机取巧,耐不得寂寞,不舍得技术研发投入,也不愿等,所以99%都只是单纯的商业模式创新——大家的创业,比拼的实际就是商业模式。


所以,在地产界有句名言:房子,除了地段,还是地段。在中国风投界也有这么一句经验总结:项目,除了商业模式,还是商业模式。


❖ 


在我做风投的这十几年里,我见过无数聪明的商业模式创新,很多都令人眼前一亮,但令人拍案叫绝的,则寥寥无几。




无它,就是因为没有几个模式把以上5点都回答好了。一般而言,能回答1、2、3的,就是一个还算不错的项目了。能回答1、2、3、4的,就是上品项目了。能把1、2、3、4、5同时回答的,就可以冠之以“最牛逼”三个字了,是极品项目。


如果要选中国过去7年最牛掰的创新商业模式,我会倾向于雷军的小米。他是第一个用硬件做互联网的,以几乎不赚钱的倾销价格获取用户(羊群),打造生态,然后去寻找“猪”来买单——也即雷军的名言:羊毛出在猪身上。

毫无疑问,智能手机市场足够大,价格敏感的屌丝用户也足够多,但,雷军的商业模式核心仍然只是一个单纯的营销模式创新,他会触动手机生产商与销售渠道的双重利益,断难持久。


一旦其他厂商在渠道改革上跟进(比如VIVO与OPPO),甚至是用技术创新来比拼(比如华为),而你的生态与“猪”都还没来得及找好,下坡路就是必然的了,这就是为何小米开始被迫扩展产品品类(诸如小米手环、小米电视等),继续挖硬件,而不是挖ARPU值的原因。

换句话说,雷军完美回答了上述1、2、3三个问题,4回答了一半,5没有答案。所以,小米这个项目,远没有市场想象的那么好。

如果要选中国过去5年最牛掰的创新商业模式,我把票投给滴滴。


出行的难易,几乎关乎所有人,市场足够大,而且绝对的高频,同时因为前期要烧大量的钱来圈用户,不是足够有钱的人,也无法去做这种创新。

但,它的瑕疵也是明显的:触动了几乎所有商务乘用车链条上人(诸如出租、公交、相关主管机关等)的利益,而这个链条上的人,属于社会天然会给以同情的所谓“弱势群体”。


最关键,他们是有组织的,不是散杂的个体。组织要反弹,力量是不容小觑的。而且,烧完钱后,在可预见时间内,滴滴看不到该如何赚钱。盈利模式一直不清,这是滴滴商业模式最大的硬伤。

换句话说,滴滴完美回答了上述1、2、4三个问题,3回答了部分,5没有答案。

所以,滴滴这个项目或许是好项目,但肯定不是“最牛逼”的项目。个中五味,投钱进去的人,自己才会体会到。

如果要选中国过去3年最牛掰的创新商业模式,毫无疑问,是以摩拜、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而且,我愿意对它冠以“最牛逼”三个字。


❖ 


共享单车这个商业模式创新,很类似其中的代表公司摩拜——真的令人顶礼膜拜,拍案叫绝。


ofo是最早成立的共享单车公司,2014年由来自北大的5位90后创始人创立,2015年6月,ofo共享计划推出,在北大成功获得2000辆共享单车,12月,ofo日订单接近2万单。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罗斌到北京大学办事,看到路上很多辆小黄车闪过,他意识到这是一家值得投资的公司,抓住了学生的刚需,并且是高频次的,于是便有了2016年春节后的A轮融资。


摩拜单车则是一开始便有资本的身影,10年汽车记者背景的创始人胡玮炜只是一个普通白领,2014年的一天,一个在奔驰中国设计中心工作的朋友告诉胡玮炜,未来的个性出行工具会有一波革新潮流,蔚来汽车的董事长李斌问她,有没有想过做共享出行项目,后来又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进行过探讨。


胡玮炜一开始就有这些投资人的支持,并邀请从优步上海总经理离职的王晓峰担任摩拜的CEO。


两者都发展迅速,从下表的融资数量与估值可见一斑:


“共享单车”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几乎一夜之间,各种小黄车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在诸多城市街头,是因为这个商业模式,几乎完美回答了我上面提出的5大核心要件。

