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某国高价引进的黑人,你想象不到的怀

继国家电网、中国移动报亏损后,中国石油报亏损217亿元

当年,北京“天上人间”47个头牌曝光照(女同志绕道)!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共享出行企业接连倒闭:用户押金难退,创始人哭穷,供应商被打

2017-11-24 常涛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每天一分钟,财经变轻松!

大家好,今天我们聊聊“好心有好报”。

如果你是旅店老板,

在客满的情况下又来了两位客人你该如何应对?

将自己的房间让给他们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共享出行领域又爆出负面消息。昨日(11月23日)晚间,小鸣单车内部员工称,小鸣单车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失联,公司CEO陈宇莹已经离职,小鸣单车几乎名存实亡。此外,还有员工称小鸣单车已拖欠其2个月工资。


随后,此消息被媒体证实。小鸣单车也将成为自今年6月以来,倒下的第7家共享单车企业。此前,共享汽车品牌EZZY、友友用车,共享电单车品牌小鹿等也相继宣布停运,共享经济风口下,共享出行领域出现了一波“关门潮”。


在这波“关门潮”中,与此相关的每个人都各有故事。他们有的排长队苦退押金,却无果而返;有的受自家企业倒闭影响,遭遇人身攻击。而这些曾被认为引领了潮流的共享出行企业创始人,也在讲述各自不同的失败教训。

 

资料图 中新经纬 常涛摄


用户: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多次尝试后,家住北京的刘女士还是没能要回花在小蓝车身上的99元押金,她自我安慰道:“就当这钱丢了。”言语中,她透露着些许无奈。


刘女士告诉中新经纬,她大概是在今年3月份就注意到了小蓝单车,因为它损坏率低,还特别好骑,所以就交上了押金。


“小蓝单车是我的首选,我对它也很有好感,以至于后来‘小蓝单车押金不能退’的新闻满天飞时,我都没有太在意,因为好多街上的小蓝车还是依然能骑的。”她说,“最近某一天,我突然想到自己的小蓝车押金还没有退,就打开APP试着退了一下,结果发现已经退不了了,不仅客服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而且APP也无法登录了,因为小蓝单车已经不给发送验证码了。”


相比于刘女士,付先生的所遇的境况似乎更“不幸”一些。据媒体报道,付先生是酷骑单车和EZZY的双用户,在酷骑单车被爆出跑路时,他就已经损失了299元的押金,而面对进入清算程序无法退还押金的EZZY,付先生愤愤不平地说道:“酷骑单车跑路我已经损失了299元了,我可以不明不白的算了,可是这次是2000,凭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我?”


付先生透露,他从9月23日就开始申请退还押金,但是过了一个月,押金依旧没有到账,而按照EZZY APP里的说法,其退还押金的时间为15个工作日。   


资料图 中新经纬 黄昂瑾摄


与付先生有类似经历的人不在少数,他们组建了一个维权群,里面几十名网友一边为自己的押金犯愁,一边紧张地商量着对策。


在面对不能退还押金这件事上,刘女士说,共享单车的出现,确实改变了很多人的出行习惯,也给大家带来了很多便利。但新事物的出现,或者创业的失败不能一直让用户买单。

    

供应商:有的企业因此倒闭 甚至被打


11月22日,舆论浪尖上的小蓝单车传出新消息。不知去向的CEO李刚的父亲李文生来到北京,与数十家供应商的代表进行了谈判,来自江西的裴海(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中新经纬通过天眼查系统发现,李文生除了李刚父亲这一身份外,他还是小蓝单车母公司天津鹿鼎科技有限公司的际股东,占比95%


李文生的露面,加上他特殊的身份,曾让裴海以为事情或许就此迎来转机。然而最终,他还是愤怒而归。


对于他们之间的谈判结果,裴海向中新经纬甩出了几句话:“没有任何结果和意义,一直僵着。他(李文生)说他没办法,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可谁能要他命啊!”

    

裴海说,他的业务是做小蓝单车电子锁里面的零配件,至今仍被欠100多万元。虽然在所欠供应商里不算多的,但这钱对他来说却很要命。

    

据媒体报道,小蓝单车共拖欠供应商与负责单车日常维护的运维商款项或高达2亿,涉及200余家厂商。拖欠数额最高的一家是做车锁的供应商,达1600多万;另一家做车架和组装的供应商被拖欠1300多万;一家做支架的供应商被拖欠600-800万;其他公司被拖欠款项数额为100万-400万不等。此外,小蓝还拖欠物业费达200余万。



