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的梅里雪山】第五章 (完)尘埃里的夏至(含音频)

2017-06-10 二湘 二湘的六维空间 二湘的六维空间


     

而现在我看到的悬崖之下是大江大河还是绝情谷,是惨烈的死亡还是又一次重生?死,真的能够孕育出生吗?


【夏至的梅里雪山】第一章 谜一般的夏至 (含音频)

【夏至的梅里雪山】第二章 雨崩的夏至 (含音频)

【夏至的梅里雪山】 第三章 西湖的夏至 (含音频)

【夏至的梅里雪山】 第四章 虚拟现实里的夏至 (含音频)

主播:静静

“只能这样先试试了。”谷雨说。从二次虚拟到一次虚拟,再回归现实,依次递归。

夏至开始通过超级计算机和冬至对话,他们的天书我一点也不懂,能知道的就是他们说话语速极快。

“五分钟以后,对消二次虚拟!”夏至停止了和冬至的对话后,转过身通知大家。

我马上跑进病房。“小雪,再见了!”我拥抱着小雪。

“爸爸,你去哪?请不要离开我!”小雪眼睛里含满了泪。我又一次拥抱了她,她的小脸那么可爱,她怎么可能是虚拟的呢?

“照顾好小雪。”我对月寒说,一狠心,转身离开了房间。我听见月寒在我背后喊我的名字,“雨辰!”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

对消马上开始,医院,病房,小雪,月寒,所有的一切瞬间就消失了,我的眼前一片空白,我的头一阵阵眩晕,突然之间,我们进入了又一个长长的闪亮的隧道,和之前二次虚拟现实的场景如此类似,只是一切好像都反了过来。“这是哪里?冬至他们在二次虚拟现实里是不可能再次虚拟的啊!”谷雨惊呼。“糟糕,一定是对消的时候他们用了反转虚拟。用二次虚拟解体时产生的那些能量反转了原来那个虚拟场景!”夏至说。

果然如此,我马上又看到了小雪。她的眼睛冷若冰霜。

“小雪!”我冲过去,“我陪你过隧道。”

她看都不看我,继续往前走。原来,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我呆在那,看着她的背影,心如刀绞。

马上又是另一个场景了。小雪要去考试,我带着栗子蛋糕到了她的教室。她看都不看,就把蛋糕扔在地上,“今天怎么突然成了大好人了,你平常就想着怎么把我打发走。”我捡起地上的蛋糕,看着那个陌生的冷漠的小雪,难受的眼泪就要落下来。谷雨看着我,“你平常不是一个好爸爸吗?”“对不起,我不是。”我有些难堪。

月寒也在那,她的脸上也是冰冷,“你平常都是想着你自己的事,什么时候想过小雪,想过我?却记着一个不相干的夏至,你以为我不知道?”

“对不起。”我模糊地从嘴里说出这几个字。她转过脸,不再理睬我。

我悲哀地转向夏至,“请让我赶紧离开这个冰冷的地方。”

夏至拍拍我的肩膀,“好。我也想早点离开。冬至他们现在正在一次虚拟的迷宫里。大概很快要找到回画舫的途径。”

“为什么我们没有想到用镜像虚拟,把他们也困在二次虚拟里多好!”杨川说。

“我们轻敌了,把他们想得太简单了,没有想到他们会来这一手。”谷雨说。

“你们的虚拟现实是怎么实现的?”我问。

“技术非常复杂,简单来说,一是通过微电流刺激皮肤,二是在空气中传播一种化学合成物刺激神经,两者结合产生幻觉。而这一切都是通过意识,或者说α脑电波控制的。所以制造虚拟现实时需要特别放松,才能产生α脑电波。”夏至说。

突然,她像是鼓足了勇气说出来,“有一个办法。我们可以跳过二次虚拟,迅速回到现实。”她看了看我们,“如果我们在二次虚拟里死亡的话,我们不再呼吸空气中化学合成物,也不会对微电流刺激有反应。那样就会回到现实。” 

“那么,怎么制造死亡?”我问。

“三次虚拟!”夏至开口了,“你可以再画一些死亡场景,要自然场景,狂风恶浪,火海悬崖,我们进入三次虚拟现实,马上会以各种方式死去。然后,直接在现实中醒来。”


 “没有时间了。只能如此了。”杨川说。

“但是,我们需要一个人把我们推进三次虚拟现实。因为二次虚拟中的我们能量越来越小。 ”夏至又低下了头。是的,这就意味着二次虚拟中留下的那个人会一直困在那出不来,怪不得她迟迟没有开口。

