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的梅里雪山】第一章 谜一般的夏至 (含音频)

2017-05-13 二湘 二湘的六维空间 二湘的六维空间




初夏的阳光照耀着这个婉约得如唐诗宋词的城市,我想起了那个叫夏至的女孩,心里有一丝悸动。只是夏至西湖,伊人却何在?


主播:静静


2036年的那个冬天注定是我生命中最漫长的冬天。

那天我把西子湖畔的画室锁好,然后上了我的声控小汽车。那是辆外形像小花生壳一样的电动车,小巧,时尚。周围不停地响起刺耳的救护车声。天空上也有救护飞机。一切好像都陷入了一种混乱。我的超薄手机里正在播放新闻。

 “人类社会正在经历几千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瘟疫。这个被称作‘速冻人’的病毒传播速度之迅猛和地域之广泛令全世界惊恐…”

“换91台。”我对着手机说。

“传播途径尚不清楚,有说是体液接触,有说是唾沫接触,有些地方跟感冒病毒一样容易传染,有些地方好像没那么容易扩散。而且,医学界还没有研究出任何抗体。病毒源于云南梅里雪山附近,亚洲已经有20%的人口感染了。美洲 15%, 欧洲12%,非洲10%...”还是在说这个可怕的病毒。

梅里雪山?我的心跳了一下,那个世外桃源的地方怎么会成为病毒之源?


我叹了口气,“关机。”车子里一片静寂。

终于到家了,车停下来,地下车库门口有一个新装的自动消毒装置,把我的车冲洗了一遍才让我进入--都是为了对付那个鬼病毒。终于消停了,我进了车库,车门直接翻转,像是花生壳被剥开了,我走下车,从地下车库直接坐电梯到了家中。 “开门。”我说,门自动开了,是声控门。妻子孙月寒已经做好了晚饭,女儿小雪看到我高兴地跑过来,“爸爸,我要的栗子蛋糕买了吗?”

“糟糕。”我拍了一下脑袋。


“你总是这样,从来不把我的事情往心里去。”小雪嘟起了嘴。


“抱歉。”我承认我对小雪关心得不够,不过我最近好像有些丢三落四。


“就算你去了也未必开,周围好多店子都关了。好像上个世纪初的经济大萧条一样,真可怕。”月寒说。

“整个地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难道人类就要这样慢慢地失去记忆,失去语言,然后陷入一种混沌,人和人之间不再有任何沟通和交流,每个人都要孤独地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吗?”电视上的图面是上海外滩,寥寥几个人,大家都躲了起来。街上走着的几个人也都带着口罩。

“关机。”我对着电视说。月寒看了我一眼。

“吃饭。”我说,我觉得自己像个鸵鸟。我的生活平静安逸,我住在杭州上城区的一个高级小区,我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有自己独立的画室,走路就能到苏堤,我无法想象这样的生活被瞬间破坏掉。

但是鸵鸟的世界只能欺骗鸵鸟自己。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有一个学生感染了。而在她生病前两天,我还在手把手教她画速写。

一个星期后,我觉得脑子里有一只小蜂鸟在飞来飞去,脑子里什么都想不清楚。过了几天,我丢三落四的情况更严重了,那天开车回家居然找不到路了。好在车子里有智能人工系统,帮助我把车子开回了家。 又过了几天,我只能做一些极为简单的动作,在房间里行走,吞咽,我去了趟厕所,身体觉得轻松了一些。但是头晕,根本无法思考。我非常慌张,跟月寒说了我的情况,她在我面前晃了晃手,我的眼睛跟着她的手转动。

“还好,你的眼神还能跟着动。“月寒说。


“你叫什么?”她问我。


“林雨辰。”我说。


“我叫什么?”她又问我。


“孙月寒。”我说。


“好像你的记忆力还没有退减。你是太紧张了吧。”她说,她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即便她心里焦急万分。

那天晚上我和她好了一次,月寒是个谨慎的人,她在我进入之前带上了套套,我紧紧地抱着她,像抱着世界毁灭之前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心里充满了恐慌。她怜惜地摸着我的头发。月寒第二天就陪我去看医生。我看着对面捂得严严实实的医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的脑子里一团浆糊,我只是重复地说一个词,头晕,头晕。医生把我送进了监护室,他们给我做了脑电图检查。“非常典型的速冻人症状。可以吃饭,可以排泄,甚至可以做爱,但是渐渐失去语言和记忆。”

