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孟晚舟被判了!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马云背后的大老虎,首次现身!全球震惊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4月2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不放手,才是我最好的温柔

2017-04-29 陈袅袅 袅袅夜读 袅袅夜读

关注置顶 陈袅袅

就可以获得一只小仙女~

公众号 袅袅夜读

愿成为你深夜的想念

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2017.4.28晚安|


01


2016年8月28日五月天北京演唱会,舞台上阿信又唱到了那首亘古不变的《温柔》。我知道五月天演唱会有这样一个梗——阿信唱《温柔》的时候要打电话给喜欢的人听。


我在人海中紧紧地握着手机,想打电话给周宇,却不敢。

只能兀自看着手机屏幕亮了灭,灭了亮,反反复复。


周围的蓝色荧光棒像海浪一样把我包围,承载起我波澜不惊却暗流涌动的想念。


截止到现在,我和周宇……已经两年没见了。




02


我和周宇是大学同学,相识于一次KTV聚会上,他是我朋友的朋友。


那时我刚失恋,朋友为了帮我散心,就叫了一堆人出来唱歌,周宇就是其中一个。到了KTV,我一边狂吼五月天一边一瓶一瓶的灌酒,直到喝的酩酊大醉。


紧接着……我吐了旁边第一次见面的周宇一身。


周宇后来说,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无法忘记这个与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我了。


……


不过说实话,那次见面后我对周宇并没什么印象。周宇是典型的工科男,留板寸头,戴黑框眼镜,总是一副面瘫脸。这样的男生完全不是我的菜。


可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们身上的共同点越来越多。


他和我一样饮品只喝柚子茶,和我一样喜欢吃很多人都不爱吃的香菜,和我一样在KTV只点五月天。甚至每次聚会结束后,周宇也总是和我顺路。


我欣喜于遇到了一个和我还算投缘的人,慢慢的大家聚会的时候我和周宇总是邻座,出去玩的时候我们也习惯性的走在一起。


朋友们开始起我们的哄,我总会摇摇头说我们不合适。我太过于活泼爱闹,而周宇过于沉默内敛。


也许是我太后知后觉了,后来的我回忆起来,那时候的我其实做什么事老是喜欢拉上周宇。只是我没有察觉,而周宇也总是不言说。


直到那天——


沉迷肥皂剧的我突然被室友露露的尖叫声惊醒,她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声朝我叫:“喂喂喂,你快出门看啦!”


当露露一脸炸毛的把我拽出宿舍楼的时候,我立刻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寝室楼前的大梧桐树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彩灯,不远处空地上的蜡烛拼成了我的名字。而周宇坐在那点点光亮间抱着吉他弹唱着那首我最爱的《温柔》——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

那爱情的绮丽 总是在孤单里

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他的目光温柔又坚定,把那句“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唱的格外用力。我抬眼正好对上了他温热的眼神,眼泪一下子就无法抑制地流了下来。


我冲上去抱住周宇,温暖的气息在空气里流动开来,整个世界突然变得落英缤纷。


周宇后来告诉我,他过于工科化的脑子里想不出浪漫的告白,只能模仿着偶像剧里的桥段。他想,我一定会喜欢这首《温柔》的。我拼命的点了点头。



03


和周宇在一起后,我的生活看似没有太大的改变,却又有了很大的改变。


比如,终于有人陪我喝柚子茶,陪我吃香菜,陪我听五月天。


他会在我不好好学习的时候揪我去图书馆,他会一遍遍地给我讲解我永远也搞不懂的高数题,甚至他妈妈每周带给他的零食也会塞进我的肚子里。有次我的手机摔坏了,他用做兼职赚的钱悄悄给我买了新手机然后塞进我的包里,直到第二天我才大叫着发现,然后又哭又笑地打电话给他。