空气里一片沉默。我们面面相觑。

我甚至没有勇气主动提出来我做那个推动力,我太想回到现实,解救小雪了。

“要不我来吧。”谷雨开了口,他真个善良单纯的孩子。我心里突然万分惭愧,我的孩子比我勇敢,比我无私。

“不,谷雨是我们钴蓝城的希望,当然要走。夏至能力最强,又牵挂着谷雨,不能留。雨辰牵挂着小雪,也要回去,只有我无牵无挂,我留下做助推手。”杨川平静地说。

“不要!这太残忍了!”我忍不住高声说。

“你们地球人太感性。”杨川说,“我们费马人是最理性的。夏至,留下我的基因,回到钴蓝城之后把我再克隆一次。那就是我生命的延续。”

我吃惊地看着夏至,她有些难过,但是只是一瞬间,“抱歉了。”她对杨川说,然后她转向我,“开始吧,雨辰,画一些最简单的死亡场景。动作要快。我们要赶在冬至走出迷宫之前在现实的画舫里醒过来。”我迅速开始动工。于此同时,夏至身上的超级计算机把杨川全身扫描了一遍,并从他指尖取出一滴血。“你的基因都在我这里了。”夏至对杨川说。我画了一大片悬崖,鬼使神差的,我在那悬崖之巅画了一大片花海,那片我一直没有办法忘怀的花海,我记忆中雨崩的那个山坡上的花海。

一切就绪。

我们拥抱了杨川。最后一刻,他的眼泪流了下来。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问夏至。她扬起了头,眼泪流了下来。原来,费马人也会哭。

我们一个一个拥抱了杨川。杨川把我们一个一个推进了死亡之门。

我的眼前闪着无数的星星,我的头有些眩晕,然后我看到了那一大片花海,谷雨走在最前面,我和夏至走在了后面。如火如荼的山菊花,比我记忆中雨崩的花更奇异,更硕大,更美艳,像是梵高画的向日葵,疯狂地生长着。山风吹过,撩起夏至的发梢。她的眼睛闪亮,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停在了那片花海里。她看着我,眼睛里是水一样的柔情。

“在离开死亡世界之前再吻我一次,好吗?”她的眼神里有一种渴望。我犹豫了一下,低下了头,捧起了她的脸,她闭上了眼睛,我轻轻地吻着她。她的眼泪居然流了下来,我有些吃惊,停了下来,“我以为,你们费马人是没有感情的。”

“我们也是有感情的,只是非常淡薄,当面临生死这样的大事时会情不自禁。何况,我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费马人了。”她轻声说,“这些年,我总是想起梅里雪山,想起雨崩的那些日子。”

我心里有一股暖流涌过,我以为,这些年,只有我一个人记得梅里雪山的雨崩。我又一次低下了头。一种柔情在我们之间传递。我有些慌,这是爱吗?她很快推开了我,我们赶上了走在前面的谷雨。

“谷雨,知道吗?雨崩有一片和这非常相像的花海。”夏至对谷雨说,谷雨转头,回望身后那一片金灿灿的花海,“妈妈,真美,怪不得这些年你常和我说起那一片花海。”夏至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一种我琢磨不透的笑。

我们三个并肩站到了悬崖之巅。我低头看了一下深不见底的悬崖,突然想起尼龙到雨崩的那条路,万丈悬崖之下是汹涌奔腾的怒江,而现在我看到的悬崖之下是大江大河还是绝情谷,是惨烈的死亡还是又一次重生?死,真的能够孕育出生吗?我的心里是一阵阵颤栗。

“爸爸,不要怕。向死而生。”谷雨握着我的手,他是一个好孩子,我何其幸运,我对他一笑。

“来吧,我们一起拥抱死亡吧。”夏至说。

“等等,有一个问题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次在杭州,你拒绝了我?”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想清楚这个问题。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我突然很怕没有机会早搞清楚这个问题。


“死也要死得明白,是吗?”夏至笑了。

“我们第一次到地球到处物色最佳人选。我和你亲密接触的时候拿走了你所有信息。回到钴蓝城后,分析发现你最匹配。”夏至说。

原来如此,原来我不过是被挑中的那颗种子,一切都是预谋好的,我心里一阵阵凉意。可笑我刚才还以为她会有真情。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不会觉得是个笑话?”夏至看着我。

“这些都不重要了。来吧,我们一起拥抱死亡吧。”我并不看她,目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心如死灰。比起来,真正的死亡倒没那么可怕了。

夏至叹了口气,她一只手牵住了我,另一只手牵住了谷雨。然后我们三个手挽着手,一起向万丈悬崖纵身一跳!我闭上了双眼,我的耳边是呼啸的山风,我感到身体在迅速下坠,我不能呼吸,不能感觉。然而一瞬间,我的身体又在一片混沌中升起。然后,我们在画舫中醒了过来。

“太好了,冬至他们还没有出来。现在,我的很多功能都恢复了。”夏至说。

我们还没来得及说话,冬至出现在画舫里。

“她一个人出来了!”谷雨大叫。

冬至显然也是非常吃惊,然后,她看了一眼我们,对夏至说,“果然和我是同一个基因克隆出来的,想的办法都一样,也是用虚拟死亡之门的办法吧?少了一个。”

“是又如何。”夏至说,“没想到你的助手也会为你牺牲自己。”

“不是为我,是为了钴蓝城!夏至,你不要太天真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费马人。而你却吃里扒外,帮助地球人!”

