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人民日报: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银行家】一章三节:落花有意 流水无情

2017-04-12 易交易 易交易系统

跟哥飞吧,一起做交易呀;

钱已赚到,心就不会害怕 。

美国旧金山,唐人街。


    唐人街的外围停车场,停满了高级轿车,而唐人街上的这几天戒备森严。每一个外来的人口进入唐人街,都必须接受检查,那些自以为被侵害了人权的外国人,在向旧金山警察局抗议这一违背人权举措的时候,一个重量级的电话打进了警察局,那些平时张扬跋扈的美国警察此刻连个屁都不敢放,对于市民的抗议置若罔闻,这一切只因为他,秦天,秦五爷。



    唐人街上居住了大概有八万左右的华人华侨,而秦天则是这些华人华侨的头。他来到这个大洋彼岸的异国他乡,已经有五十三个年头了,在这条唐人街上的所有中国人,无不知道他秦天秦五爷的大名。这些不在于他如今有着超过五十亿美元的个人资产,也不是因为他顶着唐人街华人联合商会会长的头衔,而是因为他秦五爷曾经给于这些,背井离乡来美国的中国人无私的帮忙。从唐人街上的那些贩夫走卒一介平民,到那些已经离开唐人街在世界各国发展的商界巨子,无不对他秦五爷感恩戴德,只要他秦五爷一纸相邀,那些无论在天涯海角的海外游子,都会在最短的时间聚集在他秦五爷的身边。


    在这已经过去的几十年的岁月里面,秦五爷只召唤过他们一次,那就是日军侵占我中华的时候,当时秦五爷面对着所有这些飘荡在海外的游子,只说了一句话:“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接着就把他当时所有的身家,大约一千万美元全部捐献了出来,用于支援抗日救国活动。是他秦五爷让那些飘荡海外报国无门的中国人紧紧的团结在一起,为中国的抗战胜利做出了伟大的贡献,新中国成立以后,秦五爷一直想回到中国,回到他的家乡,但是由于十年动乱,回国的梦想一直没有实现。


    而到了今天,秦五爷再次发出了邀请函,这是他今生第二次邀请这些老朋友,也可能是此生最后一次邀请他的这些老朋友了。


    “少游啊,我这次恐怕真的不行了。”秦天虚弱的坐在轮椅上,看着自己面前的孙子说道。


    秦少游半蹲在爷爷的轮椅旁,双手紧紧的握住秦天已经满是皱褶的手,强忍着已经到了眼眶的泪水,摇头说道:“爷爷,你别这么说,过几年就是你的百岁寿辰,我还惦记着给你磕一百个寿头呢。”


    “傻孩子,我都已经九十七岁了,过不过百岁又有什么关系?人生在世谁无死?可是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死在故乡的怀抱,落叶归根啊。”秦天说着说着,被勾起了思乡的情怀,已经是老泪纵横,眼神却紧紧的盯住遥远的东方,那里是他的根啊。


    “爷爷,等你身体好点,我就带你去中国。”医生叮嘱老爷子千万不可情绪波动,秦少游见状连忙安慰道。


    秦天不理,伸出颤巍巍的手轻抚摸着自己孙子的头问道:“你的名字是我取的,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取名叫少游么?”


    秦少游一愣,摇摇头道:“不知道,难道这还有什么深意不成?”


    “我们中国人给孩子取名字都会隐喻一定的心愿,这是长辈对字辈的期望,我当年给你取名字少游,有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意思,而你名字里面的游字,是希望你能记得你是漂泊在异乡的一个游子,你可明白?”秦天接着说道,“以后有机会去中国看看吧,中国的经济正在腾飞,完全可以容下你这条蛟龙了,我听说你最近在股票市场很活跃啊。”秦天说到这里,满含深意的看着秦少游。


    秦少游听到最后一句话,吃惊道:“爷爷,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


    “少游啊,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凭着自己的良心就好,做什么都无所谓。”秦五爷正视着自己的孙子道,“再说我以后也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管着你了,不过在我去之前,我还有另外一个心愿未了。”