他说他从来不懂浪漫是什么,但他就想这样和我一直走下去。


2013年6月22日五月天西安演唱会,周宇用攒了好久的钱买了两张票。当他变魔术一样把票变到我眼前的时候,我又被感动的稀里哗啦。


我们一起去看五月天,演唱会上唱到那首《温柔》时,阿信在一束追光里缓缓地说:“现在请拿出手机,把这首《温柔》传给喜欢的人听。”我和周宇在几万人的蓝海中相视一笑,我大声对他喊:“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啊!”周宇揉了揉我的头发,凑到我的耳边对我又唱了一遍《温柔》的那句歌词:“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那一刻,舞台上的偶像和他都在闪闪发光。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周宇确实不懂浪漫,可他却时时刻刻让我觉得他足够浪漫。


有他在,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样子。


我们不是不吵架,但每次有了小矛盾后,周宇总能当天来道歉。因为他过于宠我,时常会让我觉得被他宠坏了。


他会每天买好早餐,然后打电话叫我起床。他会带我认识他所有的朋友,并和我的朋友打成一片。有时候我们吵架了,我的朋友还常会站在他那边。


我们在一起过每一个纪念日,我们分享彼此的快乐忧愁,我们在西安的大街小巷都留下足迹。他会听我话唠,包容我的任性,即使我是在说废话他也不会不耐烦。

寒暑假是最难捱的时候,他家在本地,而我家在相隔一千多公里的南方小城,白天我们会电话微信,晚上会视频。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突然变得无比漫长。


在他眼里,我好像永远都可以是那个小女孩,活在自己的城堡里。即使世界坍塌了也没关系,因为我知道,周宇会把风风雨雨都挡在他的身后。


那时候我总是问周宇,周宇你什么时候娶我啊。周宇虽然二十多岁了,可还是像个小男孩,脸会唰一下的红了,然后搂紧我,说:“等毕业了我们就结婚。”我在他怀里咯咯笑的花枝乱颤。


那样幼稚的对话我们说了好多遍却总是不厌其烦。我想,我们一定会结婚的。


我想,就算全世界都分手,我和周宇也不会。


05


毕业来的太快,在我们都还没准备好的时候,青春就和我们挥手告别。


“毕业就分手”的例子一个接一个地上演,不过同学们都开玩笑地说,只要我和周宇不分手,他们就会相信爱情。



那时候的我,在父母的安排下必须要离开西安,回到那个南方小城。他们觉得女孩不必在外闯荡,回家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过安稳的生活就好。


我没得选择。


周宇知道后,二话没说就收拾了行李准备陪我回去。


其实我知道,以他的优秀,不该离开大城市,陪我过庸碌平凡的生活。


只是,我一直没有开口让他留下来。我承认是因为我的自私,我舍不得离开他。


然而在搬宿舍的那天晚上,我接到了周宇妈妈的电话。



她告诉我,周宇为了我,偷偷地婉拒了北京一家五百强企业的offer。


周宇妈妈是很传统的女人。她说只是想告诉我真实情况,要怎么做还是看我们自己。她尊重我们的任何选择。



可是愧疚和自责却在开始在我的胸腔疯狂的生长。


周宇曾经说过,能进那家企业是他的梦想,也是父母对他的期望。可是,他却为我放弃了理想,为我放弃了远大前程,为我离开父母朋友。


爱情,应该能让彼此变得更好。可我们的爱,却耽误了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或者说我知道该怎么做,可是我做不到。


骄阳似火的盛夏里,我一瞬间就回到了荒凉。



06


“分手吧。”


我思考了很久,下定决心去找了周宇,咬紧嘴唇当面对他说出了这三个字。


周宇刚打完球,以为我来给他送水。他满面的笑容听到这句话后凝固了一秒,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我:“你说什么?”


“分手吧。”我又说了一遍。


周宇突然慌了,拉起我的手,慌忙地问我:“发生什么了?”


