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全网首发!Peterson 和 Žižek 辩论翻译(开篇陈述部分)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一个山东农村的婚嫁江湖:女孩一天相十几个对象,媒人按彩礼钱提成

2018-02-23 经纬君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大年初二,山东西南地区某农村,于帅早上五点多钟就起床收拾利索了,因为按照之前本村媒人张桂香的安排,他将在当天上午与两位女孩相亲。


于帅在当地县城某汽修厂工作,22岁的他在家人看来,早就过了该结婚的年龄。春节假期这几天,是于帅一年中为数不多在家的日子,抱孙子心切的父母早早就托媒人给他安排了多场相亲。


不过,当天于帅的两场相亲并没有如期进行,张桂香告诉他,对方女孩要相亲的对象太多了,实在安排不过来。


资料图:农村婚礼现场 中新经纬 薛宇飞摄

 

一个女孩一天被安排近20个相亲对象


在于帅居住的这个仅有500多人口的村庄,除了张桂香,还有另一位媒人闫爱春,在当地村民眼中,她俩是“靠嘴吃饭”的专业媒人,一年到头以说媒为生。


此外,村里还分散着不少兼职媒人,他们有机会也会为“村里青年的婚姻大事操操心”,比如过年这几天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机会,因为村里的年轻人都回来了。


对于相亲落空这件事,于帅没有放在心上,准确点说,他已经习惯了。“过年这几天,村里在外打工的年轻人都回来了,正是安排相亲的好时候,男孩多女孩少,排队等着很正常。”于帅说。


过年是相亲的好时候,这道理张桂香自然更懂得。从进入腊月,她就开始联系附近几个村的媒人,打听哪家闺女过年要回来,并将她们回家的日子、离家的日子一一记在本子上。“我们只打听姑娘的,男孩子不用打听,他们都是主动来找我们。”张桂香说。


当男孩子找到她时,张桂香会仔细询问对方工作、年龄、身高、家庭人员、在没在县城买房、有没有买车等信息。而张桂香也会依据这些信息,对这些男孩子进行筛查。


“实事求是地讲,现在相亲,女孩不光要看对方县城有没有房,家里有没有车,工作、长相、身高也得考虑。原来有房有车已经算条件好的了,现在这些都变成了最低条件。所以在我这,我就得筛一遍,那些条件不好的,费再多心思都很难撮合上。”她说。


资料图 来源中新网


过年这几天,除了大年初一,张桂香一直在安排各种相亲。“你看,明天(初三)这一个女孩就要见10多个、近20个相亲对象,根本安排不过来。”


于帅对这些高条件也有切身体会,至今没有在县城买房的他在农村相亲市场就显得没有竞争力。他说:“有些媒人劝我在县城先买套房,这样说起来好听一些。”

 

“男多女少”催高“说媒费” 成与不成男方都得先掏钱

  

于帅说:“我们村和我一样适婚的男青年很多,按照习俗,订婚了但还没有结婚的男青年年前都要买东西去未来丈母娘家,这叫做送节礼。但今年,我知道的去送节礼的极少。”他认为,农村男孩难找对象,与女孩数量少密不可分。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男性人口71137万人,女性人口67871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4.81(以女性为100) ,男性比女性多3266万人。


 “男多女少”的现状也催生了越来越高的“说媒费”。按照于帅老家媒人圈不成文的规定,收取“说媒费”要依照男方给女方的“见面礼”多少而定。“见面礼”指的是男方第一次给女方的彩礼钱。


据当地村民介绍,“说媒费”目前共分三档:若“见面礼”是1万元,则“说媒费”是1000块;若“见面礼”是6.6万元,则“说媒费”是6000块;若“见面礼”是8.8万元,则“说媒费”是8000块。


资料图 来源:中新网


不过该村民表示,现在1万元、6.6万元的“见面礼”是拿不出手的,男方给女方的“见面礼”最少也要8.8万元,这也意味着说成一次媒,媒人至少能拿到8000块。


“这里面还有一点,媒人拿到的8000块并不是从‘见面礼’中抽取的,是男方需要额外付的。因为给的‘见面礼’越多,媒人拿到的钱越多,所以媒人就会鼓动女方多要‘见面礼’,这样她就可以多拿。”


该村民还表示,近几年来,“说媒费”可谓一路猛涨。大概十多年前,一桩婚事成了,男方会送两条大鲤鱼给媒人,讨个吉利。几年前开始流行给媒人送钱,但也就几百块,算作辛苦钱。这两年不知怎么规矩就变了,要按照“见面礼”多少给钱。“现在的行情是这样,只要你托媒人给你说亲,不管最后成不成,都要先给媒人50块钱,因为媒人打电话什么的要花钱。”


张桂英说,说成一桩媒并不容易,短的两、三个月能成,长的一年多也有可能。“别看忙忙活活的,实际上一年说不成几桩。平时这些小年轻儿都不在家,相亲次数、成功率都低,过年这几天要是能说成个三、四桩就算好的了。”


她说,“大多数时候,一桩婚事也不是靠一个媒人说成的,有时候还要联系女方那边的媒人,所以说媒费也不是我自己全拿。而且给别人说媒还担着风险,小两口将来日子过得好还行,要是过得不好,整天吵架,人家还骂你这个媒人哩!”


面对高昂的婚嫁彩礼,很多村民都是有苦说不出。于帅的父亲于德广常年在外打工,一年收入4万左右,家里的几亩地全靠母亲操持,收入也只能维持家庭的日常花销。“我们庄稼人挣钱不容易,好不容易攒点钱盼望能改善生活,但现在却是连彩礼钱都凑不齐,甚至不少乡亲因彩礼而负债。”于德广说,“我们都觉得这种现象不好,必须要改变。”但他也坦言,对于这些现象,迫于传统习俗、人情世故,仅仅依靠个人或几个人的力量,是很难打破的。


实际上,2016年山东省委宣传部、省文明办、省民政厅等多部门就联合发布了《全省乡村文明行动移风易俗工作方案》,全面启动乡村文明行动移风易俗工作,今后五年将以移风易俗为切入点,积极推行喜事新办、厚养薄葬、丧事简办,大力加强乡风民风建设。随后,山东各地陆续开展了农村移风易俗活动,其中大部分地区都以“婚丧嫁娶”为首个改革对象。


春节返乡观察:村里人都来县城买房了,返乡客也来了


出海南记:返程机票飚到近万元一张 ,房产中介们也掺和了一脚……


阿胶只是“水煮驴皮”?  这背后可是数百亿的大生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