    “爷爷,你说,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实现。”秦少游赶忙回答道。


    “你妈妈去的早,你爸爸在中国大陆已经和我断了十几年音讯,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我们秦家就剩下你一个独苗了,所以在我有生之年,我想看着你和娄婉那孩子结婚。”秦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结婚?爷爷,我不想结婚。”秦少游反驳道。


    “那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品性方面绝无任何问题,以后会是你的贤内助,娶她是你的福气。”秦天说道。


    “爷爷,我不要结婚。”秦少游急道。


    “她有哪点配不上你?”见秦少游一口回绝,秦天怒道。


    “我知道婉儿是个好姑娘,但是我现在还不想结婚。”秦少游倔强的回答道。


    “那是为什么?这么好的媳妇去哪里找?何况我和死去的娄老弟当年有言在先,两家如果都是男孩就义结金兰,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妇,娄老弟夫妇去的早,难道你想让我失信不成?那我还有何面目去见娄老弟?”秦五爷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爷爷,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有这思想?”秦少游不满的问答道。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父母不在,我是你爷爷,这事情得听我的。”秦五爷怒道,“既然你对人家姑娘没有心思,那我问你,你把你在美孚石油的那二十亿的股份抵押的现金用去哪里了?


    秦少游一愣,道:“爷爷,你调查我?那是我的个人资产,我愿意用到哪里就用到哪里,我投资失败了行不行?”


    “投资失败?你十二岁涉足金融,开始投资股票期货市场,到如今整整八年时间,你最多的一次亏损了七百万美元,而且亏损的第三个月你就连本带利,翻了四倍拿了回来。以你的头脑,这次整整亏了二十亿,都已经过了大半年了还没有任何动静?”秦天指了指放在自己面前茶几上的一摞文件,嘴角含笑的看着秦少游道,“这是你那二十亿美金的资金流向,你可以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用二十亿的资金,去阻止索罗斯的量子基金的恶意收购娄婉的公司吗?”


    “爷爷,娄婉也是我的朋友,朋友有难我怎能坐视不管?朋友有难要两肋插刀是你教我的。”秦少游见瞒不过去,只好转移话题道。


    秦天看了一眼秦少游,然后才道:“其实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恶意收购方案刚启动不久,我的管理团队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动向,并且筹集了十五亿的资金来应付他的恶意收购。本来按照我的估算,如果这次反收购动用的资金超过十五亿,我就会放弃这次反收购案,没想到你居然先我一步动手了,而且动用了二十亿的资金。这明显就是赔本的买卖,整整二十亿美金啊,你人情做的可真大啊。一开始我还奇怪,不知道是哪个老朋友在帮助娄婉那丫头,没想到打电话一问,都说不知道,后来追踪这二十亿资金的来源,也一无所获,这事一直压在我心里面。三年前,我的管理团队对你的资产监控就已经失去线索了,要不是花旗银行总行的一个高层和我有交情,我都还不知道你抵押了这么大的一笔贷款。不过我那些手下依然查不出这些资金的流向,现在我两下一想,估计是你小子出手去救娄丫头的公司了,刚才一诈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秦天很激动,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有点气喘吁吁了。


    秦少游听老爷爷一解释,苦笑道:“还是爷爷你了解我,反收购娄丫头的公司股票,我亏了一个多亿,如果索罗斯还不撤退的话,我也只好放弃了。这家伙太狠了,这一出手就卷走了我将近一点五亿美金。”既然老爷子不知道自己从摩根银行又抵押了十八亿美金,秦少游自然乐的不提,省的又费口水解释。


    “以你的性格你会就此善罢甘休吗?”秦天问了一句。


    “不会,从哪里失去我就从哪里找回来。”秦少游恨恨的回答道。


    “唉,孩子,在金融方面你的天赋很高,在这方面我也不如你。但是你一定要记得,能饶人处切饶人,给别人留一条活路,凡事不要做的太绝,以和为贵。”秦天见秦少游面露煞气,好生劝道,“积累原始资本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这次救护娄丫头本应该是我老头子应该做的事情,如今你替我做了,我感觉道很欣慰,你在你们这群孩子里面最大,娄丫头一个人支撑一个家族的命运不容易,你要多帮助她,九泉之下,我也算对得起我的老朋友了。”


