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乐视网股东大会场内场外:不差钱的孙宏斌与讨债的供应商

2017-07-17 常涛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在讨薪者高喊的“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口号中,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只开了15分钟便匆匆结束。



要债供应商逼停股东大会 警察被迫管制


会上,乐视网董事长候选人孙宏斌说资金不是问题,对于上市体系的业务,要看未来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而一位不愿具名的乐视参会股东告诉中新经纬,讨薪者高喊还钱的声音在会场内也“听得十分清楚”。

 

场外混乱险引发冲突 44家供应商仍被欠7千万


还未到达会场所在楼层,“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就持续不断地传来。


一位手举“乐视欠债乐视还!”牌子的讨薪供应商 

中新经纬 常涛 摄


28家讨薪供应商唯一的代表 

中新经纬 常涛 摄


13时40分,距离股东大会开始还有20分钟,一位手举“乐视欠债乐视还!”牌子的讨薪供应商一出现就迅速被媒体围住。


中新经纬在现场了解到,前来讨薪的大概有十几人,代表了44家与乐视合作的供应商。


一位郑姓的供应商代表对中新经纬表示,这44家供应商又分成了两拨,一拨有16家,一拨有28家,都曾去过乐视大厦讨薪。


“刚才被围住的那些人是16家的代表,他们来的人多,我们28家只来了我自己。”他说。


郑先生告诉中新经纬,他们是从2015年开始和乐视合作的,主要负责乐视移动业务在京津冀地区的店面建设和广告宣传。“从2016年11月份开始,他们就逐渐开始不给钱了。当时是欠了我们44家供应商大概一亿零两百万元。”


他表示,此后乐视方面一共给了三份还款承诺书,分别在去年11月和今年的1月和5月,乐视控股和乐视网都在上面盖了章,他们也都接受了。


最近5月份的还款承诺书显示,乐视承诺在今年6月和7月分别偿还总欠款数的5%,8、9月份则承诺多给一些。“现在6月份的5%也没了。乐视承诺过今年12月底会全部结算清楚,但问题是从今年4月14日之后,乐视就再也没有给过我们钱了。”


郑先生表示,乐视目前尚欠他们28家供应商3千多万,44家共欠7千万左右。“那16家一直在闹,我们则比较安静,一直想通过协商解决问题,哪怕乐视拿出来很少的钱安抚我们一下也好,也可能乐视这块真没钱了。”


讨薪者与工作人员险发生冲突,现场一度场面混乱 

中新经纬 常涛 摄

 

临近会议开始,这些讨薪的供应商代表试图穿过工作人员组成的人墙,冲进会议室,此举也险些引发双方冲突,警察赶到现场维持秩序。


 一位自称能代表乐视控股管理层的负责人(左)出面与讨薪者交流  中新经纬 常涛 摄


一位自称能代表乐视控股管理层的负责人赵磊(音)出面对讨薪的供应商表示,贾跃亭对目前的情况很了解,他正在想解决办法,希望大家给乐视时间,乐视“认账”。

 

场内欲不设交流环节引异议 孙宏斌为新乐视发声称资金不是问题


14时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身穿黑色T恤的孙宏斌第一个提前入场。据一位参会的乐视股东告诉中新经纬,孙宏斌落座后,不少股民去找他自拍合影。


谈起这次会议的感受,该股东表示:就走了走流程。“没开多长时间,就是投了票,投完票以后基本就结束了。股东们随便问了几个问题,但是说实话没怎么回答。”她说。


股东大会现场 乐视供图


据了解,临时股东大会的主要内容是进行包括《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7月6日)、《关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股票延期复牌的议案》和《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改组暨补选非独立董事的议案》的四项议案的审议,并以记名投票方式对会议全部议案表决。


据媒体报道,这一过程大概用了15分钟。当主持人宣布现场股东大会审议大会结束,不设交流环节时,不少现场的股东提出了异议。


很快,就有股民向孙宏斌质疑乐视的债务问题。但这一问题被乐视董秘赵凯现场制止,称与上市公司无关。


对于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30亿关联交易将来怎么处理的问题,乐视网CEO梁军表示,关联交易是现在正解决的整个上市公司业务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目前正在非常紧密地跟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各个公司,包括实际控制人贾跃亭紧密沟通,大家会在半年报以及后面陆续的报告中正式看到。


乐视网董事长候选人孙宏斌与乐视网CEO梁军交流 

乐视供图


在会场上,孙宏斌还为“新乐视”发声,称资金不是问题,乐视网将从激进回归稳健。


孙宏斌表示,目前的新乐视是比较稳定的,新乐视,新团队,新文化,资金不是问题。“确实也没特别多可说的,我一直看好乐视网上市公司这块业务,乐视影业、乐视致新、A股上市的乐视网,肯定是看好的,但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他说。


孙宏斌认为,乐视上市体系这块业务要看未来三年五年的发展潜力。“如果看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可承诺的。”


在孙宏斌看来,目前乐视网主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怎么办?”“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


孙宏斌还提到了王健林对于乐视旗下电影业务的肯定。他表示:“乐视超级电视肯定是好东西,乐视影业也做得不错,老王(王健林)对张昭也很看好,乐视网和乐视电视这块业务,我们肯定能让公司的经营做踏实了。”


“我们肯定要很务实,让这个公司站在地上,由激进向稳健转变,我们的战略是领先的,只是管理和经营出现了一些问题,今后我们将强化自制和大屏业务。”孙宏斌表示,乐视网的负债率控制得还不错,公司现在账上有足够的现金。“因为业务是好业务,重置的话乐视超级电视怎么做,乐视影业怎么做,现在的成绩没有五年是做不来的,现在乐视超级电视是互联网品牌第一名,乐视影业也是中国最好的影业公司之一,还有A股上市的乐视网,这三块肯定是看好的。”


会议结束后,中新经纬采访了讨薪供应商的代表,他们表示乐视不管将来姓“贾”还是姓“孙”,他们都会要下去。“我们还打算回乐视大厦去,等着钱回去发给工人。”


而据媒体报道,会后,孙宏斌表示自己没有精力放在乐视上,主要还是融创。他同时强调 “乐视是不是要姓孙”这个话题“没什么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孙宏斌在离开会场前还曾点评门口的讨债纠纷称:“我们这次股东大会就像地下党。”


版权声明: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这些热门文章你或许也喜欢! 

共享单车“清场”之战:最恐慌的是第三名之后的投资者


汝之爱恋,吾之金钱


资产荒是伪命题?资产升级决定互金企业下半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