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胡锡进

2017-06-15 林夕 朴德益说 朴德益说

曾在三年前,华尔街日报就用“人民日报集团旗下的民族主义小报”寥寥十几字,对环球时报做出了极为精准简练的定位和评价,不误一字,不多一字,不少一字。


人民日报集团旗下:其身份背景就说明了很多东西。

民族主义:环球时报的基本内容定位。

小报:读者层次较低﹐内容通俗的报纸。


《环球时报》的小报身份,是对其评价的一个基本事实前提。而这个事实经常被遗忘。

因此外界许多对《环球时报》的许多批评,尤其是针对那些强词夺理,偷换概念的洗地神逻辑的批评,大都显得一本正经,用力过猛,用错了地方。


因为其本来就定位为类似于火车站地摊文学一般的不严肃读物。

貌似现在除了赠阅之外,相当大比例的销量都是在火车站等流动人员比较多的地方卖出去的。


客观地说,环球时报作为央媒集团下属媒体,在市场化方面地探索,是非常成功的,这种成功表现在它精准地定位了他的目标受众——那些在生活中不甚成功,对现实不满,从而在民族主义和中华强权中寻求安慰的社会中下游阶层民众——并且尽其所能贩卖给他们想要并且愿意出钱购买的言论。


编辑彻底地抛弃自身立场,放软身段,而把报纸当做一种纯粹的商品。这点上,从市场成绩上得到了清晰的证明——在这几年里,环球时报的销量接近200万份,从周报变为日报,成为铺满全国大街小巷的报刊亭,有人花钱买的报纸。

我们不妨试试,让人民日报上报刊亭,看看有多少人掏钱买?


环球时报在市场化的道路上走的比同为党媒出身转型的媒体,如《新京报》走得远得多,因为他们为了迎合市场而做出的本身立场的抛弃也更为彻底和决绝。

  • 中国特色的媒体行业人间喜剧

人民日报这样的央媒集团,其骨干编辑及管理层,大都来自北大,人大,复旦,清华,中传这五所新闻专业在国内顶尖的高校校招,而新闻系又同样是这五所高校的王牌专业之一。


差不多就是说,这帮编辑们,都是高考中成绩顶尖的千分之一,所以,说这些编辑们是精英,并不为过。别认为环球时报的编辑们不知道外界如何评价环球时报,他们很清楚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不以为意,因为这些人都不是环球时报瞄准的目标受众。


《环球时报》和《环球时报英文版》的观点天差地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可以说一个是五毛一个是美分,胡锡进同时任两者的主编,搞得有人觉得胡锡进是精分。


他当然不是精分,他只是在经营两份目标受众群体不同的报纸,报纸上的立场既不是胡锡进的立场,也不是编辑团队的立场,而只是花钱购买报纸的群众的立场,环球时报忠实地迎合了这些立场,而已。


我们可以看到,当媒体精英们抛弃所有立场,而尽其所能迎合目标受众情况下,笔杆子能够low到什么程度,中国文艺战线的中青年们如果真的秀下限,口味之重,一般人真吃不消。


每当《环球时报》在其非目标受众中受到广泛而严厉的批评的时候,尤其是那些社论中广泛使用的黑色幽默一般的“神逻辑”,“洗地逻辑”,受到挖苦的时候,我们实在应该为《环球时报》的采编团队“毫不夹带私货,一心一意为目标读者服务”的专业精神而鼓掌,因为这些神逻辑,确实就是其目标受众群体喜闻乐见,日常使用的立场,观点和他们的逻辑水平。


常有人把环球和南方系相提并论,认为他们都是市场化媒体半斤八两,卖文字混口饭吃而已。这点我部分赞同。市场化这一点,两者是一致的,那就是瞄准目标受众,迎合读者口味。


但结果可有很大的不同。

南方系的编辑和读者群体其实差不多同一路人,他们有共同的社会位置,三观接近,在大部分情况下,南方系报纸的撰稿人算得上是“我手写我心”。


但《环球》的读者和《环球》的编辑,差不多可以说是两个世界的人,在社会中几乎无交集,三观背道而驰。要按照几十年前的说法,两者之间那是妥妥的“阶级仇恨”。


所以可以这么说,当一位的读者花钱买下一份环球时报看得荡气回肠,热血沸腾的时候,他不太可能知道,他的钱被以稿费的方式,资助了他的阶级敌人。

这大概算得上是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媒体行业的人间喜剧吧。


  • 爱国主义阴谋论

环球时报是一份鼓吹狭隘民族主义的小报不假。

但重要的是,有病君觉得,这种解读并没有说到根子上,因为这只是结论,我们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所以然在哪里呢,有病君认为《环球时报》真正吸引人的招牌不仅是鼓吹的民族主义,而是它在辩论任何问题时都喜欢采用的那种“动机论”乃至“阴谋论”立场。