    “爷爷,我会的,不过娄丫头很要强,我最近正头疼怎把她的股份还给她呢,现在好了,那我就以你老人家的名义给她了啊?”秦少游说道,不过他现在更关注的是他和娄婉结婚的问题,“你说我和娄婉结婚的事情?”说心里话,如果秦天一再相逼的话,一向孝顺的秦少游还是会同意的。


    秦天深深的看了秦少游片刻,然后叹了口气道:“这次帮娄家度过难关,也算是我对娄兄弟有个交代了。至于娄婉那丫头,我还是希望她做我们秦家的媳妇。不过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也管不了了,你才二十岁,现在逼你也没有用,等你的心安定了,你再和人家提结婚的事情吧,就怕到时候人家不愿意嫁给你这傻小子了。”秦天也何尝不知道,如果他非要秦少游和娄婉结婚的话,秦少游一定会答应的,但是他也不忍心一再相逼。


    “谢谢爷爷,要是我们以后真的结婚了,我一定好好的对待她。”秦少游见老爷爷不再逼婚,心里面也松了口气。


    “傻小子,去把你的那些叔叔伯伯请进来吧,好多年没见了,我想和他们叙叙旧。”


    “好的,我这就去。”秦少游站起身来,赶紧去请那些长辈。


    秦天看着自己孙子的背影,心里面一阵遗憾,他知道自己恐怕等不到秦少游结婚的那天了。


    长辈们在里面叙旧,自然不愿意这些没有耐性的小辈们夹杂在里面碍事,所以秦天和南宫问天被长辈们统统赶了出来。


    “秦哥,好久不见了,去喝一杯吧,老爸他们估计没有四五个小时不会出来的,娄婉和西门静那两个丫头过一会才到的。”南宫问天,现在居住在法国,家族在欧洲经营着整个欧盟第二大的超市连锁,垄断了整个欧盟百分之二十的零售业,身价超过十亿英镑。


    “好啊,那我们去喝一杯吧,你小子最近长结实了嘛。”秦少游看着很久没见的南宫问天,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认不出来有什么关系,我是秦哥的小跟班,永远都站在你身后,秦哥只要一回头就看到我了。”南宫问天笑道。


    “你小子还和以前一样油腔滑调的。”秦少游取笑道。


    秦家在唐人街有自己的酒吧,名字就叫唐人酒吧,在唐人街的最繁华的地界。虽然占地不是很大,不过你可千万别小看了这家唐人酒吧,这个酒吧已经有了五十多年的历史,只要是在唐人街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中国人,没有谁不知道唐人酒吧的,就连不少美国人也久闻唐人酒吧的大名。不过唐人酒吧并不招待外国人,这是家私人酒吧。每个生活在唐人街的中国小伙子,姑娘们都以来唐人酒吧为荣,来这里不管是谁,如果酒吧里面超过四百人,后面进来的就必须排队,当然了,秦少游和南宫问天不在此列。


    秦少游领着南宫问天晃悠悠的沿着用红绳子隔离起来的隔离带,穿过五十多人的队伍,走到最前面。


    “阿亮,你辛苦了,我带问天来玩玩。”秦少游和站在门口的一个身穿黑西装,面容冷酷的大汉打了个招呼。在唐人街,没有特别华人联合商会的应许是禁止任何交通工具从唐人街经过的,所以那些来唐人街的人都必须路过唐人酒吧门口,而这些表面维持酒吧持续的门卫实际都是暗哨,而阿亮就是他们的头,负责唐人街的安全事宜。


    “秦少爷,南宫少爷你们进去吧。”阿亮对南宫问天和秦少游点点头,然后亲自打开隔离带,让秦少游和南宫问天进去。


    “帅哥,带我们一起进去吧。”一个已经排队很久的美女冲秦少游和南宫问天吹着口哨叫道。


    秦少游和南宫问天转头一看,这美女下身穿着牛仔裤,上身一件秀着骷髅头的吊带装,紧身的牛仔裤勾画出腿部美妙的曲线,盈盈一握的腰身,尤其是上面至少是36D压出来的深深的乳沟,无不吸引着男人的眼球。


