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美国《华尔街日报》公布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风靡少女界的蘑菇街要上市了,原因竟是“走投无路”?

张哲 中新经纬


正当人们沉浸于双十一购物狂欢之际,这家电商平台低调走上了赴美上市之路。

   

美国东部时间11月9日,蘑菇街母公司美丽联合集团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申请文件,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拟筹集最多2亿美元资金,股票代码为“MOGU”。主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瑞信和华兴资本。

  

蘑菇街招股书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中新经纬,蘑菇街之所以选择在双十一前夕递交招股申请书,或许是不想被过多关注。

 

上市或因走投无路

 

2011年上线的蘑菇街一直以“时尚目的地”自称,本次赴美上市公司主体名称为“蘑菇街”,主要包括旗下蘑菇街、美丽说、uni等产品,主要用户是年龄在15岁至30岁之间的年轻女性。

 

招股书披露,在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一年内,蘑菇街的总GMV(商品总额)为人民币147亿元;在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内,蘑菇街的总GMV为人民币79亿元。而对比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双十一期间的监测数据,蘑菇街的GMV表现不仅跑输天猫和京东两大巨头,甚至不及电商行业的整体增幅。

 

此外,据招股书数据,蘑菇街依旧处于亏损状态。

  

蘑菇街2017财年及2018财年调整后净亏损 来源:招股书

 

在截至2017年3月31日和2018年3月31日的一年内,蘑菇街的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4.761亿元和人民币4.202亿元;在截至2017年9月30日和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内,蘑菇街的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2.523亿元和人民币1.857亿元。

 

中新经纬注意到,活跃用户几乎陷入增长停滞成为蘑菇街重要的发展瓶颈之一。

 

招股书数据显示,虽然蘑菇街的MAU(月活跃用户人数)从2017财年的5100万增加到2018财年的6520万,增长了27.8%,活跃购买者从2017财年的2440万增加到了2018财年的3300万,增长了35.2%。但按照2017年9月30日前12个月月与2018年9月30日前12个月相比,蘑菇街MAU从6200万增加至6260万,同时活跃买家从3170万增加3280万,几乎没有增长。

 

蘑菇街2017财年及2018财年现金及等价物 截图来源:招股书

 

此外,蘑菇街的现金流情况也不乐观。2017财年年初,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为23.54亿元。2017财年净流出10.8亿元,2018年净流出0.46亿元,2019年4-9月流出3.33亿元。截至9月底,蘑菇街现金及现金等价物8.915亿元,同比减少27%。

 

蘑菇街方面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也坦言,现金流及有形资产的流失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其商誉及无形资产的重大减值,进而可能严重影响到公司的财务和业绩。

 

对此,曹磊认为,现有现金流情况难以长期维持平台运作,公司经营现金流仍然在大幅度流出,加上现如今的一级市场融资困难,蘑菇街现在除了上市,或也别无他路可选。

 

产品质量投诉不断

蘑菇街被约谈

 

在蘑菇街生存艰难的背后,平台商品及服务质量问题频出,一度使消费者对其失去信心,是其无法回避的问题。

 

据“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接到用户对蘑菇街的投诉结果显示,蘑菇街平台频频被投诉存在恶意罚款、虚假发货等问题。据媒体此前报道,有用户称要求退货却遭蘑菇街商家“恐吓、骚扰”。甚至有用户在蘑菇街平台购物的过程中遇到了“假客服”,该用户还因点击了假客服提供的退款链接被骗上千元。

 

一位蘑菇街购物平台的消费者告诉中新经纬,因为客服消极怠工、商品质量太差等问题,蘑菇街已经被她拉入了“电商黑名单”。

 

“蘑菇街的服装款式很符合年轻、时尚女孩子的审美,价格也便宜,曾经有段时间,蘑菇街APP在我们大学生群体里很受欢迎。但买过几次发现‘便宜没好货’,很多衣服几乎是‘一次性’的,而且实物和描述的差距太大。售后服务质量也很差,商品售出后客服就消失了,退款申请没人处理,平台处理纠纷的态度也很消极。”上述消费者说。

