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OR药明康德,谁才是独角兽A股上市样本?

闫淑鑫 中新经纬


富士康与药明康德实际上分别代表了两类不同的独角兽企业。


众人瞩目的富士康A股上市一事有了新的进展。


5月14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士康”)对外正式披露了招股说明书、股票发行安排以及初步询价公告等文件。中新经纬梳理发现,相比此前药明康德的“折价上市”,富士康的募资金额依旧高达272.53亿元,并未遭遇缩水。不过,富士康在此次发行中进行大规模“锁股”,按照它的发行方案,大量IPO新股至少一年后才能上市流通。


业内人士向中新经纬分析,富士康的“锁股发行”,可减缓巨额融资对二级市场带来的冲击,从而起到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与药明康德的“折价上市”具有异曲同工之处。


一边是“锁股发行”,一边是“折价上市”,富士康与药明康德,究竟谁才是独角兽们的上市样本?

 

资料图。中新经纬王潮摄


富士康“锁股发行”在即


富士康5月14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拟发行约19.7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全部为公开发行新股,不设老股转让,中金公司担任发行保荐人,股票简称为“工业富联”,股票代码为“601138.SH”。


据了解,富士康此次融资金额为272.53亿元,与此前披露的金额相比,未遭遇缩水,但在发行方式、锁定期设置等方面却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不仅引入了战略配售(向战略投资者定向配售)的发行方式,还对新股发行份额进行大规模锁定。


公告显示,富士康本次发行采用战略配售、网下发行、网上发行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其中初始战略配售股份约占发行总数量的30%。


具体来看,初始战略配售发行数量约为5.9亿股,最终战略配售数量与初始战略配售数量的差额将根据“回拨机制”的原则进行回拨。回拨机制启动前,网下初始发行数量约为9.65亿股,占扣除初始战略配售数量后发行数量的70%;网上初始发行数量约为4.14亿股,约占扣除初始战略配售数量后发行数量的30%。


本次战略投资者获配的股票中,50%的股份锁定期为12个月,50%的股份锁定期为18个月。其中,为体现与公司的战略合作意向,部分投资者可自愿延长其全部股份锁定期至不低于36个月。


此外,网下发行中,每个配售对象获配的股票,30%的股份无锁定期,70%的股份锁定期为12个月。也就是说,富士康大量IPO新股至少一年后才能上市。



“富士康‘战略配售+大规模锁股’的发行方式,可以说是一种创新。由于富士康融资金额较大,采用这样的发行方式可减缓对二级市场的冲击,从而起到保护投资者利益的作用。”清晖智库创始人、经济学者宋清辉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如是说。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也认为,富士康采用“锁股发行”的方式,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对二级市场的冲击,同时也能减少新股上市后公司股价的波动。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富士康大规模“锁股”将可能造成股票供不应求的预期,会给本就估值偏高的A股市场带来更强的投机性,富士康上市后的估值可能会存在过度泡沫化的炒作风险。


谁才是独角兽上市样本?


事实上,富士康并不是首只登陆A股的独角兽。在此之前,有着“医药界华为”之称的药明康德已经于5月8日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截至5月17日收盘,报60.60元/股,总市值631亿元,连续收获8个涨停。


不同于富士康,药明康德的融资金额遭遇了大幅缩水。根据招股书,药明康德本来是计划发行1.04亿股,融资57.41亿元,计算下来约合55.20元/股。然而,最终的发行结果却显示,其首发价格被定为21.60元/股,但发行数量保持不变,融资金额缩水60%至22.46亿元。


那么问题来了,富士康与药明康德,究竟谁才是独角兽们的上市样本?


“总体来看,药明康德和富士康都有可能成为独角兽们登陆A股样本。但在当前A股修复行情仍未结束的背景下,药明康德的‘折价上市’可能更具有现实意义。从市场角度来说,如果最后富士康能够按照272.53亿元的募资规模成功募资的话,必将会产生较为明显的‘抽血’效应,可能会影响市场的整体稳定。”宋清辉表示。


财经专栏作家朱邦凌也认为,药明康德“折价发行”为后续独角兽企业的上市确立了一个标杆。



而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吴庆则指出,富士康所采取的战略配售等方式,对于一些急需补充资本金的,同时还处在上升期的独角兽企业来说,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借鉴。


不过,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看来,现在说借鉴与否还为之尚早。“监管部门可能也需要通过第一批独角兽企业的上市,观察二级市场的反应,总结经验和教训,才会考虑在其他公司上进行推广。”尹中立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


国开证券首席投资顾问李世彤向中新经纬分析,富士康与药明康德实际上分别代表了两类不同的独角兽企业,一类是体量大、已具规模,但成长性较低的重资产企业;另一类是未来成长空间较大的新经济企业。


“对于前者来说,比如富士康,IPO首发价格很重要,因为成长性低会使得他们再融资的难度增大。而对于后者来说,比如药明康德,首发融资金额可能没那么多,但他们在上市后可以进行再融资,由于这类企业业绩增长快、成长性较好,他们再融资的发行价可能会更高,而且投资者也会认可。”李世彤如是说。


罗永浩的锤子将“锤”向哪里?


柳传志谈“5G投票事件”:有人给联想扣“卖国”的帽子


3倍工资挖角星巴克,这款爆红咖啡究竟是什么来头?


    富士康OR药明康德,谁才是独角兽A股上市样本?