    “秦哥,这个……”南宫问天綖着脸问道。


    “你要带就带,关我屁事。”秦少游没好气的回答道,当下也不再理会,自己走了进去。


    “哈哈。”南宫问天坏笑道,冲那美女招了招手,“美女过来吧。”


    那美女兴高采烈的从队列中跑了出来,跟着南宫问天走了进去。


    “我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他们怎能插队?我要投诉,我也要进去。”旁边一个不开眼的满头黄发的小子指着众人的背影对保镖问道。


    保镖还没有回答,这小子后面就有人泼他冷水了:“得了吧,刚进去的那个是秦少,秦少以前很少在唐人街混的,也难怪你小子没见识。”


    那个黄毛一听说是秦少,立刻噤声不言了,开玩笑,就算天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再废话了,要不回家被老头子知道不被扒皮才怪呢。


    唐人酒吧分跳舞区和休闲区,秦少游直接带着南宫问天走向休闲区,秦少游喜欢这里,酒吧灯光暗淡,没有人知道你是谁,在这里他可以得到完全的放松,这也是他喜欢来这里的原因。

    “请问,你们喝点什么?”侍从见三人坐下,连忙上来问道。


    “一大杯扎啤,谢谢。”秦少游回答道,自从德国回来之后,也不知怎的,秦少游已经养成了喝酒喝扎啤的习惯。


    “我也来扎啤吧。”南宫问天笑道,继而转头对着身边的姑娘问道,“美女,你喝什么?”


    “一样,谢谢。”那位美女笑嘻嘻的回答道,接着从靠近乳沟的夹缝里面掏出一包小巧的烟盒出来,打开取出一根烟点上,然后把烟盒递给对面的秦少游。


    “谢谢,我不抽烟。”秦少游摇头拒绝,他从来不抽不认识人给的烟。


    “你呢?抽不?”辣妹又把烟盒转向南宫问天。


    “我不抽女式烟。”南宫问天笑道,接着如同变戏法一样的变出一根雪茄来,“我习惯抽雪茄。”


    “不抽就算。”美女好像赌气似的把烟盒丢在面前的茶几上。


    “美女,你叫什么?”南宫问天边剪雪茄边问道。


    美女吸一口烟,吐了一个眼圈,这才回答道:“男人问女人名字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先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


    “是我疏忽了,我叫南宫问天。”南宫问天嘻嘻一笑,“请问小姐芳名是?”


    “苏小小。”


    “小小?”南宫问天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转向了苏小小的胸部,这可是鲜明的对比啊,南宫问天的心里面是这样想的。


    苏小小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南宫问天心里面想的是什么,没好气的瞪了南宫问天一眼,转头看着对面的秦少游问道:“你怎不会抽烟呢?不会抽烟的男人……”


    “苏小姐是想说,不会抽烟的男人不是男人是吧?”秦少游幽默的接口道,“不过我是不是男人不需要用抽烟来证明。如果苏小姐想看看我是不是男人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找时间证明给苏小姐看看。”


    “你……,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苏小小气结道。


    看到苏小小撅起嘴唇,秦少游和南宫问天相对大笑。


    “少爷,西门家的西门小姐到了唐人街,她让我告诉你,在老地方等你。”阿亮走到秦少游的旁边附耳说道。


    秦少游放下手中的酒杯对南宫问天说道,“南宫,西门静过来了,我去接待一下,你陪苏小姐好好玩玩,我一会就过来。”


    “好的,你快去快回。”南宫问天点头道。


    “失陪了,苏小姐。”秦少游礼貌的苏小小打个招呼,站起身来。


    ………………………………………………………………


    秦少游敲响了唐人街的风云酒店1023号的门。


    “门没锁,自己进来吧。”慵懒的声音从房间里面门口的扩音器传了出来。


    秦少游推门而入,还没待秦少游看清楚房间里面的状况,一个火热的娇躯就紧紧的抱住了秦少游,温润的吻贴上了秦少游的嘴唇。


    “静。”秦少游支吾一声,反手关上了房门,随即手就不老实的搂住着西门静的腰。


    一番激情,西门静乖巧的把头枕在秦少游的胸口上,手指轻轻的捏弄着他的*,大腿则压迫着秦少游的下体,让秦少游感到一阵阵的酥麻。


    “好几年没见,想我了没有?”西门静问道。


    “我的大小姐,当然想你了啊。”秦少游无奈的回答道,不过心里面却重重的叹了口气,自从几年前受老爷子的嘱咐去拜访西门静的父母,一次酒后乱性和西门静发生了关系之后,自己就一直后悔不已,凭秦少游的能力女人多的是,何必找自己朋友?这事情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不死也要脱层皮,不过幸好西门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也让秦少游心里面松了口气。


