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高级红!!!祝贺步长制药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数据告诉你,谁将为美国25%的关税买单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我在北京的火车站打了个车,瑟瑟寒风中苦等40分钟

2017-11-25 孙丹阳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近日,一篇名为《为什么说北京南站不如上海虹桥站?》的文章引起热议,文章称北京南站打车动辄需要等半个小时,耗费时间、效率低下。


为了一探究竟,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对北京的几个火车站:北京西站、北京站以及北京南站进行实地探访,看看打车到底难不难。


北京西站打车:寒风中等了40分钟


此前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曾发布《关于在北京西站、北京站、北京南站出租汽车营业站安装固定视频监控设备的通告》,据《通告》,北京西站设立北广场和南广场两个出租车营业站。

  

23日晚高峰6点到8点左右,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来到北京西站。一下地铁,候车大厅中各种指示牌林立,很难发现有关出租车营业站的指示,需要车站内工作人员的帮助才能找到方向。


北京西站地下一层排队打车 中新经纬 孙丹阳 摄

  

西站南广场出租车营业站位于西站地下一层,乘客等候区设有三排围栏供乘客排队,门外出租车载客区为双车道,可供两辆出租车并排驶入。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到达时,等候区乘客已经排满了三排围栏,带着大包小包缓慢向前移动,出租车大概2到3分钟进站一辆。从排队开始,到最终坐上车,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共花了42分钟。


北京西站北广场外出租车寥寥 中新经纬 孙丹阳 摄

  

到西站北广场出租车营业站的路更难找。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在候车大厅一层和地下一层来回寻找近10分钟,才发现北广场位于西站外侧的广场中,露天搭了凉棚,四面透风,只有头顶铁皮遮盖。当日晚间北京气温在零下1度,乘客们只能在寒风中排队。

  

同样是三排围栏,缓慢移动的乘客,零星而至的出租车。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在等待的过程中,有大概十分钟的时间出租车载客区空旷无车,调度员解释说到晚高峰堵车出租车进不来。听闻此言,便有乘客拖着箱子离开队伍,转身离去换乘其他交通工具。

  

从郑州到北京来出差的石先生对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以前经常来北京出差,在西站排队人多的时候能等一个多小时。”

  

西站北广场出租车营业站工作人员也对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高峰期排队时间没谱,节假日一般排40分钟或一个小时,下雨天排队时间更长,没车的时候只能等着。”如果排队滞留的乘客太多,调度中心会通过出租车公司叫车过来,“有时候中心叫车都过不来,外边太堵,出租车过不来”。

  

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在西站北广场排队时长达40分钟。

  

北京站打车:出租车排队,乘客较少


北京站出租车等候区乘客寥寥 中新经纬 孙丹阳摄

  

23日上午10点左右,以及晚间8点半,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两次前往北京站出租车等候区体验。

  

北京站出租车排队区同样位于火车站外的广场,与北京西站一样,四面漏风,头顶搭凉棚。但其与北京西站不同的是,乘客寥寥,没有人排队,反而是等候区外的出租车排起了长龙。相比于北京南站和西站,北京站打车并不难。

  

北京南站:安检繁琐 凌晨打车难


视线再转到北京南站。


北京南站指示牌 中新经纬 孙丹阳摄

  

据《关于在北京西站、北京站、北京南站出租汽车营业站安装固定视频监控设备的通告》,北京南站东侧出租汽车营业站设在地下一层东停车场,西侧出租车营业站设在地下一层西停车场。


北京南站排队打车:一队长龙,灯光晦暗。 

中新经纬 孙丹阳 摄

  

23日晚间9点半左右,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来到北京南站。南站的指示牌同样让人眼花缭乱,但出租车营业站的指引比北京西站要醒目一些。南站出租车排队处是长长的单排甬道,供一人站立。地下灯光晦暗,空气闭塞,候车环境不算宜人。与此一道玻璃墙之隔的,是出租车进站排队区,可供两辆出租车并排驶入。


北京南站停车场出租车队 中新经纬 孙丹阳摄

  

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到达时,东西两侧停车场乘客和出租车早已排起长龙,一眼望不到头。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看到有乘客因队伍太长,无奈折返回候车大厅换乘地铁。

  

南站出租车调度员对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一般周六、日出租车比较少,晚上地铁、公交结束后就要等一个来小时,有时候四十分钟。如果赶上下雨站里可能一辆车也没有。”

  

当日晚间,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在南站西停车场出租车等候区排队25分钟。

  

火车站打车难为何难解决?


火车站客流量大、乘车需求多,出租车司机到火车站拉客属于自发的市场行为。

  

来自天津的出租车司机金师傅对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一般马路上没人或走到火车站附近时,就会去看看。国庆时街上都是打车的人,上下班高峰期路上也都是打车的,那时候就不会去站里了。”

  

北京南站出租车调度员王先生说,“周一早上如遇堵车(火车站里)就没(出租)车,每天晚上也缺车,周五晚上车更少。周日晚上车也少,因为司机都歇了。”

  

金师傅认为,与滴滴相比,出租车司机收入低,积极性不高,也是造成缺车的主要原因。“出租车司机一般6、7点钟收车,如果当天收入不错可能会多坚持两个小时。一到9点,火车站就开始缺车,到晚上11点乘客人数会很多,跑夜班的出租车还是少。”

  

据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粗略计算32座城市每天进京的火车数量,发现17:00——24:00之间抵京的火车数量达全天的41%。这说明夜间北京各火车站客流量并不少于白天。但与之对应的是入夜后营业的出租车数量明显减少。

  

金师傅表示,现在出租车就维持在“三站两场”这几个战场了,三站两场是指三个火车站,两个机场。“大部分出租车司机都喜欢在市区跑,三个火车站里我最喜欢西站,管理还行,其他两个火车站的车都太乱了。”

  

黑车、网约车打击出租车司机积极性

  

“火车站太乱”是什么意思?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向金师傅继续追问。“相比较而言,南站、西站、北京站,西站比南站好点,南站比北京站好点。比如说,北京站长期的违规、违法黑车,拉私活的,没人管。”“西站还好一点,南站也不行,黑车太多。黑车都在停车场里,”金师傅不满地说道。

  

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对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火车站打车难“这个事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北京火车站出租车调度由企业承包,多年前存在进场费问题,2015年时取缔。还有就是黑车、非法网约车扰乱市场秩序问题,目前这种情况仍有。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北京交通执法总队已在2017年6月15日启用电子监控设备严查出租车、网约车违法行为。根据此前的规定,网约车不得巡游揽客和在巡游车调度站排队揽客。违法信息将被计入个人信用信息系统。

  

而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在北京南站和西站排队时,看到长长的队伍旁仍有黑车司机招揽乘客,旁边就是出租车调度人员与安保执勤人员,黑车司机招呼乘客的声音很大,工作人员听到后习以为常。北京西站排队区提示牌提醒:“请不要搭乘黑车,以防上当受骗!”


北京西站“不要搭乘黑车”温馨提示 中新经纬 孙丹阳摄

  

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试着向黑车司机询问价格,从北京南站到大兴荟聚商场要价一百多,同样路程当晚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乘坐正规出租车所花费用只有38元。

  

此前,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询问北京南站出租车调度人员时,对方很肯定地说,“这没有黑车”。


共享出行企业接连倒闭:用户押金难退,创始人哭穷,供应商被打


面试时不要问五险一金和加班费?这碗职场毒鸡汤让众网友炸了……


这个专业的毕业生年薪50万,没出校门就被谷歌微软BAT疯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