裴海向中新经纬回忆,小蓝单车的资金危机或许从今年4月底就已经爆发了。“今年3月底的时候,小蓝(单车)给所有的供应商每家下了一个30万量的订单,等到了4月底,订单刚刚做完一半的时候,小蓝(单车)突然说,不要再做了,停止发货。所以我们认为危机是从那时候就开始爆发了,而之前所欠的货款也没有还清。”他说。


裴海说,他一直没有见过李刚,但他认为,李刚作为创始人,作为儿子,企业出现了危机迟迟不露面,反而把自己60多岁的父亲摆到台面上,很不道德。


“有困难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面对,商量个解决的方法。你(李刚)发个声明,说自己失败了,博取同情,那你怎么对自己的用户没有同情之心,对自己的老爸没有同情之心。”他说,“我们觉得他父亲出来露面也是被逼无奈,是我们供应商把他逼出来的。有的供应商被他自己的供应商打了,有的供应商则是因为要不到钱工厂彻底倒闭。你欠这么多钱总得承担一些社会责任吧。”


对于下一步的计划,裴海说他并没有什么打算,李文生说他不知道李刚的下落,自己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也没有办法一直跟着他。

 

创始人:提到最多的词是“融钱”


“当你明天早上起来到公司的时候,这个事业不复存在了,如果这是你们最后一天在EZZY,你会做什么?”这是共享汽车平台EZZY创始人兼CEO付强在今年5月全新EZZY战略发布会上说的话。


不料5个月之后,付强一语成谶。10月23日晚间,在北京地区运营的共享汽车品牌EZZY突然宣布公司解散,留下一地鸡毛。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EZZY的主体公司为北京大梦科技有限公司,其创始人付强,此前曾在银河证券投行部工作,2014年离职创业,2016年转型切入汽车分时租赁领域,2016年3月EZZY正式上线运营,车型以宝马i3、奥迪A3等高端车型为主。


在之前,也就是EZZY正式上线运营之时,付强对自己的评价是:我不创业太屈才。


丁伟曾经是一位爱玩跑车的“富二代”,同时也是町町共享单车的创始人。因为他颇喜欢折腾,去年底靠着父亲的投资在南京跟风创办了町町单车,这是南京首家共享单车企业。



在投放1万多量单车,发展起15万用户之后,町町单车在今年6月倒闭,原因是作为公司输血方的父母突然断了资金链,


如今,丁伟形容自己是“一无所有,除了一身债和一条狗”。而他自己也即将北漂打工。

    

在共享出行领域,遭受创业失败的远不止他俩。面对公司倒闭后的一地鸡毛,创始人们也往往选择发表声明或接受媒体采访以回应社会质疑,安抚拿不到押金的用户和要不到货款的供应商。


中新经纬在梳理他们的公开声明或接受媒体采访实录时发现,无论是共享汽车EZZY付强、小蓝单车李刚,还是町町单车丁伟、友友用车联合创始人蒋擎,在复盘自己的失败时,都提到了一个关键词:融钱。


付强在公开声明中说道,造成今天之局面的直接原因是融资失败。


“今年2月拿到2000万融资的第二天,我就开始寻找新的融资。因为我们非常清楚,这笔钱根本不够。我每天都在找钱,前后共见了50多家机构。原本已经有两家机构决定要投,但国庆假期的最后两天,领投的大机构决定放弃,跟投的小机构愿意坚持投资500万。最后一刻,我的内心非常纠结。我明知即使拿了这500万也于事无补,事情本质并不会扭转。当时已经签订的协议也被我撕毁了。最终,我把实际情况告诉对方,以公司现在的处境,从投资安全角度考虑,投资500万进来的风险非常大。”他说。


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


李刚也在之前发表的声明中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他说,本来预计五月末六月初融资成功后就可以一次性将资金问题解决,而随着资本市场日趋冷静和其他事件的打击,融资变成了泡影,并购丧失了最佳时机。


为了融到钱,李刚说他跑遍了上百家基金,得到了无数关于产品和团队的称赞,但这一切都没有换来一笔资金,打没了他最后一分骄傲。


友友用车的联合创始人蒋擎也曾表示,“要在这个市场胜出,谁的资源更多,融资能力更强是最重要的。”


近日,曾投资ofo、滴滴等著名“烧钱项目”的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朱啸虎在某创业大会上称:“靠烧钱起来的,基本都是伪需求,我以后不再投烧钱的项目。”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共享经济所遭遇的“资本寒冬”已经来临,是抱团取暖,还是迎寒而立?每个人亦有不同的故事,在风口上,在簇拥的大潮里,冷暖自知。

 

文章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这个专业的毕业生年薪50万,没出校门就被谷歌微软BAT疯抢


3年不加薪50%就退款!咪蒙推付费职场课,网友却这样说…


互联网小贷批设被紧急叫停,现金贷淘汰时代来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