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全网首发!Peterson 和 Žižek 辩论翻译(开篇陈述部分)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买房炒股的都要看!关于汇率、房贷、外储……央行全都回答你

2017-03-10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3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提问。人民币汇率没有贬值基础?外储降低怎么看?有无加息的可能……一连串的热点问题抛来,周小川等人是如何回应的呢?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整理出了十大热点问题的回应,赶紧往下看吧!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今年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比较稳定


周小川认为,今年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而且更加健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都取得成绩,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也比较好,应该说汇率自动就有一个稳定的趋势。与此同时,我们有关政策方面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在执行和监管方面要做得更精细一些。因此,我们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的人民币汇率应该比较稳定。


当然,外汇市场历来是非常敏感的一个市场,会随着整个全球经济,也随着中国所发生的各种事件不断波动,谁也不能够非常准确预期2017年走下来还会有哪些不确定性,哪些事件会发生。因此,正常的汇率波动是一个常态,也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谈利率差异:不一定导致持续的投机活动


在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中国和美国在利率方面的差异,对于维持人民币的稳定重要性如何”。

 
对此,周小川指出,从外汇市场的交易层面上看,特别是有很多交易室、交易员,从他们的层面上,利率差异往往是导致一些短期操作方面的动因,钱是会朝着利率高的方向移动。但是,从中期的角度来看,各国的利率水平主要由国内经济的情况所决定的,而国内的经济情况既包括经济增长、就业、对本国经济的信心以及通货膨胀率,通货膨胀率各国也不一样,各国利率也都是有差异的。


周小川举例称,日本多少年利率都很低,跟其他货币有明显的利率差距,但不见得说就一定会导致非常明显的、持续的投机活动或者资本流动。


➤➤点名理财产品:套利违规,投机性过强

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央行目前正在牵头统一资产管理业务的标准和规制一事,周小川表示,两年多以前已经初步设置了一个协调机制,这个机制叫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一行三会一局”,也就是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之间已经在许多比较大的问题上初步达成了一致。


接着,周小川指出了资产管理所存在的问题。首先,理财产品市场上有一些混乱,这些混乱包括比如标准差距太大、套利机会太多、投机性过强等问题。其次,监管之间通气不够,对市场总体观察和风险把握还不够好,所以这方面也要加强。从资产管理各种个体来说,有一些是投机性过强,忽视风险,没有一些起码的风险管理的做法。最后一点,也是大家所关心的,有一些资产管理产品或者理财产品嵌套运行,就是从金融系统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到了另外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来回在系统里转。


周小川表示,金融监管协调机制还会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而且在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还可能提高到更有效的层次,现在还没有做到,所以尚不能透露具体内容。

资料图


➤➤谈人民币债券:不刻意追求纳入债券指数


从去年开始,中国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举动很多,而且最近一段时花旗(Citi)和彭博相继把中国债券纳入他们的相关指数,有记者提问,今年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步子会更快一些,会有大的举动?


周小川指出,债券市场始终都是有对外开放的内容,并不是哪一年有一些突出的举动。去年有利的方面是,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迈进,人民币被纳入SDR篮子,这些都有利于外国投资者提高对中国的债券市场的兴趣,积极性也增加了。他表示,不刻意追求人民币债券是否纳入某一个具体的债券指数,但是会稳步地在这个方向推进,在对外开放方面,会逐步再取得更明显的进展。


央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目前正在稳步地推动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这种开放基本上在两个维度上进行:


一是境外机构到中国市场发行债券,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熊猫债”。到目前为止,国际开发金融组织、国外政府、国际上的著名金融机构和企业,这样一些主体都有在中国债券市场发债的实践,到去年年底,“熊猫债”发了600多亿人民币。其中,去年大家也看到世界银行在中国发行了以SDR计价的债券。


二是推动了境外机构投资中国的债券市场。近几年以来,人民银行在放松、放宽市场准入,消除有关限制,丰富对冲工具、便利资金的跨境汇入汇出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所以,现在投资中国的债券市场的境外投资者是400多家,大概是8000亿元人民币,去年一年增加了100多家,额度增加了1500亿人民币。


