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美国梭哈,日荷跟进,中国芯片奋力一搏还是盖牌走人?

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谁杀了胡鑫宇?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亚裔对决哈佛,美国教育第一大案将改变历史

柳展雄 冰川思享号 2022-11-14

美国亚裔控诉哈佛录取涉嫌种族歧视,被称作美国教育第一大案,结果将对美国教育乃至族裔政治的未来走向产生非常深刻的影响,改变历史进程。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丨柳展雄


这两天,美国有个闹到最高法的重磅级别案子,闹得非常火热。


一个叫“学生公平入学”(SFFA)组织,控诉哈佛大学和北卡莱罗纳大学的录取政策,认为哈佛的招生过程其实是种族歧视,歧视了亚裔学生。


在各项学力测验,SAT(相当于美国高考),国际经合组织的 PISA(学生能力国际评估),以及单测数学与科学的 TIMSS,华裔学生都排在前列。


华裔乃至美国多数亚裔,以分数成绩高而闻名,但是美国大学招生不仅讲成绩,还讲政治,优先录取黑人、拉美裔学生,对亚裔不公平。



按照原告的说法,哈佛在招生录取时,故意为亚裔设置录取的人数上限;亚裔录取的SAT平均分比非洲裔高至少100多分;在“个人评分”上,亚裔的评分普遍比白人低,甚至有故意打低分之嫌。


这场官司号称美国高等教育领域近几十年来的第一大案。2014年至今,哈佛已卷入该案8年,花费了2700万美元的律师费。2019年和2020年,哈佛两次获得了胜诉,但原告SFFA继续上诉到最高法院。


2022年10月31日,该案在美国最高法院开庭审理。此次审判是双方的最后一次机会,无论结果如何,双方都不能再继续上诉,堪称一锤定音。

外界认为,因为美国最高法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人数六比三,哈佛此次将很可能输掉官司。

等到最终判决出来,结果将对美国教育乃至族裔政治的未来走向产生非常深刻的影响,改变历史进程。



01


美国有个政治现象,大学、公务员单位,以及跟政府有业务合作的企业,要设置一定比例的额度留给黑人,即URM(under-represented minority,即名额代表不足的群体,需要获得行政扶植保障)制度。


根据普林斯顿的一项研究显示,为获得相同的机会进入顶尖大学,亚裔美国人的SAT分数需要比白人高出140分,比西语裔美国人高出270分,比黑人高出450分。


数十年来,各州陆续有人控诉教育不公平,一直没间断过。这次帮亚裔群体出头的的学生公平录取联盟(SFFA),跟哈佛死磕已经有了七八年,2014年,他们一纸诉状把哈佛大学告上法庭,期间充满了艰难曲折。


财大气粗的哈佛大学,请了最好的律师,最好的经济学家,证明自己的行为合理,前前后后共花了2700万美元。


亚裔经历了两次败诉,但是头铁,不屈不挠,今年终于进入了联邦最高法院,不论成败如何,能打到最高法院本身就了不得。


本来哈佛的URM制度录取亚裔学生的比例不超过17%,直到SFFA开始打官司,校方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八年里,哈佛将亚裔学生的录取比率提高到了29%。


哈佛大学(图/图虫创意)


这桩案子,美国几乎所有名牌大学、教师联盟、大公司、二十多个州政府,写信给联邦最高法院表达立场。


我讲一个数据,21世纪以来,联邦最高法院的官司,大部分没啥热度,平均每个案子只会收到1封场外支持信,而亚裔控告哈佛案,目前已经收到了66封场外人士的书面支持信。



02


现在美国各界对优先招收黑人政策,撕逼撕得热火朝天,之前,特朗普政府就打算着手改革,但碍于政治正确的大环境,没能推动下去。


各方意见不同,对族裔问题有着不同看法,在以往判例上,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也是很难达成一致。


左右两派争论高考加分到底有没有帮到弱势群体,如何实现社会公平,如何正确平衡各族裔关系。


我来捋一捋时间线,对黑人群体的招生优待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的“肯定性行动”(Affirmative Action,又称平权法案,简称AA)。这个政策,自出台之日起,就充满了争议,遇到挑战。


1960年代,美国黑人运动风起云涌,马丁·路德·金呼吁官方结束种族歧视。肯尼迪和约翰逊总统顺应民意,废除南方各州的种族隔离,保障黑人选举权,到这一步,社会贤达各界名流都大体支持。


▲马丁·路德·金1963年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图/网络)


然后,约翰逊总统开始扩大对黑人的扶助力度,规定公务员单位,以及跟政府有业务合作的企业,要设置一定比例的额度留给黑人,形成了URM制度。


这个措施,就引来了争议,给黑人选举权,保障黑人的公民权利,大家都同意,无可厚非,但给黑人就业的特殊待遇,是不是违反了公平竞争,对其他公民不好?