    “要不我们结婚吧?”西门静想了想,突然说道。


    秦少游正在喝水,听到这话,一口喷在西门静的身上,咳嗽不已。


    “就知道你口是心非,我去洗下。”西门静皱了皱眉头,狠狠的掐了下秦少游的一下。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下手轻点啊。”秦少游吃痛叫道。


    “看你下次还敢糊弄我。”西门静又把头从浴室的门里面伸出来狠狠的道,“不许偷看。”


    秦少游看到透明玻璃隐射出来的玲珑娇躯,苦笑着摇摇头,这不是勾引人么?


    “老爷子这次叫大家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良久,西门静裹着浴巾走了出来,边走边用毛巾搓着长发,好让头发快点干。


    “老爷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这次叫大家过来可能是想和他的那些老朋友叙叙旧吧,你还没有见过他么?”秦少游接过西门静手中的毛巾,帮西门静轻轻的吸干头发。


    “我去的时候他正和那些叔叔伯伯拉家常,我觉得无聊呆了一会就出来找你了。”西门静解释道。


    “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秦少游帮西门静擦干头发,把毛巾递还给西门静的时候问道。


    “难道仅仅是想你了不可以么?”西门静娇嫃的反问道。


    “我记得你小时候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而且这样温柔的西门静有点让我毛骨悚然的感觉。”秦少游丝毫不为所动。


    “难道你和那些世俗子一样,也认为我有个黑道的爷爷就一定也性格暴躁么?”西门静随手把毛巾仍在地上,然后依偎在秦少游的怀中问道。


    “可你们家混的不是普通的黑道,能和意大利老牌的黑手党抗衡,怎也不是小混混能比的吧。”秦少游用力捏了捏西门静的胸部,恩,很丰满,手感很好。


    “好吧,这次我想请你帮忙。”西门静说道这里,看着秦少游顿了顿道,“借我一千万现金,最近我有点麻烦。”


    “一千万?”秦少游有点不解,“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这么多现金干什么”


    “你借不借?有什么好问的,小事而已。”西门静正色的看着秦少游道。


    秦少游也严肃的说道,“如果你不告诉我你想拿这笔钱干什么,我是不会考虑借给你的。”


    西门静离开秦少游的怀抱,走到旁边的吧台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沉吟了一下道:“好吧,我就和你说实话,我有批运往欧洲的货被卡在了公海,那些合伙人以为我骗他们,要求退钱,我需要钱周转一下。”


    “海洛因?”秦少游吓了一跳,试探着问道,“你的货?这事你爷爷知道么?”不过他立刻明白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如果这事情她爷爷支持她,也犯不着跑来和自己借了。


    “老头子做事情总是畏首畏尾,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他也不让我碰毒品。”西门静平静的回答道。


    “你爷爷是为你好,毒品风险太大,不过你为什么找我,南宫那小子家可比我有钱多了。”秦少游问道。


    “搞黑帮不碰毒品难道去卖避孕套?”西门静表情很奇怪的回答道,“至于为什么找你,是因为南宫家有钱,不是南宫问天有钱,他拿不出那么多钱,娄丫头现在是自顾不暇,所以我只能来找你,我想不出这个时候还有谁能帮我。”


    “如果不还钱问题是不是很大?”秦少游这下可是认真思考了。


    “那些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我还有十五天的期限,如果时限到了还弄不来钱,我就只好躲着等到货到了,这十五天还是他们看在老爷子的面子给的。”西门静无奈的回答道。


