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大师集锦】让·安东尼·华多-18世纪洛可可时期法国画家

2017-06-29 唯美 书法绘画艺术 书法绘画艺术

让-安东尼·华托(Jean-Antoine Watteau)1684出生于法比交界原属佛兰德斯的瓦兰希恩村,1721年死于法国马斯河畔诺让市。华托是18世纪法国洛可可艺术最重要的画家,洛可可艺术在法国国王路易十五时代达到高潮,是流行于法国宫廷的一种浮华柔媚、内容贫乏的艺术运动,代表着法国封建王朝衰落时期贵族富豪们庸俗的审美趣味。


画家让-安东尼·华托本人并非贵族出身。华托是一个烧砖瓦窑为生的农村手工业者的儿子,1864年10月10日生于法比交界、原属佛兰德斯的瓦兰希恩村。1702年华托来到巴黎,最初在画店里当学徒,为趣味不高的雇主临摹一些销路旺盛的意大利、荷兰的古典作品。后来,在舞台美术家克劳德·吉洛特(claude Gillot, 1673-1722)的工作室当助手,这使他对戏剧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后来的艺术生活中,华托不但经常描绘演员的生活,如《意大利喜剧演员》、《滑稽丑角吉洛》等,而且在自己的油画技巧中大量地吸收舞台场面的构图方式。


让-安东尼·华托的一生才华横溢却极为短暂,1871年,年仅37岁的华托就因肺病复发,咯血不止,在马斯河畔诺让市自己的画室中与世长辞。


让-安东尼·华托死后留下了大量精美的素描手稿,这些手稿被后人们命名为《千姿百态的形象》,对后来的法国印象派画家有着深远影响。


M 皮特的肖像


希尔维亚


法国剧场中的爱


一个尴尬的建议


秋天


戴安娜在洗浴


法国喜剧演员


牧神


女人头像习作


坐着的女人


三个戴帽子女士的习作


一个男人的头


两个坐着的女人


坐着的情侣


两个人的素描


骗子


吉尔斯


油画《吉尔斯——哑剧丑角》是洛可可风格代表画家华托去世前为一个剧团创作的巨幅海报。吉尔斯即法国戏剧中的白面丑角皮若特,是一个被放逐并遭到同伴嘲讽的替罪羊的形象。画中的吉尔斯孤独、脆弱地站着,满脸傻相,他因为独特的性格而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华托以戏剧为主题的作品大多是沿袭了吉洛特的那种自然主义的再现,但写实的成分要少一些,他画的最多的是那些作忧郁或沉思状的法国或意大利喜剧人物。华托所画的人物,都取材于他所保存的千万张卓越素描(已装订成数本巨册),包括以三色(黑、红、白)笔画的人物及头、手、衣服等局部的习作。这些习作现在有数百件留传下来,有些甚至比他的油画保存得还要好,由于他经常重复使用相同的素描稿,所以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具有显著的相同点。


月亮里的阿莱基诺


Arlecchino(阿莱基诺) 是威尼斯嘉年华中一种仆人的扮相。Arlecchino 是一个,有一点笨蛋,十分活泼,总是用一种小丑的方式蹦蹦跳跳,使演员有一种滑稽的效果。

他带一副半脸的魔鬼面具,他的衣服是各种颜色的布拼起来的“百衲衣”,头戴白色毡帽,腰带里别着用来敲打别人用的小木铲。


面具


意大利剧团


华多描绘了假面喜剧中的人物形象,其中我们可以认出有:斯卡拉穆恰、庞塔隆、梅铎坦、斯卡尔潘、哈乐根、西尔维亚、弗拉米尼亚、丑角皮埃罗、维奥莱塔、医生、歌唱家和女歌手。画面中间就是华多最宠爱的人物:皮埃罗。这幅画特别具有魅力,因为它描绘了夜间的场面。舞台的光线是用冷色的月光,梅铎坦手上的火炬光线,以及画面左边照射在女歌手身上的灯光所构成的。这些不同的光源,使这幅画具有与众不同的特色,而处于卡拉瓦乔派与浪漫派之间。 这幅画是华多唯一描绘夜景的作品,也是描绘夜间剧场的极少数作品之一,因为这一特色而使画作更具有意义。由于采用天然的布景,而使得这幅画作内容更具吸引力且含意更深。华多非常熟练的使用色彩及色调的变换,使火焰的红光冲破黑暗,却不影响画面色彩协调一致的效果。