尼克松上台,延续了照顾黑人的趋势,在大学考试中也引入URM。


很快就引发了官司,1971年白人学生马科·德夫尼斯因没被录取,控诉华盛顿大学,1974年白人学生艾伦·贝基控诉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后一起官司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法院的判决维持“肯定性行动”。



03


实现公平大致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主张起点公平,大家都在同一条起跑线赛跑,而另一种则是主张结果公平才重要。


支持种族配额制的人,主张结果公平,黑人被白人种族主义压迫很深,所以多给黑人特殊待遇是必要的。


但问题是,扶助黑人,为啥要以华人作为代价?而且,华裔在实现美国梦的过程中,也没依赖配额制这种施舍,靠自己努力奋斗才成功的。


最早移民到北美的华人,跟“模范少数族裔”一点都不沾边。


19世纪,美国西海岸的淘金热吸引了大批外来劳工,华人移民非常苦逼,干着又脏又累的活,跟今天亚裔的中产阶级形象完全不同。


▲纽约街头(图/图虫创意)


白人眼中的唐人街是个非常贫穷肮脏的地方,黄皮肤的中国人从事低级的体力劳动行业,不讲卫生,那会欧美人看待唐人街,就跟今天欧美人看待印度非洲的贫民窟差不多。


第一代第二代华人的犯罪率还很高,三合会等黑帮团体暴力丛生,打打杀杀,做着黄赌毒的买卖。今天60岁以上的美国白人,还保留着唐人街危险又可怕的印象。


那么,华裔怎么翻身,实现阶级上升的呢?本族内部的有识之士以及白人群体里的进步分子,做志愿服务。


华人讲母语不会东道国语言,那志愿者就开英语班,还开成人夜校,教数学科学等现代知识,华人犯罪率高,那么志愿者劝导劝诫青少年,减少青少年犯罪。


扶贫的核心就是帮助穷人具备自力更生的能力,老话讲,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尤其是重视教育。


根据智力测试表现,第一代华人的分数低于美国全国平均数。但到1930年代,华裔少年就高于全国平均数了。


家长拼命打工给孩子赚上大学的钱,到1960年,年轻一辈的华人半数以上从事科研、财会、工程等高技能高收入职业。


到了80年代,华人与其他亚裔成为“模范少数族裔”,彻底改变了以往的形象。


今天,亚裔是美国平均收入最高,犯罪率最低,失业率最低,学业成就最高的群体。亚裔在学业上优于白人,仅占美国人口的5.6%,却拿到了30%的美国大学的英才奖学金。



04


当初华人也很穷,平均收入低,凭借着自强不息的精神,在起跑线上出发,在公平竞争中胜出。


而美国民主党帮助黑人的方式是,设立配额制,给以高考加分政策,搞结果公平。


一些有头脑有志气的黑人精英,比如托马斯·索维尔(毕业于哈佛大学,从事经济学研究),本卡森(第一流的外科医生,完成世界上首个给脑部连体婴儿实施分离的手术)就说过,白人真要帮我们,最好的办法是让我们独立自主,让黑人养成敬业、勤俭和勤奋好学的伦理价值观。


“肯定性行动”并没有效提高黑人的教育水平,因为现在黑人盛行某种意义上的反智主义,不重视文化教育,黑人从青少年起就接触毒品,黑帮。


本卡森曾自述,自己小时候努力学习,而被周围小伙伴们排斥,黑人青少年推崇会打架的人,而安分守己、认真读书的人则被认为是另类。


现在,黑人是美国辍学率最高的群体。1997年,得克萨斯大学校长说,这个州每年达到大学入学年龄的黑人孩子有3.6万,其中有三分之二能念完高中,只有6000人参加大学入学考试,而且只有1000人得分足以满足入学标准。