阴谋论近年来在中国大陆的横行,是一个值得认真反思研究的大课题,这里无法深入讨论。

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这类“爱国主义阴谋论”的基本逻辑,是将当下的世界描绘成一片处处是暗礁险滩的凶恶海洋,而将中国描绘成这片惊涛骇浪中的一艘孤舟,四周到处潜伏着时刻想要扼杀我们美好前程的“敌对势力”。


任何关于中国现状的批评性言论,都被视为是一种充满恶毒用心的颠覆之举。一旦这种逻辑成立,作为一个爱国的中国人,我们所有人,当然都应该更加团结一心,去应对这种外部敌意,而当务之急则是清除内部“不和谐”的“杂音”。

 

很遗憾,任何一个问题,一旦被引向了质疑动机的阴谋论语境中,就很难再展开任何有实际意义的讨论。

因此,环球时报越受欢迎,国人对社会和世界的认知能力就越被扭曲。


就有病君个人的观察而言,阴谋论实际上是头脑简单而又自认为头脑不简单的人拒绝承认自己头脑简单的绝好的鸦片。


因此,在大量错综复杂的矛盾纠结在一起的社会快速转型阶段,阴谋论很容易大行其道,原因在于许多人的辨析能力跟不上转型社会的复杂程度。

 


  • 中国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胡锡进


接下来说一说环球时报的掌舵人胡锡进。

胡锡进自称是一位“复杂中国的报道者”,其实,在我看来,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复杂中国的评论者”。

在环球时报,他不仅长于社论,还以“单仁平”笔名发表评论文章。


在胡老师的言论里(我没有说心目中或眼中),中国是复杂的。

“人口这么多,发展阶段这么特殊,发展又这么快,全世界二百年的成果压缩在几十年,几百年的问题也是压缩在几十年中”,这是胡老师的总结。


其实“复杂”还远不止于此,我们可以从国际形势、漫长历史、民族结构、思想多元化、各种阶层与势力的交织等等,来证明现阶段中国的“复杂性”。


然而,哪个国家承认自己是“简单的”呢?

我们可以用胡老师的语言风格轻松化解这个质问:“是的,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复杂性,但中国更加复杂。”


“复杂中国”是个聪明的提法,却不是个科学的定论。

正如每个民族都说自己勤劳,每个国家都说自己伟大,但并不以此来确证别的民族和国家不勤劳、不伟大。

我们还常常在外交场合用同样的言辞来恭维对方,并不确证我们比他们差。


其实,胡老师的“复杂中国论”另有所指,是特别给那些把中国简单化的人说的,驳斥的是“非黑即白”的观点。

中国“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此之谓也。


其含义是全盘西化不行,不拿来主义也不行;完全法制无人情不行,完全德治无规矩也不行。——这是说到哪里都不会错的。


这个逻辑是胡老师的精神支柱,贯穿于他的所有思考,形成了他独特的论述特点。执其两端,左右逢源,两边都对,但都不全面。

你说的很有道理,他说的也都不错,不过……


所以胡老师的文章,哪怕140字的微博,都不可能少了“但是”。几个“但是”下来,你的大脑会一片空白,想说点什么,一时又不知从何处反驳。


事情本来不复杂,胡老师硬是将其绕复杂,有时候自己都钻不出来。但这种态度让胡老师很受用而视为珍宝,从而“复杂中国”成为胡老师的理论核心。

复杂的好处在于,可以成为任何变革、任何建议、任何说法的挡箭牌。


比如,你说要财产公示,他可以说“财产公示是国际惯例,是反腐的有效办法,但中国的情况很复杂,所以……


这些话不仅可以应付国内,也一样可以应付国外的任何人、任何事。程咬金还有三板斧,胡老师一招制敌。


其实,胡老师越是说复杂,事情就越是简单,简单到你什么也不要做、什么也不要想。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当任何的道路都被“复杂”堵死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特地给你敞开着一扇大门。


只要坚持XX领导,坚持XX主义,坚持现有XX不变,坚持按现任领导的意思办,然后就任何的复杂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所有事情都显得顺理成章、符合国情且破解了一切的难题。