最可怕的是,没过多久,小雪也染上了这个病,她不再开口,她看着我的时候眼神游离。她住在我旁边的病床。

天空是铅灰色的,我躺在桂山医院的病床上,看着窗外的花楸树的叶子一片一片凋零,而我的记忆也像那些树叶一样一点一点消逝。我渐渐什么都不记得了,是我将世界渐渐遗忘,还是世界将我渐渐遗忘?我躺在床上,我能听见医生和护士在我和旁边的病床之间奔走,我甚至看到一张焦急万分的脸,短头发,圆圆的脸,可是那是谁。医生叫她孙月寒,孙月寒是谁?她为什么一直在病房里?还有,旁边的小姑娘是谁?为什么我觉得她们似曾相识?我想说话,但是我只能在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吼。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又一次发出了一声闷吼,护士跑了过来, “请安静。”她的脸上有些焦急,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刚刚失去了记忆,然后我又失去了语言,我的世界没有昨天,我和整个世界隔绝了,我的世界变得寂静无声。

我的泪水又一次流下,我在失语的世界里昏昏睡去。深夜的时候我醒了过来,我看到了一张脸,一张漂亮的脸,欧式双眼皮。她穿着白大褂,递给我一颗圆形的小丸。

“吃下它。”她温柔地说。我看着她,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温柔的坚定和一种善意,我吃下了它。我很快又睡了过去。第二天晚上我醒了过来。依然是那个美丽的女大夫,穿着白大褂。


“你是谁?”我听见一个声音,是我的声音吗?我恢复语言了吗?


“太好了,你可以说话了。”她脸上露出了笑容。


“雨辰,你能说话了,太好了。”旁边那个短头发女人也说话了,温柔如水的目光。


我茫然地看着她们。那个短发的女人开始哭泣,“可是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还记得我吗?”女医生又问,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柔情――不是每个医生对病人都有这样的柔情。


 “你是谁?”我又一次重复了那句话。


“我是夏至。你不记得了吗?”她说。


夏至?夏至是谁?好遥远的名字,我什么都不记得。

 “我不记得。”我摇摇头。我突然看见她肩膀的地方闪了一下,然后,我看到了一个画室,光线阴暗,里面有一群学生,对面是一个漂亮的裸体模特,我不由自主从床上爬起来,走进了画室,和那群学生一起开始画对面的那个模特。她的目光似乎一直在我的脸上游离,她的肩头有一颗朱砂痣,她长得特别像一个人,像是…像是刚才坐在我病床边上的女医生。我转过了头,她还在旁边,但是我眼前的画室已经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慌张地问。


“没什么,我只是用虚拟现实的办法帮助你恢复记忆。”女医生说。


“想起什么了吗?”


我摇头。

第二天晚上她又来了。我们简单聊了几句,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间整洁的房子,房间里的女生只穿着一件短袖青衫。我忍不住走上前,抱住了她,然后开始亲吻她,香草的味道,她也温柔地回应着我,“夏至!”我失声喊了起来。然后那一切突然就又全部消失了。


“想起来我是谁了吗?”女医生问。


“夏至!你是夏至。”我脱口而出。


“谢天谢地!我们来得还不算晚。”夏至笑了。


是的,她是夏至,我想起来了。她是20年来我一直无法忘怀的那个夏至。

我的记忆回到了2016年的杭州,那时候,我还是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的学生。我喜欢那个美丽的校园,它依着西湖而建,安静幽雅。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夏至是在那个朝北的画室,它在走廊的一角,采光不是很好。我在画室待了一下午,肩膀一直悬空,胳膊也没有依靠,特别累人。对面是个裸体模特,长长的乌发半遮着她年轻姣好的脸庞。 她一手撑地,一手捧着一只红苹果,双腿重叠侧卧,两只丰乳透着温润的光泽,像刚才从藤架上摘下来还裹着一层白霜的葡萄。她的右肩上有一颗朱砂痣,微红。这是个新模特,姿势不够自然,身段曲线却是极好。我以前画模特的时候,都没有什么感觉,这次却是一次次心潮起伏。

