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在上海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朝鲜如何在72小时内从“新冠零病例”增至120万例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万万没想到,抗击新冠的胜负手居然是在朝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被相亲和畸形房价吞噬的年轻人

2017-01-25 A股君 贞道创投

十年之间,沧海桑田。


2006年,刘若英主演的《新结婚时代》上映,该电视剧探讨的是凤凰男和京城女之间的家庭生活矛盾。


凤凰男,一般泛指在城市上大学,毕业后通过考公务员或找工作等方式,留在城市安家落户的农村高考生。


21世纪前,大学生还是天之骄子,收入中上,职业体面,运气好点甚至还能赶上福利分房的末班车,是婚恋市场上的香饽饽。


《新结婚时代》的凤凰男何建国就属于这种情况,他和城市妻子的经济状况处于平等地位,电视剧的着眼点在于农村家庭和城市家庭之间生活上的矛盾和价值观的不同。


但21世纪后,一个是大学扩招,一个是房价的上涨,尤其是后者,慢慢改变了这种状况。


大学扩招使得大学生的数量成10倍增长,然而他们的收入水平却几乎原地踏步,04.05年本科毕业拿两三千基本工资,过了十年,本科毕业的基本工资还是差不多。但与此同时,房价却上涨了10倍还不止。


一般而言,凤凰男上大学的学费就几乎已经耗尽了全家的洪荒之力,买房只能靠自己打拼。


以南京为例,统计局公布的南京人均工资水平5000左右,而一套非中心地段的像样婚房(70平米以上,离地铁口车程15分钟之内)价格至少在150万-200万区间或以上,按相当保守的50万首付计算,一个刚毕业的凤凰男以年均攒5万的速度,也要省吃俭用10年左右,更遑论京沪深了。


而到时候,你能确定房价还在原地等着你吗?


我的一个博士表哥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知识改变命运”的例子。


30岁,中间无工作经历,农村凤凰男,若3年前硕士毕业就参加工作,也许借点儿钱还能凑个首付买个小户型。


结果今年博士毕业后,房价疯涨,买房无望。


我表哥的例子,也是很多凤凰男如今面临的现实,越晚进入城市,靠自己买房置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


对于这座城市而言,他们是彻底的无产者。2017年后,凤凰男作为一个阶层的称呼可能将慢慢消失!


二、


7年前,江苏卫视的一档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火了。


那个时候,人们也在抱怨房价,但除了任志强,估计没多少人想过房价有朝一日会涨到这么高。


那个时候,人们还相信有情饮水饱,姑娘看上小伙子,还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我可以到你的城市去。


那个时候,炫富和炫房产证的行为还会遭遇不屑,有个叫马诺的姑娘说“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甚至受到了社会舆论的抨击。


7年之后,随着房价的进一步飙升,一切都变了。


我一个北京的朋友告诉我,现在北京相亲不问户口了,转而问“新户口”还是“老户口”,大概一个新北京户口只值100万,而一个老北京户口意味着一般在3环以内是有房的!起码资产就500万起步了。人家姑娘当然要关心了。


上海人民公园有一个"相亲角",父母们在此建立"摊位",将孩子的信息展示出来。"相亲角"有潜在的市场价格,男的必须有两室一厅、最好位于市中心;不能和父母住在一起;房产名字必须是本人;月薪8000元以上,才能来这里找女朋友。


……


这十多年来,由于房子价格的飙升,中国人结婚的标配——房子——已经成为中国婚姻玩法中最重要的砝码,有房子,什么都可以谈,没有房子,什么都不好谈。


因此,当现实的戏剧程度超过了综艺节目时,《非诚勿扰》被时代抛弃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而将魔幻般的现实搬上屏幕的《中国式相亲》则在2017年新年前后火爆了起来。


《中国式相亲》以父母陪儿女相亲为主题,父母的主动权首次摆在儿女前面,完全成了人民公园相亲角的电视版。


房子、钱、身材、脸蛋、工作、性格……爸妈们为了让自己孩子被选中,纷纷摆上各种诱人条件:


“我给100万陪嫁!(新台币)”


  

“我家在上海有好多套房,结婚后直接住在我们家!”



如果说10年前,一个名校毕业生还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打拼,在大城市买房落户的话,那么今天,这种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因此凤凰男在这种“包办婚姻”市场中的地位可想而知,他们已经是被这种市场避之唯恐不及的那种人。


三、


高房价正在吞噬年轻人。


一方面是凤凰男的困境,“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日益沦为一个笑话。


无论80后90后,有房与无房成为划分阶层的标志,尤其是城市的拆二代,高房价更是直接让他们生在了人生的终点,阶层跨越犹如天堑。


曾经的大学生天高任鸟飞,如今城市房价高低竟成为他们就业的重要参考之一。


尽管不甘心,但曾经的凤凰男正在慢慢沦为“高级农民工”。


尴尬的是,两者的收入也在慢慢靠近,而且越来越多的凤凰男正面临两种选择:


一、找城市郊区的姑娘结婚,即使对方的身份可能仅是学历不高的售票员或收银员;

二、回老家买房结婚,而把城市只是作为一个工作的地方。


无论如何,由于居高不下的房价,靠凤凰男自己的实力在城市安家落户已经基本沦为一种奢望,如果房价继续上涨,则大多数的凤凰男都将折翼,沦为城市中低层。


另一方面,即使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城市青年,其买房途径仍要依靠父母。70后80后可能需要父母适当资助一部分首付即可,如今90后面对的房产价格堪称恐怖,父母不但要帮忙首付,甚至要帮忙长期还贷。


因此,在高房价下,啃老成为如今年轻人必要且无奈的选择,这也意味着在房贷和经济上,年轻人和父母将长期的绑定在一起,变相宣告了独立自主选择权的丧失,包括工作,发展甚至择偶。


《中国式相亲》第一期,就有一个20多岁天津的小伙,看上了一个比他大十几岁的姐姐,结果他妈妈二话不说,直接给否了,而这位20多岁的小伙子,默默承受下来,坐在旁边哭了起来。


为什么我们仿佛又回到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因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高房价正在把你推回父母的掌控,而你无可奈何。


无房而绝望,有房且依附,如今的年轻人逐渐被高房价撕裂成两个群体,而无论是哪个群体,都不应该是年轻人应有的处境和状态。


年轻人是什么?是早上8、9点钟的太阳, 是澎湃的海潮、是祖国的未来与希望。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畸形的房价正在毁掉这一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