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1年11月29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桃夭01
曾经暗暗希望朱贤建不要被记起,曾经多么希望朱贤建会慢慢被遗忘在某个角落里,曾经更是祈祷朱贤建能够到达他最想到达的地方,然而,41天后,终于,朱贤建还是被找到了。


还能有什么希望呢,只希望有关方面能从人道主义出发,法外开恩,给朱贤建判个不可减刑的无期吧,不要遣返他,就让这个可怜的人老死在监狱吧。

虽然监狱不可能是朱贤建最愿意呆的地方,但朱贤建的祖国却是地狱,如果被遣返,回去等待他的是可想而知的凌辱与生不如死的折磨。


(如果你是朱贤建,如果你是这个女孩,你要不要拼尽所有力气偷渡离开?)

哎,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希望呢,这个可怜的、熟悉的陌生人。

陌生,是因为我不认识朱贤建。

熟悉,是因为有一段记忆还不曾走远。

曾有老人回忆,从1951年到1980年,那个时代的广州,人们常常自发去珠江练习游泳,从城市到乡村,从孩童到老人,人们冒着生命危险,或爬火车,或乘小船,或只身泅水,不顾一切,向着河的那一边奔去。

那些成功奔到了河的那一边的人们,他们是幸运的。

许多报纸都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

1962年5月,有3万多名逃到那里的人聚集在市区附近的一座名为华山的小山上。

数千名菌井,开始大规模的驱赶与抓捕。与此同时,先后有十余万名当地市民,带着食品和饮水赶到华山,保护这些偷渡者。根据事后的统计,大约有一半的偷渡者,在市民们的掩护下逃入市区。

最后,在“不行动者作抗命论”的指令下,井茶才终于开始执行命令,将这些偷渡者强行拖到山下早已准备好的数百辆汽车上,准备第二天遣送回内地。

当晚,当地几乎所有的娱乐场所都自动熄灯闭门,以示抗议。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停止了娱乐节目,许多电台开始现场直播华山的状况。

第二天,当数百辆汽车排成长龙,缓缓向内地方向开去时,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场景出现了。

数百名当地市民突然跳到马路当中,躺在地上,挡住了汽车。人群里爆发出吼声:“快跳车啊!”据事后统计,又有近千名人,在周围当地市民的掩护下逃离了现场。

多么善良、淳朴、可爱的当地市民啊。想到这些不曾远去的过去,说不尽道不完对这些河那边人们的尊敬、喜爱,感谢。如今,只有无限的惆怅,只有深深的遗憾。想祝福,不知道该如何祝福,这祝福实在太虚伪、无力。


后来,负责广东特区筹办、曾兼任深圳市委第一书记的吴南生回忆道:在特区条例公布后的几天,逃·的人群突然消失了!确确实实,那成千上万藏在梧桐山的大石后、树林中准备外逃的人群,完全消失了!

生活有了盼头,谁愿意背井离乡啊。人的嘴巴会撒谎,可人的脚很老实,哪里好自然就往哪里跑。这也是朱贤建们为什么要往这里跑的原因啊。

写到这里插一句,这也是我为什么这几天连写几篇文字怼司马南的原因。我不想重新再回到四十年前的那种岁月,我一直记得,为了给我买一双少林鞋,仅仅12元钱,我亲爱的外婆盼着家里的兔子们快快毛长起来,盼了一个多月。

可怜的朱贤建,生而为人,他只是想吃饱饭,他只是想像个人一样活下去,他不得不拿自己的生命做筹码去赌一回,他错在哪里啊?

朱贤建能像六七十年代的广东人一样,幸运的得到善良的、淳朴的,可爱的人们的帮助吗?

多么希望我的希望不是我的一厢情愿。

朱贤建这个人让我想起了一个叫布鲁斯克的年轻人。

1961年,新建的 柏 林墙还不是很坚固,辅助设施也有待“完善”,有个叫布鲁希克的东德司机身中数弹,仍然紧踩油门,大客车在弹雨中一头撞开了柏 林墙,冲入了西柏林。梦寐以求的自由的风,在布鲁斯克年轻生命的最后一刻,穿过挡风玻璃的19个弹孔,吹拂到了他的脸上······

 “But I tried, didn't I? Goddamnit, at least I did that. ”

但我试过了,不是吗?妈的,至少我试过了。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至少他试过了。

而最悲哀的是,比如朱贤建祖国的许多人,他们明明身在地狱,他们偏非要说他们那里是天堂。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