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一年又一年,輪公屋望穿眼

大公文匯全媒體 大公文汇 2022-05-15

本文要點

公屋輪候增至6.1年,23年新高!


本港房屋供不應求,公屋輪候年期再延長。房委會公布截至今年3月底的最新公屋輪候時間,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升至6.1年,較去年底的輪候時間再增加0.1年,創下1999年至今23年來新高;長者一人申請的平均輪候時間,亦由4年增至4.1年。


公屋輪候時間進一步攀升,基層市民慨嘆「上樓難」。(大公報)



大公報記者 伍軒沛


有關注團體認為,輪候時間升穿6年高位是預期之內,未來輪候時間可否回落,視乎新一屆政府能否進一步精簡房屋程序、提早令公屋輪候者上樓。


逾24萬戶等上樓


房委會表示,截至今年3月底,有24.52萬宗公屋申請,包括14.75萬宗一般家庭申請,以及約9.77萬宗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兩者輪候時間均按季升了0.1年,分別升至6.1年及4.1年。房委會解釋,因多個大型公共屋邨項目,包括粉嶺皇后山邨、深水埗海達邨和白田邨在2022年第一季陸續入伙,讓為數不少輪候已久的一般申請者獲編配公屋,他們的輪候時間因而反映在最新的平均輪候時間中。


此外,今年首季編配入住公屋的一般申請約6000宗,當中獲編配的長者一人申請約520宗,分別較上季增加1300宗和210宗;而同一季獲編配的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則約為420宗。


對於公屋輪候年期再創新高,團結香港基金土地及房屋研究主管葉文祺認為是於意料之內,相信近期獲編配「上樓」的住戶,部分已輪候逾6年。他又預料,按照目前公營房屋落成進度推算,輪候時間仍「未到頂」。


葉文祺希望新一屆政府的措施,如「公屋提前上樓計劃」、重啟私人參建模式,以及精簡發展程序等能夠盡快落實,從而加快造地建屋,縮短公屋輪候時間。


料輪候時間仍未見頂


公屋聯會總幹事招國偉指出,目前輪候宗數仍有24萬,仍處於高位,相信未來一兩季輪候時間,會進一步上升。至於輪候時間何時才有望回落,招國偉認為,李家超上任後會否進一步精簡房屋程序、提早令公屋輪候者上樓,否則根據《長遠房屋策略》,要到2027/28年,即十年計劃中的「後五年」期,才有望消化到現時累積的申請人龍,令輪候時間回落。


公屋輪候時間是以公屋申請登記日期開始計算,直至首次配屋為止,而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是指過去12個月獲安置入住公屋的申請者輪候時間平均數。換言之,房委會公布的公屋平均輪候時間並不等同仍在輪候的申請者須等候的時間。新一屆政府提出「提速、提效、提量」建屋,但即使房委會馬上增加公屋供應,公屋平均輪候時間亦未必會即時回落,甚至會延長,原因是獲安排上樓的申請者本來已輪候公屋多年。


未來5年建10萬伙公營房屋


運輸及房屋局公布未來五年公營房屋預測建屋量的最新數字,總建屋量預計約10.55萬伙,當中包括6.6萬個出租公屋或綠置居,以及3.95萬伙資助出售單位,但總數較早前估算少約3%。政府去年底更新的《長遠房屋策略》目標,公營房屋供應的十年目標為30.1萬伙,即現時只達到目標的35%,換言之第五至第十年要建19.55萬伙才達標。


距長策目標尚欠近20萬伙


房委會預計,2026/27年可興建1.47萬伙公屋或綠置居單位,而資助出售單位則有7100伙,連同房協可供應的3700伙資助出售單位,即合共有2.55萬伙,是五年內供應最多的一年。



與上一季比較,按年度的建屋量亦有改動。運房局表示,約3300伙資助出售單位的完工日期由2021/22修訂至2022/23年度。另外,約400伙公屋或綠置居單位的完工日期,亦須由2024/25修訂至2025/26年度;而約1900個其他資助出售單位,則2025/26修訂至2026/27年度。不過,有項目則可提早完成,包括約1000個公屋或綠置居單位,其完工日期由2026/27提早至2025/26年度。


透視鏡|要以新思維覓地建公屋



  

文/蔡樹文


房屋委員會公布,截至今年3月底,公屋一般申請人的平均輪候時間攀升至6.1年,長者一人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則為4.1年。兩者同創1999年以來新高,反映等上公屋愈排愈久。


社會低下層人士愈多,居住條件愈困難,對公屋需求愈大。輪候公屋問題持續惡化,涉及各種複雜因素,包括土地規劃與供應、房屋政策、經濟大氣候對個人及家庭的影響等等,這是綜合性社會問題,並非單純建多少公屋才能讓輪候者在某一時間內「上樓」。


理論上,若經濟情況好轉,市民收入增加,自然更多人脫離公屋輪候網,輪候人數減少後,即使公屋供應量維持當前的水平,將減輕公營房屋供應壓力,長遠可縮減輪候時間,這是看似簡單而理想的數學題目。實際上,我們必須考慮綜合因素,才能解決複雜的社會問題。即是說,在解決輪候公屋問題、改善基層家庭及個人生活狀況的同時,也要對社會穩定及經濟健康發展起着正面作用。


公屋是住屋問題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當中政府完全可發揮主導角色,關鍵是打破傳統,去除條條框框,以新思維覓地建公屋。相信只要真正有決心,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相關版面

往期推薦

大文快報(2022.05.12)周四


香港故宮暑假開放,內部搶先看!


事實再次證明:香港警方,好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