丘比特解除武装


色瑞斯(夏)


快乐的小丑


露天聚会


生活的魅力


和平的爱


公园里的盛宴


小丑


意大利人的娱乐


诱惑者 


妇女头部的习作


球的乐趣


小夜曲


熟练的音乐家


景观


爱的课堂


香榭丽舍


鸟巢 


萨瓦人和土拨鼠


战争的游戏


战争的苦难


四个人


爱情的尺度


牧羊人


绅士的肖像 


威尼斯的节日


舞蹈


营地


圣家族


吹笛者


任性的女孩 


皮埃罗、丑角、斯卡平


梅泽汀家庭


女冒险家


讽刺医生


两姐妹


婚姻契约 


猴子雕塑家


弹吉他的梅兹坦 


基西拉岛登船


华托26岁时曾受喜剧《三姐妹》的启发,画过一幅《发舟西泰尔岛》的草图, 7年后修改完成了这幅《西泰尔岛的巡礼》。

        画中描绘了一群贵族男女,梦寐以求地幻想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爱情乐园,而西泰尔岛正是希腊神话中爱神与诗神游乐的美丽小岛,于是华托就尽情描绘一群贵族男女结伴乘船前往西泰尔岛去寻求幸福。人物组合的各个细节很有生活情趣。

        画家以写实的前景和人物与抽象的虚无飘渺的远方景色,构成一幅世外桃园式的、只有欢乐与爱情共存的幻境。这里的构图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景色,人物组合的情节与整个大自然都充满诗意,人们称华托是位诗人画家。由于这幅画的成功,他被法兰西艺术院接纳为院士,从此声望日隆。


《舟发苔西岛》


油画《舟发苔西岛》(The Pilgrimage to the Island of Cythera,1717)是华托送给学院作为人院资格的依据的作品。

        在1712年后,华托的绘画艺术趋于成熟,开始创作反映上流社会生活的作品,华托画自己想像中的那些摆脱了苦难和生活琐事的形象,画那些梦境般的美好生活——在从来不下雨的神话花园里快乐地野餐,那是淑女个个美丽、情郎个个优雅的音乐集会。在那样一个社会里,人人都穿着光彩闪烁的绫罗绸缎,然而却不显得浮华。这一时期华托的艺术已经开始反映18世纪初期法国贵族的趣味,一种喜欢优美色彩和精巧装饰的风尚代替了巴洛克时期较为刚健的趣味。


《梳妆》


《梳妆》创作于1716年,画面上的裸女大睡方起,正要穿衣,衣服撑在手上,正想将春光罩住。华托抓住这春光欲收的瞬间:女子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抛头露面,由于双手正撑着衣服,反而显出了玲珑的曲线,秀色欲盖弥彰,满纸荡漾。旁边的持衣侍女虽然有衣加身,裸着的脖颈和胸,依然隐隐传递出风情。

        右边低垂的帷幕呈艳红色,帷幕褶皱四起,里面似乎蓄满声色,又在色泽上与裸女的肌肤形成对比,衬托出裸女肌肤的白皙。床上的小狗瞪着好奇地眼睛看着裸女,给画面一下子增添了生趣。整幅画,活色生香,华托绘画的特点初露端倪。古典主义画派用色一向阴暗凝重,鸟脖子上挂了黄金,感觉再怎么扑腾也飞不起来。华托的《梳妆》用色明艳开朗,一反古典主义的常态,艳色再加上女人体,自生出别样的奢靡气息,这种气息后来有了个名字叫洛可可。弱水三千,洛可可只取上流社会这一瓢来饮,作品主题多是上流社会男女的宴饮、游乐,男子盛装华服,女子全裸半裸不一而足。如果着衣也必丽衣华服,一个个仿佛开屏的孔雀。用的杯盏碗碟、折扇、桌椅,无一不精致雅丽,所游之处,山色空蒙雨亦奇,调子浮华,跟古典主义不是一个天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