➤➤明确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


有记者问到,近期人民银行在公开市场上利用各种工具,市场认为在引导货币市场利率上行,有人会有这样的担忧,认为会传导到实体经济头上,会加剧实体经济“融资贵、融资难”的情况;更有人觉得,央行在收紧货币政策,甚至以后还会有加息的可能,市场该如何理解央行的这样一种操作。


周小川表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我们还是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或者更明确的说法,就是我们的货币政策是稳健中性。至于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确实中央银行工具箱的工具比较多,工具的使用自然可能也带有引导市场价格、引导预期,同时传导货币政策的意图。但是也不见得对每次操作数量、价格都要作出过度解读。货币政策总体来说还是稳健中性。


“至于有一些人的担心,我觉得应该从两个方面说。首先,如果经济中货币数量太大,像总理说的,我们不搞大水漫灌,但如果真是大水漫灌的话,实际上对经济还是非常有害的,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上升、资产价格泡沫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与此同时,货币政策在稳健方面适当做得更加中性一些,会有利于我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多企业要“三去一降一补”,如果货币太松的话,压力就不够,所以要从几个方面来看”,周小川说道。


周小川表示,在经济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银行业、金融业自己也在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就是说,要更多地面向中型企业、小微企业。因此,融资难的问题会逐渐有所缓解。而价格问题是除了名义价格,还要看实际价格,这跟物价和其他因素有关系。

资料图


➤➤杠杆率偏高怎么办?大力发展直接融资


有记者提问,对央行来说,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去杠杆,哪个更加紧迫?另外,还有那些促进去杠杆的政策?


央行副行长易纲认为,我国的杠杆率总体不是特别高。从结构看,住户部门和政府部门的杠杆率还不是特别高,但是企业部门,就是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从全球比较看,是比较高的。


易纲指出,我们国家杠杆率和国际上比有点高,这和我国金融结构有关。因为我们国家储蓄率高,形成以银行为主、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格局,大家从银行借钱占的比例比较高。这样就造成了中国杠杆率偏高。因此,杠杆率偏高和储蓄率高是连在一起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对于如何走出这个格局,易纲认为,有一条思路非常清晰,就是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要有更多的资本金进去。如果资本金多了,杠杆率就下来了,企业抗风险的能力就加强了。资本金怎么进去?考虑在各个行业要严格资本约束,要宣传一个理念:一个企业、一个投资有多少钱就干多少事。这个投资和这个企业,首先要有自己的资本金来承担风险,然后你去借钱,不管是借贷款还是发债融资,使你的资本金和借来的钱有一个最优的配置和比例,这样就能够激发全社会融资结构的优化,同时,也能够激发投资主体承担风险,小心、认真地进行每一个项目的评估,在做决策之前,把风险控制好。


➤➤敲打非银支付:对消费者的保护不够


有记者问及目前第三方支付产业的整体状况怎样?下一步央行还会采取哪些监管措施?”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支付产业近年来发展很快。从广义和狭义来看支付产业,广义的支付产业包括非银行支付机构和银行业,狭义的支付产业主要指非银行。第三方支付产业主要是讲非银行支付机构一块。


范一飞指出,这几年,非银支付确实累计了一些问题和风险,主要有几个方面:第一,因为市场参与者众多,总体而言市场供给和需求有一些失衡,供大于求的情况比较严重,所以行业也存在过度竞争的情况。第二,由于各方面原因,包括机构内部内控薄弱、风险管理放松等原因,对消费者的保护不够。 因此,这就会产生两个突出问题:


消费者的个人隐私特别是关于支付的敏感信息被泄露,甚至一些信息公开在网上买卖。备付金被挪用情况比较严重,有些机构把客户的备付金拿来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个人赌博,最后导致损失。往往一个机构出问题可能牵扯到多个地区,消费者的人数可能数以万计。


针对非银支付产生的问题,范一飞表示,近两年央行采取了多个措施对前期累计的风险进行化解和处置。包括出台了网络支付办法,推行了账户分类制度,对支付机构也实行了分类评级。此外,还有出台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并且第一次存管马上就要进行。


最后,周小川又补充道,有一部分支付机构的动机和心思并不是想用新的网络科技手段把支付搞好,而是眼睛盯着客户的备付金,觉得那个资金可以拿来赚利差,甚至有的打自己的主意,缺钱的时候从那里挪用一些,这就是动机不纯。我们支持支付业真正把心思都扑在通过科技手段提高支付系统的效率、安全和为客户服务上,而不是瞄着人家的资金,在那个资金上打主意。


➤➤谈住房贷款:仍会以较快速度发展


有记者问及去年住房贷款在新增贷款接近40%的比例,今年会不会有所改变?