我一把甩开他,脸上写满了不耐烦。然后留给他一个决绝的背影。


我感觉到在我背后的周宇,目光追随着我好远好远。


抬起头看天空,好像下了好大的雨。


07


分手后的两年里,我在一家中学当老师。听朋友说,周宇在那家企业也奔着他的大好未来前进着。


生活有条不紊的前进着。一切看起来都是最好的样子,一切又都是最不好的样子。


两年后的同学聚会上,我们玩的好的一帮人里只有周宇没有来。


觥筹交错间,朋友察觉到了我眼里的落寞,用调侃我的语气问我:“怎么,没人陪你吃香菜喝柚子茶啦?”


我低下头礼貌性地笑了笑。


朋友边给我碗里夹香菜边笑着对我说:“想想还是上学时候的感情最纯粹啦!像周宇那么讨厌吃香菜的人为了你都成了香菜控。”


我回过神来,瞳孔一下子放大了:“你说什么?”


朋友惊讶的看着我:“你还不知道啊!还有喔,为了你,他听遍了所有的五月天。”


我佯装镇定,咕噜咕噜喝了好多口手边的柚子茶,没有再说话。不过……今天的柚子茶,怎么如此苦涩。


两年的时光里,我已经很少在想起周宇,我以为我已经忘了他,我以为我已经不再想念他,可是一听到同学们聊起他,脑海里有关他的画面还是挥之不去。


他陪我一起吃香菜,陪我一起喝柚子茶,听遍所有五月天,原来……都是为了离我近一点。


分手以后,我已经不听五月天了。五月天的歌就像一块伤口,我只要稍微触碰,它就会溃烂。特别是那首听一遍就会感动一遍的——《温柔》。


可是……我们的故事只能到这里了。



08


现在的我又来听演唱会。


阿信还在唱那首《温柔》,还你自由版,八分四十六秒。

舞台上的偶像捧着话筒声嘶力竭——我给你自由我给你自由我给你全部全部全部自由。


周围的空气好像又像三年前那样瞬间凝结住了。


只是上一次是两个人,这一次只剩我一个。


我有些控制不住,又按亮了手机屏幕。输入了那个在心里复习过无数遍的电话号码,大拇指靠近通话键,明明只差最后一步,可还是迟迟不敢按下去。


就在我犹豫的当口儿,手机屏幕却突然亮了。


是……周宇!


我心跳的飞快,生怕下一秒就会因为对方按错而挂掉。


电话那头是模糊的声音,不过从那时好时坏的信号里我还是依稀听到了听筒那头传来的那首《温柔》和大合唱的声音。


身边的歌声和电话里的歌声交汇在一起。我突然看不清了舞台上的人和周围的蓝海,眼前都是从前我和周宇在一起的影子。


原来……他也来了这场演唱会!


我慌忙地望向周围,几万人拼起来的蓝色海洋,哪个光亮下又是他的身影呢?


分手后的两年来,我一直像一个装满了水的气球。周宇的这通电话,就像一根柔软又坚硬的针,只轻轻一戳,我便汁液飞溅泪流满面。


我之前的伪装全都功亏一篑了。


电话那头,我听见周宇轻轻地在我耳边说——如果可以,在让我为你唱一遍五月天的《温柔》。


如果可以,我还想再为你唱一遍五月天的《温柔》。


我的脸上还挂着泪,可是嘴角又是止不住的笑意。我听见电话那头的周宇——也笑了。


我们为了彼此而分手,又为了彼此再次相遇。


周宇还是一如当初,是让我又哭又笑的存在。


之前我们总喜欢说,爱一个人就要不打扰,就要给他自由。可是,我们都懂得,如果真的爱,又怎么能做到完全放手呢?


给你自由是我的借口,不放手才是我最好的温柔。

只是因为,我的生命里缺你不可。

而我希望,你也一样。


这就是我能给你的最好、最好的——温柔。


-THE END-

排版||陈袅袅

文字||陈袅袅

插图||云朵插画


文章转载授权请在后台回复“开白名单


98年生人,中文系在读。

热爱做梦贪恋自由。

音乐码字旅行看电影是生活全部。超爱五月天。

微博:@陈袅袅呀 简书:陈袅袅ting

长按二维码订阅 愿成为你深夜的想念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