说到底,胡老师的“复杂”,就是这么“简单”。


胡锡进的中国,就是“复杂中国”,而胡锡进的“复杂中国”,简单到了极点。

中国缺少的资源太多,但惟独不缺胡锡进。

现行的新闻体制,必然催生大批胡锡进。胡老师是党报的子报主编,是环球时报的领导人,也是如椽巨笔。

胡老师有文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有自己熟练掌握的逻辑思维,那就是在“复杂”的概念下,破解所有难题。


这些难题有的来自民间,有的来自地方政府的愚蠢行为,有的还来自更高层面欠思考的言行,有的还来自国际事件。胡老师都能用他特有的逻辑来轻松地化解,至少在表面上如此。

这些“难题”被网友俏皮地称为“飞盘”。

飞盘扔出,有的角度真的很刁。


胡老师的努力并没有说服他的读者,相反被读者看穿了他的手段。因此,胡老师微博的跟帖,可以说是清一色的质问、嘲讽甚至谩骂。甚至发展到不需要胡老师说什么,仅仅发一张风景图片,都能引来“骂声”。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胡老师表现出来的忠心耿耿、处心积虑、百般维护恰恰是有关方面所喜闻乐见。

而什么更重要,胡老师心如明镜。


胡老师是忠诚于职业的人,他的精神世界未必精深但很博大。我相信,今天他能把黑说出白,如果需要,明天就可以把白说出黑。你必须这么理解:这是职业行为。

人,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除非你辞职不干。


这并不说明胡老师缺乏坚定的立场,或者缺乏真实的政治观点,而只能说胡老师是一个聪明人。他把一些不能显示或者没有必要显示的东西,有意地收藏起来。

他更加高明的是,他的所有空转式的文章,无论谁看起来都会觉得舒服,只要他是掌权者。


总而言之,胡锡进创造性发明的"五毛心灵鸡汤",用貌似真诚,实则精心摆弄的文字彻底回避对现实问题的追问,使受众产生忍辱负重顾全大局的错觉与愉悦,抚慰并消解自身对于之前不同程度察觉被奴化后的不安和无措。

 

更因一般患者因其更具欺骗性而难有免疫,是与时俱进后更“高明”更忽悠的愚民药品。



中国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胡锡进

中国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胡锡进

2017-06-15 林夕 朴德益说 朴德益说

曾在三年前,华尔街日报就用“人民日报集团旗下的民族主义小报”寥寥十几字,对环球时报做出了极为精准简练的定位和评价,不误一字,不多一字,不少一字。


人民日报集团旗下:其身份背景就说明了很多东西。

民族主义:环球时报的基本内容定位。

小报:读者层次较低﹐内容通俗的报纸。


《环球时报》的小报身份,是对其评价的一个基本事实前提。而这个事实经常被遗忘。

因此外界许多对《环球时报》的许多批评,尤其是针对那些强词夺理,偷换概念的洗地神逻辑的批评,大都显得一本正经,用力过猛,用错了地方。


因为其本来就定位为类似于火车站地摊文学一般的不严肃读物。

貌似现在除了赠阅之外,相当大比例的销量都是在火车站等流动人员比较多的地方卖出去的。


客观地说,环球时报作为央媒集团下属媒体,在市场化方面地探索,是非常成功的,这种成功表现在它精准地定位了他的目标受众——那些在生活中不甚成功,对现实不满,从而在民族主义和中华强权中寻求安慰的社会中下游阶层民众——并且尽其所能贩卖给他们想要并且愿意出钱购买的言论。


编辑彻底地抛弃自身立场,放软身段,而把报纸当做一种纯粹的商品。这点上,从市场成绩上得到了清晰的证明——在这几年里,环球时报的销量接近200万份,从周报变为日报,成为铺满全国大街小巷的报刊亭,有人花钱买的报纸。

我们不妨试试,让人民日报上报刊亭,看看有多少人掏钱买?