  
周小川表示,去年,房地产信贷里面增长比较快的主要是个人购房贷款。个人购房贷款的增长,一方面有助于居民买房子,同时,在一些城市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住房库存比较多,有助于降库存。但是反过来说,在一二线城市又容易使住房价格上升。总体上来看,个人通过住房贷款购房以后,实际上资金就转到开发商。房地产开发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会带动一系列产业供给,所以这个贷款不能简单看作是买房子,实际上会传递到相当大的产业链上。

  
总体来说,住房贷款在中国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但是确实要适当平衡。随着住房产业的政策调整,估计会适当放慢。


资料图

  
➤➤回应外储降低:没必要搞那么多,别反应过度

  
今日,有记者向周小川提问,外汇储备从峰值4万亿美元到现在大概3万亿美元左右,如何看这样一个现象?

  
周小川指出,外汇储备涉及的因素比较多。他提到了两点,一是我们国家外汇储备在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开始比较快向上增长。特别是2002年下半年以后,开始比较快的增长。“同时,国际上也有一些摩擦,人家觉得你也太多了,我们自己都认为没有必要搞那么多。但是,一旦往这个方向走,惯性很大,所以冲高到了4万亿左右。其实没有必要搞那么多。另外,这里面也有部分大家认为是热钱的。”

  
二是,金融危机以来,由于发达国家普遍采取了经济刺激计划、货币宽松,特别是数量型的货币宽松计划,就是QE,美国、欧洲、日本都有。这样导致有放出去的大量流动性,变为了从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流出。新兴市场是资本流入的,流入的这些钱,有一些并不是像外商直接投资这类实体性的投资,而是金融性的资金流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的是4.2万亿美元。这些至少1/3流到了中国,也许有人说比这个还多一些。这些钱的稳定性实际上也是比较差的。不只是中国有一些外汇资金流出,也有一些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大的新兴市场基本都有流出,像俄罗斯、巴西、南非、印度。

  
周小川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外汇储备有所下降,这个事可以一分为二来看。一方面,我们看看在资本流动方面,是不是哪些地方做的不好,一些政策可能过去执行不严,我们就在这方面做一些改进。另外一个方面,外汇储备下降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因为我们本来也不想要那么多,所以适当的有所下降,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储备的东西就是要留着用,而不是攒着看的,所以这也是一种正常的事。

  
➤➤谈外汇管理:经常项目可兑换,没有限制

  
有记者问及外商投资企业利润汇出的问题,周小川表示,外界对外汇管理有一些议论,有一些也不准。首先说一些议论涉及到外商企业利润汇出,借债的还本付息,这实际都是经常项目。中国1996年就开始承诺经常项目是可兑换的,是没有限制的。但是,企业也有义务进行国际收支申报,国际收支还要有统计,这都是需要做到的。


资料图

  

至于对内投资,周小川认为,中国外商直接投资和其他一些金融领域的资本交易,在全球来说已经是一个很高的水平了,外商直接投资1000多亿美元,在全球是第一、第二的水平。这个情况下,再有非常大的连续的增长也是不容易的。但是中国吸引外资的政策、不断改进外商投资环境的政策,仍会延续。与此同时,还在扩大自由贸易区试点,从上海自贸区开始,扩大到另外几个自由贸易区,在吸引外资方面也能够有所改进。




 这些热门文章你或许也喜欢! 

汉拿山为求“自保”亮家底!扒一扒那些披着“韩范儿”外衣的国产品牌


2月CPI涨幅创两年新低!专家:温和通胀才是正解


科大讯飞产品亮相两会一度涨停,谁更爱搭重大活动的顺风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