  

蘑菇街因抽检不合格被约谈 截图来源: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

 

中新经纬注意到,今年5月份,蘑菇街还曾因商品质量不合格被原浙江省工商局约谈。据原浙江省工商局公布的消息,其在受总局委托开展网购儿童服装抽检的过程中发现,包括蘑菇街在内的4家电商平台的儿童服装有55批次商品不合格。

 

对于频频出现的质量问题,蘑菇街倒也能坦诚面对。蘑菇街方面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指出,平台存在的产品及服务质量瑕疵可能带来的用户流失,将对公司发展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

 

电商“社群化”竞争激烈

腾讯靠得住吗?

 

七年来,蘑菇街的发展可谓一波三折。即使经历了转型、合并、资本引入,业绩仍难见起色。

 

成立之初,蘑菇街的定位是导购平台,凭借为淘宝网导流的方式赚取佣金。但由于2013年淘宝对导购平台政策收紧,公司定位开始转向锁定年轻女性的垂直电商平台。

 

2016年,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新公司名为“美丽联合集团”,成为2016年首个互联网行业的合并事件。但合并后,不断有美丽联合集团陷入“裁员风波”的消息传出,业界关于蘑菇街和美丽说“婚后生活不幸福”的猜测不绝于耳。

 

中新经纬注意到,美丽联合集团曾于2018年5月24日与腾讯达成合作协议,借助腾讯云打造“智慧电商平台”,而腾讯也是蘑菇街此次赴美申请IPO的最大股东。

  

蘑菇街主要股东持股比例

 

招股书显示,腾讯持股18%,是蘑菇街第一大股东;蘑菇街联合创始人、CEO陈琪持股11.9%;私募巨头高瓴资本持股10.2%。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蘑菇街IPO顺利,也将成为继拼多多之后,腾讯系又一个上市的社交电商。

 

中新经纬梳理发现,在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之后成为美丽联合集团最大股东的腾讯,其实对蘑菇街垂涎已久。

 

公开资料显示,蘑菇街与美丽说“抱团取暖”之前,蘑菇街股东包括高瓴资本、厚朴投资、平安创新、天图资本等;美丽说投资者则包括腾讯、纪源资本、红杉资本、蓝驰创投、清科创投。

 

两者合并后,腾讯在美丽说的股份自然延续至美丽联合集团,腾讯也在成为新公司股东后不断加码。虽然蘑菇街的GMV(成交总额)数据不及阿里、京东等平台,但腾讯对蘑菇街发展的助力也在蘑菇街的用户增长数据中有所体现。

 

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曾分析指出,蘑菇街女装精选小程序于2017年7月4日上线后,半年内就获取了6000万的新客户。公开资料还显示,2018财年,蘑菇街小程序贡献了17.8%的GMV;2019财年上半年,小程序GMV贡献率更是攀升至31.1%。

  

截图来源:招股书

 

近年来,各大电商企业对平台内社群运营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阿里、京东、小红书、网易考拉等电商平台都推出了网红直播、种草集、内容资讯等不同形式的运营渠道。通过网红直播与内容推送提高带货量的运营模式已不再新鲜。

 

曹磊认为,面临激烈的行业竞争,腾讯无疑是蘑菇街流量增长及转化过程中依靠的“大树”,为其提供着雄厚的支持。

 

尽管如此,“其他竞争对手在经营历史、品牌知名度、用户基础等方面的优势,依然为蘑菇街日后的发展构成了十足的挑战”,蘑菇街在招股书中表示。


今夜无眠?电商的双11狂欢夜:加班费买了床垫夜宿单位


光明乳业还能重见“光明”吗?


友情提示:距离下次“双11”还有364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