天色渐渐转暗,房间里本来光线就不好,现在更是阴暗,我看着模特的方向,突然就看到前面一阵光亮,那亮色照进来,照出了一道椭圆柱体的尘埃光柱。然后在那亮色光柱中升起一条路,再细看,其实是一条清澈的溪流,高高地悬在半空,一边是直冲云天的峭壁,一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那水路清浅,闪烁着光芒,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但是只是稍纵即逝的一刻,房间里又恢复了灰暗。我揉了一下眼睛,是幻觉吗?还是梦境?对面的模特还是那张青春灿烂的脸庞,我笑了,一定是自己开小差了。

到了下午快六点了,素描课终于结束。我把作业收好,去食堂吃饭。学生食堂熙熙攘攘,我居然看到了那个模特,我走了过去,“嗨,我叫林雨辰,记得我吗?”“当然,我叫夏至。”她笑了。我和她闲聊了一会儿,知道她老家在梅里雪山附近。吃过饭,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冬天的杭州瘦山瘦水,清凛凛的西湖水面上有一层似有似无的雾气。

天色渐黑。“不如我送你回去?” 我提议。“好啊。”夏至柔声说,她的眼睛很亮,我心里有些发痒。夏至住在河坊街附近。我们打了个的到了她住的公寓楼,夏至问,“你要上去坐坐吗?”我拿不准她是客套还是邀请,顺口却接了个“好啊!”我和我的前女友分手有半年了,而眼前的她是个妩媚可人的青春少女,我为自己的卑鄙暗暗羞愧。

她的房间非常的整洁,整洁得像从来没人住过。

房间里开了空调,暖和。她脱了外套,只穿一件青色的短衫,我从背后搂住了她,她温顺如水。我顺势褪了她的短衫和内衣,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肩膀,她的长颈。她肩膀上那颗痣在夜色里格外显眼。我低下头,吻了她,她的唇很冷。

空气里一切都酝酿得恰恰好。

突然之间,她肩上的那颗朱砂痣似乎闪了一下,我眼前仿佛又闪现出那条水路,那条清澈的水路,高悬在半空中的水路,一边是云天,一边是悬崖。我正迷惑中,她却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把把我推开。


“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 夏至脸色有些白,她的眼睛里有一丝冷。而前一分钟的她还是那么性感,热情。她迅速套上了那件青衫。


我有些诧异,更多的还是难受,一切都刚刚被调动起来。 我不得不突然刹车,努力平息自己。


“好。”我的喉咙有些发涩。我不会勉强一个女孩子。


“那么,我先走了。”我穿上外套,下了楼,心里的骚动在冬天的风里降了温,一点点下沉。 两次看到一场虚幻的景象,再加上一场差一点要成真的艳遇,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冬天。


“真他妈邪门。”我暗自骂了一句。

过了两天又是素描课,这一次,却换了一个模特。我失落极了,还以为可以再见到夏至。整个冬天,我一直没有再见到她, 春天也是一咕噜地滑过去了。初夏的阳光照耀着这个婉约得如唐诗宋词的城市,我想起了那个叫夏至的女孩,心里有一丝悸动。只是夏至西湖,伊人却何在?

“雨辰,雨辰!”我的回忆被打断了。恍惚中我又看到了那个女医生,是的,那个叫夏至的女医生。“好好休息,先不要想太多。”她温柔地说。夏至,那个谜一般的夏至,后来去哪了呢?为什么又在这出现了呢?我的脑子还是有些乱,我看了看窗外,烟青色的天空,能看到远处的六和塔,像是水墨画,似有似无,似真似幻。旁边床上的小姑娘是谁?为什么觉得那么眼熟?

点击阅读更多二湘文章

怀念北大的嘘声

格非的《江南三部曲》,雅俗共赏之经典

猜火车


【狂流】 第一章 遇见 (含语音)

【狂流】 第二章 秋天的银杏树 (含语言)

【狂流】第四十三章 不真实的爱人 (含语音)

【狂流】第四十四章 藏匿的秘密 (含语音)

【狂流】 第四十五章 命运的轮回 (含语音)

【狂流】 第四十六章 人生的意义 (含语音)

【狂流】第四十七章 岁月是朵双生花 (含语音)

【狂流】第四十八章大结局 命运的狂流 (含语音)

回复“狂流”获取《狂流》全部48章合集。有声书请到喜马拉雅搜索“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