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装睡的人

今晚,我只想骂傻逼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北京地名暗藏的玄机,老北京也不一定全知道!

2016-11-10 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 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

 

说起咱北京话的文化,提到最多的一定就是儿化音了。但是今天我们不说儿化音,而谈谈北京话中一些特殊读音的来历,看看您都知道多少。


1.大栅(zha四声)栏


说道咱北京的特殊读音,首先要说的就必须是大栅栏了。栅栏两个字应该叫做(Zha四声 lan二声),可是用咱北京话读出来,就是“大拾烂儿了。”


据说,大栅栏之所以有这样一个特殊的读音,有两种不同来历。一个是最初大栅栏里有不少卖珊瑚的宝石商人,而珊瑚在满语里面读作“沙拉儿”,所以大栅栏就改名为了“大沙拉儿”,另一个是说过去北京的南城人文化程度低,看见大栅栏不会读,就读成了“大珊栏”,后来人们久而久之,老北京人念着瓢儿了,就把这两种音读成了“大拾烂儿”。


无论这两种说法哪一个是真正大栅栏读音的来源,总之,”大拾烂儿“这个读音,算是在咱北京人心中挥之不去了。

 

2.国子监(jian四声)


监应该读做(jian一声),如词语监狱,监听等等,都发一声,可是咱北京的国子监中的监确发四声。其实,国子监之所以发四声,是因为古代官名或官府名如果涉及到“监”字,都统一读四声。如我们熟悉的太监,钦天监等等。国子监作为中国古代教育体系中的最高学府,所以应当读作四声。

 

3.东南西北苑(yuan二声)


也许在北京您曾经遇到过这样的场景,一个外地朋友向一个北京人问路。


“您好,我想问一下南苑(yuan四声)机场怎么走?”

“什么?南苑(yuan四声)机场?没听说,只知道有个南苑(yuan二声)机场,您说的是那个吧?”


其实,不只是南苑,北京的东苑,西苑,北苑的苑字都发四声。发四声的原因,是为了与“院”字区分。如果读二声的话,很容易让人想到西院,南院等其他的北京地点,所以为了区分,苑字在这里,必须读作四声。

 

4.阜(fu三声)成门


阜应当读作(fu 四声),如物阜民丰中的阜就是四声。而北京的阜成门中的阜,却偏偏很奇怪,读作三声。


阜成门中的阜读作三声,不读二声,这其实跟别的没有太大关系,而是跟我们说话的习惯有关。在我们说话中,有时候会出现一种前后字连起来读改变读音的现象,这样读起来才更加顺口。不信您试试把阜成门中的阜字换成四声,就会感觉比三声读起来累很多。

 

5.东便门儿和西便门儿


北京含有门字的地点可真不少,比如什么宣武门,和平门,朝阳门等等。您一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这些门都没有加儿化音。可是,北京偏偏有这么两个门,说起来必须加儿化音,那就是东便门儿和西便门儿了。


为啥这两个门儿与众不同,一定要加儿化音呢?那是因为这两个门无论是位置还是结构,相对什么宣武门,和平门来说,都够偏够小,所以开始都没有正式的名字,但是周围的老百姓却习惯叫它们“东偏门儿”和“西偏门儿”。后来这两个门命名为东便门和西便门之后,周围的老百姓就依照过去叫法的习惯,给这两个门后来加儿化音了。

 

6.什刹海


提到北京的什刹海这三个字,您一定觉得这没什么特别的啊,除了刹字是个多音字,但是什刹海太有名了,所以一般没人会读错。但是您听说过什刹海另一个名字“十戒海”吗?这就是咱北京人对什刹海的一个独特称呼。其实“十戒海”这个叫法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故事,只是咱北京人说话语速快,念着念着就顺嘴了,就把什刹海念成“十戒海”了。

 

7.马家堡,十里堡(pu四声)


在北京地铁4号线,有一站叫做“马家堡”。我经常听到外地朋友看见地铁站牌管这站叫做马家堡(bao三声)。其实,在北京话的读音中这个字应该为(pu四声)。除此之外,像在咱北京的其他地点,比如什么十里堡,双泉堡等等,都应该是这个读音。之所以发这个读音,是因为这个字如果代表地名的话,就必须读pu四声,这是咱北京方言的一种习惯。所以,下次再看见这个字出现在地名中的话,就要知道它的正确读音了。

 

8.花枝胡同(花子胡同)


