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孟晚舟被判了!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马云背后的大老虎,首次现身!全球震惊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4月19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是不是应该放弃?

2017-04-18 小仙女 袅袅夜读 袅袅夜读

关注置顶陈袅袅

要不小仙女就飞走了喔~

公众号 陈袅袅

愿成为你深夜的想念

但是啊在我心底

却完完全全不想放弃

|2017.4.18晚安|


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又是一个我坐在黑暗里做着我的文学梦。眼前又是熟悉的电脑屏幕,指尖又弥漫开敲击键盘的温度,手边又是热水飘出的白色水雾。


窗外的万家灯火点亮了这个水蓝色星球,每个小小的窗户背后都有一个小小的梦,这么大的城市里,还有多少人在和我一样禹禹独行呢?


是的,在今天,我想谈一个略显矫情的字眼——梦想。


冠冕堂皇的文字鸡汤喝了太多,这次,我只想聊聊心里话。



之所以要写这样一篇文章,是因为之前简书公众号转载了我一篇文章,我在最后的个人介绍里写道——希望能成为靠文字为生的人,自知不足,但愿意为此不懈努力。

有一个女孩评论说,被最后的那句话惊讶到,分明是很难做到的事,第一次见到有人说的那么斩钉截铁。


是啊,分明是很难做到的事,我却说的那么斩钉截铁。分明是基本不会实现的梦想,我却要昭告世界。


我的文笔还太过稚嫩,我的思想还太过肤浅,我比不上太多太多人,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我却放出这样的话,好像我一定能做到似的。一旦做不到,又是多么的贻笑大方啊。

可是我还是那样写了。


我就是想逼自己一把,我就是想在自己心里放一把大火。


即使写到现在,我还什么都不是。


小时候,别人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我总是红着脸低下头小声地说:“我……我也不知道”。

其实我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声音在说——我想当作家我想当作家我想当作家……,重复了一千次一万次。


我渴望能成为那样的人,我渴望我的文字飞到别人的心房,我渴望我的文字能有击中人心的力量。


可是这个梦想实在太大了,我只敢将他们藏在心里,我的梦想是我的秘密,是我难以启齿的狂妄。


十二岁的某个夜晚,我的左手边是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刘震云的小说,右手边是一张从作文本上撕下来的纸,茫茫夜色中,我第一次开始写属于我的第一本小说。小说女主角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夏茉。




后来写完作业的晚上,我一点点地对着纸页轻声讲述着小茉的故事。小茉是一个喜欢画画的女孩,小茉的房间里有一盆茉莉,小茉喜欢对着茉莉花唱歌,小茉要离开了,小茉要去另一个国家展开全新的生活……


我好像能看见那个名为夏茉的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从纸页上走出来,散发着茉莉花的清香。当我在学校度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的时候,她可以代替我去看看远方。


当我写完当时看来是天数的六千多字的一刻,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就像是完成了一个天大的梦想。我把厚厚的一沓文稿拿给爸爸妈妈看, 他们开玩笑地问我是哪里抄的。我笑笑没有说话,心却像乘着翅膀飞出了外太空。


现在那6000多字的文稿还躺在我的书柜里,上面爬满了我稚嫩的字迹,故事架构现在看起来实在干瘪,甚至有的语句都不通顺。


可是,它实在宝贝,以至于我每次打开书柜看到它还在那里,就会觉得安心。


后来,我开通了博客,开始不停地码字,我认识了很多和我一样码字的朋友,像他们一样投递希望,在无尽的回复等待中继续码字。


没有人知道我的梦想。


家人也只是觉得我为什么总是趴在电脑上噼里啪啦的不知所云。偶尔我写到入神,就养成了熬夜的坏习惯。


有时候一拉开窗帘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那时候我常常是那样的,写着写着,才发现已经过了一个通宵。


最喜欢的还是黑夜,总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脑海里生出无数的字句。


拒稿是常事。习惯了一等一两个月编辑回复——“不好意思,您这篇稿子不合适我们杂志,您可以选择另投他处,感谢您的来稿。”大多数情况下则是没有回复,干脆石沉大海没有一丝水花。


直到有一天,一封邮件炸掉了我的邮箱和我的大脑。一位编辑表示我的稿子通过了,会把小说收录在一本小说集子里。她让我确认电话地址,准备给我邮寄授权书。


你能了解那种本来已经心如死灰又突然原地复活的感觉吗?


我那一瞬间就是那样的。


后来,收到授权书、稿费单、样书,我捧在手里,认真地看了一遍又一遍作者介绍页,上面清清楚楚的印着我的名字。我想象着读者看到的心情,我兴奋地拿给爸爸妈妈,又小心翼翼地放在我的hellokitty的盒子里珍藏起来。


那时候我想,我是离我的梦想近了一点的。


即使那只是一本十几岁的孩子写的校园小说合集中的非常普通的一篇。


后来,渐渐的长大上了高中。我有模有样的去学着写应试作文,直到最后,把自己笔下的文字写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我坐在书桌前,面前是摊开的作文纸,然而,我的大脑越来越干涸。


日益退化的文笔和难以战胜的高考都在以嘲笑的口吻对我说:“放弃你的文学梦吧,你离它越来越远了。”


