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钱学森回国真相

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魏杰:中国经济今明两年深度研判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李田田:我们喜欢沉浸在浮光掠影里

小辫子511 山花诗田 2021-12-23



礼拜天

今天人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回忆也与我无关

我素颜,我吃斋

我要像花瓣落下来

像果实落下来

像秋叶落下来

像白雪落下来

回到童年的大地

我才心安理得


喜欢

我好喜欢一个人

像南瓜藤开满南瓜花

那样欢喜

像毛毛虫蜷在叶子上

那样满足

我好想和他手拉手

走到日落蛙鸣

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我喜欢了一场夏天的阵雨


我们与逝者的关系

那年奶奶离开的时候

村里的人都跑来家里敲锣打鼓

我们小孩子就蹦蹦跳跳

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在湘西,谁离开了,我们都不会哭

因为我们相信逝者还会回到人间

变成花朵,草木,蝴蝶

天地那么美,死后也是一种修行


旅行

我已不是小田田

也没到老田田的年纪

青春恰恰是我放肆的资本

可我真想:用个黑袋子

把阳光装起来

扛着它去旅行

走过

母亲的二胎又是女孩

父亲连夜翻山越岭

将我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不育女人

养母把我交给泥土与野草看管

有时我哭闹不睡

就把我塞进柜子里,与蟑螂作伴

穷啊,没有花衣裳

也无摇篮曲

有次养母喂我过期的牛奶

让我从鬼门关转了一圈

从此我天不怕地不怕

只喜欢和花草说话

与众目睽睽了无关系

 

我们喜欢沉浸在浮光掠影里

我们长大了

喜欢追求虚无缥缈的事物

喜欢说假话

喜欢热闹

喜欢见异思迁

喜欢忘记

喜欢沉浸在浮光掠影里


剪指甲

从没有人教过我剪指甲

我总会剪得很疼

跟你恋爱

你说以后帮我剪

两双指甲共同长大

 

一次又一次

你帮我剪指甲

就把爱情剪没了

现在拿起剪刀

左手不认识右手


弹吉他的男生

他喜欢弹吉它

我只是默默地听

只有风和音乐在约会

15岁到20岁

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兼职

但从不说爱

不是每个与我独处的男生

都能专心弹吉他

有些人只想占便宜

刚见面就吻瞎了我的眼睛

他的吉他会不会一直弹下去

而我慢慢变老

练瑜伽

练瑜伽先练静心

宇宙是我


而万物都是我的仆人

深呼吸

像树一样生长

像鱼一样摆动

有时,更像死去很久的人

大地成亲


野花

我的女同事一个个早早结婚生子

变成了冬瓜

天天家长里短

不是抱怨琐碎家务

就是埋怨老公打游戏出去喝酒

在一潭死水里冒几个泡泡

只有我喜欢到山野里

采回一些苜蓿,婆婆纳,点地梅

用水养在瓶子里

让野花也听听人间的烦恼


树神

砍伐那片森林的人都离奇死去

村民们再一次相信天意

他们把一株千多年的红桧木当作树神

并年年来祭拜

 

红桧木散发阵阵清香

洒下的阳光也沾满了香气

人们心安理得地站在枝下

与昨天握手言和


五岁的记忆

众人都说你死了

我假装哭泣

害怕别人说我没良心

那是五岁的记忆

恍惚看见父亲的食指动了一下

看见你被穿上寿衣与黑布鞋

不知道你要去哪里

 

听母亲说,问过菩萨

父亲三天后就会醒来

没人在意迷信

从此你活在别人的话语里

但我不认识你

木房子的墙壁上

有你留下的粉笔画

变成我们烧水做饭的光明

迷茫

我看见野花就与它说话

被人当作神经病

我看见爱情埋葬了爱情

又有男孩儿对我说

他的玫瑰与别人的玫瑰不一样

拿破仑,马克思,韩寒,郭敬明

也改变不了我内心的

深深厌恶和迷茫

正如我穿上了丝袜

却仍然把脚泡在水里

掌心开出一朵花

掌心开出一朵花

在我预料之中

假如可以遮住我的忧郁

我也不必在手中栽上一朵花

将爱情的期待,眼里的孤寂

全部深藏花瓣

风总会经过这朵花

到那时一并把我吹走…


无聊

吃饭无聊,念经的工作无聊

连雷同的恋爱都是无聊的

你说,活着如此小心翼翼

不过30来岁就未老先衰

你抽烟,我也学着抽一支

读彼此的诗歌,忧伤了一阵子

还是无聊,一天就过去了

你抱住我,可落花没有感觉

我看着你,月光也不会脸红

你要的生活,我无法经营

我要的自由,你也给不起

 

预言

我左边额上的痣是颗小人痣

还有一对虎牙

他们说是不祥之兆

会克男人 

为什么我一次又一次恋爱

他们都安然无恙

最后只有我遍体鳞伤

一个不下雪的冬天

考完了,学生都回家了

雪还是没有任何预告

我上过许多次关于雪的课文

小鸡画竹叶,小狗画梅花

我答应要和学生

吃雪糕,堆雪人,打雪仗

然而这个冬天

鹅毛天使失信了

人间变得肮脏

 

久走夜路

一个人走路

从一滴水里看清自己

卖水果的小贩没有回家

摩的师傅故意向你鸣笛

你说故乡已经很近嘞

 

大雪就要来临

这条路走了很多遍

不是归来,也不是走向远方

只有慢慢的,把眼睛落在地上


这组诗发表在《散文诗》2020年第10期

如果您喜欢我的诗,可以购买我的书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