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起底明州案女主家庭:舅舅轻松搞定北京户口和名校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上海复工,道阻且长

老凤1974 冰川思享号 2022-04-21
现代工业是一个整体,大企业有无数一级配套工厂,一级配套工厂之下还有更多的二级配套小厂,如果只是大企业开工,他拿什么开呢?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老凤1974


一场供应链危机,正在席卷中国的汽车业。


4月9日,蔚来汽车通过官方App宣布暂停整车生产。同时,特斯拉也宣布停产。


话音刚落,长城汽车旗下热销款SUV坦克300,宣布自4月14日起暂停生产,原因是受上海、江苏、吉林等多地疫情影响,这个车型涉及的8家供应商也已经停工、停运了。


4月15日晚间,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5月国内所有整车厂将面临停产停工。


图/网络


在这段文字里,何小鹏还配上了“流泪”的表情,以表达出自己的担忧。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也在15日的个人朋友圈中发表了类似的观点:除了汽车产业,5月以后所有涉及上海供应链的科技和工业产业可能都将面临停产。


图/网络


上海的静态管理,如果分地域看的话,短则20天,长的地方一个月有余了,作为中国第一大经济都市,无数产业链的节点和中心,上海静止对于许多产业的影响极其重大。


因此,复工复产越发成为大家关心的话题。


这两天看到新闻,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看到了第一批666家允许复工的企业,认真梳理了下来,可以分为五个大类:


一、城市运行保障类,包括能源通讯等保障企业,必需民生用品生产企业,以及港口和机场等单位;


二、防疫物资保障类:包括防护品、消杀产品和防疫用品这类企业;


三、重要的大型企业:包括大型企业,和供应链上的重要企业;


四、连续生产类企业:比如大型化工、炼油企业,这些企业是不能停的;


五、配套生产企业:对上面这些企业形成支撑的服务类企业,比如维修、配件等。



01


首批一共666家,如果细分行业的话,可以看到两个大类特别多,一是汽车配套企业,二是集成电路企业。


上海对于汽车工业的重要性,我想冰冷的数据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1. 2021年,上海市汽车业全年产量283万辆,产值7586亿元,营业收入8685亿元,利润总额598.73亿元。汽车行业占上海市规模以上企业总产值的19.2%。


2. 上海在全国汽车总产量中占比10%,仅次于广东的12%。


3. 长三角地区汽车工业增加值在全国占比高达31.2%。在上海及周边区域,聚集着规模较大的零部件企业上千家,小微企业多达2万多家,仅上海地区就有17家上市汽车零部件企业,2020年总营收1773亿元。


所以汽车配套行业首先出现在白名单中,我一点不奇怪。


第二大类就是集成电路制造,一样可以看数据:


2021年上海全市工业增加值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达到1.07万亿元;上海的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三大先导产业总规模超1.2万亿元,同比增长超18%。上海在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均位居全国第一。


上海也是国内集成电路产业重镇,产业规模占全国1/4、拥有国内40%左右的产业人才、集聚超过700家行业重点企业。上海的集成电路的总规模已经突破了两千亿大关。因此余承东会那样说。


一个汽车,一个集成电路,两个加起来的总产值就达到了1万亿规模,所以在666家白名单企业里,看到大量的汽车配套和集成电路企业,也毫不意外。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上海距离完全的复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原因有两点:


一是虽然进入了白名单,但开工也没那么容易。有一位在这666家企业里的销售总监在朋友圈里说:


昨天晚上,上海市经信委公布了上海第一批666家复工白名单,我们公司也在其中。虽然媒体都在热烈宣传,然而实际情况依然不容乐观。连夜统计下来,符合上班条件(楼栋和本人连续7天阴性)的员工不到40%,今天拿着白名单红头文件和返工通知去各小区捞人,几乎没有成功的。物业和居委压根不认,因为宣贯政策和执行还不到位,实际上有一大堆手续要办。


按照这个形势发展,我觉得到下周末能有30%的小规模开工率就不错了,想要大规模复工至少是五一以后的事,至于其他非必要服务行业,自求多福吧,你们的假期还长着呢。


他说的没错,就像交通部三令五申不允许物流中断,不允许高速被人为阻塞,可现在的大货车司机的生存状态,我相信您一定看了很多,无需我再重复了,可以看下面这位货车司机的心声:



因此,就算有部分企业开工,他们的物流怎么解决?各地方买账吗?一个企业如果进出都不顺畅,就算把员工都拉到企业里封闭开工,开什么呢?原料在哪?货物怎么出?这些都是问题,而这明显不是上海出个白名单能解决的。

第二个原因,供应链上不仅有大企业,还有千千万万的小企业。

上了白名单的汽车行业大企业,有些还是能勉强开工的,毕竟库房里应该存有原料,但一辆汽车有多少个配件?大大小小加起来,没有几百万也有几十万。

配件企业,也是个产业链,比如我熟知的一家生产油箱的大型工厂,他们除了自己生产油箱主体和总成外,其他所有配件全部外包,比如油箱上的阀门,阀门上的小盖子、输油的油管等等。而生产油管的企业又要外包油管上的不同零件,这些零件的生产专业性都非常强,都经过长期的磨合和试验,绝对不是轻易可以取代的。

现代工业是一个整体,大企业有无数一级配套工厂,一级配套工厂之下还有更多的二级配套小厂,如果只是大企业开工,他拿什么开呢?