    “你那批货利润是多少?”秦少游想了想问道。


    “十倍左右的利润,能顺利出手的话,大概能赚八千万左右。”西门静回答道。


    “钱我可以借给你。”秦少游从吧台的烟筒里面抽出一直烟,叼在嘴上,想了想才道,“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以后不准再碰这些高风险的玩意,最近听说国际刑警抓的很严。”


    西门静拿起火机给秦少游点着,然后试探着问道:“如果我不答应呢,你会不会借钱给我?或者我口头答应你,而私下去做呢?”听说秦少游肯借钱,西门静心里终于松了口气,一千万美金不是小数目,要是他不肯借的话,这事情一定会闹到老头子那里去,自己宁愿跑路。


    “我怎会见死不救?就算你不答应,钱我也会借给你,不过你不会再是我秦少游的朋友。”秦少游猛吸了口烟,重重的说道。


    “不再是朋友?”西门静细细的品味着秦少游的话,看到秦少游的眼神中的那种冰冷,心里面突然泛起异样的感觉,考虑了半天,这才回答道:“好吧,我答应你了。”


    “其实想要赚钱,这世界上有很多其他的方法,回报率甚至超过你现在干的事情的十倍,乃至数十倍,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找个好男人嫁了吧,你爷爷送你的嫁妆足够你挥霍几辈子了,何必把自己搞的那么辛苦?”秦少游有点怜惜的说道,见西门静答应了,秦少游心里面也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西门静虽然是女子,但是性格要强,说过的话肯定算数。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有钱的男人更会欺负人。”西门静恨恨的说道。


    “我呢?我在你心中是不是好东西。”秦少游莞尔,好奇的问道。


    “你也不是好东西。”西门静回答着,突然一把抓住秦少游裸露在外面的阳根,慢慢的跪了下来。


    接着,秦少游感觉到自己的分身被一阵温润包围,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随着西门静头部的上下移动,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身袭来,秦少游连忙掐灭手中的香烟,双手抓住了西门静的头部,用力的摁了下去。


    “少游,我还想要。”西门静抬头看着秦少游说道。



    两人气喘虚虚的结束了抵死缠绵,西门静如同八爪鱼一样的缠绕在秦少游强壮的身体上。


    “这样感觉真好,秦少游,你是我生命中的第一爬上我床的男人。”西门静安静的爬在秦少游身边,说道,“如果以后我没有和你结婚,你会不会做我的情人呢?”


    “不会。”秦少游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为什么?”西门静好奇的问道。


    秦少游抓住西门静不老实的手道:“如果你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我会祝福你的,不过,这世界上任何男人都不愿意别的男人来分享自己的女人,我的存在会让你的男人觉得难堪的。”


    “也许吧,不过现在我没男人。”西门静说道,对秦少游眨了眨眼睛道,“少游,我还要。”


    秦少游无语,不管多强的男人恐怕最怕的就是女人这句话吧。


    见到秦少游沮丧的表情,西门静感觉到很开心。


    ………………………………………………………………


    “铃铛当。”秦少游的手机响起。


    “南宫啊,什么事情?”秦少游拿起电话问道。


    “娄婉到了,现在和我在一起都在唐人酒吧呢,她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过来?我顶不住了,你赶紧快过来。”南宫问天的大声震的秦少游耳朵都有点生疼。


    “好了,我一会就和西门静过来,别发牢骚了,那个辣妹还不能让你表现点绅士风度么?”秦少游说完,不待南宫发飙,立刻就挂断了电话。


    “小静,南宫让我们快点。”秦少游冲着试衣间叫道,“娄婉也过来了,在唐人酒吧等我们呢。”


    “是南宫啊。那小子也是好久没见了,等我换好衣服我们就走。”西门静把头从试衣间伸出来道,“别在那里傻站着,过来帮我把后面拉链拉上。”


    西门静一袭薄纱低领露胸,让秦少游心头又是一荡,不过现在真不是时候,赶紧收敛心神。


    风云酒店离唐人酒吧不是很远,两人步行一会也就到了,一路上西门静吸引了不少登徒子的目光,不过看到旁边的陪同的是秦少游,都没敢上来搭讪。


    “少游哥。”娄婉他们一直在门口等着,看到秦少游过来,娄婉立刻上来叫道。


    “死丫头,你把我过滤了是不是?”西门静故意夸张的叫道。


    “西门姐姐。”娄婉的脸红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咦,这位姑娘是谁?南宫,是不是女朋友?怎也不介绍一下?”西门静看到站在南宫问天旁边的苏小小,问道。


