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特朗普大规模减税&美债务上限危机,“宫斗戏”会怎么演?

2017-04-30 贾晋京、张岩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文 / 贾晋京、张岩

 

特朗普减税之靴终于落地,减税极有可能带来政府财政收入减少,继而引发担忧:美国赤字率和债务率恐将会进一步上升。4月28日,正是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到达上限的日子,需要再次通过相关法案提高债务上限,否则联邦政府将被迫关门歇业。尽管共和党人已经在国会参众两院占据多数,但是要想达成提高债务上限的妥协,面临困难可谓前所未有,关键问题就在于国会两党以及总统特朗普都有各自的算盘,“三角斗”可谓“步步惊心”。


资料图


01

美国国债上限问题的症结在哪儿?

  
自2011年奥巴马政府面对的第一次债务危机发生以来,美国国会的争论焦点始终围绕着两个方面进行,即政府开销以及税收。例如2013年有关债务上限的辩论中,国会共和党势力明确提出要求削减政府预算以平衡新增债务。

  
美国联邦政府债务由政府收入作为偿付担保,其中税收是政府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总收入99.5%。作为针对公民的直接税,2016年美国政府个人所得税收入达到25452亿美元,在总计33340亿美元的联邦政府总收入中占76.3%。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尽管美国国债偿付是通过增发新债进行的,但是政府增发债务,必须相应提升偿付能力。否则在不考虑不同期国债利率差别的情况下,总债务增长会随时间变化加速上涨。在个人所得税占联邦政府收入主体的情况下,最直接的提高债务偿付能力的方式即是提高公民个人所得税税率、增加公民个人税负。

  
也就是在这一点上,共和党与民主党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共和党主张减少选民的负担、转而营造更好的竞争环境,民主党则认为对于国民的福利保障是国家应尽的职责、应当增加政府提供的服务范围和深度。


02

想让国会达成妥协难度前所未有

  
共和党控制区域主要为美国内陆区域、南方和五大湖区,以非城市居民为选民主体。其势力范围除了一般认为的宗教保守地区、制造业和农牧业为经济主体地区等特点之外,另一共同点是主要为较低人均收入地区,对于税负变化的反应更加敏感。

  
与共和党正相反,民主党选民基础以高收入地区为主。民主党占多数的17个州包揽了全美国人均收入最高的20个州中的15个。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6年,美国人均缴纳个人所得税7712美元,对于人均收入最高的十个州来说,相当于收入的19.6%~23.6%;对于人均收入最低的十个州,个人税负比重则上升到31%~36.7%,相比前者高出约50%的水平。

  
从中可以看出,为了提高政府偿付能力而增加税收对于共和党的选民基础影响将会更加明显。因此共和党一直在寻求在减少或不增加税收的前提下,使用其他方法增加联邦偿付能力,例如减少政府开支、取消或削减部分政府转移支付的社会福利项目。

  
当然,这也不代表民主党完全赞同增加个人所得税的做法。在2012年的纳税人减负法案中,奥巴马政府、民主党议员联手修改小布什时代的减税政策,推动对富人增税。这一法案获得了众议院中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等财富分配相对较大地区共和党议员的支持,但是没有得到阿拉巴马、德克萨斯等高基尼系数地区共和党人的认同。

03

孰赢孰败还难见分晓

  
特朗普虽然以共和党的身份入主白宫,但是其执政思想与共和党主流意见依旧有相当一段距离。其核心思想是通过大规模的公共设施建设和政府采购作为经济增长的切入点,带动美国国内重工业和制造业消费市场的旺盛与活性化,从而提高就业率和国民收入。这一思路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在第一阶段需对已经衰退的美国本土制造业施加刺激,并为市场的进一步消费提供充足的货币供给。

  
同时,特朗普和其执政团队也希望通过减少企业税收和个人所得税的方式降低经营与生活成本,以提高美国制造业在海内外一般商业采购项目中的竞争优势,并提高国内市场购买能力。虽然其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带动美国国内经济复苏,在未来能起到扩大税基和纳税人群的作用,但是短期只能起到降低政府收入的效果。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特朗普一方面需要增加开支,一方面寻求降低政府收入,从财政上来说采取的恰恰是“节源开流”政策,与目前面临的财政困境需要的解决方案恰恰相反。

  
在2018财年的预算案中,特朗普政府勉强维持了总预算与上一年年度持平,在财政上采取了较为稳健的措施。然而这一预算案并没能完全满足共和党内部的需求,未能够起到统合国会内部共和党势力、使其与白宫意见步调一致的功效。

  
一个直接的体现,近日特朗普撤回了已经发往众议院准备进行表决的医保法案。如果说特朗普医保法案的撤回可以说是在其预设时间进行的一次战略尝试的话,新的继续拨款法案的通过则是一场无法选择时机的实战。或者特朗普被迫放弃庞大的经济振兴计划、被打磨的更像典型的“共和党人”;或者国会共和党人放弃部分自己的主张,以显示党内的团结。

  
即便如此,特朗普政府的继续拨款法案也要谨防参议院民主党人的阻拦。对于民主党人来说,这次的债务上限危机不仅仅可以是一次对当年共和党所作所为的报复,也是改变他们敌视的特朗普民粹主义、反环保主义政策的绝好时机。(中新经纬APP)


专家简介

 

贾晋京,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研究员,研究领域包括国际金融、宏观经济、全球治理、创新与产业政策等。

张岩,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实习研究员。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转载时请注明来源“中新经纬”




 这些热门文章你或许也喜欢! 

美国减税就是“税务战”?听听专家们怎么说!


北京“3•17”新政后,买卖合同纠纷终于有办法解决了


没想到,《人民的名义》里这些黑科技居然和A股上市公司有关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