有位外地机械行业的朋友2016年去越南考察,考察结果是营商环境不错,但配套远不如中国方便,因此他们的企业当年没有搬迁。但这次他跑来跟我说,不搬看来也不行了,只是不知道来得及来不及。因为他的许多配套企业在上海,现在不是方便不方便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存活的问题了。

至于那些大型连续生产的化工企业,我了解了一下,他们封闭生产已经一个多月,人员吃住全部在厂区,其间他们的身体和心理承受力都经受了巨大的考验,虽然生产没停,但出货量急剧下降,实际上也是处于最低保障型开工状态。

大型连续企业停下来的损失不可想象。


02

这些还是能部分复工复产的,而那位总监口中的服务业,曙光真是遥遥无期。昨天跟餐饮和媒体业的朋友聊天,他给我分别罗列了餐饮和媒体遇到的困境。先说餐饮:

餐饮业:

他的烧肉酒场餐厅在上海的5家门店,从3月16日开始响应上海市的抗疫要求,开始关闭。到4月16日,已经是整整一个月了。

在这一个月里,主要困难是门店没有营业,不能开就没有收入,还要保留所有员工和所有的员工宿舍,员工的社保和商保也继续要交,还要努力操心解决员工吃饭问题。 

图/网络


3月31日,国资委发布《上海市国有企业减免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房屋租金实施细则》,符合条件的承租方可普遍免除3个月租金,但具体实施方案,他们目前并没有收到房东的任何回复。

而承租国有企业房屋的餐厅,仅占极少的一部分,更多餐厅承租的是个人、私企,或是购物中心的房屋。大量店铺并不是国企的房屋,所以大概率没有房东会免租。这些店铺该怎么办,何去何从,没有答案。

疫情以来,餐饮行业是受到洗牌最大的行业之一,这个行业一直被人误解为一个很容易入行的行业,其实风险极大,轻者三五年耗时耗力,重者血本无归。

传媒业:

1、媒体行业:


上海拥有全国最多的4A广告公司、PR公司和local广告公司,疫情被封在家,会很大的限制这些公司的业务发展。因为其中有很多都是global及全国的客户,被封之后整个大中华区的媒体策略均受到影响,从而影响媒体收入,也会影响企业的投放回报。


2、传统媒体:


卫视&上海的地面频道均几乎无法与新客户合作,包括审片、广告部门和节目制作部门已经被封在家里无法进行沟通,频道业绩率断崖式下滑,广告权益消化几乎都以“库存”为主了。


很多常规节目也无法进行录制和播出,均播以往的节目为主。财经媒体因为金融市场的原因都是工作日直播的,但节目组人数不足,每天行情直播及云邀请嘉宾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这里也要为所有为了上海人民播出节目的、坚守在岗位的媒体人致个敬!


部分报纸都已缩版,首先没有足够的记者采写文章及审核,其次没有广告客户投放校对,最后也没有足够的配送人员分发报纸。


3、节目制作:


全国很多卫视节目和一些大型视频媒体APP,甚至是一些抖音、小红书等视频媒体账号都是由上海这边制作的。这样一封,很多节目都无法正常录制,所有节目都需要往后延。


节目赞助商错过宣传风口,调整合作平台及内容,影响了制作公司的收入,还会有大批自由职业的摄像师、编剧、编导收入受到影响,较大型制作公司也会缩减人员开支。


4、户外媒体:


户外广告牌、楼宇户外广告、分众新潮电梯广告、地铁广告等楼宇广告都遭受最为严重的冲击。因为没有人在外走动,很多广告商都会撤出或顺延广告权益(关系还是算比较好的),大部分都是撤掉大上海地区的广告转移至其他城市投放。


5、新媒体行业:


小型公众号媒体还能苟且存活,无需大量人员匹配。一般就是销售+策划+设计+写手+排版,精简人手3个也够了。但对于一些较大的APP媒体平台,他们所要经营的人员构成会复杂很多,广告权益及内容等都会更加繁琐。有些外地有部门的会好一些,纯上海部门的就特别惨。之间无法正常沟通,有些需要头脑风暴的,现在只能自己绞尽脑汁之后继续讨论,效率极其低下。


总之,以上只是小小地列举了一部分媒体的情况,可能现实的情况更为堪忧。媒体行业所遭受的冲击还未完全体现,在疫情之后,很多企业在生存都是问题的时候,怎么还可能考虑广告投放?这一块预算是第一个被砍掉的,到那时才更是媒体的冬季。


部分复工是好事,但距离全面复工道阻且长,我对此心知肚明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善祝善祷,疫情早日结束,上海恢复昔日繁华。

任重道远,诸君努力。

*题图为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消杀作业,来源于视觉中国
*投稿邮箱:bcsxk2016@163.com
*商务微信:weiyingjie1974



冰川精华


2300万阅读背后的民意与呼喊


上海告别混乱的真正希望在哪里


上海人民吃不上菜,是因为基层腐败?


莫名被判定成密接的我,在隔离酒店想了很多





汇聚思想,分享锐见

公号ID:icereview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中国传媒榜·十大新媒体

微博·最佳深度报道媒体

今日头条·财经头条号百强

凤凰网评论·年度致敬媒体

网易号·年度最佳签约作者

凤凰一点号·年度深度报道榜

新浪财经·深度思想财经新媒体

虎嗅2020年十大年度作者·实力榜

百家号·最受欢迎图文创作原创作者

传递2017自媒体盛典·年度新锐评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