    富士康OR药明康德,谁才是独角兽A股上市样本?

    闫淑鑫 中新经纬


    富士康与药明康德实际上分别代表了两类不同的独角兽企业。


    众人瞩目的富士康A股上市一事有了新的进展。


    5月14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士康”)对外正式披露了招股说明书、股票发行安排以及初步询价公告等文件。中新经纬梳理发现,相比此前药明康德的“折价上市”,富士康的募资金额依旧高达272.53亿元,并未遭遇缩水。不过,富士康在此次发行中进行大规模“锁股”,按照它的发行方案,大量IPO新股至少一年后才能上市流通。


    业内人士向中新经纬分析,富士康的“锁股发行”,可减缓巨额融资对二级市场带来的冲击,从而起到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与药明康德的“折价上市”具有异曲同工之处。


    一边是“锁股发行”,一边是“折价上市”,富士康与药明康德,究竟谁才是独角兽们的上市样本?

     

    资料图。中新经纬王潮摄


    富士康“锁股发行”在即


    富士康5月14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拟发行约19.7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全部为公开发行新股,不设老股转让,中金公司担任发行保荐人,股票简称为“工业富联”,股票代码为“601138.SH”。


    据了解,富士康此次融资金额为272.53亿元,与此前披露的金额相比,未遭遇缩水,但在发行方式、锁定期设置等方面却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不仅引入了战略配售(向战略投资者定向配售)的发行方式,还对新股发行份额进行大规模锁定。


    公告显示,富士康本次发行采用战略配售、网下发行、网上发行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其中初始战略配售股份约占发行总数量的30%。


    具体来看,初始战略配售发行数量约为5.9亿股,最终战略配售数量与初始战略配售数量的差额将根据“回拨机制”的原则进行回拨。回拨机制启动前,网下初始发行数量约为9.65亿股,占扣除初始战略配售数量后发行数量的70%;网上初始发行数量约为4.14亿股,约占扣除初始战略配售数量后发行数量的30%。


    本次战略投资者获配的股票中,50%的股份锁定期为12个月,50%的股份锁定期为18个月。其中,为体现与公司的战略合作意向,部分投资者可自愿延长其全部股份锁定期至不低于36个月。


    此外,网下发行中,每个配售对象获配的股票,30%的股份无锁定期,70%的股份锁定期为12个月。也就是说,富士康大量IPO新股至少一年后才能上市。



    “富士康‘战略配售+大规模锁股’的发行方式,可以说是一种创新。由于富士康融资金额较大,采用这样的发行方式可减缓对二级市场的冲击,从而起到保护投资者利益的作用。”清晖智库创始人、经济学者宋清辉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如是说。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也认为,富士康采用“锁股发行”的方式,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对二级市场的冲击,同时也能减少新股上市后公司股价的波动。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富士康大规模“锁股”将可能造成股票供不应求的预期,会给本就估值偏高的A股市场带来更强的投机性,富士康上市后的估值可能会存在过度泡沫化的炒作风险。


    谁才是独角兽上市样本?


    事实上,富士康并不是首只登陆A股的独角兽。在此之前,有着“医药界华为”之称的药明康德已经于5月8日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截至5月17日收盘,报60.60元/股,总市值631亿元,连续收获8个涨停。


    不同于富士康,药明康德的融资金额遭遇了大幅缩水。根据招股书,药明康德本来是计划发行1.04亿股,融资57.41亿元,计算下来约合55.20元/股。然而,最终的发行结果却显示,其首发价格被定为21.60元/股,但发行数量保持不变,融资金额缩水60%至22.46亿元。


    那么问题来了,富士康与药明康德,究竟谁才是独角兽们的上市样本?


    “总体来看,药明康德和富士康都有可能成为独角兽们登陆A股样本。但在当前A股修复行情仍未结束的背景下,药明康德的‘折价上市’可能更具有现实意义。从市场角度来说,如果最后富士康能够按照272.53亿元的募资规模成功募资的话,必将会产生较为明显的‘抽血’效应,可能会影响市场的整体稳定。”宋清辉表示。


    财经专栏作家朱邦凌也认为,药明康德“折价发行”为后续独角兽企业的上市确立了一个标杆。



    而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吴庆则指出,富士康所采取的战略配售等方式,对于一些急需补充资本金的,同时还处在上升期的独角兽企业来说,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借鉴。


    不过,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看来,现在说借鉴与否还为之尚早。“监管部门可能也需要通过第一批独角兽企业的上市,观察二级市场的反应,总结经验和教训,才会考虑在其他公司上进行推广。”尹中立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


    国开证券首席投资顾问李世彤向中新经纬分析,富士康与药明康德实际上分别代表了两类不同的独角兽企业,一类是体量大、已具规模,但成长性较低的重资产企业;另一类是未来成长空间较大的新经济企业。


    “对于前者来说,比如富士康,IPO首发价格很重要,因为成长性低会使得他们再融资的难度增大。而对于后者来说,比如药明康德,首发融资金额可能没那么多,但他们在上市后可以进行再融资,由于这类企业业绩增长快、成长性较好,他们再融资的发行价可能会更高,而且投资者也会认可。”李世彤如是说。


    罗永浩的锤子将“锤”向哪里?


    柳传志谈“5G投票事件”:有人给联想扣“卖国”的帽子


    3倍工资挖角星巴克,这款爆红咖啡究竟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