    “苏小小,刚在酒吧认识的,少游也知道的。”南宫问天顿了顿,看了苏小小一眼,接着说道,“我倒是想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去死,本姑娘漂亮还要你夸啊?而且我才不会堕落到做你的女朋友。”苏小小立刻反驳道,不过对于南宫问天的奉承也毫不客气的收下了,“要找男朋友也要找少游这样的男人。”


    此话一出口,南宫问天倒是没有什么,不过西门静和娄婉的脸色立刻不好看起来了,南宫问天一见情况不对,悄悄的在背后捅了捅苏小小,然后说道:“大家好久不见了,都在外面干什么呢?进去吧。”


    “少爷,等等。”就在秦少游准备转身走进酒吧的时候,秦天的老管家阿福从后面追上来,气喘吁吁的喊道。


    秦少游停下脚步,恭敬的问道:“阿福爷爷,有什么事情,你让手下过来一趟就好了,你岁数这么大了,怎还亲自过来?”对于这位和爷爷一起出生入死,还为爷爷挡过子弹的老人,秦少游从心里面尊敬。


    “少爷,你赶……快回……回去,老……爷突然……病……危了。”阿福双手撑住膝盖,断断续续的把来意讲明,“少爷的电话关机,我打电话给阿亮才知道少爷在这里。”


    “什么?你说什么?”方佛一个晴天霹雳把秦少游给震呆了,“爷爷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现在……”秦少游感觉到浑身发软,脚底下一个踉跄,站在旁边的西门静连忙扶住他。


    秦少游不待站稳,推开西门静的手,往别墅的方向奔去,阿福还待跟去,南宫问天连忙拉住阿福道:“阿福爷爷,你身体也不好,顺下气,让阿静和婉儿和你一起过去,我去追少游。”


    “那好,南宫少爷,你赶快过去,我随后就到。”阿福回答道,虽然他身体一直很康健,但是确实已经老了。


    南宫问天和娄婉,西门静招呼了一声,又对苏小小道:“苏小姐,很抱歉,不能陪你了。”


    “没事。你赶快去吧,我一个人就好。”苏小小回答道。


    南宫问天“嗯”了一声,急忙追了过去。


    秦天虚弱的躺在床上,尽管已经神志不清,但是他还在坚持着,他要最后看一眼他的孙子。


    “爷爷,你怎么了?”秦少游扑在床边,带着哭腔喊道,长这么大,这是秦少游第一次流泪,男儿有泪不轻流,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是少游么?”秦天勉力睁开眼睛,想仔细看清楚秦少游,手动了动,努力想抓住秦少游的手。


    秦少游赶忙抓住爷爷的手,点点头道:“爷爷,是我,我是少游。”


    “爷爷恐怕不行了,以后你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握着秦少游的手,秦天方佛奇迹般的恢复了精力,说话声音也大了些。


    “恩,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爷爷你就放心吧。”秦少游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怕爷爷走的不安心,但是泪水已经打湿了眼睛。


    “那我就放心了。”秦天笑了,然后环顾了一圈自己的老友道,“各位老哥,我先走一步了。”说完,脸上的微笑在霎那间凝固起来,不再变化。


    “爷爷,爷爷。”秦少游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握着的手有丝毫力道,心里面一惊,连忙叫道,可是却没有回应,爷爷真的去了。


    恍惚间,秦少游方佛又回到了过去,回想起爷爷的严厉,爷爷的慈爱,秦少游放声大哭,随即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


    秦天的丧事是阿福的儿子阿亮主持操办的,阿福骤闻自己的老友去世的消息,悲痛欲绝,一直卧病在床,而秦少游方佛行尸走肉一样,被南宫问天搀扶着参加完爷爷的葬礼,就一直瘫坐在灵堂前,不吃不喝连续三天,最后昏倒在灵堂前。


    当秦少游从病床上睁开眼睛,问南宫问天的第一句话就是:“爷爷他真的走了吗?”