环球时报在市场化的道路上走的比同为党媒出身转型的媒体,如《新京报》走得远得多,因为他们为了迎合市场而做出的本身立场的抛弃也更为彻底和决绝。

  • 中国特色的媒体行业人间喜剧

人民日报这样的央媒集团,其骨干编辑及管理层,大都来自北大,人大,复旦,清华,中传这五所新闻专业在国内顶尖的高校校招,而新闻系又同样是这五所高校的王牌专业之一。


差不多就是说,这帮编辑们,都是高考中成绩顶尖的千分之一,所以,说这些编辑们是精英,并不为过。别认为环球时报的编辑们不知道外界如何评价环球时报,他们很清楚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不以为意,因为这些人都不是环球时报瞄准的目标受众。


《环球时报》和《环球时报英文版》的观点天差地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可以说一个是五毛一个是美分,胡锡进同时任两者的主编,搞得有人觉得胡锡进是精分。


他当然不是精分,他只是在经营两份目标受众群体不同的报纸,报纸上的立场既不是胡锡进的立场,也不是编辑团队的立场,而只是花钱购买报纸的群众的立场,环球时报忠实地迎合了这些立场,而已。


我们可以看到,当媒体精英们抛弃所有立场,而尽其所能迎合目标受众情况下,笔杆子能够low到什么程度,中国文艺战线的中青年们如果真的秀下限,口味之重,一般人真吃不消。


每当《环球时报》在其非目标受众中受到广泛而严厉的批评的时候,尤其是那些社论中广泛使用的黑色幽默一般的“神逻辑”,“洗地逻辑”,受到挖苦的时候,我们实在应该为《环球时报》的采编团队“毫不夹带私货,一心一意为目标读者服务”的专业精神而鼓掌,因为这些神逻辑,确实就是其目标受众群体喜闻乐见,日常使用的立场,观点和他们的逻辑水平。


常有人把环球和南方系相提并论,认为他们都是市场化媒体半斤八两,卖文字混口饭吃而已。这点我部分赞同。市场化这一点,两者是一致的,那就是瞄准目标受众,迎合读者口味。


但结果可有很大的不同。

南方系的编辑和读者群体其实差不多同一路人,他们有共同的社会位置,三观接近,在大部分情况下,南方系报纸的撰稿人算得上是“我手写我心”。


但《环球》的读者和《环球》的编辑,差不多可以说是两个世界的人,在社会中几乎无交集,三观背道而驰。要按照几十年前的说法,两者之间那是妥妥的“阶级仇恨”。


所以可以这么说,当一位的读者花钱买下一份环球时报看得荡气回肠,热血沸腾的时候,他不太可能知道,他的钱被以稿费的方式,资助了他的阶级敌人。

这大概算得上是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媒体行业的人间喜剧吧。


  • 爱国主义阴谋论

环球时报是一份鼓吹狭隘民族主义的小报不假。

但重要的是,有病君觉得,这种解读并没有说到根子上,因为这只是结论,我们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所以然在哪里呢,有病君认为《环球时报》真正吸引人的招牌不仅是鼓吹的民族主义,而是它在辩论任何问题时都喜欢采用的那种“动机论”乃至“阴谋论”立场。


阴谋论近年来在中国大陆的横行,是一个值得认真反思研究的大课题,这里无法深入讨论。

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这类“爱国主义阴谋论”的基本逻辑,是将当下的世界描绘成一片处处是暗礁险滩的凶恶海洋,而将中国描绘成这片惊涛骇浪中的一艘孤舟,四周到处潜伏着时刻想要扼杀我们美好前程的“敌对势力”。


任何关于中国现状的批评性言论,都被视为是一种充满恶毒用心的颠覆之举。一旦这种逻辑成立,作为一个爱国的中国人,我们所有人,当然都应该更加团结一心,去应对这种外部敌意,而当务之急则是清除内部“不和谐”的“杂音”。

 

很遗憾,任何一个问题,一旦被引向了质疑动机的阴谋论语境中,就很难再展开任何有实际意义的讨论。

因此,环球时报越受欢迎,国人对社会和世界的认知能力就越被扭曲。


就有病君个人的观察而言,阴谋论实际上是头脑简单而又自认为头脑不简单的人拒绝承认自己头脑简单的绝好的鸦片。


因此,在大量错综复杂的矛盾纠结在一起的社会快速转型阶段,阴谋论很容易大行其道,原因在于许多人的辨析能力跟不上转型社会的复杂程度。

 


  • 中国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胡锡进


接下来说一说环球时报的掌舵人胡锡进。

胡锡进自称是一位“复杂中国的报道者”,其实,在我看来,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复杂中国的评论者”。

在环球时报,他不仅长于社论,还以“单仁平”笔名发表评论文章。


在胡老师的言论里(我没有说心目中或眼中),中国是复杂的。

“人口这么多,发展阶段这么特殊,发展又这么快,全世界二百年的成果压缩在几十年,几百年的问题也是压缩在几十年中”,这是胡老师的总结。


其实“复杂”还远不止于此,我们可以从国际形势、漫长历史、民族结构、思想多元化、各种阶层与势力的交织等等,来证明现阶段中国的“复杂性”。


然而,哪个国家承认自己是“简单的”呢?