咱北京有众多的胡同,其中一个叫做花枝胡同。不过,如果这胡同换成咱北京人读的话,就会念成花子胡同。这个胡同这么叫,是因为过去这个胡同里面有个乞丐收容所,而乞丐过去又叫做叫花子,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咱北京人过去就叫这个胡同花子。虽然后来改成了花枝这么一个小清新的名字,但是花子胡同的名字却还是深深刻在了每个北京人的心中。

 

9.白家疃(tan一声)


在咱北京西郊,有一个山清水秀,景色宜人的村落,叫做白家疃。这个村名的“疃”字在新华字典的读音tuan三声,可是在咱北京它的读音却是tan一声,类似于“滩”字。与马家堡中“堡”字的特殊读音一样,疃在这里的意思是村庄或者屯,在咱北京话中,疃如果在地名中涉及到村庄或者屯的意思的话,就读作“滩”。所以,这个咱北京美丽的小村子,叫做白家疃(tan 一声),而不是白家疃(tuan三声)。

 

10积水潭(tan一声)


因为有家医院叫做“积水潭医院”,所以积水潭这个地方远近闻名。不过有很多老北京人都不知道的事儿是,积水潭(tan二声)中潭字的真正发音,并非是现在我们经常听到的地铁或者公交车上语音播报的二声,而应该是一声,潭(tan一声)。之所以念一声,是因为积水潭这个地名有这样一个典故。


从前有一块从天空中莫名出现的飞石掉落在积水潭这块的一块潭水上,这块石头上刻着一只雄赳赳的大公鸡与威武的雄狮,所以当地百姓就叫这里是“鸡狮潭(tan一声)”。后来这里改名叫做了积水潭,但是由于习惯的原因,人们还是叫这里为积水潭(tan一声)。

 

11.锣鼓巷(罗锅巷)


位于咱北京交道口的锣鼓巷这条古老的街区,它的名字也有着特殊叫法。在北京方言中,它叫做“罗锅巷”。

“罗锅”在北京话中指的就是驼背的人,而这条胡同的整体结构呈现的是两头低洼,中间隆起,就像是驼背的人的背部一样,所以又被老北京人称为“罗锅巷。”

 

12.白(bo二声)云观


北京的白云观,你一定听说过。不过白云观的另一个读音,白(bo二声)云观如果不是有一定年纪的北京人,真的不知道。


白云观这一特殊的读音,据说与戏曲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在戏曲中,有一些字有着特殊的读音,比如黑念贺,绿念录,白念博,六念路,贼念则,拆念彻,宅念这等等。而过去老北京人习惯听戏,习惯了戏曲中一些读音。看到白云观的白字,首先想到的就是戏文中的白字念博音,白云观就想当然的读成了“博云观。”

 

13.钱粮(lou四声)胡同


北京的钱粮胡同,通过每个人的念法可以分为两个等级。北京话最初级的人念作钱粮(liang二声)胡同,而北京话骨灰级的人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钱粮(lou四声)胡同。

正宗的北京方言除了儿化音特点之外,还有一种特点便是语速快,容易吞字。钱粮胡同读成钱粮(lou四声)便是这个原因。钱粮两个字如果快些读,就会发钱亮胡同。如果再快些再快些,就会读成钱粮(lou四声)胡同了。

 

14.南线阁(gaor)


从小在北京南城长大的人,对南线阁这个地儿一定不陌生。不过即使是在这里长大的北京孩子,大多数也不太清楚南线阁正确的读法是什么。


在北京话中,阁字一般不会发自己本身的音(ge二声),而会这样发音--gaor。听起来就有点像“高字加上儿化音。”所以南线阁也就读成了南线阁(gaor).现在很多北京人已经都不清楚这个发音规律了。至于为什么这个字一定要这样发音,大概的原因是一种约定俗成,没有什么特定的意义。

 

15.演乐(yao四声)胡同


演乐胡同,如果按照字面读音的话应该叫做演乐(le四声)胡同。其实,真正的北京话说出来,应该是演乐(yue四声)胡同。


为什么乐发音yue四声呢?过去这个胡同紧挨着一个教坊,在这个教坊工作的音乐的人来自天南海北。清朝形成的昆腔会用到许多南方方言,而这些南方方言会用到很多古音。演乐胡同的名字的叫法估计当时就涉及到这些古音的用法。虽然教坊和当时教坊工作的音乐人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都消失不见了,但是这一胡同特殊的发音却在岁月的匆匆中保留了下来。


怎么样?以上北京特殊的读音说完之后,您是否被北京方言巨大的魅力所震撼了呢?北京话的魅力在我们身边时刻都在发生着,关键是看您是否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察觉到。




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

   用不正经的方式干一件靠谱的事儿。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