“不,帮助地球人就是帮助我们自己。欲速则不达。你们的办法不正确。”夏至说。

“什么是正确,什么是不正确?你还没有试过我们的办法怎知无效?”冬至说。

“你们这样等于屠杀,你知道吗?”夏至说。

“果然是被地球人带愚蠢了。我们费马人是最理性的。说吧,是不是因为你一直还牵挂着你的地球小情人。”冬至露出鄙夷的神色。“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无法忘怀。他画的你的裸体素描你一直带在身边,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看了一眼夏至,她的脸早已涨红。我心里像是有一层层浓云在翻滚。原来,她也是有真情的,在死亡之门里的索吻是她真情流露。这么多年,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苦苦思念。

夏至还是一声不作。

 “你是钴蓝城的叛徒,你挑唆友善派,以你所谓的更理性的方法为理由。只有我知道,你是被地球人带坏了,说吧,你和他做爱之后,身体里就起了变化,就有了情感,是不是?”冬至继续高声说。

“是又如何?我再也不要过那种无牵无挂的生活。我牵挂着谷雨和他。”夏至突然一仰头,骄傲地说,“而你们的日子,不过是行尸走肉。”

“雨辰,还记得那首《天空之城》吗?我一直记得那首歌。”她对我嫣然一笑,“谢谢你让我知道原来世界上有一种叫爱的东西。”

“看我如何收拾你!”冬至的超级计算机在发亮。她像是在聚集所有的力量,她的眼睛发出一道清凛的寒光。

“谷雨,你先留下,帮助雨辰和地球人,你有所有病毒的解药。” 夏至对着谷雨喊,“把冷冻的我和冬至送上我的红色苹果机,那是回钴蓝城的飞船。”

“不,不要,你和她在同一个飞船里太多凶险!”谷雨忍不住高呼。

夏至对着谷雨微笑,“听话,记住,谷雨,妈妈爱你!”

然后,她转向我,用我这一辈子见过的最深情的目光说,“雨辰,我爱你!”

天边突然出现两道“神光”,两道巨大的椭圆形光柱从云层背后射下来,尘埃在光柱里飞扬,庄严神秘。时间胶囊再一次开始了。我被这个景象惊住了。我不由想起了画室里那道尘埃光柱和那条牵引我走向雨崩的水路。我的耳边像是响起了那首夏至最喜欢的《天空之城》:

“彩虹之上的幻城,像爱情的憧憬
谁的梦谁沉醉,谁在醒
谁笑,谁心痛
谁站在城外等着我,谁在城中等你
看天空之城的烟雨,淋湿的是别离”


我看见尘埃中的夏至一挥手,然后,尘埃落定,夏至僵住了,冬至也僵住了。我跑过去,夏至站在那一动不动,但是她的眼角似乎还有莹莹的泪水,我一把抱住了她,“夏至!”

谷雨动作迟缓地走过来,“妈 妈 ,我 爱 你。” 眼泪缓缓地从他的眼角流出来,一滴,两滴,慢镜头一样,慢慢地,慢慢地,流在他的脸颊上。


(全文完,全文发表在《科幻立方》2017年第三期)


《狂流》和《夏至的梅里雪山》所有章节音频都已上传喜马拉雅,喜马拉雅搜索“二湘的六维空间”。很快开始连载我的一个中篇《绿色之恋》,说的是怡敏,林晚,海婷的师妹们军训的故事,欢迎收看。

点击阅读更多二湘文章

珍珠的故事----中国版的“摔跤吧,爸爸”(上)

珍珠的故事----中国版的“摔跤吧,爸爸”(下)


【狂流】 第一章 遇见 (含语音)

【狂流】 第二章 秋天的银杏树 (含语言)

【狂流】第四十七章 岁月是朵双生花 (含语音)

【狂流】第四十八章大结局 命运的狂流 (含语音)


【狂流书评】 我走你来时的路 by W

【狂流书评】 时代狂流中的跌宕人生  by 芬芳

《狂流》创作谈,说说狂流背后的故事

《狂流》原型故事

回复“狂流”获取《狂流》全部48章合集和影视合作推广信息,有意合作者请后台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