我们可以用胡老师的语言风格轻松化解这个质问:“是的,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复杂性,但中国更加复杂。”


“复杂中国”是个聪明的提法,却不是个科学的定论。

正如每个民族都说自己勤劳,每个国家都说自己伟大,但并不以此来确证别的民族和国家不勤劳、不伟大。

我们还常常在外交场合用同样的言辞来恭维对方,并不确证我们比他们差。


其实,胡老师的“复杂中国论”另有所指,是特别给那些把中国简单化的人说的,驳斥的是“非黑即白”的观点。

中国“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此之谓也。


其含义是全盘西化不行,不拿来主义也不行;完全法制无人情不行,完全德治无规矩也不行。——这是说到哪里都不会错的。


这个逻辑是胡老师的精神支柱,贯穿于他的所有思考,形成了他独特的论述特点。执其两端,左右逢源,两边都对,但都不全面。

你说的很有道理,他说的也都不错,不过……


所以胡老师的文章,哪怕140字的微博,都不可能少了“但是”。几个“但是”下来,你的大脑会一片空白,想说点什么,一时又不知从何处反驳。


事情本来不复杂,胡老师硬是将其绕复杂,有时候自己都钻不出来。但这种态度让胡老师很受用而视为珍宝,从而“复杂中国”成为胡老师的理论核心。

复杂的好处在于,可以成为任何变革、任何建议、任何说法的挡箭牌。


比如,你说要财产公示,他可以说“财产公示是国际惯例,是反腐的有效办法,但中国的情况很复杂,所以……


这些话不仅可以应付国内,也一样可以应付国外的任何人、任何事。程咬金还有三板斧,胡老师一招制敌。


其实,胡老师越是说复杂,事情就越是简单,简单到你什么也不要做、什么也不要想。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当任何的道路都被“复杂”堵死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特地给你敞开着一扇大门。


只要坚持XX领导,坚持XX主义,坚持现有XX不变,坚持按现任领导的意思办,然后就任何的复杂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所有事情都显得顺理成章、符合国情且破解了一切的难题。

说到底,胡老师的“复杂”,就是这么“简单”。


胡锡进的中国,就是“复杂中国”,而胡锡进的“复杂中国”,简单到了极点。

中国缺少的资源太多,但惟独不缺胡锡进。

现行的新闻体制,必然催生大批胡锡进。胡老师是党报的子报主编,是环球时报的领导人,也是如椽巨笔。

胡老师有文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有自己熟练掌握的逻辑思维,那就是在“复杂”的概念下,破解所有难题。


这些难题有的来自民间,有的来自地方政府的愚蠢行为,有的还来自更高层面欠思考的言行,有的还来自国际事件。胡老师都能用他特有的逻辑来轻松地化解,至少在表面上如此。

这些“难题”被网友俏皮地称为“飞盘”。

飞盘扔出,有的角度真的很刁。


胡老师的努力并没有说服他的读者,相反被读者看穿了他的手段。因此,胡老师微博的跟帖,可以说是清一色的质问、嘲讽甚至谩骂。甚至发展到不需要胡老师说什么,仅仅发一张风景图片,都能引来“骂声”。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胡老师表现出来的忠心耿耿、处心积虑、百般维护恰恰是有关方面所喜闻乐见。

而什么更重要,胡老师心如明镜。


胡老师是忠诚于职业的人,他的精神世界未必精深但很博大。我相信,今天他能把黑说出白,如果需要,明天就可以把白说出黑。你必须这么理解:这是职业行为。

人,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除非你辞职不干。


这并不说明胡老师缺乏坚定的立场,或者缺乏真实的政治观点,而只能说胡老师是一个聪明人。他把一些不能显示或者没有必要显示的东西,有意地收藏起来。

他更加高明的是,他的所有空转式的文章,无论谁看起来都会觉得舒服,只要他是掌权者。


总而言之,胡锡进创造性发明的"五毛心灵鸡汤",用貌似真诚,实则精心摆弄的文字彻底回避对现实问题的追问,使受众产生忍辱负重顾全大局的错觉与愉悦,抚慰并消解自身对于之前不同程度察觉被奴化后的不安和无措。

 

更因一般患者因其更具欺骗性而难有免疫,是与时俱进后更“高明”更忽悠的愚民药品。