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共享睡眠舱会是另一头风口上的“猪”吗?

2017-07-15 赵倩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近日,一则“无人酒店出现在中关村街头,扫码睡觉、无需押金和身份证”的消息引人关注。这个状如太空舱、供有需要的人睡觉的地方,同时占了“无人”和“共享”两大当前最热的风口,也赚足了眼球。能“共享睡眠”的“无人酒店”究竟如何呢?


“共享睡眠”是“共享经济”吗?


7月14日下午,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来到位于中关村大街中钢广场创业公社地下二层的“享睡空间”体验店。


第一感觉是,这个体验店并不好找:创业公社里没有指路标志,连问保安两次才找到其所在,待找到时,已经十分钟过去了。


10平方米的空间摆放了三组睡眠舱

中新经纬 赵倩 摄


当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来到“享睡空间”体验店的玻璃房前时,看到每个舱门都关闭着,地面上摆放了六双鞋子,门口还有几位等待的人。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有人说,他已经等了近两个小时,工作人员说,”最早一个是十点半进去的,还没出来呢。“


下午两三点时,睡眠舱还全部有人使用,直到记者四点多离开时,仍有两名用户还在休息  中新经纬 赵倩 摄


趁着等待用户的间隙,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和“享睡空间”工作人员攀谈起来。该工作人员说,这间占地面积10平方米的体验店,自从六月份运营以来,一直很受欢迎,“虽然没有做过具体人数统计,但至少每天中午都是满员的,也有些加班很晚的人选择在这里过夜。”


用户在使用时,可以免费自取一次性用品

中新经纬 赵倩 摄


又过了半个小时,终于等来了一位“睡足了”的用户,她大概是被门口的议论声吵醒的,“起床气”略大,“这是我睡觉的私人空间,别打扰我休息!”工作人员赶紧上前安抚。


针对这一现象,独立TMT分析师付亮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实际上这种酒店不能算‘共享’,睡觉是很私密的事情,与共享单车有非常大的区别,这类似分时酒店、钟点房。


而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科技创业中心(ZTVP)主任郑刚的认同,郑刚说:“严格说不是共享经济,是分时租赁,披上共享经济外衣更时髦点。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疑满足了一部分人的需求。”


“无人酒店”真的不需要人管理吗?


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s)注意到,待这位用户走后,“享睡空间”的工作人员赶紧把里面用过的一次性纸质床单和枕巾扔进了垃圾桶,用刷子刷了下床,完成整理工作。


有用户出来后,工作人员立刻前去清理

中新经纬 赵倩 摄


工作人员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每一个场地每天都有人在负责定时打扫、为有需要的用户做一些入住指导等工作,“一般会在整个空间无一位用户的情况下进行彻底清理打扫,以免影响用户休息。”


“肯定得有人嘛。”付亮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就像家里来了客人住一天,你还得为他换个新的床单被套,何况是陌生人?如何保证前一位用户走了之后没有留下下一位用户无法清理的东西,就如同有人破坏共享单车一样,总要有维护人员。不管怎么说,睡眠舱是付费的,作为睡眠舱的提供方,就需要有工作人员在上一位用户走后进行必要的清理和检查,以保证下一位用户能够安全入住。


“有没有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为目标用户提供其需要的服务。”郑刚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s)说道。比起一般酒店更加便捷,不需要押金、身份证,扫码入住,满足了“临时性”休息的需要,并不是要替代酒店,而是开辟了一种新的品类。“睡眠舱抓住了原本不需要住酒店,又有临时性睡眠需求的人,让他们为此付费。”


“表面看似无人,但肯定离不开人,不管是为睡眠舱做清洁的,还是保障运营的技术人员,可能还会增加新的工作岗位。”郑刚认为,应该对这种新的商业模式给予更多包容的态度


2.5立方米能否装下你的“好梦”?


用户“睡醒后”觉得挺好

中新经纬 赵倩 摄


在工作人员整理睡眠舱时,又有一位用户“起床”了,他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s),自己在附近工作,因为最近连着加班,住的又比较远,所以过来“补觉”,“离公司近,连着加班,有个能休息的地方挺有必要的!”这位用户匆匆说完就赶回去工作了。


扫码使用  中新经纬 赵倩 摄


待工作人员整理好一间睡眠舱后,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s)点开微信“享睡space”小程序,扫码后也进舱感受了一下。这个长2.1米,宽1米,高1.2米的封闭式空间里有小风扇、充电插口、照明灯,躺一个人是够了,但“不困”时,在完全密封的空间里还是感觉有点闷,也感受到反馈最多的是“隔音效果一般”。


舱内有镜子、灯、风扇、充电插口等

中新经纬 赵倩 摄


出舱后,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s)从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下个月他们会就睡眠舱进行迭代升级,主要解决隔音的问题。


据工作人员介绍,自5月8日在北京朝阳门开了第一间体验店后,两个月来,“享睡空间”仅在北京就已经有了16个场地,此外,上海和成都的共享睡眠舱也已经开业迎客。“接下来计划在青岛、南京、深圳等地落地。”


付亮认为,与共享单车不同的是,睡眠舱需要找到合适的用户群,并且得达到一定的规模,“如果一个场地的数量特别少,而大家的需求时间又很集中怎么办?每个场地都需要至少一名维护人员,成本怎么控制?是否合算?”


郑刚建议睡眠舱的投放先别想着挑战,认真为细分市场目标用户提供好服务,不断提升用户体验,不断迭代升级,也许能一步步进入主流市场


版权声明: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这些热门文章你或许也喜欢! 

乐视与Vizio,一场收购案的“罗生门”


贾跃亭下周回国?先看看有哪些摊子在等着他收拾


房企今年缺钱花?你可能想多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