    南宫问天艰难的点点头道:“少游,爷爷已经不在了,你要节哀顺变,否则爷爷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


    可是秦少游似乎没有任何反应,喃喃自语道:“不会的,爷爷不会丢下我一个人走的,他是那么疼我,小时候……”


    “少爷,老爷已经去了。”阿福在娄婉的搀扶下走进病房,见秦少游如此,怒喝道,“死者已逝,你还要悲痛到什么时候?”说完这话,见秦少游毫无反应,一巴掌打在秦少游的脸上。


    “啊”秦少游浑身一颤,抬起头来看着阿福哭道:“阿福叔,爷爷真的去了。”


    阿福轻叹一口气,把秦少游揽进自己的怀抱道:“老爷是走了,不过走的很安心,他是带着微笑走的,你不要再难过了。”


    秦少游没有说话,哭的累了,静静的依偎在阿福的怀里面睡着了。


    ………………


    第二天,秦少游心情好了点,勉强吃了点东西,在阿亮的陪同下,走进阿福的房间。


    “阿福叔,你身体怎么样了?”秦少游看着躺在床上的阿福关心的问道。


    “是少爷啊,你怎么来了。”阿福支撑着坐了起来,强笑道,“阿福叔老了,不中用了,给阿福看看,少爷脸还疼么?阿福昨天冲动了,不应该打你。”


    秦少游赶紧上前扶着阿福叔,然后拿个靠垫让老人舒服点,说道:“阿福,你是我的长辈,教训我是应该的。”


    “少爷,老爷的丧事算是办完了,我的身体也不行了,老爷这偌大的家业,就要全靠少爷支撑了。”阿福说道,“不知道少爷以后有什么打算?”


    “阿福叔,以前我听爷爷说,我们中国人死了都要落叶归根,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说法。”秦少游问道。


    “是啊,这是中国人的传统,听说死在异国他乡的人会找不到回家的路。”阿福点点头道,“以前老爷也托人找关系,想回国内看看,但是那时候是文革,国内非常乱,我们这些华人华侨回不去啊,也不敢回去,后来形势好了点,老爷又要照顾这一帮子华人的生计,又没空回去,现在人死灯灭……”阿福说到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


    “阿福叔,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把爷爷的骨灰带回他的家乡去安葬,你看可以么?”秦少游突然冒出这个想法,问道。


    “入土为安?”阿福问道,“那好啊,这是老爷一辈子的愿望,不知道行不行呢。”


    “行也行,不行也行,哪怕是偷渡,我也要带着爷爷的骨灰回家。”秦少游捏紧着拳头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料理一些事情,恐怕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


    “能回去就好,能回去就好。几十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半年一年的时间。”阿福紧紧的抓住秦少游的手兴奋的说道,“少爷,还真是辛苦你了。”


    “阿福叔,如果能走正常的渠道回国,我一定也让你回国去看看,这么长时间,你也一定很怀念家乡了吧。”秦少游有力握着阿福叔的手说道。


    “我也能回去?”阿福吃惊的问道。


    “恩,你放心,一定能回去的。”秦少游坚定的回答道。


    “我就想喝一口家乡的水,睡一睡家乡的木板床。”阿福急忙说道,“我没别的要求,真的,我就想这样。”


    “好的,阿福叔,你好好休息,保重身体,你也知道的,我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办到,从小到大都没有食言过。”秦少游看着已经满头白发,颤颤巍巍的阿福叔,心里面一阵酸楚。


    “爸,你就好好休息把,少爷一定能带你回国的。”旁边的阿亮也附和道。


    “我知道,我知道。”阿福叔点着头,幸福的躺下。


    ……………………


    秦少游和阿亮走出门口,阿亮关上门,却突然转身给秦少游跪了下来。


    “阿亮哥,你这是怎么了?”秦少游慌忙上去扶阿亮。


    “少爷,谢谢你。”阿亮抬起头,一向彪悍的阿亮此刻已经是满脸泪水。


向左滑动

关注“易交易”

专心、专注、专一

做交易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