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原文
其他

黎智英已無牌可打

大公文匯 2023-08-19

本文要點

對黎智英而言,訴訟戰已是無牌可打,唯有依靠一些海外組織妄圖干預司法,施壓法官。

文/卓 偉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早前入稟高等法院,要求法院作出裁決,宣告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國安法的釋法,不影響法院早已批准英國御用大律師Tim Owen來港為他抗辯的決定,另外要求法院宣告國安委建議入境處拒絕向Tim Owen發簽證屬越權。高院日前裁定黎智英敗訴,拒絕批出上述兩項司法覆核申請許可。

黎智英提出的兩項司法覆核,不但毫無法律根據,更是公然挑戰香港國安法,挑戰人大常委會釋法,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法院的判決一錘定音令反中亂港勢力鑽法律空子的圖謀破產。對黎智英而言,訴訟戰已是無牌可打,唯有依靠一些海外組織妄圖干預司法,施壓法官。就如一直掛羊頭賣狗肉的「無國界記者」(RSF),近日公然以所謂聯署干涉黎智英案審理。西方國家在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上,一直採取雷霆手段,對於傳媒及相關人士從不手軟,RSF何時哼過一聲、聯署譴責?現在卻赤膊上陣為一個反中亂港分子發聲,不過自暴其西方打手的真面目,也再次揭露了黎智英與外國勢力的密切關係,更加坐實其罪名罷了。

香港國安法第十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受司法覆核」,這一規定已經明確香港的司法機構,不能對國安委作出的決定提出任何訴訟,決定具有絕對權威。香港國安法第十二條亦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事務,承擔維護國家安全的主要責任,並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監督和問責。」當中的監察權在於中央,不在於香港的司法機構,所以國安委的決定並不受香港司法機關的覆核,這個法理基礎是明確的。

「胡亂興訟」此路不通       

黎智英提出司法覆核的兩個理由更加荒謬:一是要求法院宣告人大常委會就國安法第十四條及四十七條的解釋,不會影響法院批准英國御用大律師替其辯護的決定;二是要求法院宣告國安委建議入境處拒絕發簽證屬越權。人大常委會釋法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黎智英故意鑽制度空子,企圖聘用外國大律師來港處理涉及國安案件,引發了香港國安的風險和漏洞。人大常委會釐清有關權責,怎可能不適用於黎智英案?如果不適用於黎智英,豈不是任由國家安全繼續中門大開?這樣的上訴理據先不談法理,就是常識也是顛三倒四,更何況人大常委會釋法怎可能讓香港法院推翻?

至於指國安委的決定越權,更是連基本事實都未搞清楚。國安委就推進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建設、協調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重點工作和重大行動而作出的有關決定,對包括行政、立法和司法機構在內的特區所有機構、組織和個人都具有約束力。國安法第十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工作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任何其他機構、組織和個人的干涉。」國安委建議入境處拒絕向Tim Owen發簽證,既是依法辦事,也是依法行使權力,何來越權?

這些司法覆核表明,黎智英及其法律團隊已經到了胡亂興訟的地步,完全不理會國安法的條文、不理會有關法理基礎,蒙着眼一味濫提訴訟,企圖「賊佬試砂煲」寄希望於萬一,這樣的訴訟法院根本不應受理,更不應浪費重要的法院資源去處理黎智英別有用心的濫訟。

不過,法院拒絕向黎智英批出兩項司法覆核申請許可,亦表明法院已充分理解國安法,認清國安委的權力,黎智英要打「訴訟戰」,鑽空子的圖謀基本已不可能得逞,在證據確鑿之下,黎智英已無牌可打,但他又不甘接受法律制裁,於是唯有再靠其子去英美「哭秦庭」,串連反華政客逼當地政府試圖向特區政府施壓。但問題是國際政治講的是利益和實力,黎智英雖然是西方勢力「忠僕」,但他已經沒有任何價值和力量,反對勢力已潰不成軍,誰還會為這個「舊電池」出手?

外國勢力「抹黑牌」失敗 

「RSF」在修例風波期間一直緊盯香港,並且藉機大做文章。圖為2019年修例風波期間暴徒在街頭肆意打砸燒。 資料圖片   

不過,主子不出手但仍有一些為撈取利益的外圍政治組織「代勞」,就如總部設在法國的RSF,日前就發起所謂聯署呼籲釋放黎智英。這是公然干預香港司法的行為,更暴露這個組織的無知和偏見,表面是傳媒組織,實際卻甘當某些政治勢力的打手,粗暴踐踏法治。

事實上,這個組織早已是臭名遠播,2002年,法國《世界外交論衡月刊》就刊登一篇報道中,指該組織的兩名駐委內瑞拉成員均支持2002年委內瑞拉出現的政變活動;2005年,加拿大駐古巴記者讓·蓋·阿拉德在調查報道中,亦踢爆RSF接受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資助後長期針對古巴,這些事例已經說明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就是一個政治打手組織。

現在RSF又出來為黎智英呼冤叫屈,施壓法院圖讓黎智英脫罪,不過是為配合反華勢力擔當馬前卒而已。RSF自稱「無國界」,但卻有利益、有任務,藉傳媒之名行政治之實,肆意污名、攻擊西方不喜歡的國家。自「黑暴」爆發後,更對黎智英作出大量肉麻吹捧,指他是什麼「捍衛新聞自由的『英雄』」,2020年底更給他頒了個「新聞特別獎」,更找來反華人士頒獎,已經表明這個組織的底牌,也暴露了黎智英與外國勢力以及這些海外組織的關係。「草蛇灰線,伏脈千里」,黎智英的罪名還可開脫嗎?

(資深評論員)


內容來源:大公報A12版

報紙編輯:曹宗興

網絡編輯:林犀

審校:京辰


相關版面


往期推薦

帶錯東西,罰到破產?


G7都火燒屁股了,還來指手畫腳


這次,亞太盟友被拜登「傷」到了



您可能也对以下帖子感兴趣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