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发生在上海,出现挤兑潮?

彻底失望,气得我一夜睡不着觉,从今天开始我支持武统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九野分享 | “六一”儿童节让我们看见困境儿童(附视频片段)

卜卫 九野乐队 2019-06-24

5月28日,在平谷张辛庄村的大地民谣音乐厅里,来自三所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们和九野乐队用《春天在哪里》、《蜗牛与黄鹂鸟》等童声合唱民谣拉开了第九届新公民儿童文化艺术节的帷幕。

孩子们跟九野乐队学了一首台湾童谣《我知道》:

小朋友你知道吗?我们吃的米哪里来,我知道啊我知道,那是农人种的……

小朋友你知道吗?我们是怎样长大的?我知道啊我知道,父母养我长大……

九野乐队与孩子们合唱台湾童谣《我知道》(赵小霞/摄)

同心实验学校合唱团的孩子们演唱了《父母在哪家在哪》,告诉我们,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有温暖的家,他们要与父母在一起。来自清红蓝学校18个彝族孩子,为大家用彝语演唱了原生态的彝族歌曲《不要怕》,他们大都是孤儿,在异地上学,但他们说:“不要怕”。彝族孩子们还为大家跳了《达体舞》,将我们的思绪带到了大凉山……

彝族孩子为大家演唱原生态彝语歌曲《不要怕》(熊颖/摄)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b1318gbw2tx&width=500&height=375&auto=0

《不要怕》片段1

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q1318eby4l8&width=500&height=375&auto=0《不要怕》片段2

孩子们在同心农园为自己捡来的石头涂鸦(熊颖/摄)

新公民儿童文化艺术节始于2009年5月28日。那一天,500多个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们快乐地涌入了金盏乡皮村。与以往艺术节或文艺活动不同,它的目的不是儿童才艺表演,而是要促进流动儿童发现和肯定自己的文化,并发出自己的声音。因此,艺术节不仅有儿童现场涂鸦、绘画、制作故事板、摄影和民众戏剧,也有儿童的地方游戏和童谣。艺术节鼓励儿童通过创新的形式将自己的文化表现出来。在第九届新公民儿童文化艺术节上,北京工友之家还带领孩子们到农园去捡石头做石头彩绘,告诉孩子们,平谷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其实是海底……孩子们到地里就撒开了欢;他们分成小队,尝试用生态食材做柴锅饭,然后为自己的“大餐”举杯庆祝;当然,与往届一样,少不了乡土游戏。

每一个群体都有自己的文化。新公民儿童文化艺术节为我们展现了流动的文化和儿童的文化。流动的文化是儿童的地方文化及其在流动过程中产生的相互交融的文化。儿童已经从中学习并创作了很多东西,但从未得到过重视。所以,在“六一”儿童节为流动儿童举办这个艺术节是一个创举,它将向社会展示这种文化,同时也帮助流动儿童建立文化自信。

在中国的大多数城市里,有太多的“幸福得像花儿一样”的“六一”儿童节庆典活动。但是,在“六一”儿童节,请让我们看见困境儿童。

什么是困境儿童?根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所有儿童,不分种族、性别、户籍、是否残障、家庭出身和财产状况,均应享有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和参与权等基本权利。困境儿童指其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等权利受到严重威胁的儿童,如受到流动影响的儿童,包括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贫困儿童、孤儿、残障儿童等就是困境儿童。困境儿童的概念旨在强调这部分儿童的发展受到阻碍,不是由于他们自身或他们家长的“弱势”,而是他们面临着需要政府及各界共同努力消除的困境。

“六一”期间为困境儿童举办文化艺术节,至少有两个重要意义。第一,在儿童的节日里让社会公众关注到流动儿童、少数民族等脆弱群体。但这种关注不是将儿童看作一个需要“慈善爱心”的对象,而将他(她)看作一个人,一个完整的、有自我意识的、有情感需求的、希望自由表达的和在社会中发挥作用的个体。新公民儿童文化艺术节可以说是一种艺术行动主义的实践,即通过儿童参与文化艺术活动来促进其自身改变和与社会公众的平等交流。第二,我们的长期工作经验表明,基于困境儿童生活的文化艺术如音乐创作、模型制作、摄影、视频制作、社区舞蹈或戏剧工作坊等可以帮助儿童认识面临的问题,表达自己的声音,并重建自信和社会归属感,摆脱精神贫困。

所以,“看见”意味着,至少在儿童节,我们要倾听困境儿童的声音。

      记得在第一届艺术节开放舞台要结束的时候,许多孩子还在举手要求上台。主持人孙元说:“今天我们必须要结束了,明年我们还可以再参加艺术节”。一位男孩大声喊道:“不要,明年我就要回老家了!” 回老家还会有儿童文化艺术节吗?回老家还会与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吗?回老家还意味着什么?我们现在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但请记住这位儿童的话:“明年我就要回老家了。”


同心实验小学的孩子们为大家演唱歌曲《夏天的名字》(熊颖/摄

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v1318rqipg5&width=500&height=375&auto=0
《夏天的名字》片段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研究员卜卫

原文《“六一”儿童节让我们看见困境儿童》发表于中国发展门户网2017年6月1日http://news.china.com.cn/cndg/2017-06/01/content_40941883.htm


九野乐队

女性民谣乐队



倡导性别平等与儿童权利

长按二维码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