首先,短距离出行是绝对的刚需。特别是日渐拥挤的大城市和高峰期,一直都是巨大痛点,公交、地铁、出租、私车都无法解决。


而过往一些城市(比如上海)尝试的“公共自行车”,由于各区政府各自为政,投入主体不清,自行车投放不足,还车困难等一些列问题,最后几乎都无疾而终。

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由公司投放车辆,打开手机APP就能查看附近的车辆,看到有合适的还可以提前预约。


不用停车桩,不用办卡,二维码扫一扫就能开锁,不用的时候停在任意合法非机动车停车点即可,半小时收费一元,用车成本低到可以忽略。


而且简单方便易用,几乎彻底、完美解决了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困扰。

其次,市场巨大。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络预约专车”用户规模为1.68亿,比2016年上半年增加4616万,增长率为37.9%。共享单车的潜在用户规模,无论如何不会少于这个。


哪怕你是一个丝毫不在意出行成本的土豪,一旦你体验过月朋友吃饭,开个私家车从东城到西城需要三个小时,然后再花一个小时找停车位的痛苦,你就知道绝大多数时候,宁可地铁。


出地铁站后骑摩拜单车到饭馆路边,把车一扔,是多么痛快和潇洒。所以,你几乎可以把所有城市上班一族都视作目标群体。

第三,这玩意几乎没有触动任何旧世界哪个“土豪”的利益,摩的除外——而摩的几乎是所有城市清缴的对象。而且,摩的全是“地下党”,没有一个组织,完全不成气候。


最后,也是最最令人“膜拜”的,是“共享单车”从一开始就有非常清晰的盈利模式:押金。想明白了这一点,你不得不对想出这个模式的人由衷赞服。

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通过分时租赁来部分变现,通过收取押金来回收资金,实现现金流并进行扩张:


分时租赁那个钱,其实一点不重要,无论是摩拜,还是ofo,我相信他们心里都门清:哪怕有一亿用户,每天用一小时,也就1个亿的收入,为此却需要面对超过1千万辆自行车的投放与硬件损耗,再加上其他管理费用。


更重要的是,由于其短途特点,及对标公交和传统“公共自行车”,其定价上浮空间有限。所以,他们压根就没指望通过一小时1元的租赁费来赚钱。


通过什么?
押金——这是一个无比天才的创新。


在你屁股跨上单车的前,无论是摩拜,还是ofo,你都必须把你的电话号码、真实姓名、身份证号(要实名认证)都发送过去,同时,你还得提交299元(摩拜)或者99元(ofo)的押金。

对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儿来说,能通过长期运营获得用户注册,以及一个电话,已经是天大的幸福。


“共享单车”的玩法,等于泡妞,第一次见面,就拿到了对方的所有身份信息与电话——这是对用户无比苛刻的要求,很多隐私意愿强烈的用户一定是抵制的,但“共享单车”用解决痛点的需求一次性实现了。

最关键的,还让用户掏了钱包——这是所有商业模式最后的一个环节,也是最梦寐以求的环节。

之所以说这是个天才的创新,是因为299的押金:


1、可以退,所以多数人不会抵制缴纳这笔钱;


2、可以退,但公司不会自动退,多数人也不会主动要求退,因为下次用车还得缴,其结果就是大量资金沉淀在公司,等于无偿占用;


3、押金不能动用,不能用作租赁车费的支持。这等于这笔钱只会增加,永远不会减少;


4、由于一份押金对应一个注册用户,而非一辆车,这意味着投放一辆车,能锁定远超过1个用户。摩拜目前是一辆车锁定8人,等于投放一辆车,获得2400元(300*8)的“存款”。


从这个意义上,摩拜投放的每辆单车,都类似一个储蓄所。


中国网点最多的金融机构是农业银行,在全国有超过2.4万家分支机构,3万台自动柜员机。而2017年1月23日,富士康成为摩拜新的战略投资者。


此次合作,将会有望大幅提高摩拜单车产量,每年总产能预计将能超过1000万辆——而每一辆单车,都是一个移动储蓄点。

仅以1000万辆投放为假设,每辆车锁定8人,每人300元押金,沉淀总额资金将达240亿——这是最经典的互联网金融的玩法。

不去着眼解决盈利,而是解决现金流,不出售硬件而通过收取押金来弥补现金流,减少了一般互联网企业为培育用户而通过海量补贴产生的现金支出,这是相当高明的一步。

换句话说,“共享单车”解决了上述模式中的1、2、3、5(见下表):



唯有4略有瑕疵,但无伤大雅因为,最关键的盈利模式问题,从一开始,就得到了解决——这符合“最牛逼”模式的定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