这一搁置,就是三年。


我很少写东西了,取而代之的是刷题。弥补过去因为疯狂码字而占用的时间和落下的成绩。


你知道的,码字是很容易出现瓶颈期的。


有时候你坐在那里,静静地一个下午,胸腔里都憋不出一句话。


那时候的我,大概就是那样的,再加上我的时间精力基本上都被学习占据,我沉溺在自己不喜欢的世界里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为不确定的未来努力着。
就这样,一直到了高三暑假。


我觉得,我再也不会写东西了。


我觉得,我的梦想已经死在了夏天。




高考后,我翻阅着厚厚的一本志愿填报指导书,凌乱的各种专业名称张牙舞爪地挤进了我的眼睛,压迫着我的神经。


我看着上面一个个清晰又模糊的名称,直到目光定格在中文系,突然地,我的黑暗世界中照进来了一束光线。


我想起了那个信誓旦旦对老师同学说上大学了一定要读中文系的自己,那个十二岁时捧着第一张稿费单暗中发誓要让更多文字变成铅字的自己。


十七岁的我终于有了为自己选择梦想的权利。


如果可以,那么中文系就是我起航的第一步。


我在电脑上输入了梦想,在我可以选择的大学里挑了一所中文系相对好的就读。


我重新活过来了。


渐渐地时间一天天的过,现在的我已经在中文系就读了一年。


我开始习惯每一个漆黑的夜色,我开始习惯冰冷的电脑屏幕,我开始喜欢指尖触及键盘的温度,我开始习惯热水散发出的白色水雾,开始习惯一个人坐在黑暗中做着我的文学梦。


光阴一天天地老去,黑夜醒了黑夜又睡了,我依旧在这条路上缓慢地爬行着。


草稿箱里堆满了稿件,垃圾桶里扔满了纸团,收件箱里还有拒稿的消息,我仍然在这里,面色平静又坚定。


董二千唱『孩子啊 去和这世界何解吧』


但我的身后也会长出薄薄的翅膀吧。我时常这么想。




说实话,这个世界上有梦想的人太多了。大多数人都走着走着就放弃了,喝下一大碗鸡汤后奋力的跑几天,再放弃。


有时候是会很累啊,你看着那一份份石沉大海的稿子不累吗?你看着那一份份未录用的通知不累吗?你看着永远也上不去的业绩不累吗?你看着永远考不上的学校不累吗?


于是我们茕茕孑立,我们崩溃大哭,我们绝望孤独。可是没有人会理会这样一个你的。


我们只能擦干眼泪继续上路。


而我,只能在投出的稿件渺无音讯后,再继续坐在黑暗中,一遍遍的改动那些字句。


我佩服很多作者,他们用他们的笔写着我写不出的故事,我更佩服他们的努力,佩服他们可以隔绝尘世一年半载只为安心写作。


他们的高度我无法企及。


我热爱他们笔下鲜活的人物和精湛的语言,还有故事背后所蕴含的深刻思想。因为我无法做到,所以我才要加倍努力,才可以离他们近那么一点点。


现在的我,丝毫不惧怕说出自己的梦想。我就是想做一个靠文字为生的人,我希望有人会喜欢我笔下的文字,希望它们可以有击中人心的力量。


即使直到现在,我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透明。我也知道,我可能永远都是一个小透明。


但只要我自己知道,我努力过得每一个日夜都在闪闪发亮,那就足够了。



看到这里的你,身处哪个城市,又有着怎样的梦想?


也许你是音乐人写着无人问津的歌,也许你是画手画着无人问津的画,也许你是写手写着无人问津的文字,也许你是主播主持着无人问津的节目……
没关系,我们都经历着这样无人问津的岁月。


谁又规定撞向这世界的样子不能面目全非呢?


也许你会问我,那我得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不需要得到,因为我的梦想就是我的荣耀。



城市越大,藏着的梦想就越多。


清晨六点的地铁,凌晨一点的自习室,都藏着太多太多炙热的灵魂。


你看啊,地球放到银河系那么微不足道,我们放到地球找也找不到,我们存活的几十年不过是历史长河短短的一瞬。


所以,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死去。


我不想讴歌我的梦想,可是如果我来人间一趟,没有那么一点点野心的话,那我的生命也太黯淡了吧。


说不定终有一天,我们曾相信的那些事情,会在未来变成美丽的风景。我们也有资格去感谢现在还不认输的自己。


“五月天唱 :有什么是你永远不放弃
周杰伦唱 :总有一天会有属于我的天
陈奕迅唱 :永远向前 路一直都在”


此时此刻,我卸下面具,站在你的面前,眼里的光亮还是一如十二岁那年甘之如饴地一笔一划写着稚嫩小说的样子。

未来还很遥远,看起来好像一点也没有希望的样子。你还愿意继续背着荆棘往前走吗?


狂妄世界的狂妄梦想,这场战争还没有开始,谁就都没有资格先喊结束。



如果你还有梦想,答应我,哭过了之后我们再继续上路好不好。


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能预知这条路的陷阱,我们还是会错的很过瘾。


我会在这里祝福你,也祝福我自己。

-THE END-

排版||陈袅袅

文字||陈袅袅

插图||片刻


晚安,好梦。

袅袅随记

陈袅袅


98年生人,中文系在读。

热爱做梦,贪恋自由。

音乐旅行码字电影是生活全部。超爱五月天。

微博:@陈袅袅呀 简书:陈袅袅ting


长按二维码订阅 愿能成为你深夜的想念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