图/图虫创意


民主党搞的那套配额制,治标不治本。


即便从结果公平的角度来看,高考加分政策起到的作用也不大。而且,更严重的是,种族配额制存在一个重大漏洞。


按照,美国一些政治家的本意,南方种植园黑奴的后代们,遭受三四百年的奴隶制悲惨苦难,由于历史文化原因,这些人家境贫寒,教育程度低,如果单凭考试成绩,十有八九上不了大学,所以要给黑人特殊照顾,优先录取。


结果实践层面上,配额的位子,让那些没被美国白人庄园主奴役过的外来黑人占了去。


1980年代,美国为了在高科技时代保持领先,移民口子放宽。全球顶尖优秀人才润去美国拿绿卡,其中就有非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黑人。


这些新黑人收入高、学历高,不仅比美国本土黑人日子舒服,甚至跟同时期赴美的白人族群移民比,也不差。


因为有的非洲国家以前是大英帝国的地盘,这些黑人从小接受西式教育,英语说得很溜。同时期,苏联东欧润去美国的移民,很多不会英语,存在语言障碍。


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孙雁做过粗略估算,他教过的黑人学生中,估计八成以上来自新移民家庭,系里有过3位黑人同事,分别来自加纳,巴拿马和海地,就没一个美国本土的黑人。纽约市立大学的URM配额,几乎全让海外黑人占了坑。


一方面,新移民背景的黑人本身态度积极,勤奋工作,勤奋读书,比美国本土黑人要有干劲;另一方面,他们钻了URM制度的空子,占了本属于南方黑奴子孙后代的配额。


美国黑人的精英阶层,大半有外来背景。现任副总统贺锦丽是牙买加人后代,奥巴马祖辈肯尼亚出生在夏威夷,奥巴马任期内的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是巴巴多斯人。


奥巴马(左)和埃里克·霍尔德(右)(图/网络)


无论是文化血缘还是经济上,海外黑人和本土黑人天差地别,除了肤色外,没其他共同点。


最需要配额制的,就是这些海外背景的黑人,有了URM配额制,他们就可以占到配额,而没了这套制度,人生立马增加了一个级别的难度。


从结果上来说,平权运动在执行过程中走样,平不了权,外来黑人占了本属于本土黑人的坑。


从立意出发点来说,平权运动也值得怀疑。黑人属于美国的弱势群体,固然没错,然而对黑人“高考”加分,作为补偿扶助,就合理吗?


这种结果公平就该以其他群体作为代价么,考大学不该按才录取,按照读书好坏来判定么,平权运动对其他群体公平么?


在1960年代的时候,那会为了补偿奴隶制历史罪恶、加大保障弱势群体的力度,实行配额制,还说得过去,过了半个世纪,“补偿正义”总该到头,完成使命了吧?


不知道,这次“哈佛录取不公”一案,联邦最高法院最终会判出何种结果。如果能借此进教育改革,去实现真正的社会公平,那真是功德无量,对黑人、白人和亚裔都是件好事。




小编带来一本《纽约时报》的“编辑之选”
《亚裔美国的创生》
本书考察了亚裔美国人在过去数个世纪
如何创造和重塑美国
还为理解美国本身
其种族与移民的历史
以及它在当今世界所处的位置
提供了一种新的方式

点击小程序,立即购买




不知道每天有哪些社会热点新闻?

在网上找不到思想交流的对象?

想和冰川思想库的专业撰稿人讨论?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

立即加入冰川读者交流群!

(以前加过冰川交流群的请勿重复添加)



*题图为2018年波士顿的示威者支持SFFA的起诉,来源网络

*投稿邮箱:bcsxk2016@163.com

*商务微信:guyun2009


冰川精华


面对经济不确定性,该怎么“苟”


阿里云能为制造业做些什么


当马斯克统治推特:科技狂人的乌托邦实验


“茅系溃败”,关茅台什么事?





汇聚思想,分享锐见

公号ID:icereview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中国传媒榜·十大新媒体

微博·最佳深度报道媒体

今日头条·财经头条号百强

凤凰网评论·年度致敬媒体

网易号·年度最佳签约作者

凤凰一点号·年度深度报道榜

新浪财经·深度思想财经新媒体

虎嗅2020年十大年度作者·实力榜

百家号·最受欢迎图文创作原创作者

传递2017自媒体盛典·年度新锐评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